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数学教室的真正用法

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数学教室的真正用法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我要多久才能学会?、,听红b这样一说,我顿时成了苦瓜脸,窥敌弱点,以己之长攻敌人之短,这可是技术活啊,和月狼的洞察之心完全不在一个等级,这分明就是要我这个种田的去研究太空飞船么。

    “天知道。”红b一副无所谓的风轻云淡样子,超让人火大。

    “好吧,那么换个方法,你做到这一点,用了多久?”

    我来了一招曲线救国,心里暗想,如果红b用了1年的话,我大概5年就够了,如果他用了10年,我大概需要30年,如果他用了100年……

    抱歉,教练,我要请假去玩大菠萝树。

    “这个问题还真难倒我了,也不是有意识开始学的,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数学教室的真正用法非要说的话,大概在十多年的战斗中,才开始慢慢掌握诀窍吧。”红b摸着下巴,冲我冷冷的翘起嘴角。

    表情仿佛在说,折翼的少年啊勇敢向前进吧。

    “你打算在这短短的时间内,教会我你用了十几年才领悟的东西?”我一张脸瞬间变黑,见过耍人的,没见过这么耍人的,抽出武帝剑砍死你啊混蛋。

    “我是觉得很有趣,你不是已经用了短短九年的时间,走完了别人一百年也未必打得到的路么?按照这个比例的话”

    “别觉得有趣就这样做啊混蛋,别什么都按比例啊混蛋,你的恶劣性格难道也是按实力比例形成的吗?”我破口大骂。

    经过一段时间相处,和红b也算比较熟知了,他并不是一个介意被别人毒舌吐槽的人,前提是你也能忍受得了他的毒舌和冷傲。

    “真的不想交战一下极限?”红b一副很遗憾的样子,耸耸肩膀。

    “我已经在挑战自己的极限了对于你这不负责任的教导!快点教一些有用的东西吧!你也想我的实力尽快提升吧!”我怒掀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数学教室的真正用法心灵的茶几,这都什么啊,极限是那么好挑战的么?为什么这些家伙一个个都把我当成小说里的主角了。

    “好吧,其实我也从没有指望过你能在短时间内学会。”红b轻轻摇着头。

    我:“……”很好,等着瞧吧混蛋,等以后我有那个实力,第一个揍成猪头的是老酒鬼,第二个决定就是红b你了。

    “你呆在精灵族的时间不会长,在这段时间里,尽量学一些在短时间内掌握的吧。”红b一副很认真在考虑的样子。

    “学什么好呢?”我心下感动,出声问道。

    “天知道。”红b回答干脆利落。

    我:“……”这家伙完全没有为我考虑,好吧,这的确是我自作多情了,对他产生了一丝的信任感,我真是个笨蛋。

    “与其考虑太长远的,不如好好想一想现在该怎么对付我吧。”见我沉思的样子,红b爱说教的属性又冒出头了。

    “这到是个好办法,毕竟有现成的材料。”我看了他一眼,报复性的目光,就像是在打量一根红萝卜,可惜对方毫不在意,让我有一种一拳打在棉huā上的感觉。

    “就学你刚才所说的势的感应,如何?”想了想,我觉得这个技巧,还是比较有盼头的。

    势的感应,怎么说呢?大而化之的话,其实就算一个普通人也能做到。

    就比如说一介平民,在面对国王的时候,自然而然的会感受到对方身上高高在上,一国之主的势。

    对于我们冒险者来说,则更为明显,哪怕一个刚刚新鲜出炉的菜鸟,也能散发出势,将平民镇住,更上一步,其实伪领域强者,领域强者,他们所拥有的领域,也和势有着莫大的关系。

    而势的更为高级运用,比如说在神诞日的时候,数万名经过训练的士兵,从他们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势隐隐聚集起来,扭成一团,所散发出来的威压,就连卡洛斯和西雅图克这些天才领域强者,站在旁边也觉得十分难受。

    可以说,势是每个冒险者的力量的重要组成部分,怎么可能对它毫无了解。

    但是我也知道,这样的了解,距离红b所说的势的感应,有着很大差距。

    正因为太过于了解,而且,面对的势太过庞大,想要抓住细节部分,就变得麻烦起来了,我不大会形容,只能打个比方。

    就好比说,如果将对手的势,比作一道巨浪,朝自己迎面扑过来,那么,想要做到红b那种靠着感应对方的势来躲避的技巧,就等于是必须将这道巨浪的每一个水huā,甚至是每一滴水珠,都清晰的印在脑海之中。

    如果做不到这一点,那就等于是用一双高度近视的眼睛和别人打架,你是能模糊看到别人出拳了,但是不知距离,也不知具体要落在哪里,怎么闪?

    敌人的实力越强,散发出来的势越大,想要捕捉到细节就越是困难,所以说,这依然是个技术活,就算是天才也不可能轻易学到。

    其实想想,这种势的感应,和月狼从贝利尔那里学到的精神力侦查,是不是很像?只不过我举得势的感应,比精神力侦查还要更实用一些,精神力侦查是依靠散发出去的精神力,捕捉敌人的动作,但如果对方对精神力也稍有涉猎,那么完全可以将我布置在周围的精神力隔绝再外。

    比方说,如果对方能够将我的精神力隔绝在三米之外,那么我只能感应到一个三米左右的球体,这种情况下,只能捕捉到对方的具体方位,而一个人的势,或许平时可以完全收敛起来,不让人察觉,但是在攻击的时候却难以掩饰。

    所以我认为,精神力侦查和势的感应,这两种能力并不冲突,反而是相辅相成,精神力侦查捕捉大的方面,比如说敌人的具体方位,而势的感应,则是捕捉小的方面,如果能学会势的感应,妖月狼巫的实力无疑将更加完美,地狱格斗熊的战斗力也能提升一个层次。

    “的确,势的感应,相对而言比较简单一些,对你的帮助也不小。”大概早就料到我会这么选择,红b一脸平静的板着脸,道。

    “我并不打算反对这个平庸的回答。”“既然不反对就别加上奇怪的修饰,莫非你还有什么不平庸的其他意见不成?”我对着家伙的毒舌多少也有了一些免疫,还能反唇相讥,用点激将法。

    “看来我不说,你大概下辈子也未必能察觉到。”丝毫没将我的挑衅放在眼里,红b残念的叹了一口气。

    然后,将目光落到我的背后,盯着某样东西。

    这是……

    我看了看背后,那六片菱形半透明冰翼下意识的浮动起来,飘落在我面前。

    “你想做什么?”

    见红b毫不掩饰的盯着冰翼,我顿时警惕,将冰翼紧紧搂在怀里,反瞪起对方。

    这可是人妻骑士传承给我的重要宝物,想要打它的主意,狗洞都没有。

    为什么这六枚冰翼,会出现在这里,解释起来也简单,因为偶尔一次发现,装备上这些冰翼后,妖月狼巫本来就已经妖孽的速度,很明显的更快了一分,这显然是装备说明里没有列举出来的隐藏属性。

    正是因为这多出来的一点点速度,才让我很多次的躲过了被红b揍成猪头的悲惨命运,虽然就算如此,每天也还是免不了顶着个鼻青面肿的猪头样,在结束训练后躲起来不敢回家。

    “我在想,你究竟要糟蹋好东西到什么时候。”红b不带任何感情的冷冰冰目光,看着我,这样说道。

    “既然雪li尔大人选择了你,那么,就要有负起责任的觉悟。”“你凭什么怀疑我不打算负起责任。”我不服气的反驳道,话可以乱说东西可不能乱吃知道不?

    “所以呢?你的责任,就是用如此意义重大,如此珍贵的宝物,用来加速?”“当然不是。”我理直气壮的藐视了一眼对方,然后道。

    “它还可以增幅我的冰系力量。”

    兰斯特:“……”“什什么意思,这种看爬虫一样的目光,难道我说错了么?”我被红b的冰冷目光盯的浑身不自在。

    许久许久,红b才像放弃了什么一般,重重叹了一口气,这或许是我第一次见到他,在除开讨论到老酒鬼的事情外,露出如此强烈的感情,虽然这股强烈的感情充满了对我十分失礼的意味,就好像是打算放弃对垂死病人做出治疗的医生。

    “虽然我不知道你的专属道具,具体的属性是怎么样,但是,凭着感觉,它应该不仅仅是给你提供属性防护那么简单吧。”哦哦,红b竟然老实的告诉我了,不再拐弯抹角毒舌讽刺了,我该高兴么,但这内心涌起的一阵阵悲哀又是怎么回事?

    “你说的这个问题我也想过。”挠了挠头,我再次看了一眼冰翼的属性。

    其他到是没什么,但是这1点的防御,实在太有点不给力了,根本就不像是一件防具。

    等等,不像是防具?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睛瞪得大大,再看了属性一眼,在不起眼的【防御:1】这条属性下面,那【攻击:199-399】的属性,变得格外的,异常的醒目。

    对于冰翼上附带如此强大的攻击力,我一直举得比较猎奇,要知道,我现在所用的【搞基的墨菲斯托之剑】,堂堂的伪神器等级武器,其攻击力也不过是195-225,和冰翼完全不在一个等级,当然这也是因为冰翼的装备等级较高的缘故。

    但这掩饰不了为什么一件被归类到斗篷范畴的防具,竟然会附带攻击力,而且是如此高的攻击力的奇怪之处。

    而且,退一步来说,忽略这个奇怪点,再仔细从另外一个角度分析,你说附带如此高的攻击力嘛,比手中的搞基剑还要高出许多,那么一定能让我的攻击伤害提升不少,按道理来说是这样没错吧。

    但是,在偶尔的尝试装备过程中,我却发现,装备冰翼后,我的攻击力并未因此得到提高,就仿佛是冰翼上的附加攻击属性,本来就是上帝的一个错误,只是假的一样。

    当时,因为还有许多事情等着要做,比如说熟练妖月狼巫的能力,比如巩固地狱格斗熊的实力,我也没有时间进一步去思考。

    如今,经红b这么一说,所有的疑点,似乎都聚在了一起,然后,

    被某道划破天际的灵光统统粉碎。

    莫非这些冰翼竟然是……,………

    我的目光仍然是呆呆的,抬头看了红b一眼,他的嘴角仍然是带着嘲讽之意的微微撇着,那双手抱胸,完全没有防备的傲然姿态就仿佛在说,终于领悟了么,总算还没有到无可救药的程度。

    深呼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我控制着六枚冰翼,让它们浮起然后操纵着其中一枚,1小心翼翼的,旋转九十度,菱形的锋利尖角,正对着红b化作一道白光闪去。

    一切完全出乎我的意料,面对着冰翼攻击,红b竟然不躲不闪眼睛一眨不眨的直接看着这道冰芒刺在他的肩上。

    血huā四溅,那一枚洁白无瑕的冰翼足足入寸许,殷红的鲜血从红b肩上留下,将他的红色披衣,染的更加鲜红。

    “不愧是雪li尔大人留下来的东西,还不赖。”神色不变的将冰翼从身上拔出,红b如是带着一丝佩服的品头论足道,仿佛刚刚被刺伤的不是他而是另外一个人。

    我也呆了,不仅仅因为红b的举动,也为冰翼造成的效果。

    毫无疑问,冰翼那【199-399】的超高攻击伤害,通过这种方式发挥出来了,不然的话,就算红b是裸奔状态,身上没有穿任何装备,仅凭着基础的防御,冰翼也不能伤到他分毫。

    原来是这样,冰翼的作用,竟然是这个,不是防具,而是武器。

    再次看了冰翼的属性一眼,有了正确的认识,我对冰翼所附带的【无法破坏】这条属性,又多了一分认识了解。

    人妻骑士真是个笨蛋啊,为了我这种无可救药的笨蛋,真的值得付出那么多吗?

    轻轻抚摸着那枚刻了她的名字的冰翼,我心中一片温暖和感激,耳中仿佛又听到了那熟悉亲切娇媚的【小狼】这样的叫唤声。

    小亚瑟王,可要努力啊,我一定会全力支持你的梦想乡计划,哪怕不为别的,仅是想再见到人妻骑士,然后在她的脑袋上轻轻敲上一记。

    擦了擦眼角,我将六枚冰翼回收,重新聚合起来,但是这一次,

    它们的位置却不是放在背后,仅为了加速和增幅冰系力量,而是呈孔雀开屏的方位散开,每一边各三枚冰翼,静静悬浮,冰色的翼身,散发出锐利光芒,宛如一把即将出鞘的绝世宝剑。

    没错,今天就让尔等小民,看看本大爷的算数教室的真正用法,我德鲁伊吴凡,才是幻想乡咳咳,才是暗黑大陆最强啊!!!

    冰蓝色的领域,随着内心的呐喊爆发,宛如山崩海啸般,从未有过的激情和咆哮,在一刹那之间,就变成了七条张牙舞爪,吞食天地的冰龙,朝红b疯狂追逐扑去。

    “真是个得意忘形的家伙。”

    在这股庞大的力量面前,在被刺角峥嵘的冰之世界包围中,红b以拇指和食指支撑着额头,无奈的摇了摇头。

    片刻过后,冰雪消散,土黄色的地上,多了一道呈大字型扑倒,后脑勺高高朝天的尸体。

    这不科学。

    为什么我已经多了六条触手,还是抵不过这家伙的一对弯刀呢?怎么想都不对劲吧,一定是有哪里搞错了,比如说上帝的脚筋搭到了脑筋上。

    “领悟了雪li尔大人恩赐的装备的正确用法,真是可喜可贺了,不过,你还是回去好好练习一段时间,至少做到能操纵六枚冰翼,同时从六个不同的方向,以六种不同的招式攻击同一个点这种最简单的程度再说吧。”拍了拍手,兰斯特对着地上因不肯接受残酷的事实而拒绝复活的尸体,这样说道。

    “时间快到了,今天的训练到此为止。”抬头看了看时间,他将一对弯刀收起,转身离开,干脆利落的消失在了训练场。

    一阵说不出凄凉悲惨的大风吹过,混杂着漫天黄土,将地上的尸体慢慢掩埋起……,

    “这混蛋,迟早有一天我会好好教训他。”

    半个小时后距地面数千米高的水晶之树茂密枝叶从中,依然是前几天那个地方,我一边大口吞咽着小狐狸的夺命佳肴,一边信誓旦旦的向小亚瑟王吹牛道,口沫横飞不可一世,还不忘记将手中的筷子高高舞起,比手画脚,仿佛真已经将红b踩在了脚下一般。

    真恐怖啊,我的恢复力,连我自己都感到害怕,明明前一刻还失落的想要钻进树洞里面终老一生。

    “嗯哒~~”1小亚瑟王漫不经心的抱着一个有她半个大小的米饭团子一边无精打采的啃着,一边随口应道。

    怎么回辜,这家伙?

    我看着小家伙,一脸的震惊。

    不像她啊,那个平时精力充沛,俨然一副少儿多动症患者的亚瑟王竟然会没有精神?

    等等,这家伙该不会是假冒的吧,四魔王贼心不死,知道小亚瑟王打算让我屈服成为她的坐骑,就冒充她妄图将我拐走!!!

    我被这个惊天的大阴谋深深的震到了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

    不行,得验证一下。

    我放下手中的筷子,洗洗手甩干,擦干转身面对着小亚瑟王,一脸的庄严肃穆。

    首先看看柔软度。

    伸出食指,在她的脸上轻轻捅着,哦哦,这个柔软度该死的地狱一族,制作手办的手艺越来越精致了,竟然将小亚瑟王的柔软触感,能模仿的如此想象,害我都想加入它们了。

    对于我的举动,1小亚瑟王毫无反应,仍然在下意识一口一口啃着饭团,一口一口嚼着,目光发散,很显然灵魂不在此处。

    接下来第二招,蹭蹭脸,绝对能让你这个冒牌货暴露身份!

    我小心翼翼抱起小家伙,放在脸上蹭了蹭。

    嗯嗯嗯,这这种滑嫩柔软的蹭感,竟然也如此相似,可恶啊,混蛋啊,安达利尔大人,请收留小的吧,我想学做手办!!!

    没办法,不是本德鲁伊不给力,而是恶魔太狡猾,竟然到了这种时候也不肯暴露身份。

    是你逼我这样做的,下到地狱可别怪别人。

    我决定动用最终的武器,神色变得更加凝重,转过身,拾起筷子伸向饭篮,心惊胆战,手足颤抖的夹起一枚黑溜溜的东西。

    从外表看,它像是一颗酸梅,事实上,按照里面的各式干粮菜肴的位置布局看来,它的确是小狐狸放在里面,打算用来给食用者饭前开胃的一枚酸梅无误。

    但是这是个常识的雷区,当你这么认为,并放松警惕,心想酸梅总不可能做成那么咸的时候。

    你,已经死了!

    如果将其他干粮菜肴,形成容地狱料理的话,那么这枚看似不起眼的小小酸梅,就是地狱鼻深处的修罗地狱,如果将其他干粮菜肴,形容成在胃里爆发的咸味炸弹的话,那这颗酸梅,就是原子弹。

    我已经完全记得不第一次将它玩儿的扔到嘴里的下一刻,直到一天后的记忆,仿佛被抹杀了一样,全都没有了,我知道,抹杀记忆的一定是大脑的潜意识保护。

    心里一颤,手上一抖,酸梅滑溜一下掉下,恰好落在了一片叶子上。

    原本亮晶晶,充满了生命力的水晶之树叶子,在接触酸梅的时候,叶片立刻发黑蜷缩,似乎里面的水分被一瞬间吸收掉了,看到这一幕的我,恐惧的抱着脸,大半灵魂都从嘴里冒了出来。

    能活下来真是太好了。

    再次夹起酸梅,我乘着小亚瑟王张开小嘴的瞬间,眼明手快的塞入里面,至于那片发黑的叶子,我也要毁尸灭迹,嗯,就给小幽灵吃掉吧。

    嚼嚼嚼嚼我整个上半身趴伏下去,目光一动不动的盯着小亚瑟王鼓鼓的腮帮,看着她将我塞进去的酸梅,不断在嘴巴里嚼着,默默倒计时。

    十秒,九秒,八秒……一秒,零!

    噗通一声,1小亚瑟王的嘴巴高高鼓起,七窍冒烟,就仿佛一颗手榴弹在她嘴里爆炸开来般,1小小的脸蛋,从脖子开始如同沸水一样通红冒起,直至蔓延到整个脑袋。

    本能的,她一头栽入了我吃小狐狸的干粮时专用的大水盆里,足足喝下了大半盆水。

    理所当然,在这之后,我被泪眼汪汪,气愤不已的小亚瑟王绕着水晶之树,上蹿下跳的追杀了一个多小时,身上除了红b留下来的痕迹以外,又多了数十处红红的小针孔。

    我勒个去,1小亚瑟王这是要做容嬷嬷呀。

    “心心情好一点了吗,尊敬伟大可爱万人迷的亚瑟王大人。”死人一样趴伏在巨大树干上,头顶上坐着犹自气呼呼的小亚瑟王。

    “怎么可能好哒,笨蛋坐骑,嚣张坐骑,呜礼之徒哒!!”我不说还好,一说小亚瑟王又冒火了,举起胜利之剑师师几下就在我的脑袋上开了几个孔。

    哦哦哦,血血喷出来了,还有我的智商啊混蛋!!!

    除了小幽灵以外,我身边又多了一个智商杀手,好悲哀,莫非是因为我上一辈子太聪明了,所以这辈子就连区区的凡人级智商,也不被容于世间?

    “不我只是看到你好像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所以”理亏之下,我毫无反抗的底气。

    “所以就把那种可怕的东西塞到本昂嘴里哒?”小亚瑟王泪光闪烁,仿佛又刚乙起了前一刻的凄惨,擦擦湿润的眼角,恨恨看着我道。

    “那一瞬间……

    本昂哒,本昂可素忽然感觉到梅林老师在向本昂招手哒。”

    “深丰同感。

    ”我严肃的点了点头。

    究竟是用什么方法,才能做出这种酸梅,我突然觉得,熟悉的小狐狸似乎变得陌生起来,尤其是那双能够炮制出这种酸梅的滑不留丢小

    手,以及能将酸梅若无其事吃下去的舌头和胃,都显得如此高深莫测。

    或许可以当成是窒息瓦斯药剂向怪物投掷?

    “别把这种深有同感的加害到本昂头上哒。”小亚瑟王还不解气的两手乱抓,帮我的脑袋拔草。

    “不是说好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吗?”我委屈巴巴的说到。

    “啰嗦啰嗦啰嗦,做的坏事还敢找借口,鸣礼之徒,嚣张之徒哒。”1小亚瑟王一时哑口,然后是更加激烈的愤怒。

    虽然代价很严重,但是果然这样生气可爱的小亚瑟王,才是我所认识的家伙。!!!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