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魔法阵系统

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魔法阵系统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拜托阿尔托莉雅帮忙,多番测试妖月狼巫的能力以后,已经是一个上午的时间过去。

    一屁股坐在地上,我陷入了沉思之中。

    经过粗略尝试,暂时,我得出了妖月狼巫的三大战斗能力。

    第一,速度,没错,无疑还是速度。

    虽然因为妖月狼巫逐渐偏向于法师系统,在速度方面的进展,已经显得不尽人意,就算是这样,速度还是妖月狼巫的绝对利器。

    以卡洛斯为例,虽然这个走速度极端的圣骑士,在提升到领域境界以后,不断飞快的成长进步,颇有点天下武学,唯快不破的境地。

    他的速度,正在和妖月狼巫逐渐拉近,但是,在到达世界之力境界,产生质变以前,还是休想赶得上妖月狼巫的速度。

    当然,我所说的卡洛斯的速度,是他平常的战斗速度,也就是使用瞬步叠加精力光环的时候,而不包括他瞬间爆发的超级瞬步,卡洛斯的超级瞬步之快,恐怕就连世界之力境界的强者都只能望洋兴叹,妖月狼巫也比不上,不过相对应的,这招的缺陷也很大,就算卡洛斯到达世界之力境界,也未必能够弥补得了,将其变成一招完整的绝杀之招。

    卡洛斯现在的速度,在世界之力境界以下,应该是难以找到匹敌的对手,可想而知,在速度上仍然比他更胜不少的妖月狼巫,即使打着世界之下,速度第一的旗号,恐怕也没人能够反驳得了,怎么可能放弃如此巨大的优势。

    速度快有什么好处?

    最大的好处自然是近战能力的提高,加上月狼在心境阶段,领悟的又是洞察之心,依此,在近战能力上,月狼还是有着相当不错的水准,只不过老是拿来和地狱格斗熊对比,自然悲催。

    而晋升到了妖月狼巫,在速度、灵巧,体质和力量方面的提升,虽然不如近战职业多,但综合之下,也是水涨船高,近战实力比起月狼阶段强了一大截,和地狱格斗熊是没办法比较,但是,光就凭近战,领域境界里头,能够和妖月狼巫一战的,我认识的人当中,板着手指头数,也就那么几个。

    卡洛斯,西雅图克,莎尔娜姐姐,阿尔托莉雅,嗯,卡lu洁应该也能,虽然没有见识过她的实力,但是光想象一下,她以领域级的实力,十二骑士的战斗经验技巧,再加上十二骑士传承套装……

    我勒个去!

    这样仔细一想的话,我猛然发现,说不定领域境界之中,还未必是地狱格斗熊最强,卡lu洁绝对是一匹意外的超级黑马,只不过平时不显山lu水,真正的实力,根本没有在大家面前展现出来。

    想到卡lu洁,我的目光下意识就向她那个不争气的姐姐寻去。

    正站在远远的地方,一边看着我和阿尔托莉雅练习,一边悠然自得的泡着茶的洁lu卡,无疑就像galgame里面常见的设定——有个成绩年纪第一体育万能的学会会长妹妹的废柴归宅部双胞胎姐姐。

    不用猜,在十二骑士的传承者之中,唯一不喜战斗害怕流血的胆小的她,实力绝对排在垫底的位置。

    这样一比较的话,也太悲惨了吧,想到这里,我不禁替黄段子shi女抹了一把心酸的泪水,一个娘胎里,甚至是几乎同一个时刻跑出来的两姐妹,察觉怎么就那么大呢?莫非是母亲在怀孕的时候,把营养都给了妹妹,而姐姐那本就所剩不多的营养,又全都跑到xiong部上去了?

    只有演技腹黑吐槽黄段子无节操胆小怕生这些与其说无用,根本就是人生的残次品的技能,到是有着妹妹的水准,这样一想姐姐实在是废柴的可以,如果没有妹妹的话或许还只是个普通的废柴但偏偏有这样的妹妹所以比较之下就是超级废柴了。

    当然,必须要补充说明的是,我就是喜欢这个卖萌卖节操的胆小废柴姐姐。喜欢的要命,完全被这笨蛋shi女mi的不可自拔了。

    仿佛察觉到了我在吐槽她,这shi女在泡茶之余,投以一记恶狠狠的俏媚目光过来。

    打住打住,从刚才开始话题完全偏了。

    总而言之,暂时来说,拥有速度上的优势,近战依然是妖月狼巫最主要的战斗方式。

    第二战斗能力,无疑就是妖月狼巫逐渐偏向的魔法系了。

    准确来说,应该是魔法阵系才对,但是偏偏我对魔法阵又是一窍不通,这个事实比较残念一点,还好人妻骑士给我指点了一条捷径,那便是直接通过魔法脉络来凝结出相应的魔法阵,形成所谓的魔法阵系统,以达到简化魔法的优化和使用的目的。

    魔法阵系统的话,我现在只掌握了区区三个,和人妻骑士那由数之不清个魔法阵组成的庞大魔法阵系统相比,简直就是蚊子和大象的区别,她的魔法阵系统里面,少说也有上千个魔法阵吧,莫非可以给她取个【thousandsmaster】之类的奇怪称号?

    版权方面真的没问题么,上帝大人?反正出了什么问题你在时空管理局里多坐个几年就是了,对于光是在侵权方面就已经面临着高达百万年的牢狱控诉的你来说,也不差这点时间了对吧。

    于是,我决定心安理得的继续山寨下去。

    数千个魔法阵之中,那人妻骑士只用了……我数数看,应该是其中的六七个魔法阵……大概吧,呃啊。

    咳咳咳,总而言之呢,这些魔法阵,都是一些最简单的冰箭,火弹,火球,闪电,说到高级点的话,也就是最后面的一道菜,那啥红白yin阳玉模样的雷球,看起来比较高端一点。

    其他的,都是最基本的魔法。

    也就是说,其实在人妻骑士的考验里面,她仅仅用了她所掌握的,至少数千个魔法(阵)之中的最基本最简单的几个魔法(阵)。

    高端一点的,乃至所有法师的最终目标——复合魔法,她一个都没使出来。

    这样一想的话,吞噬世界之力境界的强者,果然都是一群怪物啊,我觉得还是去投靠三魔神大人比较靠谱些。

    所以说,魔法阵系统的前景,无疑是非常广阔的,但对我来说,想要在这方面发展下去,难度也非一般的大。

    呆呆的想着,我下意识释放出了自己仅掌握的三个魔法阵。

    火的三角之阵,拥有强大的火焰抵抗力,有它在,只要面对不是太强的敌人,三角之阵几乎就相当于是一个火焰魔法无效的属xing。

    雷的四方之阵,具备对闪电的感知和躲闪能力。

    冰的圆形之阵,强化冰冻之力的威力,就效果而言,等于是魔法阵版的武帝剑。

    赤sè,炽白,冰蓝,三sè魔法阵,以自己为中心不停地缓缓旋转着,构成一个极为简单的魔法阵系统,没了人妻骑士那庞大恐怖绚丽的魔法阵系统对比,到也显得颇有几分神秘,强势和美丽。

    就好比将卡lu洁扔到一边,找个普通人和洁lu卡去对比。

    心神一定,慢慢地,意识再次进入到那片魔法脉络世界之中。

    那个sè彩斑斓,美丽梦幻之极的彩sè精神世界。

    停留在无边的虚空之中,我看了周围一眼,这就是自己的魔法脉络世界么?

    和被人妻骑士第一次引领到这片世界相比,似乎有了些许的变化。

    首先是点缀在这个世界之中,那些五颜六sè,宛如泡沫一样美丽的光晕,光芒,光团,要比上一次浓郁很多。

    第一次见到的自己的魔法脉络世界,里面的那些美丽sè彩,淡薄的就像是放置许久,已经褪sè的几近模糊不清的彩sè相片。

    这些sè彩,按照那人妻骑士的解释——小狼你那么笨,我就用最简单的,连你也能理解的说法告诉你吧。

    简而言之,勉强可以将这些sè彩光芒,看成是自己的精神力,当然还有更加细致的说法,诚如人妻骑士所言,再说的深奥一点,我就无法理解了,毕竟不光是我自身的问题,连现在的整个暗黑大陆,因为资料大量遗失,对精神力这门力量的研究,都已经是少之又少。

    定了定神,我将注意力集中到这片梦幻世界,除了这些代表着精神力的彩sè的光以外,唯独的第二样事物上。

    犹如最高级、最柔软的缎带一样,在这个世界里一圈一圈的缠绕,不断飘舞,不断变化,组成无数复杂图形的冰蓝sè光线。

    这些冰蓝sè光线,就是自己的魔法脉络。

    同样有了变化,上次如同发丝一样的光线,肉眼能看到的,变得粗了一点点,但是,离人妻骑士那纤细胳膊一样粗的光带,又有着天壤之别。

    这应该是自己从月狼晋升到了妖月狼巫之后,无论精神力还是魔法脉络,都有所增强的关系吧。

    理所当然的得出这个结论之后,我开始思考着该如何调教自己的魔法脉络。

    现在想想,还是多亏了人妻骑士狠心,让我自己领悟从冰系魔法脉络到雷系魔法脉络的转换,得到不少的实践经验,要不然,又是她直接向我展示如何转换的话,现在,面对着这些魔法脉络,我肯定是无从下手了。

    还是先热热身吧。

    在这片没有天与地,只剩下无边无际的虚空的虚幻彩sè世界中,我闭上双目,细细感受着那些冰蓝sè的光线。

    在我的操纵下,冰蓝sè光线,开始缓缓转变成赤红sè,直至完全以后,又逐渐变成炽白,而后回到冰蓝,如是不断的反复,不断的进行属xing转变。

    等这种转变,再没有生涩感的时候,我停了下来。

    当然,这并非是说我的魔法转变已经熟练无比,圆满了,和人妻骑士能在瞬间就将她那庞大无比的魔法脉络转换成另外一种属xing相比,我现在的速度就犹如乌龟一样,只是这种事情并非一朝一夕,只能用时间来弥补。

    现在,只稍微热身,然后,尝试一下如何调教这些魔法脉络。

    就先以已经领悟的三个魔法阵为材料吧。

    选定方向,我开始将全部的精神都投入到魔法脉络之中,刹那间,身影模糊起来,仿佛一粒扔到水里的糖块,逐渐分解,融入到这片浩瀚的世界之中。

    彩sè的世界,一片万籁寂静,只剩下那些彩sè的光晕,光芒,光团,在不断的变幻,将这片寂静世界点缀的美丽无比。

    那些不断飘舞的冰蓝sè细线,就似有无数的九天玄女,所舞动飘逸的水袖流云,在虚空之中绽放出夺目光彩,不断变化,看似絮乱之美,但是慢慢的,却似乎形成了一种奇妙的,无法理解的轨迹,图案。

    那种浩海,那种神秘,就犹如夜空之中,无数闪烁的繁星一样,似乎随着某种意志,思想,感情,不断的变成各种繁杂符文,几何图案。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竟然陡然间有种沧海桑田的茫然感,就好像记忆被拉到了一片十分遥远的时空之中,好不容易才回过hun来。

    不好,究竟过了多久?

    我吓了一大跳,生怕自己在魔法脉络世界呆久了,现实世界的时间流逝,阿尔托莉雅那边会出问题,连忙从魔法脉络世界之中脱离出去。

    再次睁开眼睛,两张绝sè无双的俏脸,就凑在离自己不到一尺远的距离,把我给吓了一大跳。

    “阿尔托莉雅,你没事吧。”反应过来,我连忙问道。

    “没有……到是凡,没出什么问题?”眨了眨那双纯净美丽的碧绿眸子,阿尔托莉雅反过来问道。

    咦?

    我下意识的抬起头,看了看头顶上空。

    从上天反射下来的光线充足,应该还是白天。

    再看看阿尔托莉雅的状态,因为练习而香汗微湿的额头,显示出健康模样。

    莫非在魔法脉络世界里面貌似渡过的那段漫长时间,在现实世界,却仅仅是一个下午不到?

    我低头沉思,觉得这个问题,有必要弄清楚才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