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最后一块石碑

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最后一块石碑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亚瑟王最终没能突破到吞噬世界之力吗?”

    虽然模糊知道这回事,但我还是忍不住问道,终究从身为亚瑟王的十二守护骑士之一,艾鲁法西亚萝li这里,能够了解到第一手的情报,说不定能更深入了解些什么秘密。

    “是啊,虽然我没能见证到最后,但是估计陛下最终还是没能突破这层桎梏。”这小萝lilu出忧愁的表情,叹了一声,似在为自己的老大伤心。[bsp;   “你是怎么猜测出来的?”我颇有点不依不饶的意思,继续追问下去。

    “因为陛下的最大愿望恐怕你们也知道。”肃然的目光巡视了我们一眼,这一刻,艾鲁法西亚不再是一个单纯的萝li,而是一个忧愁成熟的小萝li。

    “是建立……理想乡吗?”见阿尔托li雅和洁lu卡lu出了然的目光,似乎这种事情根本就不用说出来,我顿了顿,还是忍不住有此一问。

    “回答正确,扣十分。”啪的一下,脑袋被这跳起来的小萝li敲了敲。

    为什么答对了还要扣分还要打人啊混蛋!

    我mo着敲疼的地方,用险恶的目光上下盯着这小萝li,试图找到她的破绽。

    “陛下的愿望是建立一个族共存的理想乡,以至能够让死去的人在那里复活,虽然我不大确切她要怎么做,但是,想要做到这一点,至少必须有吞噬世界之力以上,乃至更以上的力量,才能做到,这是梅林奶奶告诉我的,所以绝对没有错。”

    梅林阁下啊亚瑟王的老师,能够说是预言师的祖宗级人物,应该不会有假了。

    问题是这理想乡的构想略牛了一点,让族共存也就算了,并不是不能想象,但是让死去的人复活,怕是只有上帝才能创造出那种世界。

    就算不是,至少也得是那人妻骑士告诉我的,那个什么创世三圣的力量,才行,亚瑟王想的太远了,难怪最终会失败。

    “其实以陛下的资质,绝对不会逊sè于那些天使恶魔龙族,只是……………”咬着jiāo小的樱,艾鲁法西亚萝lilu出极不甘心的神sè。

    “只是,上帝大概在暗黑大陆之中,下了某种桎梏,就连遭到眷顾的陛下,也无法打破这层桎梏,不然的话,以陛下的天赋,更进一步绝对不是什么问题。”

    哦哦哦,又是一个惊人的内幕。

    暗黑大陆给上帝那家伙做了手脚,不能突破吞噬世界之力境地?

    这不免对不免也太不公平了,为什么天使恶魔和龙族没有这层桎梏,恰恰给我们暗黑大陆制定?

    我到是不怀疑这小萝li的话带有夸张成分。

    你想想看,连三魔神那种长相千奇怪,仿佛生下来的时候脸间接朝水泥地板砸下去的家伙,现在都是稳稳的四翼级别,吞噬世界之力境地高手,我们暗黑大陆第一强者,至今无人能够超越的亚瑟王,又怎么会不比上这三个家伙。

    就连七英雄的塔拉夏,虽然现在名赫一时,以曾经封印三魔神而惊讶暗黑大陆,但是如果拿他和亚瑟王比较话,哪怕是在塔拉夏的故乡,那些赫拉迪克一族人听了,也会摇头,两者之间就犹如皓月与星星之间的光辉,不可比拟。

    “如果不能突破吞噬世界之力境地的话,当时亚瑟王是怎么威慑三族的?”我好奇问道,终究史书上可是清清楚楚的记载着,就连龙族也要避其锋芒。

    “那当然,纵使无法突破吞噬世界之力境地,陛下的实力,也好不逊sè于六翼天使等级,以至犹有胜之,而天使,恶魔,龙族三大种族,在末日之战以后,剩余的八翼强者五根指头都数得过来,而且这些存在几乎都已经不问世事,再加上三族之间互相制衡,所以,我们精灵族虽然实力不比它们,但是也不容随便招惹。”顿了顿,这小多li又补充了一句。

    “再加上,我们精灵族和龙族的关系亲密,陛下和当时的龙族龙王乃是至交好友,和天使族的关系也不错,雪li尔姐姐和一个八翼级别的天使相交甚笃,剩余的恶魔一族,自然也不会招惹我们,也没有招惹我们的理由。”

    “所以你们就在暗黑大陆为所yu为了?”“那是当然才没有为所yu为呢你这混蛋,不许中伤陛下和我们。”呼啸风声响起,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身体已经又镶嵌到了冰墙里面。

    “呼~~总而言之,就是这么回事,你们以后要走的路子还很长。”故作老成的叹出一口气,艾鲁法西亚萝li双手抱xiong,一个个打量着我们。

    “你们现在暂时面临的敌人,是地狱一族,吞噬世界之力境地的三魔神以及世界之力境地的四魔王,没错。”

    我们点了点头。

    “虽然没有亲眼目睹,不是很清楚,但我猜测,如果想要真正摆脱困境,让暗黑大陆恢复和平的话,在将来,你们所面对的绝对不是三魔神这个等级的敌人,它们只是被摆在前台的棋子,所以,就算真的到了那一天,你们拥有足够的实力和它们抗衡,也千万不要轻心大意,愈加强大的敌人还在后面。”

    “你是怎么知道的,猜测的理由是什么?”我又忍不住和这小萝li抬杠了。

    想想看,连阿卡拉那种老狐狸,一辈子在和地狱一族作斗争,都未必能肯定这些事情,区区一只萝li,只不过是听了阿尔托li雅的大略讲解,就敢大放厥词,实在该捏脸蛋。

    “猜测的理由当然有,只不过推断的依据太复杂,告诉你这种笨蛋也听不懂。”小萝li鼓着粉nènnèn的脸蛋,不屑的瞟了我一眼。

    哦哦哦,竟然如此蔑视我这凡人等级的智商,你这是要和天底下占了5数量的凡人对抗吗?

    “我相信艾鲁法西亚阁下的话。”这时候,阿尔托li雅也站出来帮腔,浅笑道。

    “凡,你也看到了,我也艾鲁法西亚阁下下棋,从来没有赢过一次。”“只是下棋罢了。

    我犹自嘴硬,咱家还有一个高智商儿童呢,这并不代表什么。

    “抱歉,有一件事我忘了告诉凡,在当年,艾鲁法西亚阁下可是十二骑士里面,被称为智将的存在。”我:“……”

    这种事情应该早点告诉我啊妻子大人。

    “明明是一头熊,却那么聪明?”我仍然不敢置信,伸出手指捅了捅这小萝li鼓起的可爱面颊。

    “熊才不笨!我不是熊!”冰墙上又多了一个大字型印子。

    真粗暴,难以置信这会是以文雅著称的精灵,我敢保证这熊灵小萝li,以前一定被人暗地里说过:力量胜巨龙,脾气像头熊。

    “该说的也说了,该做的也做了,你们是时候出了。”

    冷不胳的,艾鲁法西亚这样说了一句。

    “出?”我mi茫的歪起了头。

    “神器传承啊神器传承,你们该不会是忘记了这次来的目的。”艾鲁法西亚一个踉跄,无奈的看着我,那目光似乎在说,这个世上怎么竟然还有这种笨蛋呢?

    “我只是开个玩笑,缓和一下气氛而已。”我不甘示弱的回瞪过去。

    “笨蛋连找的借口都那么笨。”

    “别这样说嘛,小艾鲁法酱,我们不是一家人吗?”

    “谁和你这笨蛋是一家人,还有说过多少次了,别这样叫我,你这家伙还真是一点也不懂得尊重前辈,礼仪都学到哪里去了?”

    “人类的教条里规定了大人无需向身高在一米三以下的家伙讲究礼仪。”“才不会有这种奇怪的教条!!!”

    一路和艾鲁法西亚斗着嘴,她带着我们三个左弯右拐,逐步来到了冰洞长廊的最深处,我们从来没有探索过的地方。

    随着深入,光线越暗淡,走着走着,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前方亮起了一个亮点。

    是出口。

    我们都不由的精神一震,加快了脚步。

    迈出洞口的刹那间,夺目耀眼的光线刺了过来,让人无法睁开眼睛。

    等适应过来,眼平的景sè已经豁然开朗。

    身后是冰洞长廊的出口,四周被高不见顶的冰崖围绕起来,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处数个足球场大小,仿佛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般的冰之山谷。

    那些光滑的冰壁,不断将光线完整的从高空反射下来,散出无数的七彩光芒,将本来应该黑暗一片的谷底,照得好像太阳当空般明朗,整个山谷,就仿佛一处彩sè水晶世界,不是桃huā流水的美景,却胜似此景,好像梦幻里的世界,让人不由看呆。

    在这巨大山谷的正〖中〗央处,那所有的光芒sè彩集中,犹如众星拱月的美丽之地,高高的耸起一座冰雪祭坛。

    一根五人合抱,数十张高的巨大冰柱,上面雕刻着无数繁奥的魔法阵,乍一眼看去,就仿佛是被无数条锁链才能困住的重犯一样。

    当然,这只是乍一眼看去的气势,现实上,这根冰柱散着纯洁、庄重,严肃而强大的气味,冰柱核心,隐约有什么让人畏惧的东西存在,被封印在里面,却像人的心脏一样,出特有的,富含节拍的

    o动,这股

    o动如此威仪,强大,简直让人心生膜拜。

    在冰柱上散出来的

    o动,到达阿尔托li雅身上那一刹,她的身体突然绽放出剧烈白光,原本隐藏在里面的神器套装,手中无形的胜利之剑,曲线小巧的银sèxiong甲、裙甲,厚实的钢铁手套,稳重厚实的金属战靴,还有头上那顶与金sè头相映成辉的璀璨皇冠,竟然主动出现,装备了在了身上。

    毫无疑问,这里面被封印的东西,应该就是亚瑟玩的神器残片,也就是艾鲁法西亚萝li所说的神器传承。

    所有人之中,只有阿尔托li雅一个,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的情况,目光完全被那根冰柱所吸引,喃喃着什么,仿佛遭到某种召唤一样,控制不住脚步的一步一步向最〖中〗央的祭坛上走去。

    目送她的步伐,我和洁lu卡都lu出安心笑容,经历许多,如今,终究是到了这里,离达成目的只有一步之遥。

    唯一的可惜唯一的痛,就是雪li尔,只不过我努力告诉自己,不应该这样想,这是她的选择,对她而言的解脱,应该为她高兴才对。

    擦了擦眼角这时候,艾鲁法西亚小萝li的瞧瞧举动,突然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只见她嘿的一声,取出了一块好像墓碑外形的巨大石板,随着嗡一声大地震鸣,那块巨大石板在她比巨龙还要强大的蛮力带动下,重重的,笔直的插在出口旁边。

    这是……

    漫长的,惨无人道的三个多月的特训,几乎让我忘记了还有这样东西直至艾鲁法西亚的身影离开,让我看清这块石碑,以及上面刻着的密密层层的小字才恍然过来。

    这不就是亚瑟王的节操石碑(暂命名)吗?

    没错没错,都应该想起来了就是貌似刻写了亚瑟王的si人日记内容的石碑,在每一关考验前面都会出现的石碑。

    记得看到过的最后一块石碑是到哪里来着?

    对对对,是在第四关考验,然后那人妻骑士,估计是擅自行动,给我制造了第五关考验,所以当时并没有看到石碑。

    然后最后那块石碑的内容是……

    我冥思了一会,一拍手心,想起来了。

    如果没记错的话,最后那块石碑,应该是说到亚瑟王似乎对人类使者滋生了感情。

    那一块石碑接着一块石碑,仿佛散出某种泡菜味道的主fu剧场展,让我既有点期待,最后的结果会变成什么样,亚瑟王能否找到了爱情,但是想到后人对她的评价一爱情绝缘者,又有点担心会不会生让我这颗不羁的吐槽之心无法抑制的神展开,而不断左右为难,不知道该不该期待好。

    没想到,本来已经被遗忘的东西,遗忘的剧情,竟然会在这种场合下,由艾鲁法萝li的无意举动而补完下去。

    见我目瞪口呆的样子,我们的小萝li不知道想起什么,那稚气可爱的小腮帮又是悄然鼓起,生气起来。

    “都是因为这块石碑,雪li尔姐姐骗我说,这上面隐藏着陛下的深意,等我把石碑弄回来,想要仔细研究一番的时候,雪li尔姐姐已经偷偷代替我去考验了,骗子,雪li尔姐姐大骗子。”

    原来是这块石碑惹的祸。

    “那么然后呢,你从石碑上得出什么结论没有?”我好奇的问道。

    艾鲁法西亚:“……”

    咦,怎么突然沉默下来,不说话了?

    我奇怪的看了她一眼,也罢,竟然她不肯说,就由我万年吐槽帝,名侦探吴凡小五郎来揭破这个谜底,以爷爷的表面誓!

    我的目光,从艾鲁法西亚萝li那让人忍不住擦上一把泪水的个头上越过,最终落到了石碑的文字上面。

    1那一天,我终究忍不住了。

    无法忍耐这份想要接近的迫切。

    无法忍耐眼睁睁看着它就在眼前,却要强行将视线移开的煎熬。

    在我的召唤下,人类使者恭敬的站在阶梯之下,他用敬畏的目光看着我,惶惶不安。

    我能理解他的心情,本来就不是什么理由充足的召见,只不过是我的任xing之举,他的心里,一定是在担心我会突然做出不利于人类的决定。

    终究,我在暗黑大陆的名声,也并非想象的那么好,女暴君,杀人王之类的称呼,我还是心知肚明的。

    只是他并不知道,我其实也在担心,担心这份心中的感情,无法获得回应。

    沉默良久,我终究下定决心开口,无论成功与否,都不应该犹豫。

    “一片肥沃的土地,交换你身上那只狮子布偶挂坠,可否?”【

    我:“……………………,……………!!!!!!!!”

    “原来如此。”

    不知道什么时候清醒过来,站在身边的阿尔托li雅,深思的抵着下巴,对于石碑上的坑爹结尾毫不惊讶,以至lu出一副赞同的表情。

    就仿佛就仿佛找到了知音。

    我:“……”

    洁lu卡:“……”

    艾鲁法西亚:“……”

    这个世界还是毁灭掉算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