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圣法之贤,万法之阵!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圣法之贤,万法之阵!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圣法之贤,万法之阵!

    ******************************************************************************************************

    魔法脉络世界和现实世界的时间比例,究竟是怎么个算法,如果弄清楚的话,或许对我来说是个不小的收获。

    当然,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就算存在一个巨大的比例,想要像那些奇怪的,时【哔】房一样,具备修炼自身的功能,也是白扯。

    精神世界如何提供修炼肉身的空间和环境?现实之中,修炼有着许多束缚条件,大到上帝的无责任法则,小到一丝丝的空气阻力,在精神世界,你根本模拟不出这样的条件,在里面锻炼琢磨出来的技巧,毫无意义,反而会让自己的大脑混淆混乱。

    所以说,一切尝试在精神世界里修炼武艺技巧的家伙,都是yy型的高手。

    当然好处肯定也是有的,虽然没有想象的那么大,精神世界里的时间确是被延长了,这点没错,所以到是可以躲到里面思考,尤其是对于我这样的,智商在平均线上岌岌可危的上下波动的家伙来说,如果能获得比别人好几倍的思考时间,到也不是不能勤能补拙,奋斗一番。

    其他作用暂时还没想到,以后慢慢再说吧。

    “凡,莫非这是雪莉尔阁下教你的……”

    好奇宝宝阿尔托莉雅和洁露卡仍未离开,甚至将那张秀丽绝色的俏脸更逼近一分,指着以我为中心做立体旋转,看似有那么点神秘感的魔法阵系统,问道。

    “嗯,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我点了点头,却又疑惑,为什么她们一口咬定是雪莉尔教的呢,就不能是艾鲁法西亚那小萝莉偷偷给我开小灶?

    抱歉,那小萝莉光听外号就知道是近战型的暴力分子,又怎么可能懂得如此纤细高深的魔法技巧,是我搞错了。

    “其实刚刚就在猜测,凡身上的魔法阵……莫非就是【万法之阵】,现在看来果然没有错。”

    “万法之阵?”我疑惑的看着阿尔托莉雅。

    “雪莉尔阁下没有和你说过吗?”两个女孩显得更加惊讶。

    “没有,那家伙,教了我就跑了,连名字也是最后才告诉我。”

    我摇了摇头,对于如此不负责任的引导者,自然是恨的咬牙切齿,心里发誓若是能再见到她,一定要强行侵入她的魔法脉络世界里面让她羞耻欲死。

    话说这对于有着奇怪羞耻点的法师来说,算不算是犯罪宣言?对于普通女孩来说就跟听到“下次见到你一定要剥光你的衣服看个够……”这样的说法类似?

    这个话题就此打住,节操危机!!

    “凡想知道万法之阵的来源吗?”阿尔托莉雅在旁边坐定,接过洁露卡递过来的热茶,丝毫不担心我摇头说不感兴趣。

    当然,她猜的也的确没错,怎么可能不感兴趣,在了解我的性格这点上,阿尔托莉雅真是越来越有贤良妻子的味道了。

    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神色,只见阿尔托莉雅咻咻的啜了几口茶,缓缓道来。

    “根据精灵史书上记载,玩法之阵,应该是由亚瑟王时代的十二骑士之一,圣法之贤骑士夏洛特菲米娜阁下所创造。”

    哦哦哦,圣法之贤骑士,这个外号光听起来就觉得碉堡了,什么熊灵之怒,比起来就像小孩子一样。

    事实也是如此。

    “圣法之贤……夏洛特菲米娜,能不能和我说说这个人。”

    这话刚刚一说,做在另外一旁的黄段子侍女就,身形微微踉跄,然后那双紫色妩媚俏丽的眸子,就拼命的朝我翻着白眼。

    莫非她以前和我说过?

    这也怪不了我吧,谁让你这家伙的大腿那么软那么舒服,枕在上面,谁还有心情去听什么十二骑士的故事?

    无视黄段子侍女投来的鄙视目光,我继续听下去。

    “夏洛特菲米娜阁下的话……虽然留下来的传说甚多,但毕竟是亚瑟王时代的人,许多记载,经过历代的传抄以后,已经难分真假,不过唯一能确定的事情是……”

    说到这里,阿尔托莉雅再次啜了一口茶,润润喉咙,节奏把握的恰到好处,看不出来,她还有说书的潜质。

    “唯一能确定的事情是,夏洛特菲米娜阁下,在当时,是号称暗黑大陆的法师第一强者的存在,即使在在十二骑士里面,她的实力也是排在第二,无人能撼。”

    “等等,我想问一下,十二骑士里面实力第一的究竟是谁?”不顾阿尔托莉雅说的兴起,我出声打断问道。

    实在太好奇了,这个第一,不光是第一代的十二骑士,现任的十二骑士继承者之中,据我所知,也是卡露洁的实力排在第二,那个第一,就算是洁露卡也不清楚。

    神秘的第一。

    “第一……吗?”阿尔托莉雅的语气微微一顿,沉默起来,就连旁边的洁露卡也露出倾耳倾听的关注之色。

    “十二骑士实力排在第一位的……是绝士之剑骑士。”良久,才从阿尔托莉雅那里,听到这样的回答。

    她的神情,在提起这个名字的时候,不可抑制浮现出了的庄严,敬重,以及……悲哀,等等复杂之色。

    似乎这个绝士之剑,有着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

    士?

    绝士之剑?

    为什么会是士呢?

    我想了又想,还是没弄清楚这个名字代表着什么,到是洁露卡在一旁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沉默下去,气氛突然之间就变得庄严寂静下来,给我的感觉,就仿佛是灵柩前的默哀一般。

    “抱歉,凡,关于绝士之剑骑士的资料,我知道的也不多,恐怕没办法为你解惑。”似乎看出了我的好奇心在膨胀,阿尔托莉雅一句话就将后面的问题堵死了。

    “咳咳咳,那还是继续说说夏洛特菲米娜阁下的事吧,她和万法之阵有什么关系,莫非万法之阵就是她创造的?”

    感觉到踩雷了,我连忙转移话题。

    “你猜的没错,万法之阵,就是夏洛特菲米娜阁下的成名绝技。”

    说到这点,阿尔托莉雅精神又来了,看得出来,她很敬佩这位圣法之贤骑士。

    “夏洛特菲米娜阁下,是暗黑大陆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法师,在她手上,数之不清的魔法被创造出来,可以说是整个暗黑大陆法师界的领袖人物,甚至有人说,就算将整个暗黑大陆的法师全部凑起来,所掌握的魔法数量,也没有她一个人掌握的那么多。”

    说到这里,阿尔托莉雅流露出淡淡的笑容,不知道想起了什么。

    “最让我佩服的是,夏洛特菲米娜阁下总是挂在嘴边的一句话——简单至上,她极力普及魔法的使用,降低魔法入门的门槛的引导者,因而被所有的法师尊称为导师,如果没有夏洛特菲米娜阁下的话,后世的法师数量绝对会缩减一半以上……”

    阿尔托莉雅滔滔不绝的说着,我在一旁细心聆听,可以看出,这位夏洛特菲米娜,之所以特别被吾王陛下所敬佩,并不是因为她的强大实力,更不是为以后的精灵帝国立下赫赫战功,手染无数鲜血,而是她那一颗无国界,无种族之分的法师之心。

    夏洛特菲米娜,是十二骑士当中少数几个成就跨越种族,受到整个暗黑大陆所爱戴的英雄,大多数十二骑士,为了实现亚瑟王的愿望,打造精灵帝国,手上都染满了大量的鲜血,她们的实力固然让人敬畏,但也树敌众多。

    而夏洛特菲米娜,她在法师领域的早就,以及那份没有国界种族之分,仅仅为了自己所热爱的魔法能够普及开来所作出的贡献,却无论是精灵族的敌人或是盟友,都敬佩有加,在一些种族——就比如说赫拉迪克一族,夏洛特菲米娜之名,甚至比亚瑟王更加得到敬重……

    明明说资料已经不完整,但是关于夏洛特菲米娜的事迹,阿尔托莉雅还是足足给我说了大半个小时,话题才重新落到关键的万法之阵。

    看着长长做出一声感叹,似乎在遗憾为什么自己身边没有一个夏洛特菲米娜的阿尔托莉雅,我狠狠的捏了一把冷汗。

    吾王还真是求才若渴啊,像我这样的笨蛋,不是什么人才还真是抱歉了。

    “万法之阵,就是夏洛特菲米娜阁下的魔法【简单至上】理论之中,最终最完美之作,号称哪怕是笨蛋也能成就魔法贤者的。”

    切!

    我暗啧了一声,感觉仿佛有几根利箭穿心而过,痛苦的捂住了胸口。

    将来我要是成就不了魔法贤者,谁负起这个责任?

    洁露卡面无表情的偷笑中……

    “只可惜……”顿了顿,阿尔托莉雅突然来个峰回路转,莫名的叹起了气。

    “万法之阵,却被夏洛特菲米娜阁下定义为最完美是失败作。”

    “为什么会这样?”我的好奇心不可抑制涌了起来。

    “的确,万法之阵可以让缺乏魔法天赋的人,更加便捷的学习和使用魔法,但问题是万法之阵自身的门槛太高了,在当时,万法之阵被创造出来以后,整个暗黑大陆能够学会的屈指可数,其中一个就是雪莉尔阁下,所以我才猜测应该是她教会了你。”

    阿尔托莉雅的一番解释让我无语远目,的确,万法之阵虽然能够降低魔法的门槛,但是本身学习的门槛却过高,所以被称为最完美的失败作,也是吐槽的十分贴切。

    看不出来,这个夏洛特菲米娜也是个喜欢吐槽自己的人,如果能遇到的话,说不定会有共同的话题。

    阿尔托莉雅这一番解释,也和当初那人妻骑士给我解释魔法脉络时的说法十分吻合。

    人妻骑士和我说过,能够掌握魔法阵系统——也就是这个万法之阵的人,只有两种,一种是天生的上帝宠儿,受到上帝所眷顾,能够摆脱一些规则的束缚的天才。

    而另外一种,则是依靠自身的力量,能够摆脱一些规则束缚的强者,究竟要强到什么程度,才能在一定程度上摆脱规则束缚呢?我无法肯定,估计应该是四翼水准,魔神级别,吞噬世界之力境界的强者才行。

    一般来说,受到上帝眷顾的人,如亚瑟王,十二骑士,个个都是天赋强者,万法之阵对她们不能说没有用,但也失去了创造出来,为了降低魔法门槛的初衷。

    而达到吞噬世界之力境界的高手,同样是如此。

    所以说,误打误撞的,我这个貌似是得到了上帝一记抛错方向的媚眼,而被称之为眷顾者,魔法天赋却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存在,到是让号称最完美的失败作的万法之阵,得到了或许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一次光芒绽放。

    说白了,这个万法之阵,简直就像是夏洛特菲米娜跨越数十万年为我准备,最适合我的一份大礼。

    在得到这个结论以后,我很是感激的在心中默默一拜,祝这位素未谋面的可亲可爱的法师大人,在天之灵能够在天堂继续和雪莉尔以及艾鲁法西亚重逢,并顺便帮我教训她们两个一顿。

    了解了万法之阵的根源以后,我对它自然又是另外一番新的认识,对于里面所包含着的,圣法之贤骑士夏洛特菲米娜的【简单至上】理论,产生了强烈的共鸣。

    一个是因为太聪明而追求简单至上,一个是因为太笨而渴求简单至上,这样的区分我当然知道不用谁提醒混蛋!

    等阿尔托莉雅和洁露卡都各自离去,我也解除了身上的魔法阵系统……不,现在该叫万法之阵了,果然在原则性的东西上,还是尊重原创吧,虽然我这个命名帝的大斧已经饥渴难耐,就算看到脚下的一粒石头都想给它取个名字叫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

    刚才在魔法脉络世界的一番冥想,并没有带来什么实质性的成果,理所当然,哪怕是能降低魔法门槛的万法之阵,也不可能随随便便让我这种天赋平凡的人,在不到一个下午的时间里就能够有所收获。

    当然也不是毫无所获,总算是确定了一条明路吧,至少以后知道该怎么去努力了,作为一名冒险者,最苦恼的事情不是自身懒惰,而是想努力却找不着方向。

    接下来,该说说妖月狼巫的第三战斗能力了。

    幻术,概括来说应该是精神力。

    暂时来说,精神力方面的运用,在三大战斗能力当中,作用应该还是最小的,不过前景却十分看好。

    人妻骑士最擅长的就是精神力运用,虽然在考验之中,看起来,似乎她的魔法挺厉害的,当然实际上也是,但是实质上,最令人震撼和觉得强大的,还是精神力运用。

    从一开始那阵让我和阿尔托莉雅走散的迷雾,到后来的远古战场,然后是一片白纸似的幻想世界,再到春夏秋冬四季考验,最后是隐藏考验,她的精神力都穿插其中,融入到每一寸地方,甚至会让你感受不到,觉得这就是真实世界。

    如春雨,夏暑,秋风,冬寒,这四季幻境,就算告诉你,这只不过是幻境,你会相信么?再退一步,就算相信了,你能无视么?敢无视么?

    无视的结果,就是直接在幻境里gameover,别以为幻境就没有攻击力,那人妻骑士的幻术,已经达到了亦幻亦真的境界,在幻境里头,你所遭遇到的攻击都会真实的体现出来,在幻境之中挂了,在现实也意味着完蛋。

    和这种境界相比,月狼那只能创造几个幻象分身迷惑人,或是捣鼓出一些弱得可怜的精神能量球玩弹幕,这些小伎俩简直就是不堪入目。

    所以说,精神力运用的前景无疑是巨大的,有人妻骑士,甚至是剧她所说的,一个高达八翼级实力,擅长精神力运用的天使强者……叫啥来着,算了,名字是是个代号,并不重要,有这两个前辈作为仰视和追赶的对象,我对精神力运用怀着强烈的自信。

    只不过自己离这一步还远得很,和她们相比,连婴儿都不如。

    现在,暂时来说,在精神力运用方面,我想要捣鼓出一些能够很快见效的成果,虽说这话有点自大,不过我可不是随便吹牛。

    没错,就是模拟世界之力境界,上一次,神诞日之前的时候,以月狼变身和西雅图克对决,我就曾经试过,当时很是将没见过世面的小野蛮人吓了一大跳,当然,也仅此而已,以月狼的境界实力,想要模拟世界之力境界,实在是太勉强了,已经超过了技巧所能够弥补的范围。

    晋升到妖月狼巫以后,我似乎可以将这个当时放到一边的念头,重新拾起来捣鼓一下,如果真的能模拟出世界之力境界,可以想象一下,在世界之力境界以下,有几个能不被自己克制?

    当然,也就能吓吓世界之力境界以下的人,在真正的世界之力境界面前,模拟世界之力的技巧,无疑就是班门弄斧,山寨见真品了。

    想了想,我越发觉得模拟世界之力,这个精神力的运用技巧,有必要捣鼓出来,如果成功的话,短期之内,绝对将成为妖月狼巫的一大绝技。

    但是……我随即又沮丧起来。

    要重新练习熟悉的东西,真的很多啊。

    最基本的,刚才所说的妖月狼巫的三大战斗手段,速度,万法之阵,还有精神力运用。

    再细分一点的话,还得对以前的招式,诸如冰之斩首剑,冰华乱舞等等招式,进行晋升之后的优化,强化。

    如果有个一两年时间让我慢慢磨练,妖月狼巫形态应该能得到稳步飞快的提升,实力甚至足以和地狱格斗熊并驱。

    可惜,哪来的那么多时间给我啊。

    剩下的半个下午的时间,我没有再做其他事情,就将这些需要好好练习的东西,按照重要的程度,好好的进行排序,既然时间不够,那就只好制定计划,明确目标。

    到是夜晚时分,因为白天的练习不小心卖力过头的阿尔托莉雅,乏力了。

    【万般无奈】之下,我只好再次充当起补魔亲王的角色,在洁露卡将她抱回帐篷里面以后,装模作样的在附近转了一圈,然后偷偷的,自欺欺人的潜入帐篷,片刻之后,阿尔托莉雅不断压抑着的断续诱人呻吟, 便从里面传了出来,足足持续到快要天亮。

    帐篷微动,片刻之后,威仪万千的精灵女王从里面走出来,只是那张平时让人不敢直视的带着庄严认真神色的俏脸上,此刻却染上了一层淡淡的少女红晕。

    乘着天朦胧胧的暗色,她来到冰谷的另外一角,取出胜利之剑,神色一肃,开始进行每天的晨间练习。

    而另外一边,一道穿着侍女服的娇小可人身影,心照不宣的在阿尔托莉雅离开半个小时后,悄悄的钻入帐篷里面,片刻之后,又是另外一种风情,却同样魅惑诱人的呻吟声,再次自帐篷里面传出来。

    直到日上三竿……

    所以说没日没夜没羞没躁的荒淫生活这种说法有误,至少半个上午以及下午这段时间,我还是有好好的在心里将温柔乡英雄冢这五个字,默默念上一百次,以省自身。

    想着想着脑海之中就情不自禁的回忆起昨晚的无限春色……这种事情才不会发生。

    昨天,按照重要性将要练习的东西排序好之后,我打算从现在开始,付诸实践,至少要在这冰谷之内,先将妖月狼巫这个角色熟悉下来。

    在我列好的练习行程表之中,首先排在第一位的是速度。

    要先熟悉妖月狼巫的新速度。

    速度不仅仅关乎近战发挥,也涉及到躲闪和逃命,到达了妖月狼巫这个境界,哪怕是平时所习惯掌握控制的速度,突然之间,每秒快了那么一米,这种极其细微的程度变化,也会造成一定的影响。

    本来在完美的时间,完美的出手,因为快了这一米,可能会导致出手时间晚了那么几毫秒,而出现空隙,让敌人有躲闪甚至反击的机会。

    躲闪的时候也是,如果面临着敌人密集的打击,因为速度快了这么一点点,本来恰好可以躲开攻击的位置,多挪移了那么一寸半寸,结果可能就完全不同。

    所以,我觉得速度是基础之中的基础,没有习惯自身的速度,就像拿着一把无法控制的巨锤和敌人战斗,未伤敌,先伤己。

    得到洁露卡的补魔,日上三竿才从帐篷里爬出来,简单了吃了个早餐,回忆一遍计划,我就开始在冰谷里面,像吵闹的熊孩子一样四处飞奔,兴致一来,甚至上演了一把飞檐走壁,在环绕着冰谷的冰崖上不断奔跑。

    速度时快时慢,慢的时候犹如闲庭信步,快时则看不见影子,身形时轻时重,轻时犹如鬼魅,从身边掠过而其人不知,重时,冰谷内却卷起了剧烈狂风,每跨出一步都风声大作,撕破长空,犹如雷霆咆哮。

    一时之间,搅得整个宁静的冰谷鸡犬不宁。

    没办法,本来如果有一个能够和自己练习对战的人在,通过实战的训练,是熟悉和掌握妖月狼巫的新速度的最快办法,只是看看冰谷里面的两个人,阿尔托莉雅到是个好对手,但她现在根本无法支持对战练习,估计要真打起来,不用十分钟,我又得将她抱到帐篷里面补魔了。

    另外一只……没错,是一只不是一个,这样一只胆小如兔,不喜战斗厌恶流血的笨蛋侍女,我实在不忍心逼迫她和自己练习,再说她现在的实力也不大够格作为妖月狼巫的陪练了。

    所以,只能像犯了中二症状的酷跑族,在冰谷深处如同无头苍蝇一样,毫无目的的四处狂奔乱跳了。

    而这种相当让我残念的练习,根据估计,起码要持续个两三天,才能初步习惯妖月狼巫的速度。

    注意,只是初步习惯而已,想要真正掌握的话,没有对战实践,甚至是实打实的和敌人战斗,果然还是不行,回去以后立刻就去找西雅图克和卡洛斯的麻烦吧,希望他们两个已经完成了阿卡拉交代的任务,回到营地了,不然我这饥渴难耐的大斧该向谁举起?

    “亲王殿下,累了吧,喝点茶吧。”在这枯燥无聊的练习之中,洁露卡突然难得好心的捧来一杯茶。

    哦哦哦,莫非我这可爱又可恨的小侍女,终于改过自新,肯好好侍奉我这个主人了?

    明明是一杯简单的热茶,却让我感动不已,只觉得这辈子为洁露卡做牛做马都值了,产生这种念头究竟是我奇怪,还是我和洁露卡原本的关系就很奇怪?

    总而言之,感动的差点流出泪水的我,安安稳稳的坐下,准备享受这一杯难得的热茶。

    从洁露卡手中接过,很好,到此为止都没有小动作。

    我安心的将茶杯送入口中。

    “碰~”

    咦?

    我再将茶杯送入口中。

    “碰~”

    阿勒勒?

    “碰~”

    “碰~”

    ……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混蛋,我怎么没办法喝茶了?

    “噗噗~~~”

    一旁紧紧盯着这一幕的洁露卡,终于忍不住笑声,抱着肚子笑倒在地。

    “你这家伙啊~~!!!!!”

    摸了摸脸,察觉到面具存在的我,终于明白了这黄段子侍女的险恶用心,整个人顿时黑了一半,张牙舞爪的朝对方扑去。

    洁露卡自然不会坐以待毙,一边噗噗的笑着,一边转身一跃,给我留下一抹香影。

    “站住,你这笨蛋侍女,今天我非要代阿尔托莉雅好好教训你不可!”

    我一路追上去,在她身后气急败坏的吼道。

    打打闹闹之间,这种练习似乎也变得不怎么枯燥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