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 玩家【亚瑟王】,融入了队伍!

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 玩家【亚瑟王】,融入了队伍!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老……

    老弟,我刚才没看huā眼吧。”

    还是婚纱镇的中转站,还是那两个守卫传送站的联盟士兵以及精灵士兵,或许唯一不同之处,便只有附近因为夜晚降临而燃起的三处篝火,将传送站照的灯火通明,上面的魔法刻纹都分毫毕现。

    此时,两个士兵被点了穴似的,呆呆站着不动,眼睛死死盯着空空如也的传送站,连手中寸步不离的吃饭家伙—— 一把蓝色长矛,啪啦一声掉落在地,在地上发出咕噜咕噜的滚动,一直滚到了远远的草丛里没入不见,都恍然不觉。

    那一眨不眨的目光,似乎要在传送站上凭空盯出朵huā来。

    “真……真的是他?”

    精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 玩家【亚瑟王】,融入了队伍!灵士兵的震惊要小一下,还能勉强的咽下一口口水,但是说话声也不利索了。

    “是……

    是的……

    绝对没错,我敢以上帝的名义发誓,如果撤谎的话,就让丹妮一辈子讨厌我,绝对是……

    绝对是那位大人没错。

    联盟士兵似乎也微微缓过神来,呆滞的目光逐渐露出激动之色,而且一发不可收拾,在终于完全弄清楚状况以后,突然就一蹦而起,扳着精灵士兵的肩膀使劲摇晃起来。

    “看到没有,看到了没有,凡长老他……

    他刚才和我打招呼了,朝我笑了,他还……还记得我!”

    完全被激动和兴奋充斥着大脑的联盟士兵,在将精灵士兵摇的七荤八素以后,又拉起了对方的手,手舞足蹈的跳起了怪异的舞蹈。

    “不行,我得快点把这件事告诉丹妮去。”

    突然想起什么,联盟士兵又哧溜的一声跑出去,扔下目瞪口呆的精灵士兵不管,甚至忘记自己还在守卫传送站,身影消失在了街道深处的黑暗之中。

    “这家伙,真是没救了。”精灵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 玩家【亚瑟王】,融入了队伍!士兵摇头嘀咕着,但是目光里可满是羡慕。

    可不是嘛,能够被暗黑大陆现在风头最盛的联盟长老兼强者,吴凡阁下记住面孔,哪怕只是这个可能性也好,也是一件莫大的殊荣。

    试想,如果自己被女王陛下记住了模样,在偶遇的时候,她对着自己微笑一下,恐怕也比对方好不了哪去……不,或许会变得更加失态也说不定。

    摇头晃脑的精灵士兵,到是非常体贴,也没怪伙伴擅离职守,自个寻着落在草地上的两把长矛放好,坐在篝火旁发起了呆,颤抖的手,给自己的一口铁皮杯子里倒上半杯水,放在嘴唇上啜着,慢慢消化刚才的震惊

    “发生什么事哒,本昂的坐骑哒。”

    离开中转站,回到库拉斯特,在乘着小舟回家的时候,或许是发现了异常,1小不点亚瑟王在夜色的掩饰下跳上我的肩膀,凑在耳朵旁边问道。

    “不,没什么,只是遇到了一张有些面熟的面孔。”

    我歪着头,想了想,刚才在婚纱镇停顿了一下,看到了那里的守卫,好像在营地的时候见过,所以下意识的笑着打了招呼。

    现在想想,或许是我认错人了吧,营地的士兵不怎么也不可能跑到婚纱镇去执勤,应该不会对那个士兵造成困扰吧,一个陌生人突然无缘无故的对着自己挥手微笑,是我我也会困惑。

    “笨蛋哒,乃哒,连个面孔都记不住哒。”1小亚瑟王又开始数落我了。

    “营地的常规士兵就有三万以上,你叫我怎么记?”我郁郁的回过头,看着近在咫尺的小家伙道。

    “哼哒,所以才说乃是笨蛋哒,本昂就能记住每一个见过的士兵,念出她的名字哒。”1小亚瑟王很是理所当然的双手抱胸,高高抬起下巴教训我。

    “顺便问一下,当时的精灵军队总数有多少?”我小小的冒了一把汗。

    “超过一百万哒。”

    我:…”

    所以我才特别讨厌那些天才儿童,她们的存在总是让人四十五度角无语远目泪流满面。

    “回到家了,回到家了。”

    别致的红泥小别墅出现在视野之中时,我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露出安心的笑容。

    “坐骑哒,停下,本昂的身份,让屋子里的人知道没关系都没问题哒?”

    敏感的察觉到屋子里有不少人的亚瑟王,十分警惕的这样问道。

    哈,现在的小亚瑟王,表情真像是一只认生的小猫。

    “没关系。”我安心的用手指头轻轻碰了一下她的小小脸颊,在她手舞足蹈的抗议中笑道。

    “里面的人,可都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也是我最宝贵的人。”

    “和阿尔托一样好,一样宝贵哒?”

    “嗯,一样。”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然后,1小亚瑟王的脸上再无犹豫、

    真是的,我的话就那么相信么,稍稍怀疑一下刚刚认识的坐骑或许会更好哦。

    对于小不点亚瑟这种如何阿尔托li雅同出一撤,只要认定了就会绝对不会怀疑的信任,我心里既是无语,又是有着小小的感动。

    不好不好,这一定是小家伙的阴谋,为了达到驯服我的目的的阴谋。

    我暗暗提醒自己不能松懈,然后再次踏出脚步。

    “凡长老,您回来了。”

    克罗蒂亚如同夜猫一样轻灵的身影,自黑暗之中无声无息的浮现,朝我微微行礼道。

    虽然肩膀上的小亚瑟王,让她露出了吃惊神色,但只不过是一眨眼间就收敛回去。

    “乃哒,素个不错的士兵哒。”因此,1小亚瑟王这样夸了一句。

    “万分感谢您的美言。”

    似乎从小小的亚瑟王身上感受到了某种气势,克罗蒂亚神色严肃,庄重的对她行了一礼。

    “不错嘛,克罗蒂亚,竟然能够得到亚瑟王的称赞,以此为荣吧。”从旁经过的时候,我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

    亚瑟王?

    克罗蒂亚一愣,足足过了好几秒种,才将这个名字,和那个大陆第一王,第一强者联系起来,大脑顿时嗡嗡一阵作响。

    不可能,那位伟大之人,不是早就应该……

    不过,如果这种事情是发生在凡长老身上的话,也不是不可能,但是……

    一时之间,克罗蒂亚凌乱了。

    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老是见这个罗格弓箭手板着脸一副认真的样子不芶言笑,就算想办法作弄她也难以让她露出一丝失态神色。

    和克罗蒂亚相似的还有艾露拉,没错,就是维拉丝的闺中密友,那个以在下自称的一眼一眼的胸部平平的小气多事……咳咳,反正就是艾露拉没错。

    不过艾露拉可有趣多了,和克罗蒂亚相比起来她还是太年轻了,很容易就能让她露出慌慌张张的样子,那副正经八百的严肃面孔,在露出比手划…脚,结结巴巴的模样之后,很是有一种反差的萌度神诞日时她来我家找维拉丝,就没少被我捉弄过,当然也没少因此被维拉丝唠叨。

    在看到克罗蒂亚呆滞的表情后,我一脸的满足。

    “乃哒,性格还真是恶劣哒。”

    小亚瑟王人小智商却不低,轻而易举就看出了我的恶作剧。

    “别这样说嘛,我们不是合作的战友吗?”

    正因为有你在才能让克罗蒂亚震惊当场啊亚瑟王志士。

    “呜礼之徒哒,本昂才不认识这栏性格恶劣的人而且还利用本昂的名义吓唬别人,乃这嚣张坐骑,嚣张坐骑哒。”亚瑟王不满的抗议起来。

    “说的堂而旱之,也不这句话知道谁说的【每个人心中骑士都藏着一个恶魔哒】,【比如说看到一面玻璃,内心深处一角不会产生将它砸碎的**吗】这样话。”

    我揶揄的看着亚瑟王,还记得在冰谷的时候,某次睡觉前,我问她现在的性格,为什么和以前的亚瑟王如此不同,她所找的借口吗?不就是这些,现在知道什么叫作茧自缚了吧。

    “呜呜~~”

    果然,话刚落音,1小亚瑟王就发出一声重委的悲鸣,1小小的脸蛋上露出后悔莫及的神色。

    “好了好了,所以说,从今以后我们要齐心协力,对付一起敌人,作弄一切可作弄的人。”见小不点王的眼睛又湿润起来,一副要发飙的样子,眼看家门口快到了,我连忙安慰道。

    “哼哒,本昂才不和你这呜礼之徒一起作弄人哒。”擦擦眼,重重地一撇头,1小亚瑟王一点儿也不领情。

    所以我才说,这家伙一点都不可爱。

    刚回到家,开了门,眼前干干净净的木质走廊和墙壁,就差点闪瞎了我的狗眼。

    打了蜡的坚硬地板就像一面光滑镜子般,似乎能够清晰的倒映着人脸,如是将灯光不断反射以后,整个家顿时亮堂一片,再无之前那种冷冷清清的感觉。

    “我说你们啊,只在这里住一个晚上就行了,这也太夸张点了吧。”

    见到一个个女孩们,到现在才停下手上的清洁工作,截下围裙和头巾,唯独不见西露丝和艾柯露,大概是先去洗澡了。

    “大人,话可不能这样说,就算只有一个晚上……不,哪怕不住也好,这也是家,怎么能够随随便便应付。”

    进入家庭主妇模式的维拉丝,一改平时的温驯乖巧,这样带上笑意的柔和声音反驳道,轻步上来站在面前,伸出小手要帮我脱下斗篷。

    “乃说的没错哒,哪怕只有一个敌人,也要消灭,斩草除根,斩草除根哒。”

    大概是因为维拉丝的动作,1小亚瑟王突然从怀里跳到肩膀上,附和着她的话道。

    “咦……咦咦,这位是…阿尔托变小了?”

    大概是有埃里雅的前例,维拉丝虽然惊讶万分,但至少还能保持一分冷静,问出这样的问题。

    “哦,她不是阿尔托li雅是亚瑟王。”我像是介绍街坊邻居的张三李四一样,随口应道。

    “原来是亚瑟王殿下,失敬了。”维拉丝微微一愣,下意识弯腰微微行礼。

    然后继续将小手伸过来,完成着刚才没能完成的工作。

    就在这两只纤柔灵巧的小手,帮我将斗篷上的系带解到一半时,这只小狗狗维拉丝,眼睛突然就转起了圈圈,毫无预兆的晕倒过去,身体向前倒下瘫软在了我的怀里。

    “喂喂,维拉丝,没事吧。”

    虽然知道维拉丝晕倒过去的原因,我还是紧张了那么一瞬间,将她的娇躯搂在怀里推了推,没反应,那双乌黑漂亮的眼睛,此时就跟漩涡似的转个不停,上里面仿佛写着【咦咦咦——是那个亚瑟王?!!】

    不行了,这种模式,不给个十分钟她绝对清醒不过来。

    我哭笑不得的摇着头,我的小狗狗,不但乖巧温驯害羞,而且胆子还贼小,当初和莎尔娜姐姐,以及阿尔托li雅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也是紧张的不得了,更别说亚瑟王出现在面前了。

    “这个人,真有趣哒。”

    将这一幕看在眼里的亚瑟王嘀咕道。

    “还不是你的错。”

    我伸出手指,不轻不重的在她嫩嘟嘟的脸上捅了一下。

    “才不素本昂的错,呜礼之徒以下犯上的呜礼之徒哒。”换来的是小亚瑟王按摩般的雨点小拳头。

    “吴大哥,维拉丝怎么了……咦?”

    这时候,以琳娅为首的女孩们也凑了上来第一眼看到晕倒我怀中的维拉丝,第二眼看到了不断在肩膀上闹腾的小不点亚瑟王都愣了起来。

    为了避免女孩们再像维拉丝一样,我很是郑重的让大家聚在一起,拐弯抹角的说了一番,让她们逐渐猜到点什么,心里有所准备的时候,才宣布了这小不点的身份。

    “这这是亚瑟王大人,不是和阿尔托长的一模一样吗?”

    还是琳娅稍微冷静一下,在大家都还发愣,思想沉浸在亚瑟王所留下来的传说之中时,她带着敬畏和好奇目光,这样问道。

    “哦,这个怪我,当时没和你们说清楚。”

    因为回家的时间太过冲忙,我并没有和大家说亚瑟王的事情,正好小公主们洗完了澡,香喷喷的娇软身躯靠了过来,还有维拉丝也清醒过来,就乘着这个机会告诉大家吧。

    于是,huā个大半个小时的时间,我将冰谷的事情,亚瑟王的转生,告诉了大家,当然,琳娅和莱娜可能不会太惊讶两个女孩现在也算是有实无名的联盟长老,阿卡拉的左右臂,阿卡拉知道亚瑟王转生的话,她们也应该知道一些,不过肯定不会有我说的那么详细就是了。

    当然,亚瑟王转生之前,在冰谷里发生的那些荒淫无度的事情,我肯定不会那么老实的交代出来,就好比我不会将和女孩们啪啪啪时尝试过的姿势体位告诉另外一个女孩一样,维拉丝那一次只不过是纯属意外。

    咳咳咳——

    !!

    如是这般后,大家看向亚瑟王的目光,终于亲近了一分,当然也还是满含着敬畏和拘束,不敢轻易靠近,就连原本靠过来的西露丝和艾柯露的娇躯,都颤抖着微微缩后了一分。

    传说之中,暗黑大陆的第一王,第一强者,最伟大的人物,同时也是杀戮无数,灭了至少有十几个种族的史上最残忍的侩子手,或许我这个穿越者的感官并不是那么强烈。

    但是在场的诸位女孩,可都是土生土长的暗黑人,可以说,她们是听着亚瑟王的故事长大,自然和我不一样,看到传说之中的人物出现在面前,哪能无动于衷。

    气氛一时之间沉默下来,我不说话,女孩们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或许心里都在害怕着万一自己的话不小心触怒这位王者该怎么办。

    余光悄悄一撇,捕捉到了从小不点亚瑟王脸上闪电般掠过的一丝寂寞之色,我想了想,突然咳嗽一声。

    将坐在肩膀上的小不点,毫不客气的一把抓起来,放在手心上。

    “乃……乃这嚣张的坐骑,在干什么哒。

    我的粗鲁动作让小亚瑟王气冲冲的抗议起来,手中的小小胜利之剑高高挥舞,似乎不给个说法,我身上又要多数个针孔了。

    “你在说什么啊我们不是战友吗?干嘛在意这些小细节。”

    我大咧咧的,如同好哥们一样将吓了一跳的小亚瑟王,放在面前蹭了鼻,在她的悲鸣声中,重新抱在怀里,一边轻轻捅着她的柔软脸蛋,一边对女孩们说道。

    “大家别害怕这小不点啊,虽说是亚瑟王转生,只不过性格却只继承了最小孩子气的那一部分,老是爱撤娇又害怕寂寞,别给她的名头给吓着了。”

    话刚落音额头就中剑了,血哗啦啦的飙出来。

    “还有剑术也继承了几分。”

    我竖起大拇指爽朗一笑,才捂着额头满地打滚喊疼。

    “才不素最小孩子气哒,不素哒,也不爱撤娇哒,更不怕寂寞哒。”1小亚瑟王挥舞着手中利剑,剑光如同白银一般华光闪烁一下子就将我的屁股刺成篓子。

    “总……总而言之,就是这么回事吧。”

    扑倒在沙发上,像是被无数蜜蜂蜇了一样生疼的屁股高高翘起来,好让维拉丝涂抹清凉的药膏,我一边对女孩们这样道。

    “哼哒,什么就素这么回事哒乃这个坐骑,一点也不靠谱哒。”

    小亚瑟王犹自气呼呼的,突然闪身一跳,跳到了莱娜的肩膀上。

    “喂,小家伙在干什么,可别把我的莱娜吓着了。”我连忙说道。

    “咦?”

    莱娜发出一声轻呼,虽然看起来镇定无比让人赞叹,但是身为哥哥的我却知道她椅子下的纤细小腿,开始颤抖了起来。

    “哼哒,不想靠近乃这个无礼的坐骑哒。”1小亚瑟王朝我吐了吐舌头,然后回过头去,耸着小鼻子,在莱娜的脸蛋上嗅起来,突然问道。

    “乃,有股很淡的熟悉味道,和雅兰德兰一样,素预言师哒?”

    “是的,亚瑟王大人,只不过还是个小小的见习者,远无法和雅兰德兰大人比较。”莱娜柔声应道。

    说起来,虽说预言术并非亚瑟王的老师梅林所创造,但她也算是预言师的祖师级人物,就相当于艾鲁法西亚萝li于其他德鲁伊职业一样。

    莱娜身上散发出预言师的气息,也难怪亚瑟王会比较亲近。

    “嗯哒,乃还年轻,此时的能力并不素问题哒,乃的身上,有着不逊色于雅兰德兰的潜力,不要浪费了哒。”

    大概是感受到了莱娜身上散发出来的润物细无声的恬静和安详气质,这种预言师所特有的灵能,坐在莱娜的肩膀上,这小不点很是老气秋横的这样说道。

    那是当然,我家的莱娜可不会输给任何人,别说雅兰德兰,就是称的老师梅林,我也相信她不会逊色,我暗自得意。

    “能够得到亚瑟王殿下的美言,实在是莱娜的三生之幸。”饶是越来越像像一只小狐狸的莱娜,听到大陆第一人的赞美,神色也不禁微微激动起来。

    “本昂只素说实话哒,乃的潜力配得上这番夸奖,不像某人,明明素个笨蛋坐骑,还嚣张的要命哒。”说完,一点儿也不含蓄的将目光刺过来。

    竟然敢在妻子女儿妹妹前面说我的坏话,胆子不小嘛,舔你哦混蛋。

    我露出不怀好意的目光,伺机而动。

    经过这样一番打闹以后,大家多少都了解了小亚瑟王的性格,和传闻之中的亚瑟王完全不一样,那股拘束感,也渐渐放开了。

    眼看着大家脸上的紧张之色逐渐融化,我动了动僵硬的肩膀,呼出一口气,这时候,两只柔柔的小手落在上面,帮我按了起来,不用回头,我都知道身后的人是谁,轻轻抓起一只肩膀上的小手,放在脸颊上摩挲起来。

    “大人,辛苦了。”

    轻柔的告慰,以及脸颊上传来的温暖触感,让一整天下来的疲惫,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