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 再会远古守护者

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 再会远古守护者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每次来到这里,我都能感受到一股沉重的野蛮人历史沉淀感。”

    踏在哈洛加斯山巅,走在〖中〗央巨大无比的石刻祭坛上面,我蹲下身去,轻轻触mo着地上的祭坛印记和白雪,感受石头冰冷而古朴的纹理,口中发出低沉的赞美。

    “就仿佛看到了野蛮人的祖先,他们那威武雄壮的身躯,在无数年来经历着浴血奋战,将野蛮人一族传承至今,他们用鲜血染红了自己的历史,用赞歌谱写了传奇,不朽。”

    来到祭坛中心那座高高耸立的石柱高台,轻轻擦拭着上面那本巨大的石头之书,一页页沉重的石质书页上,是用鲜血写成的粗犷文字,手指从上面拭过,立刻感受到从血红来的火辣辣滚烫,那是一种让灵hun沸腾ji昂的温度,这些鲜血铸造的文字上,还残留着野蛮人的炙热灵hun和呐喊。

    “还有他们的英雄不,或许应该说,每一个野蛮人都是英雄,而他们英雄之中的英雄,都为这片大陆洒下过滚烫的鲜血,他们是战争之子,对战斗有着无比的渴望,战场上,总是能在最前方看到他们高大雄壮的身影,在挥舞着染血的巨大武器不休不疲地战斗,但他们也热爱和平,在需要的时候,宁愿化作一座座雕像,忍受着万年永恒的孤独,用自己的身躯守护这片大陆。”

    来到一座石雕面前,我洒下热泪,轻轻在怀里掏出什么,将手伸了上去。

    然后。便被小狐狸从后面死死地勒住了脖子,发出气呼呼的警告。

    “说的很好,所以请言行一致,对野蛮人一族的祭坛抱以最大量的尊重吧。”

    “不等等,你一定是误会了什么,野蛮人一族是个值得尊敬的种族,我从来没有否认过,我只是想在这里留下点什么而已。”

    我犹自不死心,死死的伸出握着羽毛笔的右手,想在马道克的大tui上留下点什么。

    就来个1吴凡到此一游1怎么样?

    “所以说啊如果不想引发两族战争的话,现在住手还来得及。”

    小狐狸勒在脖子上的力气突然增大一份,突然jiāo喝,伴随着咔嚓的清脆声音响起,那只死死伸出去的右手,黯然垂下,没了声息,羽毛笔也从指尖滑落,仿佛孤雁一样无助孤独的缓缓飘落,点缀在洁白的雪地上,似乎在述说着主人悲惨的遭遇。

    “你这坏蛋,还真是一刻都不能大意,得好好看管住才行。”

    lu西亚气呼呼的做两手叉腰状,看着瘫软在地上,脖子九十度歪过去,一半的灵hun已经从口中钻了出来的某人,无奈的叹了一声。

    “你不觉得在两族开战这个事实形成以前,你的丈夫我会先被勒死吗?”好一会儿我才缓过气来,从地上爬起。

    “如你一样,我只不过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增加一下和联盟之间的感情罢了,怎么样,吴凡大长老阁下,还要来一次吗?”小狐狸笑眯眯的逼近。

    “别,我投降。”我连忙挥手摇头。

    和刺客玩贴身技,那纯粹是找死行为,别看1贴身1两个字,似乎可以从这只小狐狸身上掐点油水,事实上,或许在你还没来得及去感受她的柔软度以及身上的媚香时,就以及被摁在冷冰冰的地面上,四肢关节以突破人类极限的角度歪曲着。

    当然,最重要的是,想要和这只小狐狸亲昵,感受她的柔软和幽香,我随时都可以用其他方式享受到,干嘛要和她玩贴身技,这哪怕是抖脚不会去选择的选项。

    “还还有,丈夫什么的,本天狐有答应过要嫁给你了吗?少浑水mo鱼你这大坏蛋!”

    似乎这才察觉到我刚才那句话隐藏着的陷阱,小狐狸俏脸泛红,故作凶巴巴的朝我翻了个俏媚白眼,身后的尾巴也是摇来摆起,甩动个不停的。

    看这条漂亮柔顺至极的狐狸尾巴的摇摆方式,速度以及角度明明她的心里就很开心,对于1丈夫1这个字眼,感到了小幸福小甜mi的说。

    当然,我肯定不会去揭穿,逼得这只小狐狸恼羞成怒,就让傲jiāo进行到底吧,傲jiāo赛高!

    “给我安分点呆着,不许再捣乱知道吗?”

    往祭坛中心的圆柱石台走去,还不忘记突然回头瞪了我一眼,警告道。

    我不就是想调节一下气氛吗?

    看着小狐狸一步一步,以庄严肃穆的神sè接近祭坛中心,将双手缓缓伸到巨大的鲜血石书上,深呼吸一口气,凝重无比的样子,我暗地里摇了摇头。

    巨大的野蛮人祭坛,在小狐狸的力量催动下,终于运转起来,刹那间,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空就被不知道从哪出现的乌云给挡住,整个天空立刻暗了下去,几乎伸手不见五指。

    一道道电闪雷鸣,自厚重的乌云之中闪现,如同劈开漆黑世界的巨人一般,黑暗与闪光的交错之中,祭坛突然绽放出来万丈的光辉。

    刹那时,天空上面闪电仿佛找到了目标一样,无数的狂雷霹雳落下,击打在祭坛外围的数十根巨大石柱上,形成一个密封的闪电环,将整个祭坛包围起来,然后,顺着地面上的魔法刻纹,像流水一样不断前进,最终汇集在正〖中〗央的高台,那本石之书上面。

    当石之书上的闪电,几乎密集凝聚成液体的时候,突然击出一道冲天的粗大雷柱,笔直冲向天空,见厚重的乌云捅开了一个大洞,这些乌云在颤抖着,逐渐以雷柱为中心,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

    呆呆看着眼前乌云漩涡,雷柱咆哮,闪电狂蛇,祭坛辉耀的宏伟一幕,这副壮观的景象还真是每次看,都能带来强大的震撼啊。

    “咔嚓咔嚓”

    祭坛周围,呈正三角形分布的三座巨大野蛮人雕像,被一层层闪电所萦绕着,开始发出破裂的声音,那黄铜石雕的外壳逐渐破裂,粉碎,lu出血肉,由石雕变成一个活生生的野蛮人战士,在雷光的围绕之中,看起来就仿佛是从乌云闪电里走出的一座无敌战神。

    当天空大地的异象全部散去,再次lu出晴空万里的天气时,三个活生生的野蛮人,科力克,马道克,塔力克,在将他们高高立起的石台上弯腰扭脖,活动着四肢,然后一个个跳了下来。

    “哟,小lu西亚,又是你啊。”

    说话的是豪迈大咧,话特别多的科力克,握着一把双手斧头,浑身的壮实肌肉被包裹在沉重铠甲里,每踏一步都会发出咚咚的震响。

    在他左手边,是xing格稳重的塔力克,一手持盾,一手持剑,比科力克还要高上一份的身躯,以及巨大狰狞的全身铠甲,让他看起来彷如移动堡垒。

    右手边的是马道克,沉默寡言,但每次开口都能命中红心,他持着两把武器,一把剑,一把斧,强壮的身体和铠甲却给人一种灵活致命感,散发出站如松,行如风的气息,似乎只要一发动攻击,就是无穷无尽,让人眼huā缭乱的刀光剑影。

    和他们曾经有过两次交战的我十分清楚,这三个野蛮人的战斗风格,分别代表着野蛮人的三系技能。

    科力克所擅长的战斗专家系技能,因此,别看他人长的大大咧咧,嘴巴一张就合不上去,和道格那家伙差不多,其实,这家伙十八般武艺具会,长矛斧头投掷样样精通,就连最难掌握的镰刀都能信手沾来,细腻的很。

    马道克擅长的是呐喊技能,虽然单论个人战斗力,是三人之中最低,但是他的呐喊技能可以为另外二人增幅不少,想要赢这三个人,他绝对是应该优先解决的家伙。

    剩下的塔力克,不用说就剩下战斗技能系了,一把斧头一把剑握在手,完全就是一辆重型坦克,拥有无以伦比的破坏力。

    “科力克前辈,又来叨扰你们了。、。

    在野蛮人的心目中,这三个人的地位尤高于野蛮人英雄布尔凯索,在这三位远古野蛮人守护者,暗黑大陆鼎鼎有名的大英雄面前,小狐狸完全放下了天狐的那份高傲,恭恭敬敬的朝他们行了一礼。

    “没关系没关系,看到如今大陆人才辈出,我们心里也高兴的很,啊哈哈哈哈!!!”xing格豪迈的科力克发出洪亮笑声。

    “我说,别无视我的存在啊你们。、。

    不甘心受到冷落的我,凑了上去,将自己的大脸朝三个野蛮人吃货转了一圈,一副1怎么样,很面熟吧,认出我是谁了没有1的模样。

    “哦?lu西亚,是你的新队友吗?”科力克瞪大着牛眼上下打量了我片刻,转过头去这样对小狐狸问道。

    我顿时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刺客加德鲁伊的组合吗?到是不错,莫非是这次想要通过我们的考验了?”连沉稳的塔力克,也这样说道。

    “战斗组合的搭配很好,男女组合的搭配很差。”马道克果然是不出声则已,一出声便是一针见血。

    “综上所述,小lu西亚啊,再去找个帅点的德鲁伊吧。”

    “喂喂喂,你们再这样说我可要走了。”我拉着小狐狸的手,做状离开。

    “唉,别,别,亲爱的吴,不就是开个玩笑吗?别生气别生气。”这时候,计力克三人才笑嘻嘻的拉住我,一个个打量起来。

    “亏你们还记得我,我就说嘛,本德鲁伊这样的天才,怎么可能被遗忘呢?”我风sāo的huā伦式将前额的刘海一拨。

    “嗯,的确少见。”三位鼻蛮人吃货纷纷表示认同。

    “像前面的那些谁来着那个叫西雅图克的野蛮人,帅小伙子。”

    “还有那个圣骑士是叫卡洛斯吧,在人类眼中,估计也是个英俊非凡的家伙。”

    “亚马逊莎尔娜,大概是个很漂亮的女人吧,如果能再长多点肌肉的话,说不定就能当我的梦中情人了。、。

    “还有就是小lu西亚,天狐代代可都是国sè天香的大美女。”

    然后三人异口同声。

    “是天才又长成你这副熊样的家伙,就只到下吴你了,你说能不印象深刻吗?”

    我:“……”

    这三个家伙究竟是怎么了,我哪里得罪了他们每个人身上似乎都发出冲天的怨气,

    每一句话都要针对我。

    刚才要是不听小狐狸的阻挠,直接在这三个家伙的脸上画个大脸猫就好了。

    “三位前辈,别和这坏蛋计较了,先看看我今天带来了什么吧。”小狐狸白了我一眼,将今天一大早准备好的大食篮取出,掀开上面的藤盖lu出一层厚厚白布,又西安了开来,顿时,宛如艺术品一样的道道佳肴出现在里面。

    篮子一共有三层,光是重量都达到了十几斤足够这三个吃货大快朵颐一顿了。

    见分量十足的篮子,重重落在地上,三个野蛮人脸sè一变,刚才狠狠作弄了我一记而在脸上浮现出的快意笑容,也变得铁青铁青起来了。

    哈哈哈哈哈哈,你们这是自寻死路。

    我笑的肚子都疼了。

    “今天不小心做多了一些,没办法了就特别开恩,准许你这坏蛋也一起来吃吧。”岂料还没笑完,小狐狸就朝我招了招手,一副傲jiāo小妻子的模样。

    顿时,三个野蛮人的铁青脸sè缓和了许多,一个个朝我投过狞笑似乎在说,臭小子,别想揍,和我们一块死吧。

    “这个,lu西亚,我早上吃了一点…你不是说有两天没来了吗?

    三位野蛮人前辈肚子一定饿坏了,还是让他们吃就好了。”我缩了缩脖子,做出最后的挽救。

    “哈哈哈亲爱的吴,你太客气了昨天才有冒险小队过来考验,让我们饱餐了一顿,现在似乎还有一半残留在肚子里,所以请和我们一起分享吧。”

    科力克十分豪爽的笑着,十分豪爽的把我拖入了咸之深渊。

    于是,四人泪流满面的开始了最后的早餐。

    “科力克前辈,这婊腌肉的火候1刚刚好1,你试试看。”我先行杀招,将一块最咸的腌肉递到了科力克手中。

    “亲爱的吴,这块味道独特的咸糕点,小lu西亚平时很少做,你也试试看。”

    科力克毫不客气的回敬了一块说是糕点,但更像是一团凝固了的雪白盐巴的块状物体,放到口里一含,差点就想一口吐出,但是看到旁边的小狐狸,装作一副满不在乎的目光,却时不时偷偷看我一眼,期待评价的目光一闪而过。

    顿时,娄的泪水顿时就飙了出来。

    “好……好吃,风味独特。”

    我一口盐巴不,是一口糕点,然后随手抓起地上的一口雪吞下去。

    “这块腌肉的味道也也不错,美味的连肚子都扭曲起来了。”科力克也比我好不了多少。

    你也是好人啊,科力克,这得多大的忍耐力和肚量,才能持续吃上半年,还要作为违心的赞美。

    两两相望,我们找到了同病相怜的感觉。

    “你还真是娶到了一个了不得的妻子啊。”塔力克言简而意骇。

    “塔塔力克前辈,你在说什么啊,谁要嫁给这种坏蛋了。”

    小狐狸一个羞涩,顺手就将好几块腌肉往塔力克嘴上一塞。

    塔力克hp直降一万,口吐白沫晕倒在地。

    “这大半年差不多天天都会来训练三句话里肯定会有一句提到你的名字,想忘记都难。”

    马道克朝我竖起大拇指。

    “才才才才不是这样,马道克前辈,就算是你,胡说八道我也要升起了!”小狐径又是一个jiāo羞难耐,随手抓起一把1糕点1塞到马道克嘴里。

    马道克也跟着阵亡。

    不是两人自寻死路,我很懂,我真的很懂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是嘻巴被咸的不得不通过说话来转移注意力,于是干脆一了百了,壮烈倒下算了,省得继续遭受折磨。

    科力克瞪大眼睛,狠狠注视着两个不将义气的兄弟,脑子咕噜咕噜转个不停,也想着用什么方法,干脆壮烈掉算了。

    “哦哦哦哦哦这个太好吃了,忍不住了!!”

    一眼看出了科力克的意图,我以悲壮的决意,往嘴巴里塞了一大堆不知名东西,两眼一翻,率先倒下。

    在意识模糊的瞬间,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三个野蛮人吃货会对自己怨气冲天了。

    被这样的咸味菜肴足足拷问了长达半年时间,这股怨气,无法对带着善意将他们推下地狱的元凶小狐狸表lu,自然,只能对1每三句话里就要提到某个人的名字1的那个1某个人1发泄了。

    真是善良的家伙呢,这三个吃货野蛮人,明明可以很爽快的拒绝,甚至对小狐狸直言指出,却因为她的善意而宁愿自己受罪半年。

    但是……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