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我原本……直到我……

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我原本……直到我……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高特大猩猩和他的两个伙伴究竟哪去了”这在营地已经成了一个谜。

    或许是被路过的巨龙给拐去守山了,或许是像个真男子汉一样,默默地出发,去寻找丢失已久的人生价值”当然,也有可能是猩猩之hun彻底爆发,取代了人的灵hun”回深山老林称王称霸去了。

    总而言之,待到春暖huā开的时候,再看看吧,卡丽娜大姐还要在营地逗留一阵子,不愁这家伙不出现。

    高特大猩猩不在,没有办法,只能找另外一个代替了,认识的人里面,也就莱娜的护卫,女罗格弓箭手克劳蒂亚比较合适,最后和莱娜打了一声招呼,总算是让小雪它们找到了合适的训练对象。

    反过来,将近半年多一直逗留在营地的卡丽娜大姐,或许也会因为找到好的对手而高兴,每个冒险者心中都有一股战斗之hun,半年多未战斗过,恐怕她也有些心痒难耐”而克劳蒂亚则更是这些年来,一直作为莱娜的护卫贴身守护,更不可能有太多战斗的机会。

    反正双方是一拍即合,没有丝毫勉强。

    当然,也有不好的消息,神诞日过后,冒险者们也开始陆续回到属于自己的岗位”继续历练去了,肯德基小队和汉巴格小队,在经过前几天我和卡洛斯西雅图克那场战斗以后,似乎变得更加迫切的想要变强已经商量好几天后就要回去。

    还有lu西亚小队,虽然不清楚那只小狐狸决定离开的日子,不过想必,也不会比我和阿尔托li雅出发的日子晚只是……

    到lu西亚小队的话,我心里有一个疑问,不过想想,虽然小狐狸是自己的候补妻子,但是这种事情,还是应该让lu西亚小队自己处理,自己不宜插手。

    穆矮冬瓜和他的十大矮人长老除了七喜老应阿卡拉的请求,留在营地参与管理之外”其余之人在昨天就已经告辞离去,这样也好,少了穆矮冬瓜这老匹夫营地的安全指数直接就要翻上一番,据说他离开的时候,酒吧老板们乐坏了,直接就宣布本日酒水九折供应。

    假笑王子克里斯也在刚才过来和我打了招呼,并以有伤在身,拒绝了我的送行要求,只有莱娜将一行人送到传送站按时间估计的话”如果不是有太多话要和莱娜交代”现在估计也已经到达哈洛加斯那边了。

    最让我无奈的是贝雅小丫头”可以说,除了穆矮冬瓜以外,我是最希望这整天蹦蹦跳跳喜欢和我过不去,在我要将她纳入五sè战队的时候”又突然展现出不俗的手段智商,飘然拉开距离……简而言之”

    就是叛徒!

    我是希望这小丫头能快点回到精灵族去做她的正牌精灵公主”祸害那些小精灵去,别再有事没事就来我这里给我添乱子了可是偏偏,本来计划是让莱曼长老作为代表精灵族一方的营地管理人员”贝雅小丫头却在这时候,横插一脚,站了出来”雅兰德兰也不知道哪根神经搭错位置,竟然也点头同意了。

    虽说莱曼长老还是留了下来,作为贝雅小丫头的智囊,辅佐她管理,到也不怕这小丫头乱来”将营地搞的一团乌烟瘴气,不过营地没事,我家却要给她搅的一团乱了。

    精灵公主这个名头,虽然吓不住我,但无奈她却是阿尔托li雅的妹妹,按照原来世界的说法,就是小姨子,不看精灵公主这个高贵身份的面,也要看阿尔托li雅的面子是不?都说小姨子是姐夫的贴心小棉袄,我怎么感觉这小棉袄是寒冰烙铁做成的?

    更无奈的是,这小丫头的刁蛮,只针对我一个人,面对维拉丝她们的时候”嘴巴却甜的很,让我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只能痛下决心”和这小丫头纠缠到底了。

    反正撇下在管理方面的出乎人意料之外”让人出离愤怒的才能”这丫头也不过是个笨蛋,空长着一副看起来很聪明的漂亮**脸蛋,却可能是精灵族有史以来第一笨第一矮第一贫ru的小丫头公主,我会怕她?

    抱歉抱歉,一直在说贝雅小丫头的事情”作为一个若走出现里面,或许连名字都不会给的路人角sè,说她那么多干嘛,我是不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人没说?

    哦”对了,是曾经英勇过的失足三人组”拉尔他们。

    三个家伙,在雇佣了各自的佣兵以后,终于牛b烘烘的将老墨童鞋的投影踩在了脚底下,去群魔堡垒去了,按照他们的说法是,像六大汉和一小孩在荒林殿庙之中的野外sm人兽多制服捆缚羞耻调教的故事,没有丝毫难度。

    昨晚和他们吹牛皮的时候”拉尔突然很深沉的,就着暗淡魔法灯光拉长的沧桑背影,lu出忧郁而绝然的目光,和我们说了这么一句话。

    他说,他感觉到了迪亚bo罗的呼唤,手中的宝剑已经饥渴难耐。

    我当时就一口水喷了出来。

    就这三个刚刚到群魔堡垒没多久的小冒险者,带着三个小佣兵”现在跑去干迪亚bo罗?怕是中途就要给迪亚bo罗的禁卫军团【遗忘骑士】

    给吓跪了。

    话还没说,道格就更牛了”直接大脚往椅子上一提,拍着桌子”口沫横飞”说最近tui疼,想弄辆车代步,你看混沌避难所那位是否合适拉车?

    那样子,似乎只要我说一声是,他就立刻提着两把斧头去将迪亚bo罗给抓回来,昔有关公温酒斩华雄,今有道格温酒擒菠萝。

    我看这厮不是tui有病,是嘴巴有病,得治!

    还是格夫童鞋最老实,听着两人吹牛皮就在那闷头喝酒,等两人牛皮吹完了,才憋出那么一句。

    你们先上,我在后边看着。

    虽然四人坐在一起吹的牛皮满天飞,不过从以上对话中,至少可以看出一点,那就是拉尔三人”也打算在不久以后出发,回群魔堡垒去做他们吹牛打架的正业去了。

    还有奥斯卡,拉丁德鲁夫,库特,马科斯等等,也是走的走”没走的打算要走了。

    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感受到神诞日过后的逐渐冷清,突然有点期盼下一个神诞日了,那时候,也会如此热闹吧。

    那时候,大家……一定都还在吧。

    哼,没想到咱也文艺青年子一把在这里悲春伤秋起来了。

    放下手中的书,我自嘲一番,却笑不出来。

    正在这时,看到了有趣的身影靠近,到是不由自禁的嘴角一勾。

    怎么说呢?

    比如说看到西lu丝和艾柯lu”会想起双胞胎这个词。

    看到琳娅会想起巨ru这个词。

    看到菲妮,会想起伪娘这个词。

    这都是深深刻印在每个人身上的,第一无二的属xing,让人一眼看到这些人,脑海里就会不由自主的浮现出这个词。

    而眼前这位越靠越近,并lu出羞涩笑容的女孩,也是如此。

    ong部平平艾lu拉小气多事艾lu拉,多顺口的属xing词啊。

    “凡……凡大人……,大哥……本人“……,本人来看……,看艾lulu来了不知……不知可否?”

    一本正经的表情,一本正经的口气,给人一种小大人的感觉,很容易会让人想到【班长】这个词,此刻的艾lu拉,那羞涩结巴的模样,无疑就是面对着校长的班长。

    还有自称本人的口癖,感觉也很萌呢。

    “哦,来了吗?维拉丝就在里面,快进去吧,她一定会很高兴。”

    我朝她笑着点了点头。

    自从神诞日第五天的时候”和她提过一句后,艾lu拉已经是第三次拜访了”第一次是以探望重病在g的我为名义,小心翼翼的进行试探,察觉到大家的和善欢迎后,才有第二次来和维拉丝相聚,然后是现在。

    “是……是的,本人十分…………十分感ji!”

    艾lu拉大喜过望,拼命的朝我鞠了一躬”缠绕在她那白皙修长脖子上的马尾,也随着她这一动作散开,笔直垂下,眼看就要沾地了,艾lu拉才“哇”,的惊慌一声,下意识的伸出手去抓住,可是如此细滑的长发,哪能说抓住就抓住,于是她第二只手也伸了上去iong前手忙脚乱,混乱比划着抓了起来。

    “咳咳,直起腰来不就行了?”

    眼看艾lu拉似乎很宝贝,和很重视的一头乌黑长发,就要抓之不及,沾落在地弄脏了,我实在看不过去,不由咳嗽几声,提醒道。

    “是,是的!”

    艾lu拉对我说出来的话,几乎是本能的听从,立刻从鞠躬状态中直起了腰。

    她的长发,也脱离了地面”不过真的很长啊。

    一直以来,看到的艾lu拉”都是长发缠绕在脖子上的形象,现在垂下来,我才发现,这头长发比我意料之中的还要长不少,笔直垂下”

    竟然触到了膝盖窝的位置。

    这样就难怪要缠绕在脖子上了,普通来说,就算是很爱美的冒险者,也不会将头发留的那么长,因为会影响战斗,而像莎尔娜姐姐那样,长度留到腰际,就很容易扎起来,不怎么会受到影响,这是大多数喜欢留长发的女xing冒险者的通用头发长度,当然,也不乏有男人,最常见的是在精灵族……

    咳咳,话题扯开了,怎么看,艾lu拉也不是那种会十分刻意打扮的女孩,留那么长,难道说这头长发对她来说有什么意义?看她刚才拼命挽回”不想让长发弄脏一点的模样,我猜应该是这样了。

    “实……

    实在是万分抱歉!万分失礼!本人……本人笨手笨脚的样子……竟然让凡大人……大哥看了个正着!”

    艾lu拉羞的满脸通红,不断鞠躬,就像是极力想要在老师保持良好形象”却适得其反的乖巧学生一样。

    “没关系没关系,这样就好,不必那么约束,只不过,在战斗的时候可不能像现在一样。”

    我忍住笑声一本正经的劝告道。

    和艾lu拉这样xing格的女孩相处,不大适合开太大的玩笑,因为她的xing格认真,很容易将笑话当真。

    “是……是的,当然,请凡大人……大哥不要误会,本人在平时,一直很细心……虽然这样夸自己不大合适……,但是但是……”艾lu拉一副yu哭无泪的样子,想要解释清楚,又觉得像是自卖自夸,自我炫耀”这让xing格耿直认真的她着急起来,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好,一时之间变得语无伦次。

    “别慌,我知道你平时是一个很细心的女孩,不然你的队友也不会让你当队长”真是因为信任着你,不是吗?对了,艾lu拉,说起来,你好像十分在意头发,留的那么长,是有什么原因吗?”

    肯定了艾lu拉一句”话题又是一转。

    顺便这个“凡大人,大哥”究竟要叫到什么时候,不就是第一次来探病的时候,让你这样叫,真的有那么难改。2

    “这是……,母亲给本人留下来的宝贵东西。”

    果不其然,艾lu拉的注意力给转移了,并且〖答〗案也平凡的很,不是十分出乎人意料之外的展开。

    轻轻抚着脖子上的发丝,艾lu拉那一本正经的表情,变得柔和mi离之极。

    “小的时候,家里很穷,常常吃不饱”那时候,母亲会时常帮本人仔细的梳头发”哭着对本人说【孩子,我没办法给予你什么”无法让你吃饱,只能帮你将头发梳理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希望你将来……,来……,】”神sè之中,混合着缅怀,伤感,温暖和留恋等诸多感情,说到最后时,艾lu拉却突然脸sè一红,说不下去了。

    “将来怎么样?”我并没有多想,直接了当的好奇追问道。

    “将来……

    ……,将来能找到一个好的丈夫。”,艾lu拉扭扭捏捏低下头去,细弱蚊吟的说出〖答〗案,完了后,俏脸已经像煮熟的大虾一般通红。

    “原来是这么回事,怪不得…………”

    我糊里糊涂的点了点头,不明白这种很正常的〖答〗案,为什么会让艾lu拉如此害羞。

    见对方没什么特别反应,艾lu拉微微呼出一口气,平静下来。

    “那时候”家里很穷,多亏遇到了艾lulu,时常送给本人吃的”不然的话”就没有现在的艾lu拉了。”

    定了定神之后,艾lu拉感动的捂着xiong。2动情说道。

    “你们两个耳是好姐妹,说这些话就见外了。”,我轻笑着摇了摇头,突然又好奇。

    “听你这么说,难道那时候,维拉丝还是个小富婆?”

    “噗!!”,听我这么说,艾lu拉一下子没忍住笑声,噗嗤了一下,然后才连忙掩住小嘴,重重咳嗽几声,小心翼翼看了我一眼,见我还在好奇看着她,并觉得对方失礼,才lu出一个明媚而羞涩的笑容。

    “凡大哥这话,对,也不对”那时候维塔司村穷的叮当响,艾lulu家里”只能说相对而言比较富裕,毕竟,艾lulu的爷爷是村长,爸爸又是冒险者……”

    到这里,艾lu拉似想起来什么,闭口沉默下来了。

    是啊,维拉丝的父亲是冒险者,可惜……

    “啊,mi拉丝,你什么时候来了?”

    这时候,维拉丝从里面出来,一眼撞见自己的好姐妹,立刻高兴的叫了起来。

    “本人也是刚刚到,和凡大哥聊了一会。”,和维拉丝一般的喜悦笑着,艾lu拉跑了上去,一把抱住维拉丝。

    看到这一幕,尤其感受到维拉丝那股洋溢于外的高兴感情,我欣慰的笑了起来。

    希望艾lu拉能够多呆一会,留下来陪陪维拉丝吧。

    要不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