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骄傲的小亚瑟王

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骄傲的小亚瑟王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所以说呢,小家伙,以后有什么打算?”

    见小亚瑟王神sè有点落寞的样子,我以为有破绽,便试图伸出指头,像对待埃里雅那样,亲昵的去捅捅她的柔软稚nèn脸蛋。

    结果事实证明,这小东西完全不像埃里雅那么乖巧可爱,捅过去的结果是我的手指头被狠狠刺了一下,痛的不断在地上滚来滚去。

    “没办法,暂时先回精灵族吧,那毕竟素本昂的地盘哒。”

    瞪着那个在地上如同蠕虫一样滚来滚去的笨蛋,亚瑟王jiāo声jiāo气的,没好气的说道。

    然后,她回过头,上下打量着阿尔托莉雅。

    “你就素本昂的继承人哒?”伸出小小的胜利之剑,毫不客气的对着阿尔托莉雅指过去。

    “是的,亚瑟王陛下,很荣幸能见到您。”

    阿尔托莉雅不以为意的轻轻一笑,恭敬行礼道,看到了没,这才是王者风范,你这小小亚瑟王,该不会是冒牌货吧,还是说那颗灵hun种子在数十万年里产生了恐怖变异,直接导致xing格完全扭曲掉了?

    我在后面念碎碎的用幽怨目光,盯着这一大一小两个一模一样的女王,互相对视打量的一幕,心里不无恶意的想到。

    要说原来的亚瑟王在我心目之中是个什么形象……通过精灵族的史载,以及黄段子shi女的口述,再加上那几块石碑,本德鲁伊拥有m级脑补技能的大脑,立刻就勾勒出了一副清晰的形象。

    正经的时候,比阿尔托莉雅威严更甚,毕竟现在的阿尔托莉雅还不够成熟,并且亚瑟王的气势更加锐利,因为这家伙是杀人王,手染了无数种族的鲜血。

    不过,隐藏的内里是个闷sāo,而且有着可能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腹黑一面,偶尔会用一副很严肃的样子卖萌,或者是像电bo系一样做出让人不知所措的超常识举动。

    以上任何一点属xing,眼前这个小小亚瑟王都没有继承,当然杀人王方面可能有那么点点相似,毕竟是个可以毫不犹豫的挥舞胜利之剑朝我这个救命恩人刺过来的家伙,何止是凶残,简直就是暴君。

    还有一点就是卖萌……好吧,我承认她现在这副样子本身就是一个萌字了,尤其是那jiāojiāonènnèn的语气,尾音总是会加上一个可爱的“哒~”字作为装饰,和卡洁儿的“叽~~”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说白点就像是同时兼备了埃里雅和卡洁儿的部分萌点。

    但是容我再次声明,萌不能当饭吃,这家伙的xing格不是一般恶劣,要是放回数十万年,绝对是个杀人如麻的女暴君,贤明到是一点也看不出来。

    所以说,莫非灵hun种子的变化,只留下最恶劣的那部分xing格?

    “呜礼之徒哒!”

    一声jiāo喝,我再次捂着小孔喷血的额头满地打滚。

    “为什么?!”

    “一定是在背后说本昂的坏话哒。”

    这小家伙,很是神气的将xiong一ting,额头上那根金sè小呆毛像是接受电bo的天线一样不断哔哔抖动。

    原来如此,呆毛还有这等凶残的作用啊!

    我震惊了。

    教练,我也要呆毛!

    还有,请给我最好的黑sè呆毛!

    回过头,亚瑟王继续打量着自己的继承人,目光数次对视,好一会儿之后,她满意的点点头,高傲道。

    “很好,资质优秀,不愧素本昂的继承人哒。”

    “别把阿尔托莉雅的优秀,说的好像是你的功劳似的。”额头还在潺潺冒血的我,无法忍耐这颗不羁的吐槽之心,忙着在地上打滚之余不忘插入一句。

    “啰嗦啰嗦啰嗦,笨蛋就像笨蛋一样在地上打滚就好了哒~~”

    及时雨的吐槽明显ji怒了小家伙,只见胜利之剑的白光一闪,就在刹那,我敏捷的从地上一蹦而起,弯腰弓膝,将银sè十字架紧紧握在手中,目光锐利,气势深沉,做出宛如两个绝世高手对峙的紧张气氛。

    “噗咻~~~”

    对峙之中,其中一方的额头上,再次添针孔状伤口,喷出了一股细细血丝,给紧绷的气氛徒增了喜剧感。

    “你素笨蛋吗?以为本昂的剑有那么好躲哒~~”

    早在对峙之前就已经将胜负决出的小小亚瑟王,漂亮的舞了一个剑花,将胜利之剑收于腰间。

    马……马萨卡,明明已经躲开了她那一剑……究竟是在什么时候?

    不可信的看着从额头上顺流而下的血丝,我瞪大了眼睛,却是无论在脑海之中如何回忆,都想不通额头上这一剑究竟是在什么时候被击中的。

    不愧是传奇亚瑟王,昔日的暗黑大陆第一强者,这份剑技,本熊眼!马萨卡!巴伽纳实在是甘拜下风。

    像是被主角威风凛凛的秒杀掉的小喽啰一样,我轰然倒下,再次抱着额头满地打滚起来。

    这把胜利之剑究竟是什么构造,被刺中疼的要命。

    “喂,我的继承人哒。”

    小亚瑟王回过头面对着阿尔托莉雅,明明是必须拼命仰头看着对方,语气却十分的不可一世。

    顿了顿。

    “告诉本昂,你的名字哒。”

    果然是差别待遇么,明明和我说了那么多话都没有问过我的名字,一口一个笨蛋,现在却貌似很有风度的问起了阿尔托莉雅的名字。

    “和那个笨蛋不同,你的名字,本昂会好好记住哒~~”亚瑟王再次补刀,让我不知道该捂着受伤的额头好,还是该捂着连续中箭的xiong口好。

    “阿尔托莉雅,我的名字叫阿尔托莉雅。”

    即使在亚瑟王面前,阿尔托莉雅亦没有失去冷静,那份面对昔日王者,自己所要追赶的目标的从容和自信,美的如此耀眼,让我在一旁看了个呆。

    “阿尔托莉雅吗?不错的名字,本昂记住,以后就叫你阿尔托哒~~”小不点亚瑟王,似小鸡啄米般的点着头。

    “你呢?shi女,本昂从你身上感受到了朝阳之lu骑士的气息,莫非素她的继承人哒?”

    小亚瑟王突然又将目光落到一直没有说话,恭恭敬敬站在一旁的洁lu卡身上,问道。

    “朝阳之lu骑士传承者洁lu卡,见过亚瑟王陛下。”

    面对着亚瑟王的锐利目光,洁lu卡可就没有阿尔托莉雅那般从容和淡定了,晃了晃神,她还是很快镇定下来,行了一个最庄重的骑士之礼。

    “是吗?原来是这样,兰丝的……哒~”

    目光注视着洁lu卡,但是那双瞳孔,却流lu出一种茫然飘渺之sè,仿佛穿越了数十万年的时光,恍惚之间,再次看到第一代朝阳之lu骑士兰丝的影子。

    虽然只有那么一瞬间,但这小小的亚瑟王,从她身上所流lu出来的气息,如此怀念和悲哀。

    “兰丝的继承人……洁lu卡,好吧,本昂记住了哒。”很快就恢复正常,似乎什么感情都没有流lu出来过的小亚瑟王,看着洁lu卡,点了点头。

    “勉强合格,不要丢了兰丝的脸,好好努力哒。”

    “是的,亚瑟王陛下。”洁lu卡深深弯下了腰。

    其实大家都知道,甚至包括想维护这笨蛋shi女的我,都无法为她说好话,和昔日的朝阳之lu骑士兰丝相比,洁lu卡无论在实力还是xing格上,都相差的太远了,根本不可同日而言。

    可以这样说,兰丝骑士的力量,传承到洁lu卡身上,确实有点明珠暗投的感觉。

    生怕这不饶人的小东西,会对洁lu卡说出十分过分的话,我已经做好扑上去,堵住她的嘴巴,哪怕是被那把牙签大小的胜利之剑在全身刺上无数个孔也在所不惜。

    没想到,一番打量过后,小亚瑟王竟然是说出了这样的话。

    看来得对这小不点另眼相看了,她也并不是那种横行霸道,丝毫不顾及气氛和他人感受的家伙,相反到是蛮有人情味,或者是说在某方面其实是个心地善良,考虑周全的王。

    只是对待我,却是一点人情味都没有,真是的,究竟哪里招她惹她了,为什么每次受伤的总是我?

    算了算了,无论是为了照顾洁lu卡的感受,还是说给兰丝骑士的天大面子,总而言之,这小不点亚瑟王没有对洁lu卡说出过分率直的话,我就应该感谢她才对,其实啊,我家的黄段子shi女也不是那么差。

    或许在实力xing格和资质方面,比起那个兰丝骑士的确有所不及,但是,她也有着对于我,对于阿尔托莉雅,对于雅兰德兰奶奶来说,兰丝骑士永远也拥有不了的优点,就如兰丝在亚瑟王心中的地位一样。

    “亚瑟王陛下,亚瑟王陛下,还有我,还有我没有自我介绍。”怀着一丝感ji之情,我凑上去,打算尝试一下和小不点缓和缓和彼此的紧张对敌关系。

    “你素笨蛋哒,笨蛋笨蛋超级大笨蛋哒!”

    结果毫不犹豫的被指着这样说了一句。

    我:“……”

    好吧,看来这和小东西是永远也和解不了了。

    “陛下,凡是精灵族的亲王,我的丈夫。”

    见我和小小亚瑟王大眼瞪小眼,火药味又浓郁起来,阿尔托莉雅微笑着打圆场的插进话来。

    “亲……亲王殿下……哒?”

    小不点一时愣住了,似乎大脑没转过弯来,或者说,根本无法将我和精灵族的亲王殿下,阿尔托莉雅的丈夫联系到一块,而略显得mi茫,一副“亲王殿下是什么,丈夫好吃吗”的呆呆模样。

    虽然样子很萌但是这副怀疑甚至是不可置信的态度,明显又让我心脏中了数箭。

    “你……你是说……这笨蛋……哒?”

    许久许久,就在仿佛有一名神弓手站在对面不断朝我射箭,心脏已经像箭靶一样插满了密密麻麻的箭头的时候,小亚瑟王终于反应过来,脸sè就像……见了鬼。

    喂喂喂。

    “阿尔托哒~~”

    她突然语重心长的看着阿尔托莉雅,目光闪烁着满是怜悯的晶莹泪光。

    “虽然说你可能和本昂一样,对爱情持着好奇之心,但素也不能随随便便找个笨蛋哒~~”

    我:“……”

    真失礼呢,这家伙,果然只对我一个人毫不留情吗?

    “亚瑟王陛下,我并不觉得有哪里委屈,凡是我认同的人,我所喜爱的丈夫。”阿尔托莉雅俏脸微红,但声音却坚定无比。

    太感动了,阿尔托莉雅,能娶到你,洒家这辈子值了。

    见阿尔托莉雅如此维护我,我感动的那叫一个泪眼汪汪,就差没主动以身相许了。

    “哼哒,你一定是被这笨蛋mihuo了哒。”

    jiāo声jiāo气的把头一撇,小亚瑟王坚持自己的意见,明明只是第一次相遇却如此肯定我是个笨蛋,该说这家伙果然个不讲理的暴君吗?

    “嘿哒。”一愣神之间,这小不点又跳上了我的脑袋。

    “你不是说我是笨蛋吗?去去去。”我不高兴的驱赶道。

    “啰嗦啰嗦啰嗦,你素本昂的坐骑,早就这么定了哒~~”

    “才没有定,擅自把别人的脑袋当成什么了你这小不点。”

    “本昂才不素小不点,再这样说要生气哒~~”头顶上传来气呼呼的jiāo喝声。

    哼。

    此时此刻,我冷哼了一声。

    太甜了,太不了解本德鲁伊了。

    我啊,就是那种吃软不吃硬,如果遭遇到压迫,哪怕是粉身碎骨也会反抗的硬汉型宅男。

    所以,冷冷的,我从嘴里吐出两个字。

    “小不点。”

    然后是一阵沉默。

    “噗咻~~”

    什么奇怪的,仿佛利器陷入肉体之中的声音响起。

    对着对面的冰镜一照,我赫然看到,高高坐在自己头顶上的小小亚瑟王,将她牙签大小的胜利之剑,笔直的插立起来了。ro!。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