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 恭喜玩家获得……

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 恭喜玩家获得……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井刻之后,我以地狱格斗熊的身份重新出现在玛德雅聚落中。

    不觉得很酷吗?因不同的目的,而以不同的身份出现,简直就像是…就像是千面怪盗一样!!

    不知不觉,我的热血沸腾起来。

    虽然说,这个怪盗长着一副熊样是这样没错。

    瞬间泄气了。

    不管怎么说,先把想做的事情做完吧。

    于是,杂技团布偶熊大人再次华丽登场,今天表演的是跳火圈和高空走钢丝,大家敬请期待。

    老幼病弱虽然被聚集起来,打算迁移到安全的地方,不过阿姆露迪娜她们也不过今天早上才过来,动作哪可能那么快,一个早上时间就把这些琐事做完,这也不是很急的事情,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 恭喜玩家获得……就算真的找不到零件,黑龙艾利亚斯也要个三五年才能破开封印。

    托这个的福,我的表演顺利将玛德雅村落的小孩们拉拢过来了,虽然聚落的气氛有些紧张,到处都是精灵士兵,不过天**玩,没心没肺的熊孩子可不会管那么多,呼啦一声就围过来,还有不少大人。

    尤其要防范的是那些精灵少女,要是一个个都把我当成布偶抱上来,以后被众人知道,少不了又要传出一些关于后宫长老变身布偶熊卖萌勾引无知精灵美少女的谣言了。

    我在这边忙活,索马科也开始向其他居民询问起来,之所以这样分工,是害怕这些小孩之中,总会有少数顽童分子,也就说传说丰的超级熊孩子,正是叛逆大人的时候,万一是这些人捡走了零件,就算索马科问,他们中心的叛逆之魂一燃,说不定就不知天高地厚的隐瞒起来了。

    你能指望一个熊孩子,明白这样做的后果有多严重,而乖乖的把零件交出来吗?少年,图样图森破了。

    所以说,地狱格斗熊的模样加奶爸光环,对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 恭喜玩家获得……于这些孩子来说,绝对会比索马科的村长之威严更好用一些,索马科一眼看到我的时候,愣了一下,立刻就反应过来,感激的朝我点头,也是因为明白了这个原因。

    当然,如果我知道他当时心里还在想“啊,原来如此,这头熊是亲王殿下的召唤物啊,以亲王殿下在联盟的声望,难怪连候补大长老莱娜大人也要对这头布偶熊毕恭毕敬”绝对会吐血三升,然后竖起无奈的大拇指。

    老头好脑补,这样你都能联想到。

    然后是知道我身份的阿姆露迪娜,目光望这边看过来的时候,足足愣了好几分钟,然后默默转身离开,不知为何,她的背影就像是坐在擂台一角的小板凳上的燃烧殆尽的拳击手,是我眼huā了吗?

    咳咳,总之这种细节就不要理会那么多了。

    一场成功的表演下来什么,你说失败,拜托,走钢丝跳火圈这种普通杂技,对于一个已经可以飞行的领域高手来说,简直就像走路喝水一样轻松,要这还能失败,那就不是杂技演员,而是搞笑艺人了。

    表演成功后,小萝li小正太们不出所料的一窝蜂围过来,对我动手动脚。

    【停停停】

    我高高举起木牌,大概这段时间聚集在不少人气,所以轻易的让躁动的精灵萝li正太们停下动作,好奇的看着我。

    【我啊,最近丢了一样东西,很烦恼】

    做出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

    【布偶熊大人丢掉了重要的东西】

    小孩子们顿时窃窃私语,超乱一片。

    拜托别用这种说法行不,这不会让人产生误会,好像我丢掉的东西是节操似的。

    无力的捂着额头,我再次将木牌一举。

    【好像就是在聚落附近不小心掉的,很重要的东西】

    说着,蹲了下责,长唉短叹。

    “布偶熊大人,不用担心,我们来帮你找。”

    六七岁大小,奶声奶气的精灵小萝li拍着胸口保证起来,她这一开头,其他小孩顿时也不甘示弱的纷纷嚷起来。

    效果拔群!

    我在心里打了一个漂亮的响指,恨不得抱起刚才开头说话的小萝li,狠狠在她脸蛋上亲一口。

    【咦?真的可以吗?我可不想给大家添麻烦。

    】

    我以进为退,总觉得忽悠一群小正太小萝li的自己,某些奇怪的技能等级,还有比如说节操之类的东西,是不是正在以炒股一样的气势从指缝中流逝?

    “布偶熊大人明明给我们表演了那么多杂技,我们也要帮布偶熊大人做一点事情”小孩们七嘴八舌,自尊心,纯真无暇的感恩心以及同情心等等,成功的被调动起来了,一个个的背影都宛如超级赛亚人般的燃烧着。

    【那就麻烦大家了】

    这样说完,感觉节操瓶子啪啦一下裂开了。

    系统提示:恭喜玩宣【德鲁伊吴凡】,一次性成功的诱骗了100名以上数量的小孩,获得【棒棒糖大叔】的进阶称号【养金鱼的大叔叔】。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明明来精灵族这边,就是为了度假兼积攒足够弥补神诞日时用掉的节操 *阿混蛋!

    虽然计划成功了,但却莫名的感觉到人生失败了。

    看周围的正太萝li们就要一哄而散,发挥小孩子的高机动力,我连忙叫住她们。

    开玩笑,连我丢掉的是什么都不知道,你们上哪找去?

    我连忙急匆匆的跑去向阿姆露迪娜借来那枚古银币,急匆匆的跑回来。

    回去从黄段子侍女或是三无公主那里借一枚吧,昨晚怎么就没想到呢?

    看是实物以后,见小孩们一个个散去,有些嚷嚷着去翻找自己的【宝藏】,有些则是打算向父母打听寻要(这个年纪的小孩还以为父母无所不能,什么东西都可以要到),我才松一口气。

    但愿有效吧。

    咦,不是还有一个没有离开吗?

    见一个十岁左右的可爱小萝li,咬着拇指,睁大水汪汪的大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我,并没有急着去找,我不由的好奇。

    【怎么了,有什么要帮忙的吗?】

    小萝li可爱的让人不禁想要抱上一抱,我凑上奔,蹲在她面前,伸出毛茸茸的熊掌在她脑袋上抚摸起来。

    仔细一看,有点眼熟对了,不就是上次,给了我一枚奇怪徽章的那只小萝li吗?对于如此可爱的存在,哪怕是我这容量少得可怜的大脑,也会毫不犹豫的删除掉其他一些不必要的东西,比如说拉尔的模样啊,野蛮人兄弟的模样啊,还有英年早逝的马拉格比唯一留下来的那张黑白遗照啊,然后将这精灵小萝li的模样身影代替保存上去。

    摇头,摇头,精灵小萝li大幅度的摇着头,从后脑勺笔直垂下的那根浅蓝色漂亮马尾,也跟着摇晃起来。

    【那是为什么呢,能和我说说嘛?】我好奇问道。

    目光落到摆在桌子的古银币上,小萝li露出迷茫神色,然后再次摇了摇头。

    “布偶熊大人,没什么,应该是布可错了,只是只不过形状像而已…”最后一句,小萝li几乎是将声音遏制在喉咙处,只有嘴唇在微微颤动,我自然是没听到她在说什么。

    “布可也去,帮忙去,帮布偶熊大人找回丢掉的重要东西。”说着,轻轻凑上来,抱着我,幸福满足的用稚嫩的小小脸蛋,在我的熊脑袋上蹭了几下,转身离开。

    怎么回事?

    我抓抓脑袋,看着这名自称布可的精灵小萝li离去,心里满是疑惑。

    于是,就这么和真相擦肩而过了。

    “区区坐骑,竟敢让本昂等那么久哒,该打,该打哒。”离开聚落,小亚瑟王的身影就迫不及待的从隐秘处跳出来,一下子蹦到我的头上,再次发动拔草技能,对着我可怜的头发进行惨无人道的摧残。

    “等等等,我这不是为了打探消息吗?”我抱头悲鸣,变身地狱格斗熊后,小亚瑟王在身上藏不下去了,所以只能在聚落外面等,这不是没办法的事情吗?

    “吧嗦罗嗦罗嗦哒,笨蛋坐骑还罗嗦哒,冷落了主人还敢找借口哒,区区坐骑,嚣张坐骑哒。”

    小亚瑟王蛮不讲理的一面出现了,我越是解释,她越是闹腾的欢,该死,难道我真的要在若干年后入手地中海大叔的称号?话说暗黑大陆有生发剂不?我要未雨绸缪!

    “坐骑,接下来去哪里哒?”

    总算闹够的小亚瑟王,被我抱在怀里,走在路上。

    现在,比起坐在我的头上,这小不点王似乎更加喜欢被我抱在怀里里,就是像抱玩偶一样,两手叠抱在胸前,将她搂在里面。

    我自然是乐得轻松,哪有人会喜欢被别人坐在头上,还要时不时忍受拔草的酷刑,哪怕这家伙只不过是个手办大小的萌物。

    只不过有他人在场的时候,还是算了,坐在头上更好,让别人看到小家伙坐在我的头上,充其量只会认为我是小亚瑟王的坐骑,要是让别人看到我这样将小亚瑟王抱在怀里,肯定会被误会成是变态。

    不信?试着将手办抱在胸前去大街上逛一圈就知道了,对于男人来说,绝对是顶级的羞耻play无误,就算是七岁以上的女孩都羞于这样做了。

    “接下……,让我想想……”

    玛德雅聚落这边的事情,我应该是帮不上计么忙了,一切就看阿姆露迪娜,还有运气是否在我们这边了。

    所以说……

    先回去精灵王城,找那两个笨蛋侍女借几枚古银币,然后去库拉斯特。

    我瞬间决定好了行程。

    “小~~茉~~li~~”我以异常亲热腻人,到不如说连自己都觉得恶心,浑身起鸡皮疙瘩的腔调,从三无公主身后出现,一个飞扑拥抱,从背后将她娇小玲珑的身体搂(箍)在怀里,扑倒在地,不断蹭啊蹭啊蹭啊蹭啊…

    “放……放开我……好……好难受………”即使是面无表情,也能看出这小三无在无声悲鸣着,颤颤发抖的小

    手舟前伸出,额头冒汗,相当的难受,就仿佛是一只溺水的小仓鼠。

    “不要这样说嘛,我们不是主人和侍女的关系吗?这种时候不是应该相亲爱,加深彼此的好感度才对吗?”

    好厉害,我竟然能对三无公主说出这种肉麻兮兮的话,说不定我的灵魂之中,隐藏着极为不得了的一面。

    另外说明一下,现在的三无公主是否愿意和我相亲相爱,我不知道,但是却能看出来,她很想和我相爱相杀如果不是姿势问题,早就公主踢侍候了。

    “主人我啊,想和小茉li借几枚古帝国银币。”

    我终于说出了目的,因为黄段子侍女还在雅兰德兰那里自然只能找咱家可爱的小三无了。

    “借借给你就是了…不要蹭了,快快住手”

    小茉li已经被我蹭的满脸通红注意,这不是害羞,而是真的物理意义上被蹭的满脸通红。

    “读,可是我还没看到银币啊?”我装傻的继续蹭着。

    话刚落音清脆的金属声响起,几枚古银币被三无公主艰难的掏出,松开掉落在地。

    嗖的一声,我迅速松开小茉li,同时一把捞起银币,同时向后跳出去拉开数米距离,摆出防御架势。

    话说回来,这一幕丈夫用尽各种无赖的办法手段,想从掌管财务大权的妻子手中要钱的家庭喜剧是怎么回事?

    有个比主人还有钱,还会赚钱的侍女这种发自内心淡淡的忧伤,你们不懂。

    “突然突然就在干什么你这笨蛋主人”

    三无公主面无表情的揉着发烫的通红脸蛋。

    从铺着柔软地毯的地上坐起来,似乎还有些没反应过来般冷淡的喃喃道,转过身来亮黄色的卡通眸子,闪过一道犀利之色,气息险恶的盯着我。

    顿时,山雨欲来!小小的房间,前一刻还充斥着相亲相爱的红心,现在,已经是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仿佛天与地之间,各盘踮着一头巨大无比的凶兽在互相对峙。

    冷漠的盯着了我好一会儿,这小公主突然转过身去,一副这件事就此揭过的态度。

    咦咦咦?

    被我这样欺负了,就不打算报仇吗?

    我家的侍女不可能那么大度!

    三无公主反常的举动,更加让我介意,或者说不寒而栗,生怕有更恐怖的阴谋,别忘了她可是高智商儿童。

    我蹑手蹑脚的凑上去,看她似乎完全无视了我的存在,娇小的上半身趴在桌上,抓着羽毛笔,大有挥斥方遍之气势。

    顺便解释一下,从一开始她就是这副模样,不知道又在写些什么极度凵的小说,正因为全神贯注,我才能够轻易从后面偷袭成功。

    这样的姿势趴在桌子上,难怪胸部长不大。

    看到三无公主几乎将上半身的重量全部压胸前,我在心里嘀咕道,突然咚的一声,羽毛笔重重落下,将下面一层的厚厚白纸给洞穿了。

    三无公主回过头,目无表情的看着我,那随着她重重落下的羽毛笔,而四散飞溅的墨汁,就仿佛是鲜血一般,向外扩散,预示着某种可怕的后果,让我情不自禁的咽了一口口水。

    然后,只见她一声不吭的将白稿师啦啦的翻到最后一页,用羽毛笔,粘着红墨水,重重的在最后一页上写下几个大字。

    众叛亲离!

    柴刀!

    分尸!

    全书完!

    哦哦哦!!!内容还没写到一半,就先确定结局了吗?

    白纸上触目惊心的鲜红大字,仿佛真的在流血哭泣一般,让我发自灵魂的惊恐战栗起来。

    判…

    小茉li,有话好说,一个优秀的作者,她是思路不应该被情绪所操纵,拜托了禽兽公爵已经够可怜了,你就饶过他吧。”我泪流满面的呈otz姿势跪倒在地。

    等从家里出来后,我的身影已经呈灰白色,就像是烟灰缸上的一抹埃烬随时都会随风消散。

    笔杆子里无人权,我德鲁伊吴凡,人生之中第一次如此深刻的感受到了这句话所包含的真理。

    “笨蛋坐骑哒,又让本昂久等了,笨蛋哒,嚣张哒。”

    小亚瑟王再次不满的嚷嚷起来。

    “混蛋,我可就是为了节约时间才用这招的啊都是你的错!”

    不愿意做奴隶的我哦,抱歉,是不愿意做坐骑的我,终于奋起反抗。

    如果用常规办法和三无公主要的话,肯定又会被这嚣张的公主侍女作弄一番不得已为了节约时间,才选择这种杀鸡取卵的办法,你以为都是为了谁啊混蛋!

    一路和小亚瑟王打打闹闹,终于来到了库拉斯特。

    “什么,菲妮不在?”绿林酒吧里,我瞪大眼睛看着欧娜。

    没错,来库拉斯特的目的就是为了找菲妮。

    虽然说雅兰德兰想的很周到,已经将悬赏告示给贴出去,但是那些流浪者的行踪漂泊不定,也不一定就能看到悬赏,所以,我得找找菲妮用她以前身为流浪者之中的佼佼者的身份,以及她在流浪者之中的人脉,去宣扬,去打听零件的下落。

    哪想到,竟然扑了一个空。

    “凡长老我还想去找你问一问菲妮的下落呢,上一次,菲妮说什么也要尽地主之谊一路将你送到精灵族,结果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了。”

    欧娜杏目圆睁气呼呼的看着我,仿佛这次又是我把菲妮给拐走了似的。

    咦,话说回来,为什么我会说【又】呢?

    “没有回来?那就奇怪了,我真不知道,记得她就送到我水晶之树脚下。”

    我拼命回忆着 无论怎么翻找脑海之中的记忆,和菲妮的最后一面,都定搁在水晶之树附近,她应该是和印度阿三一起回来了才对啊。

    “莫非”我和欧娜异口同声,面面相窥。

    半个小时后,托我这个亲王殿下的身份的福,终于将菲妮从牢房里给放了出来。

    “呜哇哇,牢房好黑,好暗,好恐怖喵,表哥,你终于来救我了喵。”刚从牢房里被放出来,菲妮就抱着我的腰,稀里哗啦的大哭起来,说什么也不肯放手。

    毫无理由的,我和欧娜就一起想到牢房去了,这种神奇的思维跳跃,一切来源于菲妮的悲剧帝思想。

    而且,有过两次前科。

    如今已经是三度出狱的菲妮,牢房似芋在她那弱小的心灵里,留下了极大的阴影。

    “不哭……不哭……我这不是来了吗?”

    无可奈何,我只好一路安慰她,终于将她给撵回了库拉斯特,还给欧娜。

    “欧娜喵~~”

    “菲妮~~”

    情人相见,那叫一个执手相望,泪眼汪汪,仿佛菲妮被关进去的不是牢房,而是雷峰塔。

    “咳咳咳,别哭了,菲妮,这次找你是有点事情想让你帮个忙。”

    虽然知道现在似乎要给多一些时间让这小两口(?)发泄一下感情,不过事关重大,我也只能打扰了。

    “什么事喵?”菲妮回过头,好奇的看着我。

    哦哦,厉害,一下子就恢复正常了,明明刚才还在唱着西湖的水,该说真不愧是悲剧帝吗?早就已经习惯了各种悲剧所以无论遇到什么状况,都能在需要的时候瞬间恢复过来,这是何其强大的适应能力。

    我心中对菲妮升起了一丝小小的敬畏,当然,悲剧帝的称号我绝对不要继承,变成菲妮这样一辈子就已经完蛋了。

    “原来是这样喵重要的封印魔法阵零件被偷走了,黑龙要破开封印,想要找到偷走零件的人,是这样喵?”

    一番解释过后,莽妮明白了我的意思。

    “没错,你以前不是干这行的吗?所以想让你利用以前的人脉,去了解一下,如果能顺利找回那个零件就再好不过了。”我喝了一口冰冻果汁,点点头。

    “表哥放心好了,这种小事,就包在我菲妮的身上喵。”

    菲妮很是自信的挺起娇小胸膛,不过,表情立刻又疑惑下来。

    “不过喵,表哥,根据你对那里的描述,我个人觉得,应该不大可能是流浪者偷走了那个零件喵。”!!!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