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黄段子夜行女侠兼补魔侍女

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黄段子夜行女侠兼补魔侍女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嗔咳!”第二天,众人围坐在病g周围,对病g上明显要比正常的左手肿上一大圈的绷带右手,进行了强势围观,片刻之后,由里面唯一的长辈丽莎阿姨,先是重重的咳嗽了一声。

    虽然拉尔三条子也在不过谁也没拿他当做长辈所以请无视。

    “虽然我很明白大家对吴的伤势十分关心,但是希望能够理智一点,不然的话……”

    丽莎阿姨的目光绕了一圈,维拉丝,莎拉,琳娅,莱娜纷纷惭愧的低下头去。

    “别给你们大嫂那副严肃正经的样子给镇住,想当年有一次我受了伤,她焦急的直接往我伤口上撤了十多种药,又给我灌下十多种药,原本躺三天能好的伤,我足足躺了半个月……”

    没有和地位,只能站在房间一角的拉尔三条子,由当事人苦主拉尔,向他的两个兄弟面授传经,识破对面的,江湖骗术,。

    只可惜,虽然已经压低声音,但房间就那么点,道格格夫能听到,其他人自然也能。

    于是一把锁链菜刀一条锁链连着两把菜刀手柄的造型:东江馆特制”高速旋转着从丽莎阿姨手中扔出,铁链部分锁在拉尔脖子上,两把菜刀则是陷入墙中,将拉尔固定在墙壁上。

    “大哥!”

    道格和格夫悲从中来,大喊了一声,将拉尔的两手架住。

    “你们是来救我了吗?”,拉尔感动的看着野蛮人两兄弟,感动的看着他们,将自己的双手双脚也绑在墙上,呈现大字型固定。

    “大嫂,不关我们事,都是大哥硬是要我们听的。”,昨晚这一切后,两个野蛮人兄弟拍拍手心,无情的回过头去,向丽莎献着殷勤。

    “你们这两个混蛋,看待会我怎么收拾你!!”,拉尔顿时怒了。

    不理会三人耍活宝,针对昨天事故的会议,继续召开。

    “像昨天那样,肯定是不行了。”丽莎的目光先是落到病g上挂着的那条如同巨型萝卜一样,异常肿大的手臂上”然后转移到柜台上面,林林总总的上十种药膏。

    这时候,西lu丝和洁lu卡正悄悄的,一个打掩护,一个把手中的药瓶,也塞到上面,加入药瓶大军之中,虽然做的隐蔽,但还是让丽莎看了个正着。

    “这是我们跟阿lu卡琪老师要的,据说治疗外伤很好……”小动作暴lu在阳光底下的双胞胎公主,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接受众人目光的审判。

    “唉!”

    到了这里”丽莎捂着额头,更是头疼的重重叹了一声。

    这里的每一种药,即使最差的,都十分珍贵,不是寻常手段能够弄到,更不用说像精灵族秘制的疗伤药”赫拉迪克族等等,更是一件暗金装备都换不来。

    可是,就算是再有效,再贵重的药,也不能一起用啊。

    “我…………我的还是算了吧,毕竟是小村落的疗伤药,比不上其他……”

    维拉丝弱弱的举向以平凡人自居,丝毫没有作为罗格歌姬,已经是大陆名人觉悟的她”想法也十分平凡,凡事以丈夫的伤为重。

    “我……我的也算了吧。”莎拉看了她的妈妈一眼,也跟着小声道。

    “我们也退出……”

    好不容易才从阿lu卡琪那里弄来伤药,却一次都没能给爸爸用上就要黯然退场,双胞胎的脸上,尽管面带微笑,也掩饰不住那一丝失望。

    “虽然我对爱德华家的药很有信心,但是毕竟无法和那些大族相比。”,琳娅也打起了退堂鼓。

    “给哥哥添了麻烦,真是对不起,我的药也算了……”莱娜满脸歉意的低下头。

    “喂喂喂。”

    我终于忍不住出声制止,这都什么和什么啊,已经变质了吧,这样下去,不是变成了在比较背景了吗?

    “一天抹三种,三天轮一次。”在女孩们的目光注视下,我说出了自己的〖答〗案,结果遭到了诸多温柔的白眼。

    “那一天一种,轮着换吧。”

    我退一步,大家的好意,可不能糟蹋啊,虽然可能还没有轮完一轮,我的伤就已经好了。

    结果被直接无视了。

    最后,大家商量未果,没有办法的时候,还是阿卡拉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消息,并给出了办法,派来一个药师,根据各种伤药的效果安排上药。

    然后到了晚上,洁lu卡终究还是心疼我,虽然白天毒舌腹黑兼嘴硬,老是吐槽,不受伤也要被她气的重伤,但当大家都睡去的时候,却méng着俏脸,哧溜一声无声无息的从窗外钻了进来。

    “我说,你就不能走点正道吗?”

    看着再次化身黄段子夜行女侠兼shi女打扮的洁lu卡,我忍不住调侃起来。

    “好吧,既然殿平这么说了。”

    洁lu卡十分配合的做出退出窗外,要绕道从正门进来的姿态。

    我们两个要是去演相声的话,撇下演技内容不说,就这配合。都能掌声爆棚了。

    “顺便推开门的时候粗鲁一点,还要大喊一声,黄段子采huā贼shi女参见,这样。”我得意忘形的说道。

    “好吧。”连这样的话也配合,洁lu卡的反应让我有点诧异。

    “采huā贼啊……

    ……

    她自言自语着,目光在房间里巡视,最后落到一个扫把的硬又粗木柄上,lu出“就是你了”的满意目光。

    “我就将殿下这句话,当成是某种奇怪的暗示吧。”

    “对不起,洁lu卡大人,我错了!”

    菊huā一紧,如果不是受伤在g我给这黄段子shi女跪下的心都有了。

    经过这一段子,我和洁lu卡都放松了不少,她深夜造访,心思已经再明显不过正因为这样才觉得扭捏不好意思,虽然我们两个都是以卖节操为乐…………哦,不对,只有洁lu卡才是,我是被卖的混蛋!!

    虽然平时无量的甩卖节操,但是真要赤oo将这种啪啪啪的事情,放到明面上洁lu卡胆怯怕生的本xing不说,就是咱这个小宅男,也是脸颊臊红,有些放不开。

    黑暗中,一阵悉悉索索的衣服和肌肤摩擦而过的声音响起。

    随后,洁lu卡带着you人的郁金huā香的滚烫jiāo躯,羞涩的,迟疑的钻入了怀里。

    黑暗中,两人眼睛对瞪着。

    “怎么,“……,怎么办?”

    没有了平时一丝无节操的气势,洁lu卡羞红着脸,扭扭捏捏的反问我。

    “我现在是病人爱莫能助。”

    轻轻爱抚着怀里的赤oshi女,那似最高级绸缎一般的光滑肌肤,我满足的叹了一口气,促狭道。

    “鸡!”

    明知道是这样的洁lu卡,还是忍不住发出一声羞耻的悲鸣。

    “咳咳,群魔堡垒那时候你是怎么做的,就怎么做呗。”我咳嗽几声,强忍住笑意,一本正经的建议道。

    话说那时候我还是昏mi状态呢,都能被这黄段子shi女给强行,糟蹋,了这可不是一个纯真少女能够做到的高难度事情,果然是因为禽兽公爵系列看多了吗?理论知识丰富所以大丈夫萌大奶吗?

    每每想到这里,我就对洁lu卡生出一股由衷歉意当时自己昏mi不醒,未能好好引导她的第一次就算有禽兽公爵那种凵书作为指引,面对一个昏mi过去的大男人,又是未经人事的处子,就算换成是禽兽公爵作者的三无公主,也会有无从下手的感觉吧。

    洁lu卡的第一次,对她自己来说,应该并不是什么温馨美好的回忆,而是伴随着慌张,不知所措,极度羞耻,以及处女的痛楚和泪水度过,真难为她了,明明只是一个怕生,而且极度害怕和男xing接触,终日躲在图书馆里看书的胆小孤僻shi女,却让她做这种事情。

    心中这股歉意,化作了温柔的力量,不忍心再让洁lu卡为难,我强硬的wěn上了她的樱,在不触动右臂的情况下,尽自己可能的配合着她……

    不一会儿,黑暗的房间里响起洁lu卡一声you人shēn吟。

    “这种事情………,果然还是,“”

    紧咬着樱却依然抑制不住一丝丝jiāo喘发出,洁lu卡发出微弱的悲鸣。

    “没办法,逼近我家的洁lu卡是抖凵属xing嘛,这种体位不习惯也是理所当然的,“”

    “谁…“谁是受虐属xing,你这个sè狼,变态!!”

    虽然抖h属xing这个词,在暗黑大陆里面有点高端,不过经常看禽兽公爵系列的黄段子shi女,还是懂得什么意思,不由饱含着羞耻泪水,反驳起来。

    “你看,被我就〖兴〗奋起来了吧,还说不是抖u,真是个没用的sh样说着,我还恶作剧心起,在她ting翘的香tun上清脆拍了一记。

    “胡……胡说,才……才没有……嗯呜~m”

    看到浑身抽搐着瘫软在自己怀里,脸sè潮红,大口大口喘着气的洁lu卡,我无声的再次shi女,的烙印。

    配合洁lu卡假公济si阿尔托li雅让她伺候在我身边直到伤好为止的晚晚补魔,过着有日没夜的荒yin生活。

    加上女孩们带来的超级治疗秘药,在药师的合理搭配下,右臂伤势以惊人的速度回复着,不过五天时间,原本病情恶化的手臂,就已经可以拆下绷带了。

    如果不是小狐狸和蒂亚每天准时的饭盒,折腾着我的胃袋,我觉得我还可以再提前半天治愈。

    挥了挥有些僵硬的右臂,除了还有一丝刺疼以外,已经基本无碍,再去训练场和卡洛斯他们战一场,也怕是勉强将就了。

    为了保险起见,维拉丝她们还是细心的照顾我为我涂抹伤药,不过下g外出,已经被允许了。

    我苦啊,明明只不过是一条胳膊受了伤却搞的好像比那时候和痛苦蠖虫大战一场,身体伤的那叫一化零八落时,还要严重。

    抬头看着久违的太阳,我泪流满面。

    维拉丝还不放心的在一旁紧紧搀扶着我,琳娅和莎拉在旁边蓄势以待,就连坐在轮椅上的莱娜,也紧紧抓着扶手,似乎只要我一lu出要摔倒的趋势,就会不顾她自己的病弱身躯,也要冲上来把我稳住。

    我:“……”经此一次,我决定再也不在营地受伤了,就算在外头受了什么严重的伤,也要养好之后再会营地。

    五天以后,右臂基本已经痊愈的我,躺在外面的懒椅上,边晒着太阳,边看着书。

    可不是三无公主的禽兽公爵系列,而是从她的si人图书馆里,淘来的一些大陆史书”感觉对暗黑大陆的历史传奇涉及面还是太少了,就比如说精灵族十二骑士,大家都知道,就自己第一次听到,还发出“我靠,这名字听起来碉堡了”,的无知感叹。

    除了受伤这事”折腾的自己够呛以外,其他一切都在正轨中行走,喜事不断。

    先是神诞日过后,十多万流民的安排,正在有条不紊”安安稳稳的进行着,无论是负责安排流民的士兵,还是流民本身”都已经熟悉了流程套路,基本上不用担心太大的问题发生”可以去期待,或许用不了一个月,营地便会迎来新面目足足比以前扩大了三分之一的面积以及人口。

    阿卡拉那边,还真如她当日似随口一句笑话说出来的那般,真的请了几个族的人员来协助管理营地,弥补扩大后营地的管理层不足。

    这种事情我就不去操心了,阿卡拉觉得这样做合适,就让她捣鼓去吧,反正一直以来,她总是对的。

    另外说说阿尔托li雅,让洁lu卡来照顾我,或者说将洁lu卡托付给我,保管,后,她也没闲着,阿卡拉那边,我已经和她提了雅兰德兰拐弯抹角的请求,阿卡拉当时是笑而不语,似乎不出所料,然后说一声,“这件事就交给我吧,你安心养伤”。

    之后,阿尔托li雅就没有来探望我了,估计现在是一刻也闲不着,正在和阿卡拉学习如何压榨“……咳咳,不对,是如何发挥预言师的力量吧。

    这样看来,反倒是我要等一等她了,这次哈洛加斯寻找亚瑟王神器残片之旅,说起来还是真是一bo三折,出发的日子一拖再拖,拖的我……心huā怒放。

    还有莎尔娜姐姐,现在暂时还留在营地,不过我知道,姐姐并不是能够安于和平之中的个xing,估计迟迟没有离开,也是因为着紧我的伤势。

    隐隐有一种预感,再过不久,她就要出发,而且这一别,恐怕真的是山海相隔,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了。

    想想看,莎尔娜姐姐现在已径是领域级别,第一第二世界,已经无法再成为她的狩猎场所了,哪怕是巴尔的分身,对姐姐来说,亦不再具有挑战xing,况且那厮至少要半个月才能重生一次。

    那么姐姐接下来的选择“……

    我有点无法想下去了,强行转移了念头。

    想些比较欢乐的事情吧,说起卡洛斯和西雅图克这两个家伙啊,最近在北区训练场的冒险者,经常能够听到类似这样的怒吼声。

    “北斗有情破颜斩之卡洁儿之怒!!”

    “超级无敌最强黄金蛋卷!!”

    诸如这样的怒吼,然后是惊天动地,似乎要不同戴天的两股敌对气势,泄lu出来,让每一个冒险者为之战栗。

    不明真相的人,哪会想得到,这两把看似有着生死仇恨,要拼个你死我活的声音,它们的主人,在前几天,还是共一口锅煮面条的师兄弟。

    这不能怪我吧,是他们自己送上门来的,我这样安慰自己。

    还有小雪,乘着前几天卡丽娜大姐过来探望我的功夫,我也和她提了和小雪它们训练的事情,因为流民的安排日益稳定,工作少了,卡丽娜大姐没有丝毫迟疑,一口答应了。

    只不过还走出现了一点小小的意外,那就是高特大猩猩失踪了!

    据卡丽娜大姐说,从神诞日第五天开始,准确来说,应茌是神诞日谢幕晚会前的某个时间点,他和他的两个兄弟,就因不明原因失踪。

    再据目击者称,失踪前的半个小时,有人见他们三个一路鬼鬼祟祟,似乎跟踪某人而去,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了。

    这还真是怪事了。

    我百思不得其解,虽然是笨蛋一个,但是以高特三人的实力,在营地应该没有威胁才对,退一万步说,就算有,又有谁能在不惊动任何营地强者的情况下,将三人带走呢?

    老酒鬼?

    虽然她是唯一可能xing,但这时候,我却十分相信这老女人。

    因为高特浑身上下,找不到一集值得老酒鬼捕捉他的价值!@。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