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无法展颜的胜利和晋升

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无法展颜的胜利和晋升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鼻光还在绽放,一抹深深的冰蓝sè能量突然释放出来,笼罩整个。

    能量所过之处,不仅仅是铠甲战士倒下,连周围的古代战场,那些铺满战场的残破铠甲和断刃武器,女xing骑士身处的那个小小山丘,也似梦境破碎一般,化为一枚枚黑蝶飞散。

    光华依然在闪烁,冰蓝sè的能量扩散出去以后,紧接着是三个魔法阵,从闪耀的光点之中释放出来。

    一个三角魔法阵,一个四方魔法阵,以及一个圆形魔法阵。

    这三个魔法阵共着一个中心,以此中心为轴,缓缓的旋转交织着,组成一个不规则的立体魔法阵系统。

    和女xing骑士那完美的,半径千米的魔法阵系统相比,差了不知多少,,却似雏鸟一样充满了欣欣向荣的活力。

    最后,白sè光芒,冰蓝sè能量,以及简陋的魔法阵系统,三者骤然融合在一起,绽放出宛若大宇宙爆炸一样无边无际的光辉。

    光辉逐渐消散,慢慢地化作无数光点,和周围的细雪融合在一起,组成了一副美丽到极点的光景,在那些犹如萤火虫一样轻柔的光点之中,逐渐显lu出一道淡sè的人影。

    恰在此时,一阵卷起无数细雪光点的轻风拂过,吹起了那人影身上的衣袍飞舞,宛若雪中的神灵。

    轻风将mi眼的细雪和光点卷走,也让身影变得清晰起来。

    和雪一般无二的雪白长袍,在风中微微猎鼓,长袍的款式有些怪异,既不像法师袍一样宽敝,但也不似战士袍那般贴切。

    既有法师的飘逸出尘,看上去,似乎也不影响近战施展,这身长袍,在领口,肩膀,xiong口,腰身,手臂以及tui侧这些重要部位,均镶嵌有铠片保护,工艺制作精美,浑然一体,堪称华丽,丝毫感觉到不到法师袍与战士铠甲之间那种格格不入的风格的冲突。

    初一看上去却是有点怪异,似乎暗黑大陆从未设计过这种款式的长袍,让人一时无法接受。

    但仔细看多几眼的话,却能从这身长袍上感觉到一股异常庄重和神圣的气息。

    就宛如宛如一族的大祭司,在重大节日时才会穿上的圣袍一般。

    再往上看去,赫然就是一张月sè的面具挡在面前。

    面具的模样似狐似狼,感觉不到一丝野兽的狰狞感,神情沉稳,带着庄严神圣,将主人的脸全部遮挡起来,只lu出下巴轮廓。

    而此时,这副装扮的主人却是在气喘吁吁,那副狼狈的模样,实在是浪费了这身庄重沉稳的打扮。

    还好还好,差一点点就完蛋了。

    虽然当时很潇洒的一根手指头搞定了铠甲战士,回想起来,那时候对方的巨剑顶在自己鼻尖上了,那可真是不成功,便成仁的局面啊。

    若不是月狼的伪领域…不,或许现在应该称之为领域了,自己这领域的特xing,是法师,尤其是精神力者的克星,当时在第二对战贝利尔的分身时就凸显出了作用,可以干扰甚至是冻结对手无形无质的精神力。

    恰好,这种冰冻精神力的效果,可以干扰铠甲战士,将它身上来自女xing骑士的和精神力驱散,所以,才能这么轻轻松松的用一根指头就搞定了,不然你以为是主角模式全开,霸王之气外放啊。

    再加上,女xing骑士的也所剩不多,力有未逮,若非如此的话,不说在全盛状态,就是一开始遇到她时的状态,我的精神力冻结就无法对她造成作用。

    毕竟,月狼领域对法师和精神力者的克制,指的是在实力相近的情况下,自己可以占据上风,若是相差太远的话,一样只能干瞪眼,若不然的话,当初达到了伪领域境界,我就立马杀去第三找贝利尔的麻烦了。

    总之,因为这诸多不可复制的条件,我,德鲁伊吴凡,成功的以领域级的实力,用一根指头搞定了之力境界的高手,请允许我为我有惊无险的保住的小命,先行喘上几口气,然后庆幸一番再说。

    对了,女xing骑士呢?

    在最后一刻瞄到了她的身影靠近,心知她没有乱来,或许还剩下不少能量,再活个十年百年也不成问题呢?我心里侥幸的想着”气息稍平后便四处张望着寻找,希望能在附近找到面带狡黠笑容看着自己的身影。

    同时也顺便打量了一下自己,也是好奇领域的新形态什么的,会是什么样一副德行。

    那冰蓝sè的领域就不管了,除了领域共有的增幅自身和压制敌人的能量以外”特有的领域属xing则是对敌人造成神圣冰冻伤害,甚至能够冰冻迟缓敌人的精神力施展,干扰魔法的释放。

    应该说这个冰蓝领域,其实就是月狼伪领域的强化版,并没有如血熊到地狱格斗熊一样,变化如此巨大。

    还有身上的魔法阵系统,在晋升到领域境界以后也顺势成型了,据女xing骑士说是非常了不得的东西,就算是在数十万年前,她们那个时代,之力境界的强者也未必能够拥有,怎么说呢?这种东西,好像只有被上帝所宠爱的那一部分超级天才才能领悟吧。

    我这个穿越者,在来到暗黑大陆的时候,也能当做是带着一个新手大礼包过来,勉强或许能称之为上帝的宠爱者吧,如果不是随机附赠了一个准悲剧帝光环的话……,………

    啧!

    魔法阵系统的用处,女xing骑士早就用实际的手段,让我深深体会到了,有了这个魔法阵系统,我可以在不切换魔法脉络的情况下,使用任意体系的魔法,当然,这个前提是,我得先领悟所需要的魔法脉络,然后将其以魔法阵的形势外放出来,添加到这个魔法阵系统里面。

    像现在,自己的魔法阵体系只有三角之阵,四方之阵以及圆形之阵组成,三角之阵可以释放出火焰能量罩,对火系魔法的防御力很高,而四方之阵则是可以有效的感知闪电攻击,两个魔法阵都是防守型的魔法阵,ps只有圆形魔法阵才是攻击魔法阵。

    就只有少得可怜的这三个魔法阵,可以说,现在的魔法阵系统,视觉效果远远要大于实际运用,想要让它发挥出强大的作用还是得付出汗水不断熟练琢磨研究,这世上本就没有从天上掉下来的现成的馅饼,上帝再好心也就砸你一脸的面粉,想吃馅饼自己擀面做去。

    还有这身羞耻的长袍打扮是怎么回事?

    到不是说轻甲十长袍的怪异打扮,不好看,问题是穿在我身上不合适,你可以试着想想看一流氓穿着正经八百的西装当街调戏小姑娘,这成何体统。

    就三个字,人模狗样。

    这张平凡的脸,加上一颗不羁的吐槽之心,穿上这么庄重神圣的白袍后,让我还怎么好意思去卖傻吐槽?

    试着扯了扯长袍果然,如同月狼形态那套长袍,以及地狱格斗熊形态那身熊皮一样,是固有装扮,无法更换。

    算了大不了以后就不用这副形态去吐槽好了。

    我无奈放弃。

    对了,这副领域形态的新命名,还不知道呢。

    虽然很想发挥一下命名帝的实力无奈这副形态,似乎早有定义刚刚升起这个念头,一条名字就从心底深处浮现,刻在脑海中,无法磨灭。

    妖月狼巫。

    我气…”

    怎么说好呢?勉强凑合吧,略土气,无霸气,远远比不上月狼来的方便和顺口,要是让我自己来取的话,绝对能取个好一百倍的名字。

    妖月狼巫就妖月狼巫吧。

    我漫不经心的,虽然成功晋级到了领域境界,的确是一件大喜事,换做平时肯定要先耍上一耍领域境界的新能力。

    比如说大幅度提升的,精神力,还有更加细腻的精神力操纵,以及这个魔法阵系统,想要熟悉和掌握这股全新的,全新的境界,没有几个月的时间去练习和适应,是绝不可能。

    不过比起这些,还是先找到女xing骑士更加重要。

    虽然可以确定,她并没有食言,胡乱将身上的能量耗光直接消失,,也所剩不多了。

    这笨蛋,明明都这样了,却还在铠甲战士身上消耗那么多能量。

    我暗暗埋怨着,焦急的四处寻找。

    如同棉huā糖一样轻柔的细雪不断飘下,在空中飞舞,挡住了视线,让我一眼没有看到女xing骑士的身影。

    到是忽然醒悟起来,原来那个古代战场也是幻觉,被自己领域附带的精神力冻结打破以后,才回到真正的现实,这片雪山。

    终于,在精神力侦查的帮助下,我察觉到了一道若有如无的气息,连忙飞身而起,冲了上去。

    便看到,身体忽明忽暗的女xing骑士,带着一股让人揪心的淡淡透明感,背靠冰壁,双手抱着曲起的双膝,头埋在里面,任由那片片雪huā飘落在她柔顺的长发上,似乎陷入了深深的沉眠之中。

    明明前几刻还是那么的强大,似乎连三魔神那种存在都可以轻易战胜,现在,却给人风一吹就会消散的柔弱。

    数片调皮的雪huā吹入了眼中,里面一阵冰凉酸楚,接着却是温热湿润起来。

    似乎面对着一具稍加碰触就会破碎的美丽冰雕,我小心翼翼的蹲在女xing骑士面前,屏住了呼吸,颤抖不止的手缓缓伸了出去。

    万一万一碰触的话,她像泡沫一样消散了该怎么办?带着这股恐惧感,手在中途顿了好几次,最后才下定决心,轻轻按在了她的肩膀上,用最轻的力道摇了摇,以及最轻柔的声音,像叫唤婴儿起g一样,柔声呼唤着。

    “喂~~喂~醒来咯,看,我碰到了你,我我赢了,醒过来醒过来看看啊,不是说好了吗?喂~~”

    声音到了一半,便情不自禁的哽咽了起来,眼眶那股温热湿润感,终于涌了出来。

    叫唤了好一会儿,直到忍不住颤抖,咬破嘴的时候,眼前才传来一声让我欣喜若狂的轻呢声。

    缓缓的,似刚刚从睡梦之中苏醒的病人一样,从膝盖之中抬起一张苍白sè的,带着淡淡透明感的美丽面庞,用没有任何焦点的茫然瞳孔,笔直注视着前方。

    数秒过后,这双瞳孔才逐渐聚焦到一点,落在我的脸上,却依然透lu出mi茫之sè。

    “你是~~?”

    lu出那标志xing的慢拍子柔和笑容,她这样轻轻歪着头,问了一句。

    当场就把我愣住了,一个踉跄,失神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这样紧紧对视了数秒之后。

    她的笑容突然一灿:“骗你的,被我吓住了吧,嗯1小狼~嘿嘿~~”

    “你才是才是笨蛋,都这种时候了,还开这种玩笑。”

    我拍拍手掌坐起来,将手背了过去,拳头暗中紧握,渗出了血丝而不自知。

    不是小笨蛋,是小狼啊,你这笨蛋。

    我现在可以肯定,因为大量的消耗,现在甚至是维持她的记忆的能量,都不足了。

    她刚才的样子,绝对不是装的,而是在短暂之间,忘记了我的存在,甚至连小狼这个名字,也是顿了数秒才想起来。

    “为什么要哭呢?”

    拳头可以躲起来,脸上不断流下的泪水,却无法掩饰,被对方看到,轻轻伸出犹如泡沫一样脆弱的半透明手臂,在我的脸上擦拭起来。

    “我这是高兴,通过了考验,也晋升到了领域境界,喜极而涕,让我哭个够。”我狠狠的自己擦了一把脸,大声应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