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王与平底锅之怒

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王与平底锅之怒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我们正聊着这次外出查探的结果,我有些后悔了,为什么要变地狱格斗熊隐瞒身份呢?说话都不方便。

    每每想要说点什么,都要浪费一个木牌子,做个木牌子容易么,在风光的零秒写字,零秒举牌的背后,有谁能知道,那是一头在太阳底下,全身淌汗的布偶熊,在默默的,不为人知的角落里头砍树削木?

    变妖月狼巫多好啊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王与平底锅之怒,又能说话,又不会被聚落里的小屁孩以及女孩们用奇怪的目光盯着。

    现在能切换吧,还来得及切换成妖月狼巫吧,等会索马科回来,要是问起,我就说在外出辛苦跑了一趟,足足瘦了一百多斤,连熊皮都被晒褪了,穿上衣服,戴上面具,嗓子不哑了,就变成这副模样了。

    我:“……”

    这种连外面穿着开裆裤的小屁孩都骗不了的谎言,还是算了吧。

    就在这时候,索马科村长回来了。

    “索马科爷爷,您回来的正好,我们有件事情,想和您打听一下。”莱娜上前一步,盈盈笑道。

    “哎哟哟,莱娜大人,您这可是折杀小老了,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尽管吩咐!”

    索马科连忙点头应着,这人类联盟的后部大长老,既温柔漂亮,又知书达理,哪怕是精灵族里也找不到几个比得上,跟以前听说的人类粗俗无礼的传闻,一点都不相像,看来是谣言误人,谣言误人啊。

    “是这样的,您也知道,我的护卫今天下午出去探索了一趟,现在回来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王与平底锅之怒了,他带回了这个,想向索马科爷爷确认一下,这是否就是最近扰乱玛德雅聚落的元凶。”

    说完,莱娜转过头,朝我眨了眨眼示意。

    看着索马科好奇的目光,我一时兴起,将身后冻成冰块的变异小矮人,突然伸到他面前不足半米距离。

    这老头的反应果然颇为有趣,在一瞬间的呆愣过后,就发出颤颤的惊叫,踉跄退后几步,手中白光一闪,已经握上了一把匕首,警惕看着眼前的敌人。

    看不出,这老头反应还挺快的,看来的确如他所说,年轻的时候走了不少地方,做了一段长时间的士兵护卫,不然的话,凭着现在的年龄,绝对不可能那么干脆利索的挥出匕首,摆好架势。

    几秒钟过后,才发现变异小矮人被冻在冰块里,而且已经死去的事实,索马科愣了起来,然后收回匕首,摇头苦笑。

    哥哥真是的,莱娜这样嗔怪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向苦笑不已和闻声跑进来的精灵士兵道歉。

    我不就像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吗?

    被莱娜轻轻瞪了一眼,我委屈的抓着熊脑袋,嘎姆嘎姆悲鸣个不停。

    现在到是发现地狱格斗熊的好处了,凭着这副吉祥物的外表,就算做了恶作剧别人也会一笑了之,要是以联盟长老的身份做出来,恐怕明天就上新闻头条,给阿卡拉抹黑了。

    瞬间,我就决定了,以后要多用地狱格斗熊的形态,去做那些坑人滴干活,打枪滴不要的事情,这导致了以后暗黑大陆流传起一句让我十分郁闷的谚语——棕色的布偶熊剖开来,里面都是黑的。

    “没错,就是这些家伙,暴动的小矮人,就是它们。”

    回过神来之后,仔细观察冰块里的小矮人,尤其是在看到这只小矮人漆黑的外表以后,索马科村长顿时激动起来,围绕着冰块团团转,露出快意仇恨的激动目光,收回去的匕首,似乎又想掏出来,在小矮人身上划个几刀,以报两位聚落士兵牺牲之仇。

    “索马科爷爷,以前袭击聚落的那些暴动小矮人,具体的实力怎么样?一共有多少,您还记得吗?能不能和我们详细说一说?”

    在我的示意下,莱娜问了一些前面疏略掉的问题,被重新提出来。

    “起码有上百次了吧,最近越来越频繁了,我这脑子也不好使了,还真记不清楚一共有多少次。”索马科想了想,摇头苦笑道。

    “每次袭击的暴动小矮人,少则只有一只,多则有十几只,实力也不尽相同,据士兵的描述,数量多的时候,实力普遍较弱,大致相当于头领级别,而数量少的时候,实力则更强,有一次袭击的小矮人只有一个,实力却达到了领主级别,正是那一次,我们付出了第一名勇士的牺牲。”

    说着说着,索马科悲从中来,目光含泪,久久不能自抑,我们所不知道的是,这个首位牺牲掉的精灵勇士,就是她大女儿的丈夫。

    多着十多只,少则一只,随着数量减少,实力递增么,竟然还有小boss级的存在。

    我低头沉思起来,索马科这番话,似乎附和水晶碎片的规律,但又有那么一些区别。

    如果真是水晶碎片作祟,那么,这枚水晶碎片所蕴含的能量一定不小,一个,乃至一群小矮人身上都无法容纳,携带不了,所以只能去接受能量的洗礼,也幸好只被小矮人发现,要是被其他强大怪物发现,那可能又会创造出一只变异强大的怪物,引发骚乱。

    当然,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假设上面,让这些小矮人暴动的,不一定就是水晶碎片,这个世界有太多未知的东西了。

    想到各种可能性,我又烦恼的抓起了头。

    这件事有些蹊跷,我们先回去一趟,将这只小矮人带回去一下这股奇怪的能量,明天再来

    想了想,我举起木牌,这样对索马科说道,这样的话由莱娜和希尔曼雅说都不大好,还是由我来说明吧。

    “劳烦大人们为这种小事亲自跑一趟,小老真是不胜惶恐。”

    索马科有些过意不去,虽然牺牲了两名精灵战士,对玛德雅聚落来说是件大事,但是对于庞大的精灵族来说,每天都有比这更加严重的事情等着处理,要劳烦一名皇家护卫,甚至还有人类联盟的候补长老亲自过问,他一直都觉得提心吊胆,荣幸过了头,怕是这趟过后,折寿都有可能。

    不过……有点奇怪啊,莱娜大人的身份高贵毋庸置疑,希尔曼雅大人,只是一窥她的优雅礼仪,也能猜出绝对是贵族,非同小可,但是,这位布偶熊大人……似乎在不经意之间,竟然露出了这个让人惶恐荣幸之至的高贵小队,身为一队核心的气势,说走就走,似乎由它做主。

    这个疑惑,一直埋在索马科心里面,直到多年以后,知道了某些事情,他才幡然醒悟,惊呼原来如此。

    我并没有注意到索马科的奇怪思索表情,带着莱娜和希尔曼雅,向众人告辞离去。

    此时已经是夜幕降临,森林里变得黑漆漆一片,不过并不影响我们的步伐,身为德鲁伊,一双能在黑夜之中视物的钛合金狗眼,是必备工具,而莱娜……莱娜就算在白天也什么都看不见,白天黑夜对她来说并没有任何区别。

    只不过,夜晚降临,森林骤然响起的让人毛骨悚然的鸟兽惊叫声,还是让我打醒了十二分警惕,深红领域结界,不再是以侦查戒备的方式释放出去,而是带着深深的威压,一路辗压,警告着方圆数公里的生物——没有领域级以上的实力,你就别过来献丑了。

    小心呵护着怀里被当成心肝宝贝的妹妹,最终,还是一路无惊无险的回到了出发前的精灵小城,在入城之前,我松了一口气,取消变身,想了想,还是觉得不放心,多此一举的又变身妖月狼巫,才紧紧牵着莱娜的小手,三人坐上传送阵,在数分钟以后,回到了精灵王城。

    “维拉丝她们应该等急了,我们快点回去吧。”

    我朝两个女孩点点头,然后不由分说,霸道的将莱娜公主抱起,虽然是夜幕降临,但是精灵王城却繁华依旧,灯光充足,再加上巨大的水晶之树散发出来的人柔和光芒,就连王城周围十余里,都和百天没什么两样。

    所以,路上还是有不少热衷于黑夜寂静之美的精灵们,出来感受气氛,见到我将莱娜公主抱的这一幕,不由的窃窃私语,低头轻笑,幸好光色朦胧,应该没人能认清莱娜的模样,我的妖月狼巫形态更是不会有人认得,不然的话,明天又要有轰动的新闻了。

    眼睛看不见的莱娜,其余的感官自然十分敏锐,周围的窃窃私语,被她那双尖尖的,软软的,毛茸茸的雪白狼耳全给听了进去,粉白的俏脸顿时羞红起来。

    即使如此,她也没有挣扎离开,驳我这个哥哥的面子,反而很配合的将两条纤细胳膊挂上来,搂住我的脖子。

    有这样顾忌哥哥面子的妹妹,真是太兴奋了,我感动的泪流满面,将莱娜抱的更紧,更实。

    “哥哥……真是大笨蛋。”

    怀里,传来莱娜轻轻抖动着雪白狼耳,害羞的娇嗔一声。

    “没办法,那么笨的我,以后可要妹妹多照顾一下。”我低下头,怜爱的在莱娜额头上轻吻了一口。

    “有这样的笨蛋哥哥,真是一颗也没办法放在一旁不管,真是的,可要……可要抱紧了哦。”莱娜抿着小嘴,俏脸越发泛红的轻笑起来。

    哦哦哦,还嫌我抱的不够紧吗?真是个爱撒娇的妹妹。

    这样温馨满满的想着,我将双臂的力气再加一分,轻轻一提,让莱娜更加紧密的贴在怀抱里。

    “哥哥,真是大笨蛋,笨的无可救药了。”莱娜不知为什么,一副服了我的脱力模样。

    “怎……怎么了?”我莫名其妙,紧张问道。

    不是你让我抱紧一些吗?难道我做错了什么,或者说是误会了意思?

    莱娜并没有回答我,而是将话头对向旁边的希尔曼雅。

    “希尔曼雅姐姐,你说,哥哥是笨蛋,没错吧。”

    “嗯……凡长老,的确有点迟钝。”

    希尔曼雅想了想,终究是十分含蓄隐晦的点了点头,深受贵族礼仪教导的她,可无法直接说自己的主人是个笨蛋,迟钝这个用法,已经是极限了。

    听着这两兄妹让人脸红心跳的对话,已经十分熟悉这一家子模式的希尔曼雅,十分悲哀的察觉到自己竟然一点儿都不惊讶了。

    相比第一次见到妹妹和哥哥超乎兄妹关系的亲昵举止,相比女儿和侍女一起躲在房门口偷听父亲母亲(主人)的……的恩爱,相比……

    各种的相比,让希尔曼雅觉得眼前这一幕,实在是太小儿科了,不知不觉,在半个月不到的时间里,希尔曼雅的心脏已经被磨练的强大无比,恐怕就是三魔神出现在她面前,她也能不慌不忙的举起长弓,对着对方的膝盖先射上几箭再说。

    不过,为什么呢,总觉得这一对……这一对有乱……咳咳,这一对有着禁忌之恋……准确来说,应该是妹妹对哥哥怀着禁忌之恋,而哥哥迟钝无比,如此明显都察觉不到,而导致出现刚才那样让旁听者羞臊而又无语的对话,这样的对话,非但感觉不到这对兄妹的违背伦理,不知羞臊,反而有着淡淡的温馨感觉。

    或许,这就是主人的独特魅力吧,世人都说他是荒淫无度的后宫长老,但是又有几个人能明白,这样的主人,其实是如此迟钝的有些可爱,在爱情面前,又是如此被动,如此被爱着的幸福男人呢?

    想来想去都想不明白的希尔曼雅,只能这样认为。

    抱着莱娜,我加紧了脚步,如此急着回去,除了的确害怕维拉丝她们担心以外,其实最重要的,是有一件事情,想要去确认一下。

    一路赶脚,不到片刻,我们就回到了水晶之树,回到了那个笨蛋黄段子侍女的小贼窝。

    果不其然,一家人都在等着我们回来,似乎就不担心我们今晚会在玛德雅聚落吃过晚饭甚至留宿的样子,刚刚开门,女孩们就迎了上来,一声声温馨的问候,让我心里暖洋洋一片。

    抱着难得醒过来,冲到我怀里撒娇不已的小天使卡洁儿,我的目光在里面东张西望,寻找着什么。

    “那小不点王今天有没有回来?”

    数秒之后,钛合金眼上发出哔哔提示,显示搜索失败,我于是问道。

    “大人是在说……亚瑟王殿下吗?”

    琳娅在一旁微微苦笑,她们到现在还没能适应过来,我究竟有着一颗什么样的胆子和心脏,竟敢将堂堂的暗黑大陆第一英雄,第一强者,史诗传奇般的存在,称呼做小不点王。

    更甚是……和她一起洗澡,以区区坐骑的身份,将她欺负的泪眼汪汪。

    对于这种难以相信的事实真相,女孩们果断选择了逃避现实,对待小不点亚瑟王,还是按照她们自己的想法,恭恭敬敬的供奉起来,一点儿也不敢失礼。

    “亚瑟王殿下的话,她就在……”琳娅的话还未说完,厨房里就响起了嚷嚷声。

    “坐骑哒,本昂听到了坐骑的召唤哒,真让人没办法的坐骑,只素一天没见,就离不开主人了哒。”这样得意洋洋的说着,这只小不点王从厨房里飞窜出来。

    好像有哪里搞错了吧,为什么是听到坐骑的召唤,就跑出来了,微妙的把关系弄反了吧。

    心里这样想着,我可不会说出来。

    “啊,你这家伙,竟然偷吃。”我发现小亚瑟王嘴角上面一抹明显的油腻,不由大声呼道。

    “堂堂的亚瑟王,竟然偷吃菜,你还真是好意思啊。”

    “啰嗦啰嗦啰嗦,区区笨蛋坐骑,一天没见就嚣张起来哒,这素本昂的,都素本昂的,本昂喜欢怎么吃就怎么吃。”

    哑口无言,做贼心虚的小亚瑟王,不禁耍起了赖,这副样子也萌爆了。

    “让我看看,你这家伙究竟偷吃什么……啊,混蛋,竟然是我最喜欢的酱汁肉排!!!”我凑上脸,食指轻轻在小亚瑟王的嘴角边上一抹,然后含入口中,顿时悲愤,暴躁如雷。

    “你该不会是……是把酱汁肉排都吃完了吧。”

    保持着喊着食指的姿势,我的身体犹如暴走的初号机一样,摇晃几下,弯腰垂头,大口喘气,然后,缓缓将头抬起,咧开嘴巴,露出一口锋利牙齿,被黑色气息所笼罩的面部和眼睛,无神的盯着对面的偷菜贼。

    “笨蛋哒,活该哒,都被本昂吃完了哒,这都素太晚回来,让本昂饿肚子的笨蛋坐骑的错哒。”面对失控黑化暴走的吴凡初号机,小亚瑟王巍然不惧,英勇的站出来,抬头英雄,势要和恶势力抗争到底。

    等等,我怎么就成了恶势力了,怎么看都是这家伙不对吧。

    我觉得自己的暴走理直气壮,有理可依,有据可循,属于社会主义制度下的正常暴走行为,是无产阶级xxx的又一重大研究成果,于是瞬间将背后的插座(?)扯断,张大血盆大嘴(?)朝小亚瑟王一个恶狗扑食。

    “笨蛋哒,想抓住本昂,乃这笨蛋坐骑还早了一百年哒。”

    我的速度快,小亚瑟王的速度更快,等反应过来时已经扑了个空,小家伙正站在另外一张椅子上,朝我扮着鬼脸,肆意嘲笑。

    咔嚓——一声。

    仅存的那根理智神经,也终于断裂。

    很好,你已经彻底惹怒我了,很快,你就会发现,这是多么愚蠢的行为,圣衣哟,覆盖到我身上吧,让愚蠢的敌人见识一下,超级赛亚人状态下的暴走初号机吴凡的究极体力量。

    阿哒哒哒哒——北斗——有情破颜拳!!!

    阿哒哒哒哒哒嘟哒——无产阶级之断子绝孙撩阴腿!

    就决定是你了,备用干粮兽!

    两招不中,我顺势抓起在一旁围观看戏的无辜群众某金色京巴狗的狗头,在它拼命的四肢挣扎怒吼中,朝飞奔躲闪,还不忘记回头做鬼脸的亚瑟王狠狠砸了过去。

    结果两xxx战瞬间升级成了三xxx战,准确来说,是两人一狗的大战。

    战况越演越烈,整个房间都似乎夸张的摇晃起来。

    就是这时,大门突然打开,还穿着一身威仪庄严而又娇美的纯白铠甲,显然是刚刚忙完正事就立刻赶过来的阿尔托莉雅的身影,站在门外。

    “发生什么事了,那么热……”她的话停留在一半,愕然中止。

    时间回溯到前两秒钟,为了抓住这敏捷的四处窜来窜去的小东西,我不顾死狗从一旁袭来,狠狠对着我的小肚子咬下,没有躲闪,就这么携带着狠狠咬住我的小腿不放的死狗,一起飞起,半空中拉长身子,一个鲤鱼跳龙门的高难度动作,两只手终于碰到了亚瑟王,狠狠一合,将她握在手心,随即露出狰狞笑容。

    喔哈哈哈哈——!这次你还不任我宰割?!

    然而得意忘形之下,却忘记了自己身处半空的事实,身体骤然落下,两人一狗,狠狠摔在了饭桌上,碰锵一声,满桌狼藉,其中一盘不知名菜肴,顺势高高弹起,飞向远处。

    正在这时,阿尔托莉雅雅打开门,说出了刚才的话。

    然后噗嗤一声,半空中翻滚的盘子,准确无误的从天而降,正面朝下盖在了她的头上,斑斑点点的菜汁,滴落在她的王冠,俏脸,以及一头金色马尾金色长发上,并且将纯白色的铠甲和如同婚纱一般的内衬弄脏。

    阿尔托莉雅雅的话,就固定在了那个热字当中,周围仿佛时间静止一样,一动不动。

    不,还有一只笨拙的小狗狗,似乎还没有察觉到发生了什么,用湿手帕端着一个锅煲,从厨房里走出来,哼着悦耳清新的小调。

    “最后一道菜做好了,大家开饭……”仿佛会传染一样,维拉丝的话也到了中途就停下,然后僵硬的看着满桌狼藉。

    我:“……”

    小亚瑟王:“……”

    蕾奥娜:“……”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ro!!!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