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迷路后的偶遇

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迷路后的偶遇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mi路后的偶遇

    “哈~~~哈呼~~~那些hun蛋,可真够难缠的。”

    好不容易乘着hunluàn,从狐人族里溜出来,没想到那帮狐人战士却不依不饶,眼看追不上我的速度,便坐传送阵来到哈洛加斯城守株待兔。[bsp;   本来以为甩脱了他们,就疏忽大意了,结果在城mén口的位置被他们蹲了个正着,又是一顿好跑才甩掉。

    这时候,斗篷的作用就显现出来了,带着帽子,谁也发现不了咱是联盟长老,谁也不知道那个被数百名狐人战士咬着尾巴追得上跳下窜的悲催斗篷男,就是本德鲁伊。

    我觉得要是在原来世界,发明斗篷的人,绝对可以连续拿十次诺贝尔奖。

    小狐狸应该清醒过来了吧,应该发现外头的hunluàn了吧,我甚至能想象出她咬牙切齿的骂着傻蛋活该的样子。

    算了,还是先想想该怎么解决眼前的问题再说吧。

    mi路了。

    毫无疑问的,被狐人战士追着四处luàn跑,哪还顾得方向,等甩脱了追兵回过神来,周围的街道建筑景sè已经变得陌生无比。

    好吧,其实就算没有追兵,我进了哈洛加斯城也是两眼一抹黑,分不清方向,但好歹还可以向mén卫表明身份让他带我去马拉那里不是吗?所以说错的不是我,是那些宛如情人节里的去死去死军团核心骨干的狐人战士。

    嗯……该往哪个方向走呢?站在分岔路口,我mi茫了。

    要是有路人就好了,可惜天上的大雪越下越大,堆积的都没膝盖了,行人比一开始我和小狐狸在雪中散步的时候,变得还要少,站在路口片刻愣是等不到一个人影经过。

    好吧,试试阿卡拉教我的占卜术,据她说【总】比我的第七感要灵。

    为什么那只老狐狸要用这样的句式呢?不是应该说【比我的第七感还要灵】才对吗?说的好像我的第七感很不可靠的样子。

    我随手向头顶上空扔出一把剑,剑往哪边倒,就走哪边,这就是阿卡拉所谓的比我的第七感还要灵的办法,总觉得很靠不住的样子,真的没问题吗?

    哧溜一声,剑掉了下来,笔直chā在了雪地里。

    我:“……”

    也是呢,积雪那么厚,出现这种情况的概率是最大的吧。

    也就是说,阿卡拉那头老狐狸果然是在忽悠人。

    我咂了咂嘴,以示不屑,然后唤醒沉睡之中的第七感,随便选……咳咳,不对,是在第七感的指引下,选择了正确的道路。

    差点说漏嘴,暴lu了什么绝对不能暴lu的东西。

    走着走着,风雪更大了,眼前一片白茫茫,哪怕是德鲁伊的钛合金熊眼,十米开外看去也是模糊一片。

    虽然之前多亏了茫茫风雪,才能摆脱狐人战士的纠缠,不过现在却也成了自己的阻碍,真是成也风雪,败也风雪。

    我寻思着是不是先找个酒吧坐下来,喝口热酒,等风雪稍停再去找马拉的住处,只要风雪能停下来,马拉的住处就十分好找了,为了方便照顾伤者,她的屋子提供了许多病房,所以热心的野蛮人,一口气帮她做了五层那么高。

    一层就有普通房子的三层那么高,五层的高度可想而知,再加上她的住所所处地势较高,几乎在整个哈洛加斯城,一抬头,都能看到三座鹤立ji群的建筑,一栋是法师公会的高塔,这个不解释。

    另外一栋是钟塔,只要上面的钟声一响,就会立刻集结至少几千名身穿铠甲,头戴钢盔的高大野蛮人战士,像一堵钢铁长城般,抵御胆敢攻击哈洛加斯城的魔兽和怪物。

    第三栋就是马拉的住所了,就连野蛮人族长的住处,也没有她那么高,可想而知马拉在哈洛加斯的地位尊崇,这些桀骜不驯的野蛮人,能够听从联盟,成为联盟的牢固一角,忠实的战友,马拉在其中居功至伟。

    至于亚马逊一族也能完全融入联盟,和野蛮人一样,成为其中一份子,而不是像其他种族,如狐人族,狼人族一样,仅仅是结盟,这其中的各种缘由,就要从罗格人和亚马逊族之间的关系说起了,当初听凯恩说过,只不过这些知识,对于大脑容量吃紧的我来说并不是十分重要,所以也忘的七七八八了,下次再问问看吧。

    现在还是先找个酒吧,暖暖身子要紧,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在里面碰到老马他们。

    缩了缩脖子,紧抱着身体,我开始在四周兜转,寻找酒吧那明显的标记和氛围。

    大概这里并不是冒险者主要活动的区域,找了好一会儿,入目都是冷冷清清的街道,酒吧愣是一间也没有碰上,正当我暗叫倒霉的时候,什么细微的声音传入了耳中。

    声音听起来,明明隔着老远,但是出奇的,在呼呼咆哮的大风雪之中,却异常清脆,沉重,显耳。

    这声音是……

    好歹是有九年历练经验的冒险者了,我一听就认出来了,这连绵不断的清脆响声,应该是从铁匠铺传出的声音。

    而且,一名技艺高深的铁匠,在锻造的时候,他手中铁锤的击打频率,以及发出的声音,都有着自己独一无二的特sè,就好比一个人的相貌指纹,比如说穆拉丁那老头,锻造时的锵锵声,在我和法拉老头听来,就觉得异常猥琐,骨子里透lu着一股吝啬味。

    所以说,经常和铁匠打jiāo道的冒险者,往往能够从声音之中分辨出对方是谁。

    当然,仅限于那些技巧高深的铁匠。

    远处传来的声音,已经具备这样的高深技艺,不过听着有点陌生,我也是努力思考了好一会儿,联想到哈洛加斯里有数的几名优秀铁匠,才想起了是谁。

    嗯,在哈洛加斯城首屈一指的铁匠哈苏克,当然这并非是我记住他的理由,让我一下子想起来,是因为他是恰西的父亲。

    记得第一次和恰西相遇,也是被她发出的,虽不jing湛高深,但充满了坚强和努力气息的锻造响声,给吸引过去,真是缘分啊。

    说起恰西,她前几年就已经离开了罗格营地,踏上了属于自己的铁匠游历之路,因为那里的菜鸟冒险者提供给她的初级武器,已经再也无法让她得到锻炼了,如果不是我老是能从外面带回许多稍微高级一点的装备武器,说不定她还要提前一两年离开。

    也不知道这几年来她去了什么地方,过的是否还好,毕竟是我初到营地的时候认识的朋友。

    总而言之,现在先循着声音找到拉苏克再说吧,至少能问问路什么的。

    很快,白茫茫的雪sè之中,出现了一个异常的红点,那一定是铁匠铺里的锻造炉,我抖了抖jing神,大步迈上去。

    铁匠铺的轮廓越来越清晰,隐约已经看到了人影站在那里,我正准备出声打招呼,就听到了野蛮人的大嗓子一吼,把我的话给堵了回去。

    “我不是说过吗?这里还要再用力一点,速度不要那么快,铁匠最需要的是什么?耐心耐心不是一阵luàn敲就行,准确度也不够,一百次敲打就有一次敲歪了,天啊,你这些年来的游历,都huā在了看路边的风景吗?”

    毫无疑问,这是哈苏克大叔的声音,只听见他在对着身边的另外一道身影,毫不留情的大声训斥,然后用自己的锤子叮叮当当的敲了几下,似乎在给对方做示范的模样。

    这大叔,虽然是个气管炎,但是严厉起来,还真颇有一番威严气势。

    我x近几步,脚下踏着厚雪发出的沙沙声,也引起了哈苏克,和另外一道被他高大威武的身躯遮住了一大半,看不清模样的身影的注意。

    “哟,哈苏克大叔,好久不见了,没有打扰到你吧。”我向瞪大眼睛的哈苏克招了招手,将头上的斗篷帽子取下。

    “我当是谁,原来是你小子啊,哈哈哈哈,真是太巧了,太巧了,缘分啊,来来来,快进来坐坐。”

    瞪大牛眼,上上下下打量了我好一会儿,哈苏克大叔突然发出震耳yu聋的大笑。

    缘分?

    对于能从粗枝大叶,丝毫不懂美感的野蛮人口中,听到如此细腻的词字,我表示了充分的困huo,这就好像一个邋遢的粗人,突然对你优雅的行了一个jing灵族礼仪。

    难道是哈苏克大叔于某天锻造时,突闻天空一声雷响,而后豁然顿悟,从此走上了文艺铁匠的不归路?

    不过很快,我就理解了,为什么能从哈苏克大叔嘴里听到【缘分】这两个不符合野蛮人形象的别扭字眼了。

    被他高大身躯遮住的另外一道【相对而言】显得格外娇小玲珑的身影,从他身后绕了出来,一脸惊喜高兴的看着我。

    “凡长老,真的是你吗?”

    成熟小麦一样,没有丝毫杂质的金黄发sè,下面是一双充满坚毅和努力的美丽棕sè瞳孔,端正秀气jing致的面庞,虽不似人类nv孩那般圆润可爱,却多出一股具有柔和感的英气,配合那头小麦sè的马尾长发,以及总是那么坚定自信的美丽眸子,给予他人一种和蒂亚不同的,另外一种阳光积极之美。

    丝毫没有其他野蛮人那粗大凸起的骨骼,以及块块凸起的菱角肌rou,无论是四肢还是腰身,都十分匀称苗条,甚至完美,大概是因为长期和锻造炉打jiāo道,白皙肌肤中微微倾向小麦sè,比蒂亚的肤sè要淡一分,如果个头能缩小一点点的话,和蒂亚站在一起,说不定看起来会像是两姐妹,一个天真充满活力,一个坚强而努力。

    如果不是身高方面还留有野蛮人的特征,即使说她是亚马逊,或者是人类,也不会有人举得奇怪,这个野蛮人少nv,是野蛮人里极少数、甚至或许是唯一一个符合其他大多数种族审美观的漂亮nv孩。

    当然,最显眼的还是xiong前那双充满弹xing感的爆ru,即使将她按照比例缩小g人类nv孩那般大小,也相当巨大,只略输【真缠xiong绷带解放】状态下的琳娅一些。

    这不是恰西还能是谁?

    “真的是你,恰西?”

    意外的邂逅,也让我心中充满喜悦,好几年没见了,眼前的nv孩依旧没变。

    “是的,凡长老,是我,恰西,好久不见了,您还好吗?”

    恰西喜不自禁的走上前,紧紧握着我的手,清澈的棕sè眸子里,清晰的倒映着我的模样。

    我微微抬起头,含笑看着恰西。

    比起九年前初来乍到营地,多年来的战斗锻炼,让我的个头长了不少,虽然离恰西两米出头的高大个子,还有一定距离,但至少不会像第一次见到她时,必须仰望才行了。

    当然,这其中的感觉,也包含着一份强大的实力在里面,九年前,我不过是个连力量都还没掌握的小德鲁伊,而现在已经是领域强者,即使见到夸尔凯特那个将近五米高,在野蛮人里也是怪胎的巨无霸,心里也不会产生仰望的感觉。

    更加巨大和强大的怪物,都已经倒在了自己的脚下。

    感觉到握着自己的恰西的一双手,十分修长纤细,不过因为长期锻造的关系,有些粗糙感,和握着莎尔娜姐姐的小手差不多,只是大概也是因为长期锻造的关系,恰西的手十分温暖,从上面传达着她对自己那份浓浓的友情。

    “好,我能有什么不好的,你看刚才还在活蹦luàn跳。”

    听我这样说,恰西微微困huo的歪起了头,也对,她怎么可能知道我刚刚被狐人战士追的满城躲的事情。

    “到是你,外出游历,连一封信也不写,我一直担心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抱……抱歉,信的话,我只写过给父亲母亲,总是想提笔给您写一封,却不知道该如何下笔……”

    手握着手,我和恰西这对久别重逢的朋友亲切聊着,眼角不经意一瞄,顿时就靠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拉苏克大婶也从屋里出来,正和拉苏克大叔一起躲在角落,两眼放光的看着我和恰西……

    哈,明天又得七千字补完,为什么小七就是学不乖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