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凡长老的物是人非

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凡长老的物是人非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一午穿着简装粗犷兽皮革衣的野蛮人,因为天气的问题,将左肩裸露出来,似象腿一样粗大的手臂上,纹着狰狞的猛犸头(?)刺青,配以左脸上的青色图腾,让他看起来无比的凶狠狰狞。

    本来这样一副流氓打扮,在大街上随随便便就能将小孩子吓哭,还喝了一脸通红,看起来像是生气了一般,更加狰狞可怕,如一头冒失闯入城中的饥饿野熊。

    而现在这头猛兽,正高举着手中的大木杯,杯口朝下,不断摇晃着,只有寥寥几滴麦酒滴下来,显然是在说:喂,老子的杯子里没有酒了,哪个家伙都行,快点给老子满上,不然后果自负。

    结合刚才听到的那句怒吼,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凡长老的物是人非不难想象,这个巨熊一样高大狰狞的野蛮人,现在十分的火大。

    而他发怒的对象,那个看起来似乎不及他的胳膊大小,就如猛犸(?)和小鹿一般形成强烈对比的娇小侍女,虽然害怕的在全身打颤,十分的可怜,但是她的目光并未退缩,勇敢的抬起头,直视着野蛮人的怒瞪,柔声说道。

    “大人,您已经喝醉了。”

    “老子喝不喝醉关你屁事,什么时候一个酒吧侍女,也管到客人喝不喝醉的份上了?”

    野蛮人似乎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将木杯子重重砸下,坚硬的桌子发出一声震颤巨响。

    普通来说,酒吧的确是不管,也不能管客人喝多少是否喝醉,有些人,尤其是冒险者,来酒吧就是为了痛快的喝上几杯你上前去跟他说不许喝醉,不是自找麻烦么?

    但是,也有特殊原因,就比如说列,在这种。

    “大人,本店有规定,单独前来的冒险者,禁止喝醉。”虽然害怕碧丝还是耐着性子解释道。

    没错没错,就是这样,几乎是每个酒吧不成文的规定了,尤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凡长老的物是人非其是那些喝醉了喜欢闹事的野蛮人,更是要严加防范。

    要是和朋友一起来哪怕其中几个人喝醉了,也会有人阻止,而一个人喝醉的话,要是闹起事来,那可就麻烦了,以冒险者的力量,三两下就能把一间酒吧给拆掉正因为有过无数次这样的惨痛经历,酒吧才会定下如此规矩,哪怕是得罪客人也在所不惜。

    “禁止喝醉?老子就是要喝醉,你又能怎么样?”野蛮人老兄不多的耐性明显消磨光了,醉醺醺的打了一个酒嗝,突然暴起粗大手臂狠狠往桌子上一扫,将上面摆着的诸多物件打烂打碎,其中一个装满清水的杯子,在强大的力道下飞弹起来,正好向着碧丝的方向。

    “呜~~”

    眼看着杯子飞过来可是碧丝毕竟只是普通女孩,明知道会砸中自己,可是柔弱的身体让她无法做出闪避的动作,悲鸣着只来得及将双手护在面前,眼睛一闭。

    遭…糟糕了,速度太快了,被砸到的话,一定会很疼吧。

    碧丝紧闭着双眼,楚楚无助的等待着降临的痛楚,可是过了好几秒,预料之中的疼痛却并没有从身上传来,她不由小心翼翼的睁开一道眼缝。

    狭隘的视线中,一只大手挡在她前面,似乎遮盖了全部的视野,但正因为如此,让碧丝觉得很安心,就仿佛就仿佛在电闪雷鸣的雨夜,躲在狭小封闭的屋子里一样,那种安全,温暖。

    就是这只让碧丝莫名的觉得温暖安心的大手,挡住了飞过来的杯子。

    究竟……是谁?

    碧丝缓缓睁开眼,随着视野的宽阔,从大手,到手臂,到肩膀直至整个身影,全部出现在碧丝眼中。

    那是呃,一袭宽大的黑色斗篷,背对着她,说着话。

    那熟悉到每晚也都在心里绯徊的声音,让碧丝的漂亮瞳孔,在一瞬间扩大,然后迅速融化,湿润起来,笼罩在雾气之中,晶莹的泪水从白皙俏脸涌下,却恍然不知,呆呆站在那里,如同石化了一般。

    “抱歉,这位客人,本店的麦酒已经卖光,请择日再来。”

    我自觉很酷的临时客串了侍者一把,想想看,动画里那些侍者啊,管家什么的,不是都挺帅气的么?

    至于斗篷打扮这种细节就别在意了。

    “哈,什么?你是什么家伙?”显然,我的乱入并没能停止骚乱,似乎反而起了反作用。

    只见醉酒的野蛮人将大脸凑上来,喷着让人不爽的浓重酒气,上上下下打量着我,突然笑了起来。

    “小子,你该不会是想告诉我,要来一出英雄救美吧,哟,大家过来看看啊,我们的英雄登场了,还有这身过时的斗篷,啧啧啧,告诉本大爷,你该不会是从十年前跑过来的吧。”这样说完,似乎发现的确是这样,其他围观者不禁也笑了起来。

    娄:“……”喝醉了嘴巴还能这么毒,这野蛮人,还真是找死啊。

    “首先,英雄救美什么的就算了,我只不过是不想让无辜的人,被一个撤酒疯的家伙弄伤罢了。”竖起第一个手指,轻轻摇了摇。

    “第二,娄讨厌猛犸。”竖起第二根食指,眼角含泪,想起了被吃掉的可怜的老山龙。

    “第三,我现在的心情有点不好。”我竖起第四根大拇指…咦,第三根呢?貌似刚才在想到老山龙的时候不小心伸出去了,算了这种小事请不要在意。

    “第四,我觉得我比要稍微厉害一点点,以上理由。”凑足了五个理由的我,将五指大张的手伸到野蛮人面前。

    “有意思,想干架吗?”野蛮人兴奋的舔了舔嘴唇,握着拳头身上的肌肉不断膨胀起来。

    喝醉的他,显然并没有注意到,绿林酒吧的侍者,看着他的目光已经和看死人没什么区别了。

    区区一个第一世界库拉斯特级的冒险者向联盟长老,大陆双子星,被誉为救世主的存在挑战,这得多大的勇气,或者说是傻气才。能办到啊。

    光是这一点,这个野蛮人的名字,说不定就能在以后的史载上出现了。

    “先把酒钱付了我就陪你大战一场。”我露齿一笑。

    “好说,好说。”

    这野蛮人显然不是一般的好战狂,闻言二话不说就扔下十多枚金币。

    这样一来就没什么顾忌了,真是个乖孩子,我可不想帮他付钱。

    下一刻比划在野蛮人面前大手,往前一伸,将他光秃秃的脑袋摁在了桌子上。

    “放放开我,你这混蛋,偷袭偷袭算什么本事!!”

    野蛮人显然没反应过来,脑袋突然就被摁在桌上,不由的奋力挣扎骂骂咧咧个不停。

    周围的冒险者,却在此时倒吸一口气冷气,纷纷退后几步。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光是这一伸手的动作,他们在脑海中想象发现,哪怕是换成自己,也躲不过。

    这个穿着过时斗篷的奇怪家伙,好强,应该说已经超越了库拉斯特级的水准野蛮人要倒霉了。

    “嗯,卫兵还没有来吗?慢了不少啊。”估摸着时间,我看了看酒吧门外。

    还有……

    看了周围一眼尽是让人倍感失落的陌生目光。

    这个库拉斯特,已经不是以前的库拉斯特了库特,迪卡,马科斯等等,都已经前往下一区域,鲁高因的新人们填补上来,都已经是一张张自己看着陌生的面孔,也没有一个能认出自己的冒险者了。

    如果库特他们还在的话,如果他们现在在这里的话,一定会第一时间站出来,将闹事的野蛮人赶出去吧。

    我心里默默想着,这种时候,还真是能格外的感受到时间流逝的威力和伤感,不知不觉,自己来到暗黑大陆也有差不多旧年了,也迎来了物是人非的感叹。

    野蛮人还在不停挣扎着,可是他发现,无论怎么用力,头上箍着的手,都像是铁钳一样,动摇不了分毫。

    酒劲逐渐褪去,汗水不断冒出,他也终于意识到一脚踢到铁板上了。

    其他围观的冒险者就更加惊讶了,一个德鲁伊,竟然将一个野蛮人摁在桌子上,动弹不得,这是怎么回事?

    虽然德鲁伊也以强壮出名,但是此强壮非彼强壮,德鲁伊加的是体质,野蛮人加的是力量,所以说,比耐力的话,或许野蛮人还略逊德鲁伊一筹,但如果说比力量,比爆发力,那么德鲁伊远远不是野蛮人的对手。

    一个德鲁伊,究竟得强到什么程度,才能将一个三十多级的野蛮人单手摁着,动弹不得,恐怕刚才的猜测还远远不够,这个穿黑色过时斗篷,看起来其貌不扬,没有一点高手气质的家伙,实力绝对已经超出了第一世界的水平。

    想到这里,大家怜悯的目光,不由都落到了动弹不得,憋得一脸通红的野蛮人身上。

    终于,士兵姗姗来迟的出现。

    “来迟了”我拉低斗篷帽子,轻声说道。

    “是…是的,您是?”

    见到酒吧里面的诡异场景,士兵不由的小心起来。

    “来迟的理由?”老实说,比起野蛮人酗酒闹事,我更生气这些士兵的行动。

    “这个”一小队士兵喃喃说不出话来。

    “把这家伙带走,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我叹了一口气。

    生气归生气,虽然自己是长老,不过还是让奥玛斯去处理吧,总会有那么个别士兵喜欢偷懒,这种事情就跟贪污**一样,是永远禁止不了的,罗格营地的士兵让人几乎挑不出瑕疵,是因为有阿卡拉和凯恩这两**oss在。

    “请问……”

    士兵似乎察觉到了不妙,这个人,该不会是联盟的大人物吧,糟糕,只不过是一时顾着和朋友聊天吹侃,来迟了片刻,看来这次要被扣薪水了。

    “嗯,告诉奥玛斯,一个穿着过时斗篷的家伙,就这样吧。”我没好气的应道。

    “还有,你们迟到这件事也要如实告诉他。”

    “是……是的,大人。”

    这些士兵哭丧着脸,也不甘继续追问下去,将被我摁的没了脾气的野蛮人,用长枪架着压走了。

    “总是能遇到麻烦事。”我压低帽子,小声嘀咕道。

    原本以为只不过是一件见义勇为的小事,没想到浪费了不少时间,好在找到了碧丝,让她免于受伤,这些许麻烦还是值得的。

    想到碧丝,我连忙转过身,她依然呆呆的站在我身后没有离开,脸颊泪水不断。

    真是个可怜的女孩,被刚才那一幕吓哭了吧,是不是要小小的徇私一下,让那死印度阿三把刚才的野蛮人关多几天呢?

    “碧丝,你没事吧,不哭,闹事的家伙已经被赶跑了。”我比较见不得女孩半哭,连忙慌张的掏出手绢,在碧丝脸上比划迟疑着。

    最后,还是小心翼翼的擦了上去,将泪水擦干。

    “谢谢谢”碧丝满脸通红,细若蚊吟的说道。

    “嗯不用不用要说感谢的是我才对。”

    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这种时候如果微笑能解决问题的话就好了。

    “啊,请请稍等,我衣服衣服”

    碧丝有些语无伦次,不过从结合紧紧遮掩着湿了一片,看起来有些狼狈的侍女裙的动作,大概可以猜出她的想法。

    虽然刚才接住了杯子,可是终究没是没能阻止从杯子里洒出的水,将碧丝的裙子弄湿。

    这样说完,碧丝底下满脸通红的脸蛋,转身蹭蹭的上了酒吧楼上的侍女换衣间。

    嗯,有必要那么夸张吗?虽然是弄湿了一些,但也不至于出现【水着】的效果,用不着那么慌张的去换衣吧。

    困惑的目光落到其他侍女身上,寻求着答案,却发现她们一个个抿嘴轻笑,避开了我的目光。

    真不爽,这种全部人都知道,就我一个人被蒙在鼓里的气氛。

    “谢啦,小子。”

    不知何时出现的包租婆哦,不,是酒吧老板娘,走过来,手里捏着杆细烟枪,轻轻吐出一口烟。!!!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