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魔法转换

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魔法转换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魔法转换

    还没完呢!

    心里大吼一声,挥手之下,又是数千枚锐利冰寒的冰箭在头顶上空一一凝现,宛如整齐一致排列的严格军队。[bsp;   这一次,我控制着冰箭,在长空中划过了一道道曲线,目标不变,依然是那片感觉不到的真空地带,一根根冰箭刺穿雨幕,宛如在天空之中钻开了,朝我张开扑下,抬头望去,这张网根本就看不到一点空隙,哪怕是苍蝇也钻不出去。

    躲?根本没法躲,除非有地狱格斗熊的瞬移,直接闪出这张冰箭之网的外头。

    不过幸运的是,不知道女xing骑士留了一手还是什么,这些冰箭所蕴含的能量,只有月狼所制造的冰箭的三分之一,威慑力有限,不过俗话说蚁多咬死象,若是置之不理的话,数十万根这样的冰箭也能将我这月狼的小身板子变成一座永恒冰雕。

    所以,我当然不会傻傻的原地不得,去试验蚁多咬死象这个道理,虽然无法像对方一样,将这张冰箭之网击落毁灭,但是想要突破还是没什么问题。

    冰之斩首剑!!!

    眼看头顶上的冰网就要盖下,手中深蓝sè光芒剧烈闪烁,一把五米长的巨大冰箭已经被高高举起。

    呀啊啊啊啊——!!!看我的十字冰封斩!!

    蓝sè的巨刃,在空中划过一道交叉能量斩,重重的迎向头顶上的巨网,与此同时,我高举斩首剑于头顶,连人带剑一起化作蓝sè光柱,朝刚才挥出去的十字冰封斩的交叉点轰击过去。

    十字冰封斩虽然庞大,但是在数十万根冰箭组成的大网面前,就如同一条小鱼冲向铺天盖地的巨浪,根本没法比,当两者相撞时,只是微微一顿之间,十字冰封斩就被冰浪所淹没。

    但是我需要的,就是这微微一顿,在那眨眼的短暂时间里,以巨大的冰之斩首剑开路,化作一根呼啸尖锐的蓝sè箭矢,在庞大的冰箭之网刺穿了一个小小洞口,我已经成功的冲破了大网。

    “不错不错,接下来是这招。”

    见我不怎么费劲就突破了她的第一招,女xing骑士微微笑着,再次一指,又是另外一个巨大的魔法阵,从立体的魔法阵里延伸出来,吞吐着神秘森冷的光芒。

    冰箭,依然是冰箭,从第二个魔法阵里ji射出来的数十万冰箭,就如同失控的导弹,划过着弯弯扭扭的轨迹袭来。

    在深夜的街巷上,看到昏暗灯光下拎着一瓶酒,以诡异的类型前进轨迹,一边发出扰人的哈哈大笑,一边摇摇晃晃打着醉拳回家的醉酒大叔,大概就是对这些冰箭的最好形容。

    但是这一点都不好笑,有迹可循还好,像这些歪歪扭扭的冰箭,虽未形成一张大网,但却更加危险,因为你完全判断不出眼前的冰箭,下一刻会朝哪个方向歪去,应该往哪边躲闪。

    比起刚才组成的大网,眼前这些喝醉酒了一般的冰箭,无意更加难应付,狼狈的左钻右窜,我好不容易才凭着从卡洛斯和老酒鬼那里锻炼出来的反应,险之又险的躲过了这

    o冰箭。

    回头一看,可怜的月狼尾巴还是未能幸免,中了几枚冰箭,被冻成冰棍。

    我当时就生气爆发了。

    这家伙,是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第一

    o和第二

    o攻击,都是在模仿我刚才的攻击模式,也就是所谓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黄段子shi女也是,这家伙也是,十二骑士都是那么小家子气,报复心强的家伙吗?

    “哎呀,不好,这样一来不是事宜愿为了吗?”

    突然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句,在我还没明白过来她所说的“事与愿违”的意思之前,女xing骑士轻轻一点。

    顿时,原本被切割开来的天空,被轰击逆流的暴雨,再次倾盆而下,将措不及防的我淋了个落汤鸡。

    雨幕中,在精神力侦查的捕捉下,比雨滴还要多的冰箭再朝这边袭击来。

    可恶,真当我就没有办法了吗?

    将精力消耗在对付这些冰箭上,是最不理智的行为,对方力量比你强,那奇怪的魔法阵,制造冰箭的速度也比你快,对轰完全轰不过。

    所以,我选择了游击战。

    轻灵一跃,在空中划过道道精确的轨迹,在眨眼间已经将冰箭抛在后头,与此同时,我迅速回过头,高举着双手,一根根比刚才更加强大,如同柱子一般大小的深蓝冰柱,的头顶上凝结而成,向目标一指,这数百根加强版的冰柱,便像呼啸的导弹般破空冲去。

    嗯?不好!

    刚刚完成这一系列动作,第六感突然涌起危机感,猛地回过头一看,发现那些被自己躲开,抛在身后的冰箭,不知何时竟然拐了一个大弯,从屁股后面咬了回来。

    还带跟踪效果么,这些难缠的玩意。

    我心里暗骂一声,顾不得再操纵刚才那数百根冰柱耍出花样,再次腾空而起。

    等好不容易真正甩脱了这些冰箭的跟踪后,自己那数百根冰柱已经石牛沉海,失去了联系,不用说,又是被对方轻松化解掉了。

    只要碰一下就赢了,只要碰一下就赢了……

    不断叨念着这句话鼓励自己,面对再次迎来的无数冰箭,我开始了艰难的逆推之旅。

    逐渐的,我察觉到了点什么东西。

    这场倾盆暴雨,并非仅仅是阻隔视线那么简单,眼睛被挡住了,还有精神力,而它所带来的麻烦,远远要超过这一点。

    阻力,我没说错,就是雨点带来的阻力。

    手指头大小的雨滴,真跟冰雹没什么分别,就算是打在自己身上,也是一阵阵的生疼。

    如果只是操纵一根冰箭,乃至十根,一百根冰箭,这样的大雨带来的阻力,或许还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如果每次都要操纵数千数万根冰箭,这些冰箭加起来的阻力,就十分可观了。

    若是控制不好,这些密集的冰箭前进路线一歪,说不定就会互相撞车,引起一系列的失误,就更别说攻击敌人。

    这一点上,我十分佩服对方,光是指挥数万根冰箭所带来的大雨阻力,就已经是自己的极限了,而对面的女xing骑士,一次便是数十万根冰箭攻击,还能做出各种高难度的技巧,就算没有暴雨的阻力,这样的精神操纵力都已经是骇人无比了。

    另外一点就是,我发现,自己的精神操纵能力似乎提升了不少。

    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呢?就好像一觉睡醒起来,突然发现自己足足高了一尺,镜子里面的家伙变成了一个陌生人。

    莫名其妙的进步,让我产生不真实的感觉,好几次都抽空下意识捏了捏自己的脸。

    疼,不是做梦。

    那么是为什么呢?很快,我察觉到了原因。

    幻想同步构造能力,没错,就是这个。

    女xing骑士刚才教我的幻想同步构造能力,是引起这种变化的唯一原因。

    其实要初步掌握幻想同步构造能力并不难,要不对方也不会说在数十万年前的精灵族,连十几岁的小孩也能做到。

    关键在于,你能不能想到要这样做,想不到的话,你就只能走最难那条路,一步一步艰难的攀爬上去,而只要想到了,脑子稍稍拐过一个弯,那就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一条小径直通顶。

    这样说或许比较难理解,打个比方,要如同去提高集中力?

    这是个很虚构的概念,如果你没有掌握办法,一个劲的瞪大眼睛去瞪着某件物体,以此锻炼,无意是最笨的办法。

    女xing骑士的做法,就等于是给我一把刻刀和一块木头,让我雕刻出一块完整的东西。

    虽然没有直接告诉我这样可以提高集中力,但是等我真正学有所成,能雕刻出一些简单的小玩意的时候,却猛然发现,自己的集中力已经提高了不少。

    在前一刻,我还不懂,虽然明白女xing骑士是在教我一些重要的东西,但是在那种幻想世界,就算能够成功的创造出一个完整事物,掌握幻想同步构造的能力,回到现实后又有什么用呢?

    现在,我明白了,所谓的同步构造能力只不过是表面,她真正让我学的只有一样东西,那就是提高精神力的精确控制。

    搞清楚了这一点之后,我开始重新认识镜子里面的崭新自己,不再觉得mi茫,将提高了不少的精神力控制技巧,淋漓尽致的发挥出来,一时之间,竟然稍稍挽回了刚才被压着打的局面,至少能在一边狼狈躲闪对方无穷无尽的攻击同时,分出一小部分精力进行无力的反击。

    “看来,小狼你已经明白了呢。”

    突然之间,漫天的攻击停下来,将我逼迫的狼狈躲闪的冰箭,像是幻影泡沫一般纷纷消失,就仿佛刚才所面对的枪林弹雨的危险境遇,只是一场浮梦般。

    这份对力量的控制,真的碉堡了。

    “那么,第二关,夏暑。”

    随着耳边轻轻一声传来,让人疑似世界末日到来的磅礴大雨突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头顶上的烈焰骄阳。

    热,热,热。

    仅仅是数秒的时间,刚才被大雨淋湿的衣服,立刻就被烘干,取而代之的是无穷无尽的热量袭来。

    哪怕是西部王国的沙漠中心,比起此时的温度热量都大有不如,简直就像在烤炉……不对,简直就像浸泡在滚烫的熔浆里面一般,我敢保证,普通人绝对无法在这种热度下存活十秒钟的时间。

    此时,我们所面对的,就是如此恶劣的环境。

    眯着眼,抬头看了头顶上大如水缸的深红sè太阳一眼,抹了一把热汗,我无奈的看着对方。

    这次又想耍什么花样啊?

    月狼的冰冻能量散发出来,立刻便将周围的惊人热量驱赶,到是没什么所谓,只是,恐怕我想要在这里大肆施展冰冻力量攻击,就得接受事倍功半的悲哀事实。

    而此时我突然发现,对面制造出来的那个十分壮观的巨大立体魔法阵,在不知何时,冰蓝sè的魔法阵,竟然如同变sè龙一样,变成了火红sè的魔法阵。

    不是吧老大,我在心里悲嚎一声,如果到了这种地步还看不出对方在耍什么花样,真的回家放牧种红薯就好了。

    骗人的,对方不是精通冰系和精神力的骑士吗?怎么突然之间又玩起火来了?

    按照这尿xing,等会岂不是还有闪电魔法?

    咦?

    我突然发现一个其实早就该发现的问题。

    对方是骑士职业吧,传说中的十二骑士,全都是骑士职业吧,就算是特殊职业,能玩一玩冰雷火,召唤几个魔王打手,但本质还是骑士没错吧。

    怎么从一开始,除了身上那套骑士铠甲以外,我就没有再从女xing骑士身上看到一丁点的骑士特xing,全都是法师的玩意呢?

    那岂不是说,她从来就没拿出真本事,而是以身为特殊职业附带的业余法师技巧在教导我?

    十二骑士都是怪物吗?

    容不得我多想,对方的攻击已经铺天盖地袭来。

    刚才是无尽的冰箭,庞大的冰柱,现在则是无尽的,将整个世界染红火焰颜sè的火弹,以及夹杂着其中,如同水缸一样大小,能瞬间将一个村落轰平的巨型火球。

    我勒个去,不打声招呼就攻击真的大丈夫?

    瞬间凝聚出数百根冰箭,将前头的火球火弹引爆,从火焰的包围圈之中逃了出去,我才来得及喘上几口。

    不行啊,这样下去会累死的。

    在凝聚冰箭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不但冰箭的威力,在眼前的炙热环境中有所下降,而且就连凝结所需要的力量,都要多消耗上一倍的能量和精神力。

    水,是因为空气中没有水分,哪怕是在炎热的西部沙漠,也不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所以,在鲁高因区域的冰系法师,虽然能感觉到施展冰冻魔法时,比在其他区域要吃力一点,但也没怎么在意。

    但是这里,却是真的找不到一丝水分,施展冰冻魔法的时候,必须完全依靠自己的魔法凝结,消耗的能量也就徒然提升了一倍。

    真应该让所有的冰系法师都来这里感受一下,好让他们知道到水的可贵,不再抱有那种无所谓的态度。

    这些以后再想吧,还是先考虑一下怎么应付眼前的危机。

    “小狼,适应环境可是身为战士的根本技巧哦。”

    看似好心的在教导着我,手头上去不停的发动着让我四处逃窜的无情攻击。

    “这种道理我也知道,但是身为冰系的月狼,你让我怎么去适应这种情况啊!!!”

    尾巴不小心被一个火球擦过,烧焦了几根毛发,我心疼的甩着,一边大声回应道。

    “很简单,将冰系转变成火系不就行了吗?”

    双手合十轻轻一拍,貌似给我提了一个好主意的女xing骑士,这样温柔的笑道。

    “转化你妹,你到是转化给我看看!”我怒了。

    “哎呀哎呀,我这不正是转化了吗?”对方歪着头,困huo的看着我。

    咦?

    “我啊。”指着自己,女xing骑士流lu出慢拍子天然呆人妻的温和笑容。

    “其实只会冰冻魔法,还有就是擅长精神力哦。”

    骗人吧!这家伙绝对是在骗人吧!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做到。

    吃惊之下,我的狼尾巴一个不小心又被烧焦了几处,混蛋,就连这个时候也不肯停下攻击让我消化这个惊人的消息吗?莫非这人妻骑士还是个抖?

    “只要拥有足够的精神力,将冰系魔法转化成火系,或者是雷系,甚至毒系也不是不可能哦,我认为小狼已经具备足够条件了。”

    无视我的惊讶,女xing骑士继续攻击,继续爆料。ro@。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