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二百八十五章 神之模式,攻略开始

第一二百八十五章 神之模式,攻略开始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二百八十五章神之模式,攻略开始

    “凡老大,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要出卖我们。”马拉格比从草垛堆里钻出来,一起钻出来的还有他的鼻涕泪水。

    露西亚被带来这边的时候,躲在羊圈里的三人差点就给吓尿了。

    “哼,太看我了,本德鲁伊岂是随便会背叛兄弟的人。”我捏着下巴,神情无比的冷峻,没错,我这个人,绝对不会随便出卖兄弟,得出卖的有价值才行。

    “大恩不言谢。”

    白狼拍掉头上身上的干草,板着脸酷酷的点了点头。

    太甜了,以为掉在地上的豆腐还能捡起来吗?你的酷男形象早在刚才就完全毁了!

    “凡老大高明,竟然能骗过露西亚大姐,这一招实在是高,实在是高。”库克这家伙嘴巴还算油滑,真亏他当了个法师,应该送他去跟那死印度阿三学艺才对。

    不过以为我能忽悠过狐狸,那你们也太看自己的队长了,要么就是狐狸气急,真的一时被我骗过去,当然,我认为最大的可能xing是,其实她早已经看出来老马三人就躲在草垛堆里,不去揭穿,也是因为固然一肚子的气,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所以才装作被忽悠离去。

    如果是前者的话,你们三个还是心那只聪明伶俐的天狐反应过来,杀个回马枪,那时候我也得遭殃,如果她最迟三分钟后没有杀回来,那么肯定是后者。

    “来来来,坐下,我们好好聊一聊,我到是很感兴趣,你们是怎么才能将狐狸惹的如此生气。”

    我懒洋洋的重新躺在椅子上,将黄段子shi女伺候的茶捧在嘴里啜了一口,貌似友好,口气温和的问道。

    “好说,好说,我去找几张凳子,还有凡老大,有多余的茶杯不。”老马一点也不见外的东张西望起来。

    “坐地上。”我翻了一个白眼。

    三人乖乖的盘腿坐了下去,一脸的苦瓜。

    “忘记凡老大是露西亚大姐的老相好了。”坐了一屁股冰凉的马拉格比,朝旁边嘀咕道。

    “我们这算不算是自投罗网。”库克垂头丧气。

    “才脱狐爪又入熊窝。”白狼板着脸,陈述这样一个事实。

    “你们在声讨论什么?”我眯起眼睛。

    “没什么。”三人异口同声的摇起头。

    “好吧,那谁和我刚才是怎么回事?”

    三人面面相窥,大嘴巴马拉格比忍不住张大嘴巴,却被库克和白狼联手一瞪,又识趣的,委屈的闭了回去。

    “咳咳,是这样的,凡老大。”最后,还是库克先开了口。

    “原本呢,直到今天中午的时候,还是风平浪静,大家坐在一起,很开心的吃着午餐。”

    “哦?”

    “然后呢,老马很自然的嬉皮笑脸对露西亚大姐说,我们三个通过正式讨论,决定将露西亚大姐从队伍里开除。”

    “原来是这样,的确很自然……个你妹啊!!”

    我重重将心灵的茶几一掀,日常的魔法少女卖萌剧情突然就断头了啊混蛋!!

    “我说啊,你们就不能挑个好的时机,用适当的人,选好逃跑路线,再将这种话说出来吗?”

    “凡老大,我也是猜拳猜输了,被逼的,还有,总觉得第三个准备一出,前面两个已经变得无关紧要了,反正都是要逃命没错吧。”

    马拉格比委屈的举手插嘴道。

    “你给我闭嘴。”三道异口同声的怒吼响起。

    “其实我们也不是没有考虑到用委婉的说法,咳咳,既然是老马输了,就直接了当的说吧,让他吸引多一点仇恨。”库克贼成熟的抓抓后脑勺,这样说道。

    “库克,你这混蛋!!”

    马拉格比顿时怒了,扑上去和库克扭打成一团。

    “你们这些家伙啊……”我叹了一口气,转过头,对沉默的坐在一旁的白狼问道。

    “虽然你们开除露西亚的原因,我大概能猜出来,不过还是想听你们自己。”

    “很简单,我们的实力,跟不上露西亚的步伐,所以不能再和她在同一个队伍了。”

    白狼顿了片刻,默默说道,只是那副冰冷的面孔,怎么也掩饰不了失落和无奈,库克和马拉格比也停下打闹,拉耸着脑袋,一言不发。

    经过天狐考验之后,露西亚已经大到伪领域实力,凭着鬼魅的敏捷和速度,她的战斗力不会逊sè于伪领域高级,而白狼,库克,马拉格比三人,却还在心境境界这个门槛止步不前。

    如此大的差距,将四人编做一个队伍,实在是不合适,就算撇去白狼三人身为男人的自尊心不说,这样的队伍外出历练,不但狐狸得不到磨练,老马三人也同样得不到磨练,只不过是各自耽误而已。

    这样十分明显而无奈的事实,恐怕每一个知道露西亚队四人实力的人,心里都心知肚明,包括我,只不过大家都没有说出口,这是露西亚队内部的事情,只能由四人自己解决,旁人无法插口,包括我。

    正因为这样,自神诞日结束以后,我才一直担心着露西亚队,担心着这个问题什么时候会爆发,能不能用大家都满意的方法解决,虽然这不大现实。

    虽然预料到会有冲突,不过,我却没想到这三个家伙,竟然会用这么直截了当,或者说是不怕死的做法,选择在这个时间,快刀斩乱麻的和露西亚提出。

    看看白狼,库克,马拉格比,目光从他们盘坐在地上,低垂的脸庞上一一掠过,我突然想到,下定这个决心,或许最痛苦的并非露西亚自己,而是这三个大男人才对。

    “并非我自夸,露西亚队在同区域的冒险者队里,实力也算顶尖,但就算这样,以我们的实力,其实现在应该还在群魔堡垒才对,因为几年前,露西亚的实力突然暴增,在她的带领下,我们才能在去年到达哈洛加斯,本来,我们还打算在新环境里好好磨练一番,就算不能追上露西亚,但是至少拉近差距,不拖她的后腿,可是……”

    可是一个天狐考验下来,这个差距又拉大了,而且成为了一道即使再怎么努力也无法跨越的差距,是吧。

    我叹了一口气,白狼说的,前几年狐狸的实力暴增,应该是和我签订灵魂契约那时候吧,本来,她当时的实力增加到心境级别,以白狼三人的天赋,拼掉老命努力一番,的确可以拉近这个距离,不至于闹到现在这个程度,但是接下来的天狐考验又……

    看来,今天的事情也有我一份责任在里面,如果不是因为狐狸的实力增加,或许也不用那么快去接受那个天狐考验,露西亚队,还能再向前走一段路。

    “虽然能理解你们的心情,不过露西亚生气也是理所当然的……”

    我心情特复杂,既心疼狐狸,又是知道眼前三个大男人,究竟下了多大决心,承受了多大的压力,心里有种有气无力使的感觉。

    “凡老大,你也要救救我们啊,我们就指望你了。”

    马拉格比这家伙,二话不说就冲上来抱大腿,还真以为我是救苦救难的那啥来着?

    “你到是告诉我,我该怎么救你们?”我翻起了白眼。

    “劝劝露西亚大姐啊,她就听你的了。”马拉格比似乎理所当然的这样说道。

    我二话不说,掀起腹上的衣服,给三人看了一眼上面的一条淤青。

    这是刚才狐狸那条狐狸尾巴,一抽留下来的。

    她用尽全力,那是不可能,战斗力达到伪领域高级的天狐,要是全力一击的话,我不死也剩半条命,不过,这条淤青至少让所有人知道了狐狸现在的态度。

    马拉格比,库克和白狼看了一眼,脸上的表情跟哭丧似的。

    “连凡老大都这样,看来我们是真的要被抽筋剥皮了。”

    “也不要那么悲观,我想狐狸一定知道你们的苦心,只不过一时无法接受,需要缓冲时间。”

    我低头沉思片刻。

    “要不,你们先去卡洛斯那里躲一躲,那地方还算隐蔽,等她气稍停了,我再去,现在谁去谁死。”

    我指了指卡洛斯扎帐篷的地方,对三人建议道。

    “也只能如此了。”

    白狼他们想不到更好的办法,只能点头。

    “凡老大,一定要好好说服露西亚大姐啊,能够驯服她的人只有你了,我们三个的命,也全靠凡老大你了。”

    走的时候,马拉格比还不忘记回头,露出那张鼻涕泪水糊在一块的惨兮兮面孔,大喊一声,三人才失魂落魄离去,飘零的身影,就宛若暴风中的三朵蒲公英,随时都有可能消散。

    这下可麻烦了,不过,幸好是在我和阿尔托莉雅走之前爆发出来,想必,那三个家伙也是算到了这一点,生怕我什么时候走了,到时候,面对狐狸的怒火,他们可就就真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看着老马三人消失的背影,我陷入沉思之中,将茶杯放在嘴上,才发现早已经喝干。

    刚刚放下杯子,一个茶壶嘴立刻递了过来,帮我倒满。

    “哦,谢谢。”我下意识应道,然后才惊觉的回过头。

    “你这家伙,什么时候回来的?”

    “在殿下砰一声飞出去的时候。”洁露卡面带笑容。

    “你倒是笑的很开心的样子,就没考虑过来救一救主人我吗?”我顿时大怒。

    “我以为有维拉丝大人在,所以很安心的躲在远处,一边喝茶,一边看着殿下飞出去。”

    我:“……”

    原来还在记恨我刚才吓她啊,这心眼shi女。

    “这么说来,事情经过你都知道了?”

    “……”

    “偷听别人的秘密,不大好吧。”我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就仿佛冷血杀手,口中道出“你知道的东西太多了”那般的口wěn。

    “因为是情报头子,遇上这种事件怎么可能离开,请殿下理解。”洁露卡捣鼓着她的黄本。

    这句话意外的正经和有说服力。

    “那么,烦请无所不能的洁露卡大人告诉我接下来该怎么做?”

    “不是我自夸,我对这种情况的应变力不足。”

    “还真是一点儿也没自夸啊。”

    “不过,如果殿下非要让我回答的话,这种时候,只要展现男人的气派,冲上去一把将对方抱住滚床就行了,的创伤可以通过心灵治愈,同样反过来,心灵的创伤其实也可以通过**来治愈。”洁露卡竖起大拇指,露出腹黑的笑容。

    “野战效果更佳。”

    我:“……”

    拜托,谁都好,给我用香波指压拳,用号香波给这家伙洗洗头,将里面那些的东西统统清洗掉。

    翻来覆去,还是放心不下狐狸,这样一直呆到将近黄昏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站起来。

    “殿下,要出发了吗?”

    整个下午,出奇安分的一直站在旁边伺候着我的洁露卡问道。

    “是,怎么了?”

    “晚上我会和维拉丝大人她们解释的,安心吧。”这黄段子shi女灿烂笑着。

    “能放心得下才奇怪!别给我添乱子就千谢万谢了!”

    我回过头瞪了她一眼,如果不是心里着急的话,非得杀个回马枪将这嚣张shi女教训一顿。

    “殿下,口袋里已经帮你塞了一瓶避孕药……”

    远远的,洁露卡的声音还穿了过来,我慌忙往口袋里一套,果然摸到了一个瓶子,看了一眼,瓶身上贴了一张简陋纸条,却不是什么过期避孕药之类的奇怪名字。

    不,这“大力丸”的名字也一样奇怪吧,怎么看怎么像是街头写着算命卜卦的摊子上,卖的那些奇奇怪怪的黑糊糊的药丸,然后留着羊胡子的算命先生还会一脸神秘兮兮的告诉你,这玩意有壮阳功效,看你我有缘,今天就赔本大甩卖,五毛钱一颗,买一送一。

    我翻了翻白眼,将药瓶随手一扔。

    片刻之后,洁露卡的身影出现在刚才的位置,漠然的弯下腰,将地上被扔的药瓶捡了起来。

    深邃的紫sè眸子,凝视着那人消失的方向,片刻之后,叹了一口气。

    “笨蛋,难得好心给你留一条活路。”

    随即脸蛋气呼呼的微鼓起来:“算了,为什么我偏要帮这种笨蛋不可,让他去死算了。”

    仔细看的话,这气呼呼的可爱模样中,难以掩饰一丝酸溜溜的味道。

    “哼,笨蛋亲王去死,好sè亲王去死亲王去死!”

    路边的可怜灌木丛,成了洁露卡**醋意的替罪羔羊,不一会儿就被她削的只剩下光秃秃的根,寒风一吹,更显凄凉。

    另外一头,丝毫不知道自己正被某个心眼shi女诅咒着,我还在奔跑于营地的每一个偏僻角落,寻找着狐狸的踪影。

    凭着心灵链接传来的越来越熟悉的感觉,不断接近狐狸的位置,最终个荒无人烟的山坡上,发现了那道孤零零的身影。

    坐在冷冰冰的草地上,抱起膝盖,埋头缩成一团,两只狐耳无精打采的**垂下,那条平时贼精神的尾巴,也像被霜打焉了的茄子般,死去活来的蜷在地上。

    就像被遗弃了的猫,蜷缩在纸箱里,奄奄一息般,身影格外让人怜惜,更让我心疼不已。

    悄悄走上去,在孤单身影的背后,我盘坐而下,伸开双臂,将狐狸搂在了怀中。

    “不要管我!”

    怀里传来狐狸哽咽嘶哑的声音,还有软弱的挣扎力道。

    “你这坏蛋,和马拉格比他们都是一伙的,只知道欺负我,快走开,我不想见到你!!”

    “乖。”

    我只轻轻说了一声,用自己的身体,越发紧密地将怀里这具楚楚的交躯包裹在里面,任由狐狸怎么出声挣扎,都不予以理会。

    好一会儿,怀里的声音终于微弱下去,挣扎也消失不见。

    我依旧没有出声,只是不断在她的头上轻抚着,抱紧着她那略有些冰冷的身体,将迎面吹来的寒风拂走,默默看着下沉的夕阳。

    “为什么……”许久许久,才重新从怀里,传出一声微弱的声音。

    “因为我家的露西亚,可是天下第一可爱的。”我含笑应道。

    “才不是问你这种问题。”

    埋在怀里的脑袋,终于第一次抬起头,瞪了我一眼,又迅速埋了回去。

    “反正你这坏蛋就是想插科打诨,帮马拉格比他们说话,对吧,和刚才一样。”

    “狐狸……”我用尽可能温柔的声音,凑在那可爱狐耳旁边,轻轻说道。

    “如果你想问的不是这个问题,那么在你的心里,还有什么想不通的地方吗?”

    “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