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安慰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安慰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其实你心里最清楚不过吧,为什么老马他们要这么做,不是吗?”

    一句话,犹如晴日霹雳,在lù西亚脑海之中闪过,让她大脑一片空白,脸sè苍白,嘴颤抖不止。

    感觉到怀里的jiāo躯剧烈颤抖,我更加心疼,但是没办法,不这样说,小狐狸是没办法明白过来,没办法冷静过来,好好的面对事实。

    快刀斩乱麻,我也要做一次。

    紧抱着jiāo躯越发冰凉的小狐狸,再次沉默,这时候,让她静下来,好好的想一想,以她的聪慧冷静,一定能想通,一定能理解老马他们,一定能够直面现实……

    “我不要……”

    咦?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

    冷不防,小狐狸突然在怀里转过身,小手握拳,对着我的xiōng膛就是一阵捶打,打的咚咚咚作响。

    咳咳咳,这力道……可真不能用粉拳轻锤来形容了。

    没想到这只小狐狸,竟然耍起了赖,逃避现实,真的难以想象这会是狐人族的天狐圣女,平时那位聪慧狡黠的lù西亚殿下。

    不过,却更加的有血有肉,更加惹人怜爱,不像阿卡拉那些老一辈,许多喜怒哀乐,都要默默的承受起来,吞在心里,用理智的一面去应对。

    尽情撒jiāo,尽情耍赖,尽情发泄吧,如果我的怀抱,是她唯一能够展lù出,释放出真实感情的场所的话。

    忍受着xiōng膛上传来的痛楚,我更加温柔的抚mō着小狐狸的头,哄着小孩子一般。

    暴风雨终于平息下来,只剩下埋首怀中的低声饮泣。

    “我不要嘛,不要不要,为什么那三个混蛋能那么狠心,十三年的队友,说散就散,我绝对不要。”

    “笨蛋,你以为他们心里好受吗?这不是没办法的事情吗?”眼看小狐狸的情绪已经慢慢平静下来,我低下声,哄道。

    “谁说没办法,不要分开不就行了吗?”

    “他们要继续前进,你也要继续前进,在一起的话,大家都无法再前进。”眼看小狐狸干脆耍起了无赖,我不由苦笑起来。

    “前进前进,难道这比十三年的友情更加重要?”

    大概是我刚才的话太直接了,这小狐狸的情绪又开始jī动起来。

    “没办法,因为……我们是冒险者,不前进,难道还能回家种红薯?以后大名鼎鼎的lù西亚小队,名字变成lù西亚红薯小队?”

    “才……才不要,你这坏蛋才是红薯,大红薯,红薯凡!!”lù西亚噗的一声,哭了那么久,总算是笑了出来,但立刻又变得凶巴巴起来,狠狠抬起头瞪着我。

    “你看,脸都哭肿了。”我爱惜的轻抚着她那红扑扑的脸蛋。

    “别管我,别转移话题。”手被拍开,她锲而不舍的瞪着我。

    “哭肿了,我家的俏狐狸就要被人笑了。”手被拍开,我干脆凑上脸,在她那粉nèn泛红的脸蛋上亲wěn起来。

    淡淡的咸味和苦涩渗入舌尖,这笨蛋,究竟偷偷的哭出了多少眼泪啊。

    我心疼极了。

    “不要不要不要~~~!!”

    嘴里这样说着,却始终没有再将我的脸推开,不一会儿,就发出呜呜的低鸣声。

    这算不算马拉格比说的“驯服”呢,莫非自己真的有驯兽师的潜质?

    心里这样想着,嘴慢慢划下,最后寻着了那熟悉的,柔软冰凉的樱,轻柔而紧密的wěn了上去。

    不好,如此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小狐狸,似乎比平时更增一分yòu人之处。

    脑海中划过刚才黄段子shì女的话,莫非今天真的要……

    不对不对,我才不是那种乘虚而入的禽兽呢。

    忍住yòuhuò,在最后一刻,我终于离开了让人流连忘返的媚香之处。

    “你这坏蛋,就知道转移话题。”

    缓缓睁开双眼,幽怨的看了我一眼,这小狐狸,还在生气的用额头不断在怀里轻磕着。

    “不行,今天一定要说清楚,不好好哄我,绝对不会放过……绝对不会放过那三个混蛋,混蛋!!”

    说着,伤心委屈气愤的泪水又在眼眶里闪烁打转起来。

    “别哭别哭,我的小狐狸,你想想,平时是你依赖他们多一点,还是他们依赖你多一点?”

    绞尽脑汁的想着哄人的话,我一边细声问道。

    “当然是他们依赖我这个队长,哼!!”小狐狸重重的哼了一声,不知道是在气我问出这种理所当然的问题,还是因为提起老马三个又让她不爽起来。

    “那就对了。”

    我一拍手心,就知道这小狐狸会这样说。

    “你想想,明明是他们依赖你多一点,如今却说出这样的话,要离开lù西亚殿下的庇护,你说,他们是不是比你更伤心一点。”

    “这……”

    小狐狸哑口无言,若有所思的沉着下巴。

    “你还别说,说不定啊,现在那三个大男人,正抱在一起嗷嗷大哭,满地打滚,那叫一个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啊,哭的泪水和鼻涕和泥块都粘在一块了。”

    我可没撒谎,至少马拉格比离去的时候就是这一副模样,至于是伤心哭的,还是被小狐狸的抽筋剥皮宣言给吓哭的,不在我的解释范围之内。

    似乎在脑海里想象了一副三个大男人抱着一块痛哭流涕的模样——马拉格比还好,反正这笨蛋圣骑士,在大家心里根本就已经没了形象,不过平时板着一副正经面孔的白狼,若是……

    似乎也想到了一块去,小狐狸再次忍不住噗笑了一声。

    白狼痛哭流涕,满地打滚的样子,还真想用记忆水晶拍下来,回味一辈子呢。

    “啊,你这坏蛋,又想转移话题是吧。”

    突然醒悟过来,小狐狸不由恨恨的在我脖子上咬了一口。

    “没有啊,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他们现在,或许比你更惨罢了。”我眼巴巴的解释着,看到小狐狸安静下来,沉默不语,不由暗中松了一口气。说了那么多,还是想让小狐狸明白,做出这个决定,最痛苦的不是她自己,而是老马三人。

    “不行,就算你这么说,还是不能原谅他们三个混蛋。”

    再次抬起头,小狐狸不依不饶的气鼓着小嘴,蛮横的嚷嚷起来。

    不过,相比之前黯淡无光的神眸子,现在已经多了一份明亮妩媚sè彩,至少说明,她的心结已经解开了一半,不复一开始那样钻牛角尖了。

    “这个……你想我怎么哄你,说吧。”陈咬金的三板斧子用尽,我无奈的挠着头,傻傻的反问道。

    “说什么也不会原谅,是打个半死,还是踹个半死,还是抽个半死,你回去告诉他们,让他们自己选吧。”小狐狸头一撇,一副没商量的样子。

    还好,从抽筋剥皮到半死了。

    我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老马啊老马,我已经尽力了,你看,现在只需要打五折,弄个半死就成了。

    “你们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说什么为了大家好,其实还不是不顾其他人的感受,什么都擅自决定。”想到生气之处,小狐狸又闹别扭,泪眼汪汪起来了。

    “咳咳,话可不能这样说,我们大家都是背负着拯救大陆的责任啊,就比如说……”

    “就比如说……”小狐狸没好气的看着我,似乎想看看我又能闹出什么花样。

    “就比如说我。”我一脸大义的摆出一个强壮的e。

    结果被鄙视了。

    “你想想看,我这个爱妻一族不是白叫的吧。”我循循善yòu。

    “鬼才知道!问你的妻子去!”小狐狸不知道为什么生气了。

    “咳咳,你想想看,爱妻如我,还不是得三天两头往外跑,一年到头,回家的日子没几天,你以为我舍得维拉丝她们吗?每次出门在外,我也是思念的不得了啊……当然,少不了我的lù西亚殿下,也是想念的不得了。”

    察觉到小狐狸越发不善的神sè,我在最后连忙加了一句。

    “哼!”

    “如果可以,我也希望能够和维拉丝她们,和你在一起,不过这不是没办法的事情吗?有时候想想,其实当个小佣兵多好啊,在营地寻个士兵的职务,这样一来就能一直陪在维拉丝她们身边了。”

    “当个小佣兵,你这坏蛋想的到美,真是这样,你以为能遇得到我……遇得到维拉丝她们吗?”小狐狸白了我一眼。

    “也是这个理,所以说一份收获,一份失去,如果你不是狐人族天狐圣女的话,也不可能如此轻易从族里出来,遇到马拉格比他们,同样,作为天狐圣女,继承了天狐的能力,你也不再是为自己而努力,整个狐人族都在期待着能够有一个强大的领袖呢,老马他们,一定也是因为考虑到了这一点,才不得不痛下决心。”

    “没有这份实力,没有阿卡拉赋予的权利,我或许就无法与维拉丝她们邂逅,也遇不到你,我们既因为大家这份期待,而获得了不同寻常的身份和权利,以及一些渴望的东西,就不得不忍痛舍弃一些东西,去回报这份期待,知道吗,我的笨狐狸。”

    “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我非得被你这样的笨蛋教导不可,而且还说的理直气壮,一副很了不起的样子,好像错的只有我一个。”小狐狸干脆又在怀里耍赖了。

    “是是是,都是我的错行不。”轻抚着她那精致细腻的脸颊,我连声哄道。

    “今天,为夫特许出借咱宽广的xiōng膛,供你撒jiāo任xìng一整天,什么都依你。”

    “就这一天?”小狐狸微微抬起头,眼神险恶。

    “一辈子,一辈子。”

    “哼,你想的到美,本天狐才不会对你这样的人撒jiāo任xìng,应该说,根本从来就没有撒jiāo任xìn干泪水,这只眼神明亮,显得格外妩媚的小狐狸,傲jiāo的重重哼了一声。

    “是是是,lù西亚殿下所言极是。”

    “啊,你心里一定在嘲笑我,现在不就是在撒jiāo任xìng吗这样吧,没错吧坏蛋!!”

    “没有,绝对没有,噗~~~”

    “笑了,你竟然真的敢笑,做好觉悟吧,本天狐今天绝对饶不了你!!”

    小狐狸怒发冲冠,一头秀发无风自动,如美杜莎一样吐着毒蛇口芯,在怀里一使劲,恶狠狠的将我推倒在地,骑在腰上,居高临下的瞪着我,两颗可爱的小虎牙lù了出来。

    咦,这剧本不对啊,怎么感觉上,好像我帮老马他们承受了惩罚一样?

    身为罗格第三吝啬,怎么可能干这种亏本的事情!

    脑海里才刚刚闪过这个念头,小狐狸的惩罚就接踵而至,荒无人烟的草原上,顿时响起一声嘹亮的惨叫声。

    ……

    “嗤~~~~库克,我怎么感觉到一阵凉意?”

    卡洛斯的帐篷旁边,马拉格比,库克和白狼三人围坐着篝火,突然之间,马拉格比打了一个寒战,出声问道。

    “难道是凡老大遭遇到了不测?”库克脸sè大变,一句话将三人吓着了。

    连他都遭遇不测,那自己三人……

    “不说了,不说了,赶快吃吧,说不定是最后一顿了。”马拉格比抹起了泪水,催促着白狼。

    卡洛斯走的时候,一些基本的东西并没有带走,比如说帐篷,比如说在帐门口的篝火堆上架起的锅。

    白狼三人和卡洛斯虽然熟悉,但并不是称兄道弟的感情,也不敢动其他东西,但这口锅还是可以借用一下。

    三人逃的匆忙,身上没带什么吃的,正好在帐篷里找到了一大袋面干,于是便凑活着煮面条吃,至少还是热食,可以暖暖身子。

    “嗦嗦嗦————”

    不一会儿,就响起了大口大口吸面条的声音。

    “这面条……不是有点咸了吗?库克你这白痴,盐放多了。”马拉格比大喊一声。

    “你才是白痴,自己照照镜子,一脸的泪水滴下去,面能不咸吗?”

    “白痴白痴,你才是白痴,你以为你能比我好多少,鼻涕都滴下去了。”

    “闭嘴你们这两个笨蛋,不吃就给我躺一边去。”白狼忍无可忍的吼道,然后擦了擦湿润通红的眼睛,将脸埋在碗里大口大口扒起来。

    谁说男人有泪不轻弹,只不过他们更会逞强而已……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