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 这一家子……

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 这一家子……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分开以后,1小亚瑟王一直到晚上也没回来,不仅仅今天是特例,前天也没见到她,这样算来,她回巢的几率大概在一半左右。

    去做什么了,我不知道,甚至连雅兰德兰也不大清楚,只不过据我猜测,大概,估计,应该是提高实力去了。

    就算前身是暗黑大陆第一强者,也不是说每天吃喝玩乐实力就能火箭式的提升,还是得想办法怎么去恢复,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抱歉,的确在我身边就有这么一起,项链里的幽灵圣女不就是么。

    也不知道这小家伙究竟有没有想到办法,怎么去提升她的实力,在我看来,常规的办法大概对她是没有效果的,但愿前身那份实力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 这一家子……和知识,能够帮助她找到途径,不过这小家伙骄傲的紧,恐怕就算找到办法,也不会让我们帮忙。

    想到这里,我摇了摇头,颇有点想不通一件事情。

    大家为什么不看好小亚瑟王呢?阿卡拉我可以理解,如果小亚瑟王真的恢复全盛实力,赶跑地狱一族以后,要面对如此强盛的精灵族,这种情况,阿卡拉是不大愿意看到的。

    但是,言语之中,我好像发现,就连雅兰德兰,似乎也没有将【小亚瑟王恢复实力,将地狱一族打的哭爹叫娘】这种可以去期待的事情,放在心上。

    凡人级的智商,经过左思右想后,冒出两个可能性。

    第一,阿卡拉和雅兰德兰感觉到,小亚瑟王恢复到以前,甚至是打败四魔王三魔神的实力,恐怕都没那么容易,至少不会比培养我和阿尔托li雅简单多少。

    第二,她们通过那些外人所不知的神神秘秘的预言术,察觉到了点什么,比如说我们将来所面对的敌人,恐怕就是恢复了全盛实力的亚瑟王,也未必对付得了。

    希望是前者吧,我叹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 这一家子……了一口气。

    我可以不期待亚瑟王这份力量,但如果是后者你让我一个连世界之力境界都还不到,现在被红b虐的满地打滚的小德鲁伊,将来如何去面对那些连拥有抗衡甚至打败六翼等级的至强者的亚瑟王都对付不了的敌人?想都不敢想像,光是四魔王随便来一个我都要吓尿了。

    莫非,阿卡拉和雅兰德兰这两头老狐狸,真把我和阿尔托li雅当成是上帝的私生子了?

    想不通的事情就扔到一边,正是我等乐天派的绝技,痛痛快快洗了澡,将身上的尘泥洗干净,对着镜子照照,脸上的淤青也没有了,冒险者的恢复力就是那么牛。

    天色已晚,女孩们玩了一天,早就已经回来了,刚刚打过照面,大家都回了房间里,其中西露丝和艾柯露的房间,灯火已经熄灭了。

    嗯哼,时机到了。

    我的眼角闪过锐利目光,闪闪发亮的眼睛宛如发射出一束实质光芒般,在每个亮着的房门上扫了一圈。

    前天晚上虽然也是个机会,但是被黄段子侍女识破了我的色心,于是,警告过我不许在她的家里做坏事的小侍女,就瞪大眼睛守着我不让我出去,结果到最后到最后只能将她推倒了。

    作为补魔侍女,她到是挺称职的,我摸着下巴,回味想到。

    不过有句话叫什么来着,君子一言,节操难追,前些天在浴室里和维拉丝放过的狠话,不好好履行的话,维拉丝一定会以为她的丈夫是个言而无信,没有节操的家伙,所以无论如何,我也要为了维护自己的形象而战。

    想到这里,我果断往维拉丝的房间走去,虽然时间还早了点,不过要是等会再被黄段子侍女盯住,今晚又只能做单选题了,是补魔还是补魔还是补魔还是补魔?

    “咦,大……大人。”

    开门的维拉丝抬起头看着我,似乎想到什么,俏脸红润起来。

    看不出,我家的小维拉丝还挺色的嘛,立刻就能猜到了,莫非是我调教有方?

    “咳咳,来听听你们白天都去哪里,买了些什么,开心不。”我装模作样的咳嗽几声,一本正经道。

    “进来吧。”

    单纯的维拉丝小狗狗,立刻就上当了,主要还是因为听了那句【买了些什么】,然后两眼发亮,看来她今天又弄到了什么【好东西】,如果不出所料的话应该是……

    顺利进了房间,锁上房门,房间里明亮而又柔和的光线,让我微微眯起了眼睛。

    洗过澡后,维拉丝难得的换下了那一身从未变过的侍女服,身上穿着丝质睡衣,因为害羞的缘故,所以并非是那种性感的款式,不过这夏天的,想厚也厚不了哪去,虽不挑逗,却很好的将维拉丝玲珑的曲线身条,以及她淳朴美丽的气质衬托出来。

    地上铺了地毯,所以赤着脚,那小巧玲珑的玉足,让我的目光在上面停留了好一会儿。

    维拉丝哼着悠扬的小调,拉开抽屉,将里面的东西一口气抱了出来,竟然是一怀抱的雕像,全都是拳头大小的小羊羔,栩栩如生,姿态各异,没有一件是相同的。

    还真亏她能找到那么多啊,该不会这几天在外面逛的时候,心神都放在寻找这些羊木雕上了吧。

    哗啦一声,维拉丝小心翼翼的将怀里的木雕轻放在桌上,然后一个个摆正,面对着我,抬起头,那双黑宝石一样纯净美丽的眸子,闪烁着期待的光芒。

    “大人,喜欢哪一个?”“这个……”

    看着桌子上七八只围着自己半圈的木雕小羊,我的额头慢慢渗出了汗水,比面对着七八个巴尔的分身包围,压力还要大。

    总觉得继续让这小…妻子得意下去,在精灵族的这些时间里,她绝对会凑齐一千只木雕摆在我面前,让我患上密集恐惧症。

    眼睛咕噜转几圈,我伸出指头,在维拉丝期待的目光注视中,在一个个木雕上指着划…过,最后,落到维拉丝身上。

    “决定了,我就喜欢维拉丝。”

    “……,咦咦?”显然没想到是这样结果的维拉丝,发出一声困惑惊咦,但很快就反应过来,脸蛋通红的低下头去。

    乘着这个空隙,我将这只害羞的小妻子拉到怀里,抱了起来。

    “大大人,这样是…

    是不行的……犯规的。”怀里的维拉丝糯糯道。

    “有什么犯规不犯规的,是你问我最喜欢哪一个,我只是说出心中的答案而已。”

    我轻轻用力,将怀里埋着的俏脸抬起头,捏着下巴,凑上在,在那通红粉嫩,精致武侠的脸蛋,修长的睫毛,圆润挺翘的鼻尖,以及乌黑的眸子上肆意亲吻起来。

    “不行的大人现在现在还早。”维拉丝呜呜的发出悲鸣,俏脸更加红润,吻上去,有一丝烫的感觉。

    真是的,只是这种程度,就以及羞成这样了么,所以我才最喜欢欺负维拉丝。

    “早的话,不是可以有更多时间制造我们两个的小结晶么?”吻到耳垂上,我轻轻呵气,声音渐轻,说着让这小妻子无法承受的暧昧语言。

    “不行的不行的大人不能这样这样欺负人”维拉丝不断摇着头,敏感的耳朵部位被轻轻一含,因害羞而结巴不已的声音中,却已经带着一丝轻喘柔媚。

    “那好吧,换种责式,没有忘记前几天我说过的话吧,哼哼,竟然敢违背丈夫的命令。”

    “才……

    才没有呢不是有亚瑟王殿下……

    殿下来了,所以才……………,才……”

    “也就是说,如果那小家伙没有来,一起洗澡什么的,都是可以的咯?”

    “呜~~没……

    没有这样说过没有……

    大人……不要欺负我好么……………”维拉丝的美丽瞳孔,因为极端的羞涩而染上一层水雾,让我很是怜爱的在上面不断亲吻,舔舐着这那略带涩味的少女泪光。

    把维拉丝欺负成这样,我啊,说不得还真是个糟糕的家伙。

    “想要不被欺负的妻子,就得乖乖服侍丈夫才行,知道吗?”公主抱的将维拉丝的娇躯抱起,放在床上,欺压上去,似燃烧着某种焰火的瞳孔,紧紧盯着维拉丝湿润的瞳孔和樱唇,低声嘶哑道。

    “知道该怎么做了吗?我可爱的小歌姬。”

    “大人~~~欺负人~~~”

    带着哭腔的娇嗔了一句,带着强烈娇羞,似要开始冒烟的通红俏脸,慢慢地,主动的抬起,凑了上来,那不断颤抖着的可爱樱唇,微微张颌,呼吸着香软气息,蜻蜓点水般在轻轻一点,一触即分。

    羞涩的眨了眨湿润眼睛,想到再不做点什么的话,可能会被欺负的更惨,维拉丝重新鼓动起勇气,再次将樱唇凑上来,轻轻一点,如是数次后,似乎才渐渐习惯这种强烈的娇羞刺激,贴了上来不离开,不堪娇羞的紧紧闭着眼睛,湿润的泪光,挂在那不断颤抖的睫毛上面,犹如嫩芽上的露水般,如此清纯,如此娇媚。

    就是因为维拉丝老是这样,才让我那么喜欢欺负她啊。

    将送上门来的樱唇,轻轻含着,不一会儿,穿着一声单薄睡衣的维拉丝,已经被录成**羊羔,任我品尝。

    所以说我刚才绝对没有撤谎,最喜欢的,就是这只维拉丝小羊羔。

    时光追溯到数分钟前。

    漆黑一片的房间里,两双明亮的大眼睛不断眨呀眨,透过窗口,监视着外面。

    “亚瑟王殿下似乎没有回来。、,清脆甜美的声音响起。

    “这个时候还没有回来的话”另外一道一模一样的声音,接着说道。

    然后,这两双明亮美丽的大眼睛,对视一眼,似乎彼此轻轻的点了点头,决定了什么事情。

    小小的房间里响起了悉悉索索的声音,不一会儿,房门被推开,穿着一身可爱的睡衣,怀里抱着抱枕的西露丝和艾柯露,蹑手蹑脚的从房间里面走出来。

    今晚的目标是——和爸爸一起睡。

    “咦,爸爸不在?”推开另外一道房门,发现里面黑漆漆的空无一人,艾柯露不禁惊道。

    “该不会是……”两个小公主相识一眼,瞳孔慢慢放大,之后,目光在每一个房门上轻轻扫过,最后,一致的落到其中一个房门上。

    竖起耳朵的话,似乎能听到维拉丝妈妈的房间正传出轻微,让人耳红心跳的奇怪声音。

    西露丝和艾柯露不由的屏住了呼吸,心脏却像是刚刚跑了百米一样,噗通噗通的剧烈跳动起来,传出一阵阵让她们心慌意乱,悸动不已的感觉。

    【西……

    西露丝……】艾柯露眼睛咕噜咕噜转着,两个小公主不敢出声,还好一心同体的她们可以心灵沟通。

    【这……这样做是不对的,不对的】害羞的西露丝拼命摇着头。

    【可是,西露丝不是也很想看吗?】艾柯露的脸蛋也是红扑扑一片,但却闪烁着跃跃欲试,似乎有种……有种食髓知味的感觉。

    【才、才没有,艾柯露别胡说。】

    【你是笨蛋吗?这种事情根本瞒不了我吧。】

    西露丝沉默起来,1小拳头紧紧握着,脸蛋越发的通红,似乎在进行着心内的天人交战,天使与恶魔同时在耳边咛呢着。

    【不……不行,万一被发现该怎么办,不能再让爸爸和维拉丝妈妈困扰了。】

    最后,善良害羞的西露丝还是战胜了**,她想起了神诞日的时候,因为自己和艾柯露无意中暴露出了偷窥爸爸和维拉丝妈妈在床上做【奇怪事情】的真相,导致维拉丝妈妈害羞的晕倒过去,好一段时间每次见到自己和艾柯露两个,都会红着脸低下头不敢直视。

    西露丝的想法传到了艾柯露心里,她歪头想了想,点点头,很遗憾的放弃了。

    虽说很想但是,让爸爸和维拉丝妈妈困扰的确不好,做这种事情,也是不光彩的,万一被爸爸讨厌就糟糕了。

    于是两个小公主蹑手蹑脚的路过,正欲回自己的房间,但是,那散发出诱惑气息的房间,还是驱使着她们忍不住转过头去,看了一眼。

    结果脚下差点一个踉跄,摔倒下去。

    刚刚去爸爸的房间的时候,经过这里,还空无一人的维拉丝妈妈的房门门前,此时却多出了一道黑乎乎的影子,正将耳朵贴在房门上,紫色的背影是如此熟悉。

    【嘘】

    洁露卡回过头,朝两个小公主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西露丝:“……”

    艾柯露:“……”两个小公主一边在心里嘀咕着不是想偷听什么只是好奇洁露卡姐姐的举止,这样说服着自己,慢慢靠拢过去,三个脑袋凑在了一起。

    【洁露卡姐姐为计么……】西露丝满脸羞红的想着,接着才想起对方可不是艾柯露,无法进行心灵上的沟通。

    洁露卡似乎看出了两个小公主的困扰,两只小手在身上掏了掏,各自取出一本小黄本和羽毛笔,塞到她们手上。

    于是,三人屏住呼吸,就着笔记不断交流,俨然成为了纪律严密,行动谨慎的地下党,也不知道房间里的两个人,如果知道房门外正发生着这一幕,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最后,不知道在小黄本上交流了些什么,三人似乎达成了一致意见,三个脑袋紧紧贴在了房门上。

    这个时候,恰恰好是某人将他害羞诱人可爱的小妻子,抱上床的时候,于是三人恰好有幸听到了从里面传来的越发暧昧,大胆的对话,别说西露丝艾柯露,就连洁露卡,暗黑中的俏脸,也带着一片醉人的酡红。

    那个笨蛋亲王,就是那么喜欢在床上欺负人,干脆背十亿匹马踹死好了。

    不过,三人的福利也到此为止,当里面逐渐传出娇媚呻吟的时候,一股淡淡的魔法波动闪过,然后就什么声音也听不到了。

    怎么这样,爸爸太狡猾了,竟然在这种关键的时刻……

    西露丝和艾柯露露出失望的神色。

    但是反观洁露卡,却非常淡定,身为【受害者】之一,她十分清楚某禽兽亲王的习惯,在这种地方,隔音结界是肯定会放的。

    在两个小公主的好奇注视中,她不慌不忙的取出几个一端大一端小的筒子,将小的一端贴在耳朵上,大的一端贴在门上,这样朝小公主们炸了眨眼,然后分给她们。

    然而朝她伸过来的,却是三只小手。

    紫色的深幽眸子眨了几下,朝突兀多出来的那只小手的主人,看了过去。

    是一个面无表橡的公主侍女。

    【给个理由】

    洁露卡可没忘记和对责的敌对身份,在小黄本上唰唰写道。

    亮黄色的卡通眸子眨了几下,三无公主取出自己的小本子,羽毛笔轻轻在上面一点,然后翻向洁露卡。

    上面只简简单单的写了两个字。

    【取材】

    【届时请务必让小的一观】

    瞬间,洁露卡的态度一变,如同供奉神灵般弯腰低头,将其中一个窃听器,恭恭敬敬的送到三无公主面前。

    然后,四道娇小身影挤在了一起,各自握着一个窃听器贴在房门上,聚精会神,忘然物外……

    外面,将这神奇一幕看在眼里的希尔曼雅,无语远目。

    “慢慢就会习惯了。”克罗蒂亚拍了拍希尔曼雅的肩膀,同情说道。

    这一家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