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十二骑士登场!

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十二骑士登场!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十二骑士登场!

    凉风瑟瑟,吹动着不知道多少万年前遗留下来的战场硝烟,朦朦胧胧,将地上的残骸掩盖起来。[bsp;   虽不见尸骨,但那满地折断的利剑,刺破的铠甲,砍断的打盾,裂开的头盔,上面沾满了血锈,似传承了主人生前的意志,在风中呼啸,在硝烟中悲鸣。

    不甘,愤怒,恐惧,杀!杀!杀!

    遍地的杀气冲天而起,充斥整个miméng荒凉的战场,令人窒息,骤然凝聚的瞳孔,在一刹那间似乎穿越过了无数时代,看到了发生在这里的悲壮惨烈战争。

    无尽的苍凉,无尽的壮烈,无尽的杀意,这是一个伤痕累累的世界,yin沉的天空,荒凉的大地,残破的战场,没有一件完整的事物。

    天地间,回dàng着如此咄咄逼人的气势,似在诉说,再耀眼的事物,都要淹没在历史的长河里面,只有天地永存。

    尽管如此,却依然无法掩盖一个人的存在。

    静静立于一个坟起的山丘上,那位身穿优美流畅,却十分普通的骑士铠甲的影子。

    在这片一望无际的战场,它是唯一直立的物体,唯一完整的事物,无视历史长河冲刷,宛如永生永存的英灵。

    它的脚下,铺满了残破的铠甲,头盔,插遍了折断的利剑,箭矢,一直从那个小小的,不足百米高的山丘蔓延而下,堆得满满,几乎看不到土地。

    这些残破铠甲和武器,就宛如流动的水一般,以那名立于山丘之上的骑士身影为中心,从山丘流下之后,向四面八方蔓延出去,铺满了方圆百米,方圆千米,方圆万米……

    足足方圆万米,之后,这些残破铠甲和武器的密度,才渐渐稀疏,重新lu出焦黑的土地。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震撼?

    唯独站立于天地的那名骑士身影,以及以它为中心,铺遍方圆万米以外的铠甲武器残骸。

    虽然无法置信,却很容易会让人联想到,这片充斥着杀意和恐惧的悲壮战场,这些铠甲武器的主人,是否都那名骑士一个人所为?

    虽然没有骸骨流下,但从这些武器残骸的数量判断,恐怕有几万……不,十万,或许更多的战士,带着不甘和恐惧倒在这里。

    这些战士的精神和意志,能注入到自己的武器铠甲里面,即使历经无数年,依然散发出冲天的杀气,足以证明,他们并非是炮灰之流,而是每一个都是精挑细选的精英。

    那么,那名骑士身影呢?

    如果这片战场,都只是它一个人所谓,能够以一人之力,屠杀数十万精英战士的它,会是什么样的存在?

    这个念头一旦滋生,就无法遏制,一股寒意遍布全身。

    光是依托这片战场,那名骑士身影,就达到了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气势。

    就在我愣愣注视着对方的时候,那名一动不动的骑士身影,终于有了动作。

    抬起手,捧着头盔的两边,缓缓推起。

    脸未见,那一头棕sè柔软至极的微卷长发,就如同流水般从密封的头盔里倾洒下来,披在xiong前。

    被这头棕sè美丽长发点缀的,是完全脱下头盔后,更加美丽动人的一张女xing面孔。

    竟然是女的?

    制造出这片屠杀战场的人,竟然是一个女人?

    我一拍脑袋,其实看铠甲的线条,早该猜出来了,只不过她在战场以及数十万亡hun的衬托下,存在感强力无比,以至于即使高高凸起的xiong部铠甲线条摆在那里,我也没有注意到。

    当然,更让我惊讶的是那张lu出来的绝sè明媚俏脸。

    只比琳娅她们逊sè一点点,什么国sè天香,沉鱼落雁,绝sè倾城,用在她身上当之无愧,当然,这并不是重点。

    重点是这张脸上的笑容。

    带着一股慢调子的,有些散漫的柔和笑容,是个相当温柔的表情。

    放在平时,这并不奇怪,三魔神四魔王之流没见过,难道连温柔女孩都没见过?没见过的话去看看罗格歌姬维拉丝大人,你就会知道什么叫温柔,这样的赞美之词,在罗格营地被广为流传。

    身为维拉丝的丈夫,我要是为其他人一个温柔笑容而惊讶,那真是太对不起她了。

    但问题是,这个柔和温柔的笑容,是放在这里。

    这片荒凉肃杀的战场上。

    格格不入。

    一个或许在这里屠杀了数十万生命的人,怎么可能lu出如此温柔的笑容呢?

    矛盾。

    她身穿骑士铠甲的英姿,却出奇的和这片战场相溶,就仿佛鱼与水之间的感觉。

    似花季少女般的天真美丽容貌,带着美fu的成熟稳重气息,但是身上散发出来的沧桑感,却比之阿卡拉,凯恩,甚至是活了千年的雅兰德兰,都要来的浓烈。

    如此矛盾的感觉,全部集中在一个人身上,却又让人感到出奇的融合,这种反差感,本身又是一种矛盾。

    实在让我这个脑筋不甚灵活的人,无法理解,进入了当机状态。

    “哎呀哎呀,怎么?被我的美丽惊呆了?”

    许久,大概是见我一副呆呆望着的样子,这名面带着柔和笑意的骑士女xing,轻轻点着脸颊,带着些许的困huo,些许的mi糊,歪头问道。

    和她的笑容,以及那头松软的棕sè长发一般,她的声音十分温柔,带着让人着mi的磁xing,最明显的是那股慢调子的感觉,简直就像有些mi糊天然呆的美丽人妻。

    “阿尔托莉雅她们在哪里?”

    我清醒过来,谨慎的问道,现在可不是发呆的时候。

    “不错不错,第一个就想起同伴,这里至少要给九十分。”女xing骑士啪啪的鼓起了掌。

    “好说,竟然是九十分就让我们过关吧。”我爽朗的朝对方竖起大拇指。

    “不行哦,考验还未开始呢。”总是给人慢一拍的柔和声调,拒绝的让人没有脾气。

    果然不是个好忽悠的家伙,不能给她mi糊天然呆的人妻气场给忽悠了!

    我暗暗警惕起来。

    “安心吧,小狼,陛下的继承人,以及她的shi女,现在很安全哦。”

    哦,安全就好。

    虽然明知道不该这么轻易相信对方的话,不过,那柔柔缓缓的甜美声调中,似乎有一种……有一种一言九鼎的,让人信服的力量。

    那是属于骑士的正直诚实。

    虽然看起来是个温柔mi糊的人妻,但还是骑士。

    不,等等等等,我不应该安心的那么早才对,是错觉吗?刚才对方的话里面,似乎出现了什么我无法接受的词语。

    小狼?

    莫非是在叫我?

    莫非是属于这名女xing骑士那个时代和风俗的羞耻ly?

    我还木之本樱呢!

    “等等,这位……这位女士,我是有名字的,我叫……”

    “本来是说好让小艾鲁法出场的,无奈她跑去看陛下的石碑了,到现在还没回来,而且小狼你啊,没想到擅长的是精神力,一时见猎心喜,嘻嘻,小艾鲁法会原谅我吗?”

    完全无视我的抗议,对面的家伙自言自语起来。

    “咳咳,我不叫小狼。”对于原则xing的问题,我觉得有必要计较到底。

    “小狼真可爱呢。”

    啊,装傻了,这家伙在卖萌装傻绝对没错,分明就是想落实我的小狼的称呼吧。

    “我是德鲁伊,德鲁伊吴凡,你可以叫我斗篷男,mi宫杀手,歌神,妹控,女儿控,后宫长老,笨蛋亲王,禽兽公爵,什么都可以,拜托了,小狼就免了吧。”

    我不给对方继续装mi糊的机会,一口气说道。

    大概是被我一连串的犀利外号给镇住了,对方久久无语。

    “小狼真是厉害呢,有那么多可爱的外号。”

    许久之后,这名散发着柔和气质的骑士女xing,双手合十,两眼闪闪发光,由衷的感叹道。

    我:“……”

    完全没有把我的话放在眼里,这家伙。

    “好了,我已经自报家门了,你是不是也该自我介绍一下?”觉得和这种慢节拍装mi糊的人妻骑士女xing,完全没有沟通的余地,我只好转移话题。

    “这个嘛~~~”lu出稍稍困扰的笑容。

    “猜出不来?”

    她将那张成熟动人的俏脸,凑近一分,似乎我该认识她的样子。

    “这个……虽然大概可能知道你是十二骑士之一,不过具体是哪个……抱歉了。”

    见对方的骑士打扮,结合阿尔托莉雅出发前那天晚上的一番话,以及她刚刚的“小艾鲁法”这样让人十分介意的称呼,应该是十二骑士之一跑不掉了。

    从阿尔托莉雅口中得知,熊灵之怒艾鲁法西亚是十二骑士之中最小的一位,因此,虽然小艾鲁法这样的称呼,让人完全无法接受,完全无法想象一个熊人变身的始祖,极有可能是高大无比,肌肉结实,力大无穷的精灵女xing,有着这样小不点可爱的称呼。

    但如果是出自其余十一名骑士之口,如果她们自己能接受,也算合情合理。

    所以眼前女xing的身份就呼之yu出了。

    了解了她的身份,眼前这片战场,也可以解释。

    昔日的亚瑟王和十二骑士,是何等如日中天,威名赫赫。

    但再这样耀眼的光辉,也掩饰不了她们手上的鲜血淋漓。

    一个帝国的崛起,成立和扩张,从来就没有和平可言,完全是依靠血肉垒砌起来。

    亚瑟王之所以被称为大陆第一王,是因为当时她几乎统治了整个暗黑大陆,完成了哪怕是人类全盛时期,也不及其一半的荣耀。

    而伴随着这种荣耀的,是鲜血,亚瑟王的十字军,以十二骑士为首,南征北战,剑之所指,所向披靡,无数魔兽,无数怪物,甚至是反抗的种族,都成为建立起庞大的精灵帝国的一块砖瓦白骨。

    三魔神和四魔王,侵略暗黑大陆近万年,曾经一度差点将整个人族的根基摧毁,但就算是它们,也不敢说自己手上的鲜血,残杀的生命,能够比得上亚瑟王。

    因此,别看她似乎是个以千奇百怪的考验作弄自己的继承者,并且在石碑上刻写自己的少女日记卖萌卖节操的家伙,其实,这个大陆第一王还有另外一条无人敢正面提起的外号。

    大陆第一杀人王。

    而亚瑟王下面的十二骑士,或许不如她们的王那么犀利,但是我却可以保证,如果说这片战场上的残破铠甲武器,它们的主人全都是眼前之人一人所杀,那绝对没有人会怀疑。

    因为这个数量,或许只是她那双沾满鲜血亡hun的手中,十分之一,甚至是百分之一的数量。

    所以,我才不会被眼前这张慢调子的温柔笑容,以及mi糊天然人妻的气质所欺骗,她杀掉的人,比我吃过的盐还要多。

    “真的认不出?”

    似乎还不死心,她上前几步,从那些白骨皑皑的残破铠甲武器上踩过,发出一片生硬的破碎声,仿佛是无数的灵hun在哀嚎,一点儿也萌不起来。

    “认不出来。”

    我再次摇头,拜托骑士老大,我又没天天将十二骑士的画像挂在家里,怎么可能一眼认出。

    “这样啊,五分。”

    生气了,这名温柔的骑士女xing,闹别扭似的将小嘴鼓起,呜呜盯着我。

    “喂喂喂,扣太多了吧,为什么认不出来你是谁就要扣85分?分明是在徇si吧,是在公报si仇吧,扣10分就顶天了!”我不甘心的抗议道。

    可恶,明明是个杀人狂还敢卖萌!!

    还有我不萌人妻属xing!

    “不~~~行~~~!!身为陛下继承人看中的男人,不认得我们的话,我们可是会很困扰。”

    都已经死了数十万年的人了,还困扰个什么劲,乖乖接受现实,快点解脱吧。

    “说认识的话,我到是知道这里有个熊灵之怒骑士艾鲁法西亚。”

    “明明知道小艾鲁法却不知道我,更过分了。”

    似乎起反作用了,对面的女xing骑士更加气愤起来,明明知道她是个杀人如麻的家伙却还是忍不住被那股柔柔的,时而像小孩一般,时而又似成熟稳重的人妻的气质,给萌了一下。

    “好吧,你告诉我不就得了?谁让上次阿尔托莉雅来的时候,你不现身。”

    “想要知道我的真名吗?”似乎恢复了成熟的xing格,对方抿嘴微微一笑。

    “究竟要不要告诉你呢?这样吧,作为奖励,如果你能通过考验的话,我就告诉你。”

    “这样的奖励还真是让人一点干劲都没有。”我忍不住吐槽道。

    “说起来,小狼狼,你的熊人变身和狼人变身都很特别呢。”

    啊,变了,变得更过分了,从小狼变成小狼狼了!!!

    我出离愤怒了,但却毫无办法,你能拿这样一个人笑意吟吟的温柔人妻怎么样?

    “哪里哪里,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变着变着就会变成这副模样了。”

    摇着屁股后头的狼尾巴,我老老实实的摇头说道。

    我是穿越者这或许是上帝那老混蛋在被关进时空管理局前塞给的游戏大礼包,我会告诉你么?!

    “能不能变成熊人的模样再让我看看。”女xing骑士两眼在放光。

    “请恕我严词拒绝。”我在xiong前打了一个叉。

    开什么玩笑,月狼变身就给我其了两个外号,要是变成地狱格斗熊,那副模样,还不知道又要被起什么外号呢。

    “真是遗憾,我和小艾鲁法可是对你的熊人变身很感兴趣呢。”她遗憾的叹一声。

    总觉得这两个人的很感兴趣,很大意义上有差别。

    “艾鲁法西亚骑士……对我的熊人变身有什么说法吗?”我不由的问起出发之前的忧虑。

    作为德鲁伊熊人变身的始祖,那位艾鲁法西亚骑士。会不会将我的地狱格斗熊视作一种亵渎?

    “小艾鲁法吗?她可是十分期待你来到这里,想要好好招呼一下呢,一直嘀咕着熊人变身可不是用来装可爱的之类的话。”

    眼前的女xing骑士歪头mi糊的考虑片刻,给了我一个胆战心惊的答案。

    果然是生气了啊!!!

    我流了一额头的冷汗,虽然不知道发什么了什么事,让她无暇亲自过来执掌第五个考验,不过是眼前这名看似很好说话的骑士女xing真是太好了。

    心里侥幸的这样想着,但是我现在根本不可能想得到,这个念头,在短短的片刻之后,将会变成诅咒一般的存在……

    今天是二十七号,外面下了一整天的雨,很冷很冷,小七快要冻僵了,在傍晚大概七点左右,晚上停电了将近一个小时,差点就来不及了……话说被亚瑟王传染了么,怎么有点日记了的味道了?!ro@。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