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三百二十章 虽然不好玩但还是有福利的……

第一千三百二十章 虽然不好玩但还是有福利的……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千三百二十章虽然不好玩但还是有福利的……

    橡皮果实滴没有,血熊变身,现在也施展不出来,于是,我们只好老老实实接受一次次失败。[bsp;   好在,我在老酒鬼那里苦头吃多了,被各种揉捏已经是家常便饭,带着满头的肿包回家被维拉丝她们安慰,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什么强者的荣辱心,自尊心,荣耀感,就算将我一身熊皮剥下来,也找不到一丁点。

    莫非……我还得感谢老酒鬼的调教不成?

    想的到美!

    阿尔托莉雅……虽然不喜欢失败,不过一个优秀的王者,往往不是从一次次胜利之中磨练出来,而是从一次次失败之中磨练出来,就算如阿尔托莉雅这样的天才,也不可能什么事,一mo就会,一做就对,比起其他人,她更明白失败乃成功之母的道理。

    至于洁lu卡,对于一个无节操的黄段子shi女,你和她谈荣辱心?瞎扯,不过明明是这样,对我这个主人却又十分的斤斤计较,每次被我调戏之后都要找回场子,还有救是老想着什么时候能在g上压我一头。

    不过,以她的轻度的m属xing体质,还有一动真刀真枪,那胆小羞怯的属xing就会暴lu出来的xing格,想在g上扳倒我一回,估计是不大可能了。

    到是那只小sāo狐狸,本来见她g下傲jiāog上温顺,还以为和洁lu卡一样好欺负,没想到天狐一怒,我这德鲁伊的身板子也立刻就被榨干了。

    我原以为黄段子shi女,在g上会一如既往的继承她的个xing,将羞耻心抛在一边,我原以为外在千jiāo百媚,内地却是单纯至极的小狐狸,在g上会是柔情似水,jiāo羞不堪,结果这样看来,果然是人不可貌相,人不可貌相啊。

    啊,话题扯开了,反正我就想说,在这个小小的房间了,三人已经失败了不下百回了。

    踩格子的游戏,并非无技巧可言,可是最重要的还是运气,要全亮在一块地方,很好,三岁小孩也能轻松通关,但是,要一个角落亮一块,除非是夸尔凯克那样的巨人来了,不然的话,即使是我们英明神武的阿尔托莉雅女王陛下,也一筹莫展,只能低头认输。

    总而言之,运气,说白了还得靠运气,一百次不行,那就两百次,三百次,反正总有一次会成功的。

    不过,这毫无技巧可言的考验中,也会有一点小小的意外。

    比如说……

    “呃,阿尔托莉雅,那个……”

    “不……不用客气,请随……随意吧。”

    遇到这种情况,就算沉稳睿智如吾王阿尔托莉雅,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结结巴巴的,语无伦次。

    现在的情况是,为了碰到这些该死的格子,她保持着侧躺的姿势和我面对面,双手和手脚已经被四个格子牢牢固定住。

    我也是一副侧躺的姿势,和阿尔托莉雅面对着面,距离不过一尺,可以明显感受到从对面传来的温香气息。

    一只脚和一只手被格子固定,不能挪开,还剩余单手单脚可以使用。

    现在,亮起的格子,在我的前方,阿尔托莉雅的背后不远处。

    “能躺起来一点点吗?”

    我还抱着一丝希望,虽然这种好事,是男人都会喜欢发生,不过面对的是高贵不可侵犯的女王阿尔托莉雅,想要付诸行动的话,压力还是有点大。

    再说,我要和我的妻子亲昵,用得着依赖这种手段吗?

    于是我尝试着这样问道。

    阿尔托莉雅理解我的意思,试了试,抱歉的摇起头。

    “凡,身子,已经伸到极限,无法抬起了。”

    亮起的格子在她身后,如果她的肩膀能稍微抬高一点,lu出缝隙,那么我的手掌,便可以试着贴地从这道缝隙之中钻过去,碰触到后面的格子。

    问题是,阿尔托莉雅手和脚所压住的两个格子,已经将她的jiāo躯拉至极限,紧紧绷起,光是保持这样的姿势就已经很痛苦了,更不用说再抬起来,让我的手钻过去。

    如果不能从她身下钻过去的话,就只能从上面绕过去。

    虽然勉强而行,也不是不能碰到格子,但这样一来,就必须……

    就必须将自己的身体,紧紧贴上去,从阿尔托莉雅腰间绕过,连指甲那点长度都要利用在内,便可以碰到。

    紧紧地贴上去……

    因此才有以上一番对话。

    “那……那么,我就失礼了……”

    眼看阿尔托莉雅lu出痛苦而jiāo羞的表情,实在是无法抬起一丁点,我吞咽了一口口水,慢慢的伸出自己的魔爪,从阿尔托莉雅的腰间滑过,到了这里,就是手臂伸展长度的极限了,接下来的那段距离得靠……

    得靠将身子贴上去,才能完成。

    指尖颤抖着,我努力将注意力集中在阿尔托莉雅身后亮起的格子上,但是,随着彼此的身体一点一点的碰触,还是忍不住心神dàng漾起来。

    因为是踩格子的考验,阿尔托莉雅并未穿上铠甲,只是平常一身简单的藏蓝sè连衣长裙的打扮,身体逐渐贴近,最先感觉到的就是那张如同画一般美丽的脸蛋,在眼中不断放大,然后是一股向日葵般充满阳光气息的幽香,钻入鼻内。

    这还不算什么,等再接近的时候,阿尔托莉雅那完美的身材曲线之中,高耸起来的部分,那虽不如洁lu卡那么大,却也格外玲珑有致,将前xiong的衣服撑得鼓鼓。

    相对于她其他jiāo小纤细的部分来说,这高高鼓起的suxiong,是如此ting拔,如此显眼,自然,贴上去所接触到的第一个身体部位,就是这里。

    慢慢的,两团具备柔软和弹xing的软肉,压在了自己xiong膛上,传来清晰的触感。

    阿尔托莉雅看起来很镇定,似乎满不在乎的样子,但是仔细看的话,还是能看到她脸颊上升起了一片淡淡红霞。

    但是这样还不够,得更紧贴一点。

    等好不容易碰触到身后的格子,我和阿尔托莉雅已经紧紧贴在一起,宛如一体,中间没有丝毫缝隙,就算以前曾经将她拥在怀里,也未曾如此紧贴过。

    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能感受到从对面传来的异样温度和柔软,脸和脸更是几乎贴在提起,只要稍稍把头挪一下,就能轻松的wěn到阿尔托莉雅的樱。

    严肃正经,高贵威仪,以及不可侵犯的精灵女王陛下,光是这个设定,就足以让阿尔托莉雅具备不逊sè于小狐狸的youhuo力。

    这个想法很you人,若不是旁边还有一个洁lu卡在盯着的话,我保不准就会控制不住这份冲动了。

    失败了还有下一次,可是这种机会可十分难得。

    “碰……碰到了吗?”阿尔托莉雅温热的吐息,清晰地打在脸侧。

    “似乎是……碰到了。”

    抵抗着youhuo,感觉到指尖碰触到了电什么,我也小心轻口应道。

    出发之前让小茉莉帮我修剪指甲,果然是正确……哦不,是错误的,咳咳!

    结果,虽然付出了这样的牺牲,下一个亮起的,还是我们三个都无法触及到的格子。

    再过几轮之后……

    “洁lu卡,那个……抱歉了。”

    “没关系,这也是为了女王陛下,请不用客气。”洁lu卡一本正经,大义凛然的说道。

    但是背着阿尔托莉雅看过来的目光,却赤luoluo的闪烁着两个字。

    禽兽!

    没错,这次亮起的格子,让我必须将手,从洁lu卡xiong前探过去。

    洁lu卡的手脚,已经被四个格子给紧紧束缚住,不规则的格子位置,将她的纤柔的身体,扭转成了一个十分别扭的姿势,更加突出了xiong前那两座玉女峰的ting拔雄伟。

    而下一个亮起的格子,却让我不得不将手臂紧紧压在那份雄伟suxiong上,才能碰触得到。

    于是又有了以上的对话。

    “那……那我就不客气了。”

    虽然我对着黄段子shi女从来都不客气,巴不得能看到她泪眼汪汪的羞耻表情,但是在阿尔托莉雅面前,还是得装一装,不能让她看破了我和洁lu卡之间的主shijiān情。

    手臂从高耸的suxiong上穿过,然后紧紧压下,陷入了那道深邃you人的

    u沟之中,被两团柔软紧紧夹住。

    虽然早就对这黄段子shi女全身每一个部位都熟悉无比,尤其是xiong前这份,在以贫

    u著称的精灵族里,就算被骂成是奶牛都不过分的巨

    u,更是终点掌握。

    饶是如此,手臂上传来的夹紧弹xing感,还是让我销hun不已,几乎忘记了原本的目的。

    卖节操的小shi女,更是羞的耳朵都通红起来。

    若是只有两个人的话,或许她还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但问题是,她最尊敬的女王陛下,就在一旁看着,便让这份羞耻,足足放大了十倍不止。

    虽然黄段子shi女很羞耻,不过考验却一点面子也不给,依然以失败告终。

    毕竟房子有足足十几平方,而我们三人,除了我高大一点外,身为精灵的洁lu卡和阿尔托莉雅都十分的……咳咳……十分的纤细,三人加起来,也不过三双手三双脚,想要完成十个格子的同时碰触,不靠运气,真心行不通。

    如是十数次后……

    这一次,前面几个亮起的格子都比较集中,但是一开始的顺序没弄好,导致了洁lu卡和阿尔托莉雅两人……身体紧紧纠缠在了一起。

    刚才我和阿尔托莉雅,也不过是前身紧贴,而现在,两个少女却是缠绕在一起,为了碰到下一个格子,阿尔托莉雅挣扎尝试碰触下一个格子,费尽力气的伸出纤细小手,却因为别扭的姿势,始终就差那么一点点的距离,她不甘心失败,如是不断反复尝试。

    随着她的动作,本就纠缠在一起的两具水灵灵的美少女jiāo躯,身上所穿的衣裳,发出了咝咝声的摩擦声,大概是因为这个姿势实在别扭累人,不一会儿,洁lu卡和阿尔托莉雅的俏脸就同时通红起来,白皙美丽的额头和颈项染上一抹you人粉红,香汗粘腻,呼吸更是急促起来。

    噗——————!!!

    呆呆看着这副香艳情境,感觉有什么热热的东西从鼻子里涌出,我连忙捂住鼻子,不让自己的丑态毕lu。

    美少女间的耳鬓厮磨,还真是美好啊。

    虽然很美好,但还是失败了。

    再然后……

    “等等,阿尔托莉雅,暂停,暂停,这次放弃吧。”眼看格子亮起的位置,再看看三人的站位,意识到什么的我连忙叫了起来。

    “为什么呢,难得已经到第八个格子了,说不定这次就能通过。”阿尔托莉雅表示mihuo不解。

    “就算是这样也不行。”我少有的态度坚绝,严词拒绝道。

    现在的情况是这样。

    终于轮到我倒霉了,不安分的亮格子,让我的身体呈一个拱桥的姿势。

    正面朝天,两条手臂背在背后,撑着地,摁住两个亮格,双脚则是呈八字型张开,可是两个亮格的位置实在有点远,我这个张开的八字,都快被压成一字了,还好变成冒险者之后,身体柔韧度大大提高,就算是这样高难度的动作也能完成,要是换成原来世界的自己,现在非得把肌肉骨头全给扭伤了。

    虽说是完成了四个格子的任务,但身体也被牢牢固定住,一点也动弹不了。

    阿尔托莉雅站在我的下方,离着有一米多的距离,两脚踩着两个亮格,被固定了位置。

    洁lu卡虽然只控制了一个亮格,还有很大的活动能力,但是她离的太远了,根本顾及不到这边。

    于是,第八个亮格,是在我背下的地方亮起。

    只有阿尔托莉雅能碰到。

    但是问题是,她双脚被固定,想要碰到,就必须整个趴过来,伸长了手,才有可能勉强触及,而在这个姿势下,她的脸蛋,势必会紧紧埋在我两tui张开的正中间位置。

    阿尔托莉雅冰清玉洁,还不明白这样做代表着什么,所以对我此刻的困窘很是不解,对面的洁lu卡却投来鄙视的目光,要是我sè心大起,默不作声的让阿尔托莉雅做这种事情,被传出去,立刻就会被整个精灵族通缉,阿卡拉都保不住我。

    这可不是说笑的。

    眼看阿尔托莉雅带着一脸的困扰,动作却一点也没停止的将上半身探过来,我连忙一个翻身,连怕带滚的跑了,自然,这次考验又以失败而告终。

    已经懒得去数是第几次了……我们三人的状态,都有点麻木,不经意间,却已经点亮了第九个格子。

    察觉到这个事实后,三人顿时精神一振。

    机会来了!!

    保持着难受的姿势,三双目光紧紧落在地上,默默祈祷着最后一个亮格出现的位置。

    红光一闪,最后一个亮格,出现在了我身后不远的位置。

    这本来是一个非常好的位置,但问题是,我现在两手两脚,都已经用上了。

    阿尔托莉雅和洁lu卡,都无法碰到这个位置。

    再次,我们浮现出失望的神sè,明明只差最后一步了。

    突然,洁lu卡似想起什么,语无伦次的冲我结巴起来。

    “尾巴,殿下,尾巴!!!”

    尾巴?

    我哪来的尾巴?

    阿尔托莉雅立刻理解了洁lu卡的意思。

    顿了几秒,我也终于懂了。

    月狼变身!

    狼尾巴甩啊甩,最后轻轻一点,准确无比的落在了方格上。

    这一瞬间,大家都屏住了呼吸,因为规则上说,只允许双手双脚碰触,我曾经尝试用屁股,用头,都没有作用,不知道尾巴……

    “噔~~”的一声,红sè的格子变绿了。

    成了!!!

    我们三人情不自禁的欢呼起来。

    没想到尾巴竟然可以,莫非在亚瑟王眼中,尾巴是兽人的第三条tui?

    这种事情还是不要深入计较的好,总而言之,第四考验终于是通过了,看着密封的房间打开了一扇门,我们都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虽然第四考验毫无技术xing,难度也不大,却是最让我们纠结的一个考验,如果再让我重来一次,我宁愿去玩一遍人生游戏,体验那种刺ji和未知的悲剧感,也不想再碰到这该死的踩格子游戏了。

    从小房间里走出,我们迫不及待的扎好帐篷,连饭都没做,进了帐篷就倒头呼呼大睡一觉,明明只是一个最简单,格局也最小的考验,却浪费了我们最多的时间和精灵,亚瑟王那混蛋,整人的功夫也算是一绝了。

    第二天一早,大家都恢复了精神,肚子也饿坏了,吃早餐的时候,三人有说有笑,只是看到疑似格子状的东西时,脸sè会突然不自然的变一变,有点杯弓蛇影的意思,足以证明大家都还没有从第三第四个考验的yin影之中走出来。

    “第五个考验了。”

    等大家的精气神都恢复到巅峰,收拾帐篷准备出发的时候,阿尔托莉雅突然发出感叹。

    “怎么了,有什么不妥吗?”

    见她的神sè不似以前,多了一份凝重,我不由的出声问道。

    “我和卡lu洁两个人的时候,很少能到达这一步。”她似乎没听见我的话般,喃喃自语了一句。

    没错,如此坑人的考验,想要走到现在这个地步,实在是不容易。

    我跟着阿尔托莉雅一起感叹起来。

    “不,与其说很少,不如说……只有一次。”回过神,阿尔托莉雅神sè郑重的看着我。

    “唯一的一次,就是那次,我们遇到了艾鲁法西亚骑士。”

    “也就是说,从第五个考验开始,就不再是以前那些坑……咳咳,不再是以前那些具有亚瑟王风格的考验,要动真格的了?”我脱口说道。

    “没错,恐怕接下来的考验,不会再有运气一说,能否通过,就全凭我们的实力了。”

    阿尔托莉雅目光一凝,虽然沉重,但却充满了耀眼的自信。

    “凡,愿意祝我一臂之力吗?”回过头,仿佛要确认什么一般,阿尔托莉雅lu出美丽的微笑,向我伸出手。

    “当然,从承诺的那一刻开始,我就是您的骑士了,陛下。”

    我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轻轻行了一礼,将阿尔托莉雅的柔软小手,轻轻接在手心,紧紧一握。

    “从承诺的那一刻开始吗?”

    阿尔托莉雅歪头想了想,微微泛红的俏脸,突然lu出了让人无法直视的笑容。

    那是喜悦和幸福的sè彩。

    此承诺,并非我答应阿尔托莉雅和她一起踏上寻找神器残片之旅的那份承诺,而是在更早更早之前,我们结婚那天所许下的誓言,没想到,阿尔托莉雅立刻就明白过来了。

    这份心心相印的感觉,有点让人害羞,但无法否认,真的很美好,lu出一份明媚的羞涩的阿尔托莉雅,心情大概也是如此。

    整顿好了行旅,我们再三确认身上装备的状态——主要还是我,阿尔托莉雅和洁lu卡神器套装在手,根本就没那个需要。

    确保能够迅速进入战斗,发挥出最佳状态以后,我们三人再次踏上了第五个考验的旅程。

    一路下来,已经走了小半天。

    奇怪,前面几个考验,一个隔着一个,行程最多不会超过两个小时,现在却已经是半天了,也没见到第五个考验的踪影,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说路途的长度,代表着考验的难度吗?若是这样,那就得小心应付了。

    “起雾了。”

    紧跟在旁边阿尔托莉雅,抬起头望着天空,喃喃说道。

    “女王陛下,亲王殿下,这片雾起的不大寻常,请多加小心。”

    洁lu卡看了片刻,那双紫sè幽深的眸子闪烁着睿智沉静的目光,如同一个经验丰富,博学多识的学者。

    关键时刻,这黄段子shi女还是很可靠的,这是她的优点,也是她的缺点,平时要是能少卖一点节操,更可靠一点,那就更好了。

    “洁lu卡说的对,这片mi雾会出现的突然,不知道想要干什么,以防万一,我们还是手牵着手吧。”

    我不甘落后的紧跟着说道,虽然是没什么创意的建议,但毫无疑问,这种方法是对付眼前mi雾环境的最佳手段。

    于是我左手牵着洁lu卡,右手牵着阿尔托莉雅,紧握着两只柔软小手,继续向前迈进。

    走着走着,mi糊开始浓重起来,先是十米开外见不着东西,逐渐地,连一米开外都难以视物,这种恶劣的天气下,我们行走的特别慢,一方面要戒备四面八方,同时也得小心脚下,万一前面是万丈深崖可怎么办?

    慢慢地,就连两边洁lu卡和阿尔托莉雅的侧脸,也模糊不可见,这片mi雾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连感知也能遮蔽,明明就在眼前的东西,却看不到,感觉不到,这种情况可怎么继续走下去?

    “阿尔托莉雅,洁lu卡,你们没事吧?我看情况不妙啊,现在什么都看不见,还是暂时先退回去吧。”

    话虽然是这样说了,但是我猛然想起,现在我们还知道退回去的方向吗?

    也就是说,进无可进,退无可退吗?

    咦,阿尔托莉雅,洁lu卡?

    我发现了更加不妙的事情,人呢?怎么没人出声应自己?

    明明还牵着手……

    我下意识地握了握还被自己紧紧抓在手心的柔荑,没错,明明还……

    念头才刚刚升起,那两只在手心把握中的小手,就随着自己再一次用力一握,砰然化作一团空气消失。

    等等,不对劲,混蛋,怎么会这样?!

    心里大吼一声,我开始焦急起来,虽然知道是亚瑟王的考验,不可能伤害到阿尔托莉雅和洁lu卡,但是这种情况,再不着紧就不算她们的丈夫了!

    为什么,明明一直牵着手,从来没有松开过,也没感觉到任何的异样,为什么就突然变成了一团空气呢?

    虽然只是凡人等级的智商,但如此诡异的情况,想来想去,我都觉得唯有一种情况最有可能。

    幻术!

    没错,是的,该死的幻术!!

    没想到竟然在本德鲁伊面前玩起了这种手段,真当月狼变身不存在吗?

    想通以后,我一扫mi茫和焦急,仰天长啸一声,月狼变身已经施展开来。

    “给——我——破!!!”

    强大的精神力凝结成一个针点,又在瞬间爆发开来,形成一片无形而庞大的精神风暴,横扫四面八方。

    顿时,周围的mi雾一扫而空。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片古老,苍凉,荒废的战场……

    小七算算,今天是26号,还有3天,嗯嗯,在加把劲就行了,28天诅咒什么的,才不可能实现,润年什么的,最讨厌了……ro@。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