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考验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我们所处的雪原,四面被亚瑞特山脉环绕着,根据我这个数学帝的jing准计算,海拔应该有七八千米左右。

    好在这半个月,我们早已经习惯了万米高的雪山环境,下来这里,反倒觉得喘气更加顺畅了。[bsp;   大概是亚瑟王设下的结界保护,虽然是比冰冻苔原更加平坦开阔的平原地带,但这里并没有现怪物,至少一路上,我们三人一只怪物都未见到。

    这大概也是为什么阿尔托1i雅毫无顾忌的收起神器套装,也让我不必变身的原因之一,没有穿上神器套装的阿尔托1i雅,实力只不过在伪领域中级左右,在第二世界哈洛加斯,如果是平常冒险者的话,这样的实力肯定够了,就算在巴尔的毁灭王座前面,也可以溜达几圈,留下一句某某某到此一游后,飘逸的全身而退。

    但是相对于阿尔托1i雅的吸引麻烦体质而言,伪领域中级还远远不够。

    我更惨,不变身,不依赖小雪它们的话,伪领域级的怪物都未必能打过。

    本体的悲哀呀。

    从山脚下到达目的地,依照地图的指示,还有一段距离,但是这里居然没有怪物阻路,也没有上山下山,一马平11的地形,让我们一行的度增快了十倍不止。

    如果不是阿尔托1i雅对亚瑟王与十二骑士的那份尊敬,决心要一步一个脚印的到达目的地接受考验,再加上她所说的第一个考验,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计算我们一行的总体实力,我是十分想召唤出小雪它们一人骑上一只鬼狼,不消片刻就能到达目的地。

    徒步前行,又是一个白天的路程,因为来过数次,阿尔托1i雅对时间的把握非常好,原地休息了一个晚上后,第二天起来我们离目的地已经不足二十里,足以用饱满的jing神迎接亚瑟王的第一个考验。

    “我们己经到了。”

    走着走着,阿尔托1i雅的步伐突然停下来,回过头对我们道。

    “咦?”

    我也正奇怪呢,按照走过来的路程我们现在就算还没到,也应该能清楚的看到目的地了,可是怎么……

    怎么什么都看不见?

    除了茫茫的雪白平原,还是茫茫的雪白平原,入口呢?这可是亚瑟王的考验啊,就算不在这里修建一座城堡,百米宽的巨大护城河对面的大mén上方用宝石镶嵌着,“jing灵王试炼地”七个大字,那至少也应该有个让人叹为观止的空间大mén,有百米高,数十米宽,jing钢做成”重打万吨左扇mén上雕刻着金碧辉煌的圣天使浮雕,右扇mén上雕刻着诡异yin森的恶魔灭世图,这样才对。

    然后,就听见阿尔托1i雅对我们说,已经到达目的地了。

    坑爹啊离我想象的也太远了吧。

    就算一国公主指着前方对我说她的家就在前面,我本以为能见到一座古朴宏伟的城堡,没想到却被带到了一个泥窟dong里看到了坐在cháo湿的草垛头上面,头戴草环衣不遮体的老国王。

    ,“在哪里?”

    我四处张望一眼,又

    ou了

    ou眼,愣是没看到除了雪和山和天空以外的任何事物,莫非那座想象之中的城堡,只有阿尔托1i雅能看到?我还打算把镶嵌在mén上方的宝石挖下来啊hun蛋!!

    ,“嗯……让我看看……”阿尔托1i雅也在和我一起东张西望,不过她明显带着明确的方向,不一会儿,幕光就停留在某处,大步走上去,踩了踩,然后蹲下,开始扒开上面的积雪。

    莫非她是在找蚂蚁dong?我不无吐槽的想到,不过还是紧跟nv王妻子大人的脚步,凑上去,一起开挖。

    这段时间挖冰dong锻炼出来的功夫派上了用场,在我们利索的动作下,很快,堆积了足足有一米厚的积雪雪的地上,逐渐1u出了石质表面。

    石质地面,莫非是祭坛什么的?

    这次我到是猜对了,在我和洁1u卡的一起帮忙下,不一会儿,大概有十牟平方左右,一个石质的圆形祭坛就在雪地上1u了出来。

    说是祭坛,其实也简陋的可以,也就一些四四方方的石板砌成,稍微突出地面一指高,上面的魔法阵十分简单,整个祭坛除了平整以外,就算我想夸它,也不知道该找什么词,哪怕过了几十万年,也找不到一点古朴历史沧桑的感觉。

    祭坛的中心,突起一根直径半米,高一尺的石柱,石柱的中心,有一道狭长工整的缝隙,似乎对应着什么钥匙开关的样子,这就是祭坛的全部了。

    “凡,洁1u卡,准备好了吗?”阿尔托1i雅站在祭坛中心的石柱边上,对我们问到。

    ,“没问题,随时等等,还是先告诉我开启了这个祭坛后,会生什么事吧。”我一个ji灵,想到亚瑟王腹黑无节cào的可能xing,连忙停住了刚才信心满满的回答。

    ,“这个我也不确定,前面十二次考验,每次进入的方式都不同,大概是根据随机到的考验而定吧。

    ”阿尔托1i雅摇了摇头。

    “没什么问题了……”

    我无语远目,亚瑟王老大,您究竟是要间哪样啊,连个入口都不让人安生。

    “那我们就出吧。”

    阿尔托1i雅深深吸了一口气,将无形的胜利之剑拔出,带着自信笑意的目光,在我和洁1u卡身上一一掠过。

    “这次一定没问题。”

    我回以一记笑容,洁1u卡微微弯腰,行了一礼,目光少有的严肃和自信。

    “锵”的清脆一声,阿尔托1i雅回过头,毫不犹豫的将手中的胜利之剑”chā在了石柱中心的那条缝隙上,不大不小,那柄看不见的剑刃,就像一把钥匙”完全的陷入了缝隙尺余的长度。

    然后,阿尔托1i雅握着剑柄,轻轻一扭,石柱随着阿尔托1i雅的动作,转动了九十度,出轰隆一声,嵌入了什么位置的动静。

    做完着一些列动作以后”阿尔托1i雅立刻将胜利之剑拔出,三人一起张望着四处,看看有什么变化。

    “好像没有什么……呜哇!!!!”

    我话还没没说完,踏着坚实的祭坛石板的脚下,突然就裂开了一个黝黑dong。”让措不及防的我掉了下去。

    余光所及,在自己掉下去的一瞬间,阿尔托1i雅和洁1u卡的脚下,也同样张开了一个黝黑dong口,和我一起掉下去。

    连拥有伪领域高级实力的洁1u,卡竟然也没能反应过来掉了下去,这突然从脚下出现的dong口一定有古怪。

    不知名的dong口似乎连着另外一片空间”黑漆漆的,只能感觉到身体一个劲的往下掉,渡过最初的吃惊后,我反倒是镇定下来了。

    反正不可能在入口处就把我们摔死吧。

    果然,身体下落了几秒后,下方就传来淡淡的火光”凭着敏锐的视力,我现快要着地了,连忙一个翻身,调整好姿势,做了一个难度系数口。的空中着6。

    完美!!

    单膝和两手撑地,将下落的势头缓冲了一下,我以异常从容潇洒的姿态,拍拍身上的斗篷”站了起来。

    膝盖还没伸直,旁边也传来咚一声沉闷的着6”回头一看,是阿尔托1i雅,也以优美的姿势安全着6,目光立刻朝我这边往来。

    看情况,脚下出现的dong口,并没有将我们三个分开,嗯,黄段子shinv呢?

    脑海里刚刚转过这个念头,从天儿将的黑影就把我砸趴在了地上。

    “安全着6。”

    从地上站起来的洁1u卡,从容不迫拍了拍身上的衣服,比了一个胜利手势。

    “安你妹!!”

    呈大字型趴在地上,我转过头,朝一昏若无其事模样的洁1u卡大声吼道。

    这家伙啊,明明现在是三人里面实力最强的,却偏偏一屁股罗在我身上,差点把我这条脆弱的腰给坐断了,绝对是故意的吧hun蛋!!!

    “十分抱歉,集王殿下。”似乎这时候才现我,洁1u卡不慌不忙的道歉。

    “你以为说对不起我就会原谅你吗?”

    我恨不得化身哥斯拉,从舌尖吐出一口火炎,张牙舞爪的说道。

    “殿下一定是听错了,我没有说对不起,所以就原谅我吧。”

    “才怪,而且态度更加恶劣了,绝对不会原谅你!!”

    “咳咳。”

    阿尔托1i雅在一旁轻咳几声,暗淡火光照映下的笑容,更多了一份柔和。

    “已经不是第一次想说了,洁1u卡和凡的感情,还真是好呢。”

    “有这回事吗?我们刚才明明就是在吵架。”我暗道不妙,回过头面对着阿尔托1i雅,哈哈笑着,进入了装傻模式。

    “我也不大清楚,莱曼爷爷说过,有时候吵架也是一种感情好的表现,以前不是很理解这句话,但是看了凡和洁1u卡,突然就认同了。”

    莱曼长老,不要教阿尔托1i雅这些对于王来说并不重要的小常识啊,不是还有很多其他可以教的,必须教的东西吗?!

    我笑的满头大汗。

    “还是先看看周围吧,我们似乎已经来到了第一个考验处。”吴氏绝技之一,不着痕迹的转移话题。

    果然,这话一出,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连我自己都觉得应该如此。

    三人开始在四处查探起来。

    这里该怎么说呢?有点像是鲁高因古墓里的环境,墙壁头顶脚下,都是方方正正的不知名石块砌成的通道,两壁上整齐镶着昏暗的魔法灯,一直蔓延到通道的黑sè深处。

    唯一的可疑之处,是这条笔直的通道,并非平坦,而是倾斜的,大概是三十度的下坡之势。

    我试着在墙壁上锤了一拳,踹了一脚”从手脚上传来的反震生疼感让我意识到,mi宫杀手在这里施展不开了。

    “咦,这里有个石碑?”

    洁1u卡那边似乎现了什么,招呼我们过去看。

    看向她所指”的确有一个突兀的石碑,在这条空无一物的封闭通道里,就如起跑线一般显眼。

    石碑上面写着简简单单的四个字。

    1爱,为何物?1

    字体娟细工整,似是nv人所写,那一横一划之中流1u出来的淡淡气势……

    我不大懂得形容,非要说的话”那就是“很有阿尔托1i雅的感觉”。

    莫非走出自亚瑟王之笔?很有可能,大概也只有她,写下来的字,历经数十万年依然能让人感觉到其中的气势。

    爱为何物?

    亚瑟王想问什么,不过”如果平时从洁1u卡她们身上学来的浅薄jing灵族认识,没有记错的话,亚瑟王的确是未曾结过婚,也未曾听说过有恋人存在。

    在那个时代,似乎没有哪个男人,能够配得上光芒万丈的亚瑟王,当然”这也是普遍的观点,万一亚瑟王就是喜欢小受样的男xing呢?

    走题了走题了,亚瑟王写下这句话,从她的辉煌一生之中,的确可以理解,但是”为什么要官在这里呢?

    这样的话,写在第一道考验里,亚瑟王究竟想告诉她的继承人什么一个意思?

    看来,或许继续走下去就能知分晓了。

    阿尔托1i雅也走了过来,不过并未认真去看石碑上面的字,我投以疑huo的目光,这可是你所尊敬的一代王留下来的亲笔哦?

    “看过了,虽然每次的考验内容不同”但是石碑都会出现。”

    阿尔托1i雅解释道,不知为何,我似乎听出了她口ěn中的一丝无奈和动摇。

    虽然很想问问,接下来的考验会不会再出现这样的石碑,上面的内容又是什么,已解此时心头的困huo,但是看阿尔托1i雅的样子,估计我问了,也会被很生硬的转移话题。

    可疑,十分可疑。

    “接下来该怎么办?”

    “找到石碑就好办了,只要摁一下,第一个考验就会来临。”

    阿尔托1i雅指了指石碑的最下方,认真一看,上面的确用很小的字写着只要摁下去考验就会出现。

    坑爹啊,把那么重要的话写在如此不显眼的地方!万一没注意到怎么办?

    我暗地里鄙视了亚瑟王一记,如上面所说,伸手在石碑上,1重重1的一摁。

    嗯,ting结实的,竟然没有被摁碎。

    石碑抖动着,出轰瞪隆的声音,缓缓沉了下去。

    “不对劲。”

    起先只是以为石碑下沉造成的动静,但是随着动静越来越大,我们终于现,是整条通道在剧烈颤抖,并出越来越响亮的轰隆隆声音,仿佛有什么巨大的东西在迅

    i近一般。

    等等!

    从刚才开始,就一直觉得有点可疑的倾斜坡道,莫非是身为穿越者,脑袋里比其他人多了一些尽是没有用的知识,在这种时候却派上了用场,想到什么,我的脸sè突然一变,来不及说明,一手拉着阿尔托1i雅,一手拉着洁1u卡,死命的往斜坡下面狂奔。

    “怎……”

    两个被强行拖着狂奔的nv孩,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刚想开口询问,眼角余光落到身后的通道昏暗深处,脸sè就跟着一变。

    身后的通道上坡处,将通道堵得连兔子都难以钻过去的巨大球体,正以辗压一切的气势,轰隆隆的朝我们滚了过来。

    果然是这样啊hun蛋!!!

    “我们可以试着将它击碎。”

    巨大的球体辗压过来,避无可避,这样的形势似乎并未吓住洁1u卡,毕竟,换成普通人的话,的确会绝望,但我们三个可都是冒险者里的佼佼者,别说一颗巨球辗过来,就算一座小山压下来,也不一定能压得死。

    所以,跟上我的步伐之后,洁1u卡提出这样的建议,也在合情合理之中。

    “还是算了吧,总觉得现在这种情况,不会那么轻易就被我们化解的样子。”我一边小心的保持着度”一边回答道。

    “第六感还是第七感?”

    洁1u卡歪头看了看我,突然问了一个似乎毫不相关的问题。

    而且总觉得这个问题所包含的意思,十分失礼。

    “第六感。”我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

    “哦。”

    似乎立刻就接受了我的说法,万一我回答的是第七感呢?她会怎么做?真的很介意,介意这黄段子shinv让人不爽的态度啊hun蛋!

    “凡说的没错,亚瑟王陛下的考验,应该不可能那么简单。”阿尔托1i雅也认同我的说法,眨眼之间,她的手上一把短剑,朝后面一甩,化作白光刺向身后的滚滚巨石。

    虽然只是随手一扔”但以阿尔托1i雅的实力,如果滚过来的球体只是一颗普通石头,那么这把飞出去的匕,应该能将其粉碎,再进一步”如果是铁球的话,匕也能chā进去。

    三道目光,一边跟随着主人的脚步移动,一边紧紧落在匕上,只见和巨球接触的一刹那间,突然出砰一声清脆响声,巨球没有被粉碎,反而是那把匕,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三人收回目光,互相看了一眼,都能从各自的瞳孔里看到两个字。

    逃吧。

    三人之中,以伪领域高级实例的洁1u卡,度鼻快”不过也快不了阿尔托1i雅几分。

    我现在的实力,虽然是三人里面最弱一个,但是因为灵hun连接,从小狐狸那里享受到了敏捷点数加成,就算不穿装备”敏捷点数也接近劲点,一化十级全哥武装的刺客,敏捷也未必能赶得上我。

    换言之”虽然实力最弱,但我的度并不比阿尔托1i雅慢”三人奔跑,除了洁1u卡稍微放慢了一点度以外,并没有出现扯后tui的现象。

    但是那巨球也奇怪,刚才加的时候我就现了,我们加,它也加,等我们的度到了一个极限值,巨球的度也不再变了,就像有意识一般,不紧不慢的咬在屁股后面调戏我们。

    区区一个巨球,怎么能忍你!

    我生气了,反正现在考验已经开始,变身应该没什么关系了吧。

    就看我的地狱格斗熊变身,试一试这巨球究竟有多硬!

    “嘎姆!!!”

    哦哦哦,力量,浑身充满了……咦?

    回过神来,洁1u卡和阿尔托1i雅正用古怪的目光盯着我。

    我也看看自己。

    地狱格斗熊的声音是出来了,但是变却未变。

    等于是我用原来这昏模样,嘎姆的叫了一声,好羞耻,难怪两人会用这样的眼神盯着我。

    “凡,ting可爱的。”

    阿尔托1i雅轻轻将脸偏向另外一边说出来的话犹如一箭穿心,让我鲜血淋漓的捂着xiong口。

    至于黄段子shinv,则是赤1uo1uo的“都这种时候了还不忘记卖萌真是个无yào可救的禽兽亲王”的眼神。

    卖萌跟禽兽亲王有个屁关系啊!!

    我自内心的将茶几重重一掀,不过这次的确是自己等等!

    “不对,我不是故意的,变不了身了。”我再次尝试一下使用变身,突然现,竟然完全没有反应。

    “我的装备也无法穿上了。”

    阿尔托1i雅似乎也现了不妥,尝试了一下,脱口说道。

    ,“连装备都穿不上?”

    我大吃一惊,无法穿上神器套装的话,阿尔托1i雅的实力可会下降九成不止。

    “我也穿不上了。”洁1u卡的眉头皱了皱。

    不妙,大不妙啊。

    我试了试召唤小雪,果然也不行,再试了试换装备咦?竟然可以!

    ,“我到是能换装备,不过……,

    ……”

    做出咬牙切齿状,总觉得出现这种异常之中的异常状况,是因为自己身上的装备被鄙视了。

    阿尔托1i雅的两套神器套装不用多说,洁1u卡的十二骑士传承套装也是神器套装,唯独我的身上耳边似乎听到了什么嘲笑声,在说,“就你身上那装备,再怎么换,实力也提升不了哪去,所以无所谓了”。

    可恶,等着瞧吧总有一天我会拿起仓库里那把bug剑,将这里捅个大窟窿!!

    “本来以为可以取巧,没想到亚瑟王陛下连这一点也算到了,真不愧是打造了jing灵帝国的第一人我也绝对不能输给她。”

    阿尔托1i雅既意外,但也不是十分意外,只是眼睛里又多了一份莫名的光彩。

    相比阿尔托1i雅的干劲满满,我心里却多了一股不安,变身可是自己最大的依仗,如今使用不了,就算明知道亚瑟王的考验不会出人命一丝丝的恐慌,还是在心头滋生起来。

    “凡,不用担心。”

    阿尔托1i雅手心的柔软和温度,随着她的小手紧紧一握,更加侵袭的传了过来。

    ,“凡总是想着去保护但是,偶尔也尝试依赖一下其他人怎么样?”

    如同阳光一般灿烂动人的笑容,极具感染力,就像一滴水滴落在平如镜面的湖中,dang起圈圈涟漪,包含在里面的温柔和自信,随着皱起的

    o玟不断扩散到每一个人的内心。

    “说什么傻话啊,我依赖你们的,已经够多了。”

    被阿尔托1i雅的笑容所感染,我也不自觉的微笑起来,如果不是身后有煞风景的巨球轰隆隆滚动,威胁着我们不断奔跑这时候,我真的很想伸出手,在那金sè的刘海上轻轻抹过,然后,在阿尔托1i雅的额头上亲上一口。

    如果不是有这些nv孩的存在自己连在暗黑大陆里活下去的动力都没有,这不是已经依赖很多了吗?

    所以,真的不能再任xing了。

    “没关系这种小事还难不住我。”就算是逞强,我也要1u出自信的笑容让阿尔托1i雅看看。

    ,“是吗?虽然凡振作起来令人高兴,但是也稍微有点遗憾,我可是很想享受一下凡的依赖。”阿尔托1i雅眨了眨眼,嘴角含笑,少有的1u出了一丝少nv俏皮感。

    这一闪而逝的风情,巨大的反差美,萌的我差点喷出鼻血。

    这个世上,对自己杀伤力最大的武器,果然还是萌啊,偏偏身边的nv孩们,一个个都掌握有这样的武器,而且还是最高端,杀伤力最大的型号。

    不知不觉间,和阿尔托1i雅紧紧拖着的手,握的更紧。

    这种并肩作战,共度难关的感觉,真不错啊,感觉就算不用灵hun连接,我也能从手上心感觉到阿尔托1i雅的心灵

    o动了。

    哦哦哦,不能忘记了小家子气的黄段子shinv,虽然不敢对自己的辜一主人阿尔托1i雅吃醋,但是对我这个第二主人,却嚣张至极,冷落她的话很快就会遭到报复。

    我紧紧的,将另外一边洁1u卡的小手也抓住,感觉从来的,像是眷巢鸟儿一般的回握力道,我心里暗自偷笑。

    还真是个怕被冷落的笨蛋shinv。

    “前面就走出口了。”

    忽然之间,笔直深不见底的通道,亮起了一个白点,确认走出口以后,我们都不由的欣喜莫名。

    身后的巨球,总是不疾不徐的落后在十多米的距离,出轰隆隆的声音,时而突然加,眼看要擦到我的屁股了,突然又放慢下来,仿佛有意识一样。

    这种追赶带来的压迫感尤为强烈,如今看到出口,哪能不高兴欢呼。

    嗖嗖嗖的几声,我们甚至来不及看一眼下面是什么,便不顾一切的朝充满光明的出口,奋力跃了出去。

    …………………………………………………………………………,a。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