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白色的考验

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白色的考验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简陋的冰洞里,又挖了三个小洞,简单的明确了明天的行程方向以后,我们三个就各自回到自己的小洞里休息去了。

    本来和阿尔托莉雅是夫妻,同一个洞,同一张g那是完全合情合理,不过黄段子shi女就在身旁,不知怎么的总有点心虚,考虑了片刻后,还自己挖了一个。

    本来以为自己这个举动,多少会让日渐滋生妻子觉悟的阿尔托莉雅,觉得困huo,没想到她似乎也没在意,后来想想,我一拍掌心。[bsp;   因为阿尔托莉雅是呆毛王嘛,别看平时王气凛然,不可侵犯,但是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缺少不止一根筋,是因为忙于磨练自己,而缺乏一些必须的常识所致,尤其是在感情方面,是百分百纯度的天然呆。

    这样最好不过了。

    朝阿尔托莉雅的背影暗暗道了一声歉,我快速的溜进自己的小窝里,冰块将门口一封,召唤出小雪这只比什么席梦思要好上不知多少倍的大g,在它蜷缩起来的温暖柔软狼毛之中躺下,乐滋滋的数起了这几天的收获。

    暗金滴……没有。

    很正常,第二世界的爆率比第一次世界要低很多,就算我现在去将巴尔干翻,它未必一定会给我爆件暗金装备(而且就算爆了也肯定穿不上),就更别说在冰冻苔原了。

    暴风里两天,加上晴天五天,一共七天的行程,我们只遇到了一个暗金怪,而且还是无名无姓的路人暗金怪,说起来,冰冻苔原似乎没有有名有姓的大暗金怪。

    更让我不爽的是,它竟然还是个骷髅弓箭手。

    比沉沦魔,小矮人,巴尔的仆从这些打杂怪爆率更低,和那些血鹰啊,痛苦蠕虫啊,恶魔喽啰啊等等的量产小型缩水版的怪物,爆率有得一比,这就是骷髅怪的最好诠释。

    低的能让冒险者见到它们,掉头就走,收拾的兴趣都没有。

    还好,在几倍于普通冒险者的爆率发挥下,我还是硬生生的从一毛不拔的暗金骷髅弓箭手身上,弄到了一件金sè手套,小恶魔的把持-战场手套

    不知为什么的,辨识出这个名字,就透lu出一股酸里酸气的穷酸感,小恶魔把持的玩意能是什么好东西吗?

    小恶魔的把持-战场手套

    防御:99

    耐久度:24-24

    需要力量点数:88

    需要等级:64

    91%防御强化

    +20点对飞射xing防御

    +28法力

    +20生命

    抗火+25%

    我:“……”

    果然如自己所料,各种属xing都穷酸得很。

    91%防御强化嘛……看起来数值蛮大的,但是只是相比较第一世界的普通装备,第二世界,蓝sè装备的防御增强有时候也能达到100%,作为一件金sè级扩展装备,而且还是扩展级手套排在第二位,仅在顶级的巨战手套之下的战场手套,这个91%不寒酸,还有什么叫寒酸?

    不过再高的防御强化,放在基础防御值本来就不是很高的手套部件上,效果也不见得有多大,这点我认了。

    20点远程防御……好吧,总好过没有,问题是28点法力以及20点生命增加,这都已经是第二世界,冒险者快达到伪领域了,不嫌太少了么?28点法力连半个魔法豆放不出来吧,20点生命连怪物一下攻击都扛不住吧。

    若是换成+28精力和+20体质,那这件金sè手套还是很有看头的,可惜只是如果。

    至于抗火+25%,不加以描述,反正这件金sè手套勉强要比蓝sè级的好吧,若是遇上极品的蓝sè级手套,还不一定比得上。

    卖给铁匠分解成材料,还是能卖点钱的,叹了一口气,我将这七天来,唯一一件入手的金sè装备,收回了物品栏里面。

    连我高于普通冒险者十倍的爆率,也只爆出了那么一件金sè装备,可想而知第二世界的爆率如何低下,比起第一世界的哈洛加斯,还要低上一倍不止。

    不过话说回来,那些普通冒险者平时用来历练的时间,也是我的十倍不止,所以平均下来,还是能从他们身上看到不少的优秀装备,能到达这里的冒险者,每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有好几套装备,以应付不同情况不同敌人下的战斗,哪怕是一个普通的冒险者小队里,有数件暗金和绿装,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剩余的都是一些蓝sè级装备,我都懒得浪费辨识卷轴辨识了,就算里面真的有极品,等级需求也不是我这个只有52级的小德鲁伊能够穿得上,只是徒增伤心罢了。

    反正都是要卖,不如等回到第一世界,卖给恰西吧,也算是为她的铁匠之路提供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绵绵之力。

    将一小堆装备收起来,我将剩余的战利品取出,为了区别,特地将这几天的收获独自放在一个物品栏角落里,以便清点。

    金币若干,懒得数了,大概有上千枚的样子吧,碎裂宝石三十多颗,裂开宝石八颗,完整宝石三颗,无瑕疵宝石……零。

    呃。

    勉勉强强凑合吧,碎裂宝石之所以那么多,大多都是那些穷酸吝啬的怪物,骷髅兵,恶魔喽啰以及巴尔仆从贡献的,虽然爆率低,但是胜在数量大,平均一千只总还是能贡献一颗的,而且还就掉最低级的碎裂宝石。

    裂开宝石以及完整宝石,都是从血之王这些中产阶级怪物身上爆落的,三颗完整宝石则是精英级怪物的友情奉献。

    除此之外,还有两瓶回复活力药剂,随着山寨版的赫拉迪克方块量产,虽然要优先提供给第三世界的前辈们,第二世界的冒险者还轮不上,但是法师公会的商店里,已经开始少量出售这些药水了,所以,不仅仅是对于我,乃至其他冒险者,回复活力药剂也不像以前那么吃紧,一瓶回复活力药剂换一件金sè装备这种让呼刺ji的交易,更是再也见不到了。

    我现在琢磨的是如何将自己身上多的可以用来洗澡的回复活力药剂,做成全面回复活力药剂,记得游戏里的公式,是三瓶回复活力药剂便可以合成一瓶全面回复活力药剂,可是事实上,在浪费了许多宝贵的时间,以及数十瓶回复活力药剂以后,这条合成公式却完全行不通。

    还有完美级的宝石,游戏里可以通过三颗同样的无瑕疵宝石合成,现在也行不通,估计是有什么地方弄错了,这也是我想前往赫拉迪克一族一趟的最大动力,其他不说,若是能解决这两条公式,那么完美宝石以及全面恢复活力药剂,就不再是让自己仰望的东西了。

    全面回复活力药剂不说,如果说回复活力药剂是救命药的话,这玩意绝对是超级版的救命药,对于任何一个冒险者来说,都重要无比。

    而完美级宝石……虽然我现在手头上,还没有一件配得上镶嵌这种高贵冷艳的宝石的好装备,但是,至少可以看到一丝阿卡拉的“百颗完美钻石打造亮闪闪的钻石幽灵”计划的一丝曙光。

    要依靠从怪物身上,一个一个完美钻石的爆落,先不说完美级宝石只会在第三世界的至少也是小

    级怪物身上才能爆落出来,就说这个爆率嘛,或许等我胡子花白了,才能微颤颤的拄着拐杖,老泪纵横的将第一百颗完美钻石交到小幽灵手上。

    还有一些杂七乱八的药剂,值得一说的是超级牌的药剂,也就是超级治疗(法力)药剂,可以回复800点生命值,这种药剂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本来以为只有在第三世界才能爆落的说,莫非在第三世界还有超级治疗药剂以上的药剂?真是让人费解的无伤大雅的小问题。

    我摇头晃脑着,将一大堆杂乱的东西重新塞回物品栏里,本来这七天的收获,老实说根本不值得去清点,只是在神诞日中沉浸太久,内心的暴发户之hun已经熊熊燃烧,一发不可收拾,才会连这些蝇头小利也算的津津有味,想找到了童时埋在树下的宝盒一般。

    “小雪,高兴不?”

    回过头,我亲昵的揉着小雪毛茸茸的脑袋,问道。

    “嗷呜~~~~”

    这只雪白漂亮的庞然大物,将它的脑袋凑上来,尽情的在我身上蹭着,高兴之意,杨怡于表。

    以五只鬼狼现在的实力,哈洛加斯等级的怪物,正好拿来练手,既不会太弱,虐的没意思,也不会强的出现危险。

    再往上一个等级的话,就是第三世界了,在那种必须全员都是伪领域级以上的冒险小队才能艰难混下去,兼之实体怪物的智商直线上升的地方,小雪它们去可能还太勉强。

    “等你提升一个等级,小二它们也提升一个等级,第三世界也不在话下了。”

    感觉到小雪那双纯净威严的眼睛中,充满了熊熊燃烧的战意,似乎连哈洛加斯这里也逐渐满足不了了,我不由轻笑,在它脖子上不断揉着。

    小二,小三,小四和小五,五只已经进化成雪狼王的鬼狼,我十分期待它们提升到精英二级,学会光烈怒破击,并且属xing大幅提升后的实力,精英一级只是过渡期,二级才稳定期,象征着在这个阶段的实力,已经完全成熟起来。

    而且,小二它们在鬼狼这个阶段,积累的要比小雪深厚很多,变异等级一度提升到九级,只不过是因为小雪一直没有超脱雪狼王这个阶段,按狼这个群体的规则,小二它们也无法进化,只能在变异阶段憋着。

    现在,小雪进化了,小二它们也一口气从变异鬼狼进化为雪狼王,以前的忍耐并没有白费,凭着变异阶段的庞大积累,它们从精英一级提升到精英二级,将要比小雪要轻松容易很多,我现在就能明显的感受到,仅仅过了七天的时间,小二它们就已经隐隐有突破之势了,说不定等这次神器残片之旅结束,就能稳稳提升到精英二级,成为高机动xing的血腥狩猎者和移动杀戮炮台。

    同理,小雪现在的苍雪圣狼,对应的应该是领主级别,现在是领主一级,我是不是可以期待一下,领主一级也是这个阶段的过度时期,等提升到二级,将会有一个较大幅度的实力增强,并且学到属于领主级的专属新技能呢?

    顺便说明一下吧,无论是变异等级,精英等级,还是领主等级,我也不过是照着技能上的说明称呼,不过可以很容易能看出,鬼狼这些阶段一一对应的是对怪物阶段的划分,也就是说,分别是对应怪物的头目级,精英级,领主级。

    再下去,按照上帝那懒人的尿xing,小雪的再下一阶段,应该就是魔王级了吧,虽然我不并不想将鬼狼的阶段划分,和怪物等同,但无奈技能说明就是这么写,我也没办法,只能暗暗诅咒上帝那混账,给我一直在时空管理局里关到死吧别再出来祸害暗黑大陆了!

    领主级的小雪,现在是伪领域级,不过如果真的按照怪物等级阶段划分,第三世界的领主级怪物,最低都是伪领域级别,最高,如再生妖塞尔森,可是领域巅峰的实力,所以,小雪应该也可以在领主这个阶段,达到领域境界。

    再之上,就是魔王级,也就是世界之力境界了,说起来联盟对怪物的阶段划分也有一定的误差,在冒险者叫来,怪物之中的魔王级,似乎只有四大魔王,安达利尔,督瑞尔那几个货。

    但其实,许多有名有姓的暗金怪物,已经超脱了领主级别,也是魔王级别的怪物,世界之力级别境界,别的我不大清楚,就说再生妖塞尔森,它的老大暴躁外皮,据塞尔森说就已经是魔王等级。

    大概是四大魔王给人的印象太深刻了,把它们归类到魔王级别以后,其他那些已经达到魔王级别的怪物,称呼上都不配和它们平起平坐,所以落得了个有名有姓的暗金级怪物(其实是某人擅自这样命名),这种不上不下的半吊子叫法。

    “我家的小雪,将来一定也能晋升到魔王等级,那那些什么四大魔王,一起平起平坐。”

    看着对自己lu出温顺依赖目光的小雪,我笑了笑,就着它蜷起的温暖身躯躺下去,见此,小雪主动将它那两米有多的巨大雪白尾巴,覆盖在我的身上,比任何的棉被都要温暖。

    一觉睡到天亮,破开冰门,阿尔托莉雅和洁lu卡已经起g,生起了一团篝火,煮着早餐,见我出现,阿尔托莉雅微笑的招了招手。

    不得不说,黄段子shi女的厨艺很不错,算是她身上少数几个我无法吐槽的优秀才能,至于阿尔托莉雅……还好吧。

    虽然是呆毛属xing,让人有点不放心她做的料理,但出乎意料,她既不会像小茉莉那样,做出惊天动地的黑暗料理,也比不上洁lu卡的厨艺高超,总而言之是出乎意料之外的正常发挥,比起只会烤肉和炖肉汤这两大冒险者必备神技的莎尔娜姐姐,还是要好很多。

    快速消灭早餐后,我们将封住冰洞入口的雪块破开,沿着昨天晚上指定的方向,继续朝目的地进发。

    大概到下午的时候,看看地图,我们现在的位置,已经处在冰冻苔原区域的边缘了,若是离开联盟规定的历练区域太远,就连回程卷轴也使用不了,这一点必须绝对注意,不要以为mi路了不用担心,一张回城就能搞定。

    “我们已经到了冰冻苔原的边境。”

    如同攀山者一样,两手展开地图,于高处瞭望者远方的阿尔托莉雅,这样带着淡淡的兴奋说道。

    “看见了吗?”

    她指着临近哈洛加斯山的一座稍矮几个都的雪白巨大山脉,回头看着我们。

    “翻过那座雪山,就能看到一处较为平坦的雪原,我们的目的地就在那里。”

    顺着阿尔托莉雅的手指望去,我和洁lu卡顿时无语了。

    果然是要“翻过”那座雪山啊。

    原本认为出发前,阿尔托莉雅在地图上的豪迈一移,已经足够远了,几乎是大半个哈洛加斯山高度的距离,现在看来,这个距离,还不是直线,必须上上下下的翻过几个小雪峰,到达山脉背后,才能“看到”目的地。

    “能不能飞过去?”

    我再瞅了一眼对面的山脉,估算着距离,心里不断将望山跑死马这句话默念上几遍,然后小心翼翼的向阿尔托莉雅问道。

    “难。”

    阿尔托莉雅的秀气鼻头一皱,看起来,似乎想起了什么悲惨的经历,她指着山脉之间的高空,对目lu希望的我摇了摇头。

    “别看从这里看上去,那片天空风平浪静,我和卡lu洁曾经尝试过从那里飞过去,结果……”

    “结果怎么样?”

    虽然知道一定是非常惨痛的经历,但我还是很想知道。

    “结果被无形的飓风完全卷起,失去方向,被吹到了那片山,还和卡lu洁失散了。”

    阿尔托莉雅的手指横划过九十度,指着斜对面一片山脉道。

    “我们还是走路好了。”

    寒风刺骨,阿尔托莉雅的口wěn也十分平淡,似乎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样子,但我还是硬生生憋出了一额头的冷汗。

    卡lu洁那样的实力,也被卷走了,自己的地狱格斗熊就算比她强,也强不了太多,月狼变身就更不用说了,所以还是不尝试为妙,多走走路,就当是锻炼身体,顺便赚点经验。

    果断放弃了更加简捷,但是死的也更快的飞行和瞬移后,我们老老实实的沿着山脉的斜坡,向临近的雪山缓慢步行前进。

    虽然锻炼身体(?)的目的是达到了,不过赚点经验的美梦,却在半途夭折,因为山脉斜坡地势险峻,有些甚至呈七八十度的高坡,落雪之后,雪坡又十分松滑,我们三个一路小心翼翼,连说话声也尽量放低,生怕引起雪崩。

    虽然死不了,但会被卷到山脚下,就得重新爬上来,谁没事愿意去尝试?

    在这种步行艰难的地方,也就别想见到什么怪物了,就算是怪物,也有权利选择更加舒适,更加平坦的地方战斗啊,这种跑几步都要滑下去,而且一滑就是滑个上万米的鬼地方,有谁愿意来。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大概就是对我们所选择的险道的最好诠释,一路上,只有三人的足迹,在身后远远的蔓延出去,组成让人难忘的景象,视线所及一片雪白,见不到任何生命,前路漫漫无尽,仿佛整个天地间,只有我们三个的存在,很容易会滋生绝望的情绪。

    心里面,突然想起出发之前阿尔托莉雅说过的话——从我们一来到哈洛加斯开始,亚瑟王的考验,就已经开始了,大概就是现在这个意思吧。

    就算是冒险者,走在这片险之又险,稍有不慎就会从万米雪坡上滚下去,而且是茫茫无尽头的雪白世界里头,也会逐渐绝望,是比之强大怪物更加可怕的心灵上的折磨,如果我们一行没有超越普通冒险者的耐心和毅力,那连到达目的地的资格都没有。

    力量,技巧,都不再那么重要,唯一需要的是对抗这片永无止尽的白sè噩梦的耐心,坚定不移的意志,亚瑟王考验的第一关,就是心志的考验。

    阿尔托莉雅已经是多次走过这条路了,她的心志无需置疑。

    洁lu卡,因为胆小怕生,老是窝在图书馆里,已经习惯了一个人,这般孤独单一的景sè,对她来说,至少比走在拥挤的人群,尤其是充斥男xing的拥挤人群之中,要好过得多。

    我的话……我这个人ting害怕孤独的,如果是一个人走,或许真的受不了,但身边不是有阿尔托莉雅和洁lu卡她们吗?只要有重要的人,自己想要守护的人,就会想到,自己这条命不仅仅是为自己而活,再大的孤独,再大的悲伤,再大的绝望,也都熬过来了,熬不过,就自我催眠,所以大丈夫萌大奶。

    五天的时间,除去在冰洞里休息的时候,一路上,五天之中,我们三人平均没有说过超过五句话。

    只是手与手,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牵在了一起,阿尔托莉雅在前面带路,我走在中间,右手牵着她,左手牵着走在最后面的洁lu卡,一股无言的默契,以及在孤寂中产生的相依相存的温馨感,在手心连接之间慢慢的传递开来。

    最终,有惊无险的翻越过了并不算长,也不算危险,但感觉却是相当漫长、惊心动魄的山脉,来到了山脉的另外一边,往下看去,四面被雪山环绕起来,一大片凹入的雪原盆地出现在视野之中。

    虽不是令人震撼的美景,但是我们一个个都看呆了,就连来过数次的阿尔托莉雅也不例外,这种一种苦尽甘来的收获喜悦。

    相视一眼,我和阿尔托莉雅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奇怪,前面数次和卡lu洁来的时候,明明没有这种感觉。”

    阿尔托莉雅似乎在品味和疑huo着内心里那股不断地在涌出,难以用语言表述的悸动感,这样说道。

    “这大概就是两个人和三个人之间的区别吧。”我微妙的回答道。

    比如说一个和尚抬水喝,两个和尚挑水喝,三个和尚没水喝,再比如说,两个人的时候,其中一个人放了屁,想隐瞒也隐瞒不了,但如果是三个人,就不知道是谁了。

    事实证明,有时候二和三之间,存在着比零和一更加微妙的差距。

    好吧,以上完全是在口胡,真正的愿意大概是作为阿尔托莉雅的贴身shi女的卡lu洁,早已经随着自己的主人踏遍千山万水,同甘共苦,早已经有了强大的默契。

    而我和洁lu卡,应该算是第一次和阿尔托莉雅一起经历这样的考验,同甘共苦之后,彼此的心灵拉近许多,自然会有一股明显的水

    u交融感。

    这种感觉,和我与阿尔托莉雅之间的灵hun链接,是另外一种滋味,一种自然而然的味道,心灵的接触。

    “到了这里,就一口气飞下去吧。”我豪气千丈的指着脚底下,道。

    就算这片天空还有飓风,那也将成为我们的顺风车,让我们更快捷的下到下面的平原。

    当然,能不能安全刹车着陆,就有待考证了。

    “从这里开始,亚瑟王陛下设下的结界,就已经覆盖了,无法飞行。”阿尔托莉雅愣了愣,用抱歉的目光看着我。

    我和洁lu卡当时就一头栽倒在了雪地上……

    电脑系统出问题了,原本的一键备份太旧,想重装个系统,大家有什么比较稳定好用的系统介绍给小七吗?最好附上下载地址哦。

    o@。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