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婚纱镇

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婚纱镇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谗拉丝,快点了,不等你咯。”

    初夏的草原,夜色总是姗姗来迟,晚饭过后的好一会儿,黄昏霞色还在天际边残留一色,和青色的地平线连接,无比广阔、辽远,就像母亲的胸怀。

    在这片霞色辉映之下,法师公会里,正发生着一幕大迁徙。

    众多美丽耀眼的让人无法睁开眼睛的女孩,站在帐篷门口,将一个幸运的男人众星拱月般围绕在中心,此时正转过身去,朝帐篷里面呼喊道。

    “等……等等,等等我……呜哇~m”

    话还未落音,帐篷里面就传来堆积如山的重物砸落下来所发出的轰锵声响,连地皮都震了一震。

    “呜呜,为什么会这样,明明什么都没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婚纱镇准备好,为什么要走的那么匆忙。”

    片刻后,无奈接受了现实,将十几个大包裹缩减至五个的维拉丝,发出小狗一样的可爱可怜悲鸣,走在最后面,还在恋恋不舍的回头看向帐篷,总让人觉得他似乎还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落在了家里没有带上。

    这就是每次外出都喜欢准备充分,甚至是富足、多余的万能主妇维拉丝。

    一行人,除了维拉丝,莎拉,琳娅,莱娜,三无公主,西露丝,艾柯露,卡洁儿以外,还有莱娜的护卫,罗格弓箭手克罗蒂亚。

    一家人简便而行,只有维拉丝手里还提着一个来不及塞到物品栏里的大包裹,时不时在发出无奈叹息,啊呜啊呜的小狗悲鸣着,时不时眷恋的回头看上一眼。

    顺便一说,小人鱼埃里雅也带上了,总不能把她一个人留在家吧,至于某只死狗,今天一大早,我回来之前就已经不知跑哪撤野去了,不管它,因为根本不用担心。

    不知道哪里出了搭错了线,反正我和死狗离开一定距离后,它就会自动传送回我身边,就像游戏里的召唤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婚纱镇兽似的,以前维拉丝她们在家还好,大概是因为灵魂联锁的关系,死狗呆在她们身边也没问题,但现在全家人都走了,离的一远,它肯定是要传送过来了。

    看来,赫拉迪克一族之行又要推迟了。

    想起和蒂亚的约定,我摸着下巴琢磨道,也罢,这件事不急,先放一放吧。

    天大地大,女儿最大,我可是有大半年没有见小黑炭了,这次说什么也要去见一见,顺便将家人逐一介绍给她。

    想到小黑炭,我的心情又低落起来,龙魂草啊,什么时候才能去龙之乐园一趟,黄段子侍女说最低要求也得是世界之力境界,得尽快提升实力才行了。

    “大哥哥,在牵挂lili斯吗?”

    大概是见我神色不愉,莎拉猜到了点什么,凑上来,两只温暖的小

    手轻轻将我的手牵了起来。

    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小天使。

    我摸了摸她那头可爱的粉色长发,心情稍微好了一点。

    “是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弄到龙魂草,真想让小黑炭快点醒来,让你们见一见。”

    “放心吧,lili斯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好起来的。”

    莎拉的绯红色眸子眨了眨,张了张口,但还是忍下来,带着肯定无比的语气这样道。

    “当然,无论用什么办法,我也会让她醒过来,噢!”

    受到莎拉的自信感染,我也不禁打起了精神,给自己打气的大喊一声,然后笑看着莎拉,道。

    “到时候,你就是莎拉妈妈了。”

    “咦咦咦,莎拉妈妈?”莎拉既是高兴,又有点困扰的歪着头。

    “大哥哥~~我想我想问一个问题。”

    片刻后,两只温柔的小手微微用力一握,我迎上了莎拉略有些紧张的目光。

    “怎么了,莎拉宝贝?、。我关切的看着她。

    “是是关于lili斯的事情。”莎拉紧张的深呼吸了好几口,才勉强镇定下来。

    “嗯?”

    “lili斯……lili斯她……比我高吗?”

    “嗯,这个嘛。”一时没反应过来的我略做沉思。

    虽然莎拉很萝li,但是小黑炭那时候毕竟只有十岁,而且因为缺乏营养身体很是瘦弱,直到我和洁露卡以父母的身份出现,营养不足的状况才算缓解一些,不过也就两三个月的时间,根本不足以让她补回所缺失的营养,所以……

    “lili斯的话,应该要比你矮那么多。”我在莎拉面前摇了摇手指,比出半个头的高度。

    “这样就好。”

    在我沉思的时间里,莎拉就像是从从修罗场里转了一圈回来,额头冒着香汗,轻拍着稚嫩的胸口,松了一口气,火红美丽的瞳孔之中,甚至十分夸张的闪烁起一丝泪光。

    然后,她开心庆幸的这样说道。

    “这样的话,还能当lili斯的妈妈几年。”

    我:“……”

    好悲哀,这份喜悦安心笑容后面,隐鼻着的究竟是多大的伤心啊。

    看着莎拉脸上坚强美丽的笑容,我又是怜爱,又是感动,不由的擦了擦湿润眼角,此时是多么想将安慰她的话大声吼出来:我的莎拉宝贝,就算你不长大也没关系,倒不如说大哥哥就是喜欢你这个模样,因为我啊,我

    ……,

    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萝li控啊 ——!!!!

    多li控啊!!!

    li控啊!!

    控啊!

    啊~

    哦哦哦,节操值又剧烈跳动起来了混蛋!

    “不用担心,无论将来如何,小黑炭都会一辈子叫你妈妈的。”

    我心疼的将娇小萝li莎拉离地搂了起来,抱在怀里轻轻安慰道。

    “呜~”

    怀里的莎拉发出一声细微悲鸣,然后点了点头,不好意思的将脑袋往我怀里埋得更深。

    呜呜呜,好羞人。

    此时莎拉心里,充满了幸福和不甘的复杂味道。

    大哥哥的怀抱好舒服,好温暖,好幸福,不想离开。

    但是但是……,

    七年前,大哥哥这样抱着我,也这样抱着西露丝和艾柯露。

    七年后的现在,大哥哥还是这样抱着我,但已经不再这样抱着西露丝和艾柯露了。

    好悲哀……

    已经得到阿卡拉手令的士兵,在稍作检查以后,终于给我们放行了。

    白光一闪,我们出现在了久违的库拉斯特,那和草原截然不同的,带着沼泽潮湿泥味的轻风,迎面拂来,让我们感受到了另外一种风情。

    草原的美,森林的美,沙漠的美,雪山的美,甚至连群魔堡垒那种终日不见阳光的地方,都有一种震撼人心的美,虽然不怎么待见上帝那家伙,不过我还不得不赞叹,它所创造的这片世界,的确是美丽之极,让人叹为观止。

    偶尔,即使是我这个喜欢鼻在家里混吃等死的宅男,心中也会想想,等哪天把地狱一族踹回老家去以后,是不是带着一家人周游世界,看遍暗黑大陆所有的景色?

    那清晨的草原,黄昏的沙漠,晴日的雪山,以及阳光下的群魔堡垒。

    正当难得的文艺青年一把,如同诗人般感叹情怀的时候,冷不防一阵被利物穿透的撕咬疼痛自小腿肚子上传来。

    下手的位置以及这种疼痛错不了了,就是它!!!

    我怒吼一声,文艺青年立刻变身成了暴力青年,恶狠狠的向脚后跟一团毛茸茸的金色物体抓过去。

    没错,就是随着我们全家来到库拉斯特,而被强制的传送过来的蕾奥娜。

    也不得蕾奥娜会那么愤怒,几乎是刚刚被传送到这里,稍微弄清楚情况以后,就迫不及待的发泄心中的惊恐和怒吼,张开嘴巴,露出里面雪亮锋利的牙齿,狠狠朝目标一口咬下去。

    因为前一刻,蕾奥娜还在洗澡。

    就是在她的秘密基地,那个隐藏在深邃丛林之中,上次差点被某一对偷情的公爵和侍女撞破的小湖泊里。

    正当黄昏,加上是热天,在外面跑了一天的蕾奥娜大汗淋漓,迫不及待的就窜到自己的秘密基地里,跳了下去当然,这之前,肯定是先变回原身,那个紫发金瞳,有着无尽美丽高贵威严气质的龙族少女。

    就这么,痛痛快快的洗了好一会儿,察觉到时间快到了,于是才依依不舍的上岸,重新变回金色卷轴京巴狗,然后,四足还未落地,就被一团白光裹住,莫名其妙的传送到了这里。

    你说蕾奥娜心里能不慌,能不恐,能不怒吗?

    差一点,只是差一点点,若是她再留恋一刻湖水的冰凉清澈,再晚一分上岸,变回京巴狗的形态。

    那么结果可以想象出来,传送到这里的,就是不一只金毛京巴狗,而是一个全身**,前一瞬还在湖水中擦拭着皎洁玉体的出浴美女。

    不单自己高贵美丽的**,要1再次1被这可恶的人类看到,而且连一直隐瞒的身份,都要被识破,这条京巴狗,竟然就是龙族公主!!

    想到这种情况,蕾奥娜就有c种几乎让她晕眩过去的耻辱和后怕。

    还有,在潜意识之中,比起让世人知道1堂堂的龙族公主竟然变成一条京巴狗1这样的耻辱,蕾奥娜更害怕于被眼前这个该死的人类知道她的身份。

    绝对不行,唯独不能让这个该死的人类知道自己身为高贵的龙族公主,竟然变成了这副耻辱模样,就算以后必须在他面前出现,表明身份,那也是威风凛凛的金色巨龙形态,或者是人类的形态,让他看个呆,低头膜拜。

    似乎幻想到了那种情况,蕾奥娜心中得意一分,嘴巴咬的更加用力了。

    “噢噢噢,你这只该死的死狗,竟然还敢用力,很好,今天的夜宵就决定是你了!!!”库拉斯特海港那美丽的黄昏上空,响彻着某个人愤怒的咆哮声。

    乘着小舟,穿棱于库拉斯特海港所特有的。如同威尼斯风情一般的宽阔水道和湖泊之间,欣赏两岸的美景,不多时就来到了库拉斯特南区,一个居住区平台,我一瘸一拐的带着女孩们,回到了久违的库拉斯特的家里。

    最后一次在这里住下,记得还是两年多前和阿尔托li雅的大婚,时间还真是一晃而过啊。

    再次看到眼前这座小巧别致的红泥石砌别墅,我心生感叹,不过却没有陌生的感觉虽然最后住在这里是再年以前的事情了,但是就是半年前神诞日过后那段时间,我和蒂亚的约会,不是来过这里么?

    那时候还遇上了绿林酒吧的侍女碧丝,应该是被菲妮拜托而来,经常帮我整理这个已经无人居住的别墅吧,看不出来,菲妮那家伙偶尔到是挺细心的。

    因为如此,这座别具风情的红泥小别墅,看起来十分干净,整洁,漂亮,院子里绿意盎然,被修剪过的草地上,点缀着适*的鲜huā树木,差不多一人高,如同士兵一样整齐排列的洁白木板所围成的欧式庭院围栏,被缠绕着一圈又一圈的细致蔓藤,看起来说不清的赏心悦目。

    那个叫碧丝的侍女,还真是厉害,即使三无公主在的时候。也无法将别墅打扮的如此漂亮清新,我是不是该将她从绿林酒吧里挖角过来,作为打理房屋的侍女呢?

    想起自己现在的两个侍女,我每次都是泪如雨下,拜托了,请给我一个像碧丝这样的,正常点能干点的侍女吧!

    一大伙人入住以后,立刻就忙活起来,虽说别墅里面经过碧丝的日常打扫,都干净的很,但维拉丝她们还是兴致勃勃的围上围裙,戴上头巾,或是拿着扫帚,或是举着鸡毛掸四处忙碌起来。

    按照她们的说法,清扫的不是灰尘,是冷清。

    见维拉丝连死狗的狗窝都塞到物品栏里带了过来,放在别墅门前的屋檐下,我不禁用力翻了一个白眼。

    不愧是事事周到的万能家庭主妇,不过有些事情啊,是明知道也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好让某些动物清楚,它现在的优越环境究竟是谁提供的,它自己又是处于一个什么样的低下地位,只有这样,才会学会如何讨好主人,而不是总对主人亮出狗牙。

    决定把这个道理告诉维拉丝以后,我绕着别墅转了一圈,来到外面的围栏门处,盯了半晌,心想是不是要在门口插个内有恶狗的警示牌。

    这时,正好看到穿着一身朴素轻便的绿色外套,但是笔直的背脊和步伐,依然躬让人一眼看出其士兵身份的克罗蒂亚,似乎绕了一个好大的圈子,从路的尽头走了回来。

    “哟,克罗蒂亚,不去帮她们清理打扫,沾点人气吗?”我招了招手,开玩笑的打招呼道。

    “长老阁下,我的职责是保护莱娜大人她们。”

    总是学不会幽默的克罗蒂亚,一本正经回答道:“这里对我而言是未知之地,所以得先排除一切潜在的危险。”

    “最好能够将周围的人家全部驱赶吗?”我看了一眼周围的房屋,笑道。

    “如果可以这样做的话,自然是最好。”克罗蒂亚竟然很认真的点起了头。

    喂喂,我说,联盟长老也不能这样擅用职权啊。

    “放心吧,只是在这里住一晚,明天就会出发去精灵族,不用那么警戒也没关系。

    我安慰克罗蒂亚道,其实以我和维拉丝她们的灵魂联锁,只要是她们出现了危险的气息,远方的我就能立刻感应到并回来保护,将一切危险扼杀,绝对比克罗蒂亚的谨慎保护还要可靠,但这种话却无对克罗蒂亚说清楚。

    “就算是一个晚上也不能疏忽,失败总是降临于疏忽者的头上。”克罗蒂亚虽然对我很是尊敬,但是事关她的职责本分,莱娜她们的安全,却一点也不会让步。

    算了,不正因为是这样的性格,才让我满意,放心的让她跟在莱娜身边吗?

    我暗地里摇了摇头,想起什么,便对克罗蒂亚吩咐道。

    “对了,等会告诉她们,我出去一会。”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

    “若是回不来的话,便让她们不用等子,早点睡吧,明天早上一定回。”

    在克罗蒂亚目送中,乘着夜色的小舟,我回到了刚才才来的库拉斯特传送阵,白光一闪,来到亵皮森林,接连再一闪,到了联盟和精灵之间的中转站。

    在和阿尔托li雅结婚的时候路过这里,还是稀稀落落,连村落都不能算,只类似于一个集市般的中转站,随着这几年精灵和联盟来往越发密切,也开始繁盛起来。

    如今看到,已经是一个小镇的规模,那崭新的坚固石墙,将小镇包围起来,以及错落有致的房屋,街道,和huā草树木,混合着人类和精灵两族,甚至是兽人矮人族的居民,定居在了这里,成为新的一员。

    这些景色,都让我眼前一亮,仿佛看到了一个新的朝气蓬勃的生命正在茁壮成长,更是因为,这个新生的生命,是由于我和阿尔托li雅之间的联姻才诞生出来,这股满足感和成就感,也就非同一般。

    小镇已经有了自己的名字,叫婚纱镇,是为了纪念我和阿尔托li雅的婚礼而取,当初听到这股名字的时候,我无语远目了好一阵。

    据说小镇的中央广场上,有我和阿尔托li雅在婚礼时手牵着手的铜像,正因为小镇的名字,以及它所赋予的意义,所以很多恋人都会来这里举行婚礼,一时之间竟然成为一种特色。!!!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