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四百三十七章 小小侍女,小小暗恋

第一千四百三十七章 小小侍女,小小暗恋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不谢,分内之事。

    我点了点头,这位老板娘可不得了,奥玛斯都敢泼水,我这个联盟长老的头衔,估计在她眼中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

    “而且,就算我不出手,碧丝也不会有问题。”

    回忆刚才的情景,其实在我出现的时候,在场已经有两三个冒险者握紧拳头,上前一步,犹豫着是否要插手进来。

    一个区域的冒险小队,也就那么几百上千,大家平时抬头不见低头见,互相之间的关系,说不上是同生共死,但也是同舟共济,野外历练,遇到什么困境,都会毫不犹豫的互相帮上一把,所以我到是能理解他们的犹豫。

    我要是没出手,他们怕是迟早也会站第一千四百三十七章 小小侍女,小小暗恋出来,结果可能是碧丝被杯子砸中了,受点轻伤。

    可别小看这间绿林酒吧,虽然在库拉斯特,绿林酒吧的规模只能算是中等,但是这里,不但有整个库拉斯特最好的美酒,而且,最最最有特色的是三个酒吧看板娘,第一个毫无疑问的菲妮,第二个欧娜,还有第三就是碧丝了。

    这三个人,每一个都拥有数量不菲的粉丝团,尤其是菲妮,她在库拉斯特说一句话,可能比身为联盟负责人的印度阿三都更有效果,这野蛮人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不幸的是,他竟然好死不死跑到绿林酒吧来发疯,也不知道是喝多了,还是新来的,不知道绿林酒吧的深浅。

    幸运的是现在是中午,是酒吧一天之中最冷清的时候,粉丝团们都不在,只遇到了我这个和蔼的凡长老,用最温柔的方式将他赶了出去,要是粉丝团在,尤其是碧丝的粉丝团这家伙恐怕要被揍成猪头了。

    另外,酒吧的老板娘也是个神秘人物,哪怕是我不出手,哪怕是那几个冒险者不出手,哪怕是粉丝团不在第一千四百三十七章 小小侍女,小小暗恋老板娘也会站出来,只是具体会用什么手段,我就不大清楚了,第六感告诉我,如果老板娘站出来的话,那个醉酒的野蛮人老兄可能要面临最恐怕的后果。

    “我家的碧丝啊,就是性子太柔弱了强硬一点的话,刚才那种货色早就打发掉了。”

    平时对人不咸不淡,摆着一张臭脸的老板娘,不知怎么的就来了说话的兴致,叼着细长烟杆,吞吐起来。

    “我觉得还行无法想象一脸强硬魄力的碧丝。”我面对老板娘的搭话,我只能苦笑。

    诚如老板娘所说,不过,那样的碧丝,也就不再是碧丝了楚楚柔弱的气质,温和可人的笑容,以及勤劳能干的身影不正是碧丝的特色吗?

    “越是强大的男人,就越喜欢柔弱的女人?”老板娘抽了一口烟轻轻吐出,转过身来面对着我,目光有些犀利。

    “1小子,虽然料想你也不是那种粗心大意的男人,只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一句,千万别和碧丝提酬劳的事情。”

    说完,不等我回答,就罢了罢握着烟杆的手,转身离开,留下一脸茫然的我。

    咦,这老板娘还真是神了,她是怎么猜出来,我要当面感谢碧丝这些日子以来一直帮我打扫别墅,并且在心里想过是否要适当支付一些酬劳的念头。

    不过没等我多想,重新换上一身侍女服的碧丝就从楼上走下来,察觉到我的目光,下意识的整理了一下胸前那已经是教科书般完美的缎带结。

    太隆重了吧,我又不是什么国王,用得着那么讲究吗?

    看到碧丝不仅仅换了一身侍女服,俏脸似乎也上了一层淡妆,丝绸流水般的长发,被蕾丝侍女头戴聚拢着,如瀑布般笔直倾泻下来,唯独留下两鬓处的发束,用缎带轻柔的盘绕,紧贴着胸前垂落至腰间,将原本就娇小的身材衬托的越发纤细,而这种纤细,又恰到好处的凸显出了胸部的硕大高耸。

    弯弯的刘海,自额头处被挑高了一些,让下面那双湿润灵动的美丽眼睛,更加显眼,让人不由的眼前一亮,原本就已经很漂亮的碧丝,没想到还长着一双如此动人的眼眸,只是发型上稍作改动,就有这样的拔群效果。

    由此看来,平时碧丝还是将自己的美丽,藏拙了几分,这也是正确的做法,作为一个没有力量的平民产女,在没有遇到王子之前,最明智的做法还是先将自己的美貌隐藏起来,不然的话,很有可能,那些不可想象的灾难会比王子殿下先一步降临。

    也不知道碧丝的那些粉丝,看到她现在这个模样,该觉得悲哀还是该高兴才好,高兴就不用多说了,值得悲哀的是,原来仰慕了那么久的女孩,防备心如此大,竟然一直没有把她的真正美丽向粉丝们绽放出来。

    好在,咱也是经过莎拉和埃里雅那种妖孽级别的美丽洗礼过的男人,那瞬间的呆愣,与其说惊艳,倒不如说是惊讶,惊讶现在的碧丝的变化。

    “碧丝,这边。”

    我笑着朝她轻轻挥了挥手,原本缓慢优雅的步伐,似乎要飘起来一般,快了好几分的来到我面前。

    上下打量着她,娄一个劲的乐。

    “凡……凡长老,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我的身上……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碧丝紧张兮兮的不断整理着侍女服,到了最后,甚至急的要将侍女裙翻起来,看看里面的轻纱蕾丝是不是没穿好,以及覆盖到她的白皙美腿膝盖上方的光滑诱人黑丝,是否破了。

    我连忙阻止她,开玩笑,这种程度已经算是春光外泄了。

    平时看碧丝挺冷静的,怎么今天就有点奇怪了呢?从刚才急着去换衣服开始,果然还是因为受到那个醉酒野蛮人的惊吓的缘故吗?

    制止了碧丝掀裙的动作我十分理解的在她脑袋上摸了摸。

    “别着急,没事,不是你身上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不,或许的确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嗯嗯的点着头在碧丝一下子又紧张起来的目光注视中,调侃笑道。

    “这个不对劲的地方,就是让人大吃一惊啊,没想到我们林绿酒吧的第三招牌,竟然将自己的美丽藏的那么深,如果早这样打扮,说不定菲妮都要失业了。”“哪哪哪……哪里有……”碧丝一下子俏脸通红起来两只小手拼命在面前摇着。

    “凡长老,您还没见过穿礼服的碧丝,不然更会吓一大跳。”绿林酒吧另外一名年轻俏丽的侍女,突然从碧丝身后出现,抱住了害羞的碧丝笑着朝我眨眼。

    哦哦哦,礼服版的碧丝!!

    “哈雅,你你在说什么,我才没有穿过那种东西,不要让凡长老困扰。”这一下,碧丝不但两只小手摇起来,连头也一起摇着慌慌张张的样子很可爱。

    “不老实哦,碧丝,上次不是明明试过了吗?”哈雅紧紧抱着碧丝,笑个不停。

    “那是那是那是被你们强行强行穿上去的不算……………”碧丝的俏脸已经红的如同滴血一般。

    “看吧,我没说错吧,凡长老。”

    哈雅见此似乎不打算继续捉弄碧丝了,放开她,朝我一个劲的神秘兮兮的笑着,仿佛要找到什么默契似的。

    很可惜,虽然我认识她但是也没到心心相印的地步,她的笑容,我没能完全解读明白不过想作弄碧丝的一颗心,却是挂到了一起。

    “是啊没想到是这样,穿着礼服的碧丝光是一想,脑海之中就不禁冒出了女大十八变这句话。”我夸张的抹子抹眼角,宛如看到女儿穿着婚纱,亲密的站在别的男人身边的老父亲。

    “果然不愧是凡长老,已经想到碧丝穿婚纱的模样了吗?”喜爱玩闹的哈雅顿时对我肃然起敬。

    “没办法,碧丝也到了嫁人的年纪了。”

    “是没办法,女孩子一到这个年纪,就算再怎么乖巧,也会开始思春。”哈雅变成了母亲。

    “就是不知道是哪个幸运儿,能够将我们家的碧丝娶回去。”“总觉得前途多舛啊,我们家的碧丝酿酒手艺那么好,绿林酒吧的所有美酒都是她一手酿制的,就算是再好的丈夫,娶了她也会变成酒鬼,到时候……”哈雅悲哀的摇了摇头,一副很不忍的样子,将家庭暴力三个字吞了回去。

    “安心吧,他要是敢欺负碧丝,就先问问我的铁拳。”我面色森然的弯了弯胳膊,将肌肉绷紧。

    “说好咯,凡长老,到时候要是那个人欺负碧丝,你一定要帮碧丝教训她哦。”话刚刚落音,哈雅立刻应道,那一副冲冲的样子,仿佛在说,就是等你说这句话了。

    “当然。

    ”哈雅的举动虽然让我觉得奇怪,但还是认真点了点头,别的不说,光是一直以来在绿林酒吧受到碧丝的照顾,我也会好好帮一帮她。

    “嘻嘻嘻,碧丝,我能帮你的就那么多了,好好加油吧。”

    哈雅笑了起来,突然在碧丝的翘臀轻轻拍了一下,在低着头听着我们的对话,俏脸已经通红到极点的碧丝的惊叫中,留下一连串清脆笑声离去。

    “真是个安分不下来的家伙。”看着哈雅蹦蹦跳跳离去的身影,我笑着摇头。

    碧丝两手捂着通红俏脸,小鸡啄米似的点头认同。

    难以想象,一个热情开朗,性格大大咧咧,一个温和柔弱,性格亲切文静,这两种截然相反个性的女孩,究竟是怎么成为一对如此要好的朋友。

    “对了,你看,这一打岔,我差点都忘记了。”我突然一拍手心,想起了还要当面向碧丝道谢来着。

    “碧丝,谢谢你一直帮我打扫屋子。”“哪里哪里,凡长老不要怪我多事就好了。”碧丝紧紧眯合着眼,一个劲的摇头。

    “怎么可能感谢还来不及,只是碧丝,明明你在酒吧的工作已经那么多了,还要去打扫那里会不会忙不过来,如果这样的话,以后

    ……”“没有这回事!”我的话还没说完,碧丝突然紧紧抓着拳,瞪大水盈盈的双目,仰头着头,魄力十足的和我的目光对上。

    “没有这回事凡长老,这是我乐意这么做,绝对没有勉强。”她补充说道。

    “哦……哦,原来是这样……这样啊。”我被性格软和的碧丝身上,突然散发出来的魄力给镇住了老板娘,谁说你家的碧丝性格太柔弱来着?这不是挺有气势的吗?哪怕能拿出一半对付刚才那个喝醉的野蛮人,恐怕早就将对方赶走了。

    “那么以后,屋子还能继续拜托你打扫吗?”不明白为什么碧丝突然变得那么魄力,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当然,不如说,请务必交给我打扫吧,凡长老。”

    碧丝一个劲点头,那双平时亲切温和的眼眸,流露出【不是我不可以】这样的,包含着楚楚可怜的哀求以及不顾一切的追求,如此坚定的神色。

    就真的那么喜欢打扫那栋屋子么?我整个人都失态了,张大嘴巴,好半晌说不出话来。

    “好吧,那以后就继续拜托你了,碧丝,不过,也不能让你白白帮忙,稍等一下……”

    我在身上开始翻找起来,浑然没有发现看到我这个动作后,碧丝的脸色突然变得煞白,仿佛随时要倒下去一样,身体欲言又止的晃了好几下才站稳。

    果然……还是避免不了吗?

    刚才被哈雅调侃暗示,还残留在脸上的一丝羞涩红晕,瞬间变得惨白,碧丝的大脑,仿佛在一瞬间被掏空了般,身体也被抽干了力气,变得摇摇晃晃。

    哪怕这份相思永远无法获得回应。

    哪怕只能远远的注视着他的身影,不经意擦身而过,将他的声音铭刻在心。

    哪怕只能在残留着他的气息的屋子里绯徊,在他睡过的床上,偷偷的,害羞的小寐一会,然后慌慌张张起来,做贼心虚的将床上的每一丝皱褶都整理好。

    这样的生活,这种心里时刻牵挂着一个人,想念着一个人的感觉,碧丝已然满足,不再奢求更多。

    但是她唯独不能接受,自己这份感情被金币所衡量。

    “碧丝,你怎么了?”我在碧丝眼前,不断将手摇来摇去。

    怎么回事,这双完全失去了焦距的瞳孔,是在走神发呆吗?

    “这个,拿去吧。”

    我将散发着清脆金属声的物件,在碧丝面前摇了摇。

    一串钥匙。

    “什……什么?”

    瞳孔逐渐找到焦距的碧丝,看着眼前的钥匙,仿佛刚找回魂来一样,傻乎乎的问了一句。

    “钥匙啊,总是和菲妮借钥匙也不方便吧。”我觉得今天的碧丝特别奇怪。

    “哦……是……是这样……”

    碧丝终于回过神来,看着眼前的钥匙,被抽空的意识体力都回来了,松一口气,瞳孔绽放出露出喜悦的笑意,然后,复又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她哪是借菲妮的钥匙,分明是上次捡了菲妮不小心遗落的钥匙后,自己偷偷的配了一套。

    碧丝虽然性格柔弱,在人生第一次的恋爱,或许也将是唯一一次的恋爱中,选择了退缩,止步于现在的满足,默默的躲在一角,打算用自己的一生,去品味暗恋的酸甜苦辣。

    但是,对于她想要获得的那份小小的恋爱满足——打扫他的屋子的权力,却又表现出了相当强大的行动力。

    如今,获得了正式的认可,碧丝心里自然是更加高兴,将钥匙接了过来,紧紧地捧在胸前。

    “作为打扫屋子的报答,那栋屋子,你随便怎么使用都行,还有欧娜和菲妮。”对碧丝这样说完,我也同时向捧着托盘从旁边经过的欧娜,招了招手,说道。

    反正空着也是空着,拉尔条子他们去了群魔堡垒以后,那栋别墅几乎就没什么使用的机会了,倒不如让其他人住下去,免得失去了生气。

    不知道以前有没有提到过,欧娜,碧丝,还有酒吧里的不少侍女,其实都是孤儿,听菲妮说是那个彪悍的老板娘收留的孤儿,开设绿林酒吧的根本目的,也不过是为了让她们有一个容身之处,一个可以充实生活的环境。

    平时,她们就住在酒吧的楼上,虽然不能说条件差,不过谁也不会嫌弃自己的生活环境更好一些,不是吗?

    “嗯。”碧丝捧抱着钥匙,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对于我作为打扫屋子的【酬劳】,只是轻飘飘的应了一句。

    “以后结婚的话,屋子就送给你当嫁妆吧。”我突然想到了这个好主意。

    “不要。”碧丝一个激灵,立刻回过神来,拼命摇着头。

    绝对不会结婚的,而且要是屋子送给了自己,那打扫不是没有任何的意义了吗?

    “随便你吧,我先回去了。”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往菲妮的秘密基地看了一眼,再不回去的话,那小不点王又要闹腾了。

    “这样就可以了?”

    那道身影刚刚离开,散布在各个可以听见这边说话声的角落,看起来似乎在忙碌个不停的侍女,一下子就不忙碌了,涌上来将碧丝围在心中,七嘴八舌的关切问道。

    “可以了,这样的足够了。”

    碧丝捧着钥匙,紧紧摁在怀心,合上双眼,轻声这样说道。

    已经……满足了,不会奢望太多了。

    抱歉了,凡大人,请原谅我的任性,请原谅我在默默的爱着你。

    回到菲妮的秘密基地,一眼扫过,就看到了小亚瑟王抱弃肚子,一副很满足的样子呈大字型躺在桌子上。

    “你这家伙,竟然独自把能吃的都吃光了。”看着空空如也的杯子,盘子,我哪还不知道小亚瑟王的满足感从哪里来,立刻就悲愤了。

    可恶,那可是碧丝亲手做的,为像我这种滴酒不沾的人而特制的零酒精含量的果子酒啊,想要酿一坛可不容易,就这样被连未稀释的萨克水晶酒都能面不改色的喝下去的小亚瑟王,给白白糟蹋了。

    一个千杯不醉的酒鬼,竟然还要和我争这种零酒精含量的果子酒,丢不丢人,丢不丢人啊!

    我心中悲愤难言,见小亚瑟王还在那里打饱嗝,说了一句话。

    “美味,美味哒,就素酒的味道太淡了哒。”

    顿时怒发冲冠,超级赛亚人三代的形象都不足以说明我此刻的愤怒和杀气。

    “偷酒的小偷,亏你是还是亚瑟王。”我张牙舞爪的扑了上去。

    “笨蛋哒,素笨蛋坐骑不对哒,让本昂等了那么久,吃光了也活该哒。”前一刻还吃到撑着的小亚瑟王,却异常灵敏的蹦起来,躲过我一记飞扑。

    “除了这个借口以外,你还能找点别的吗?同样的借口,对圣斗士是不会再起作用的,笨蛋。”“完全不明白乃在说什么,而且还敢骂本昂素笨蛋,乃才是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大笨蛋哒。”

    “吵死了,那你就是笨亚瑟,蛋亚瑟。”“什……

    什么哒?”1小亚瑟王一愣,然后也燃起来了。

    “有胆量,敢这样说本昂的,乃还素第一个哒。”胜利之剑被笔直的竖起。

    “你太天真了,还会有第二个。”

    我冷笑,别忘了这个套路是从小幽灵那里学来的,再加上小亚瑟王和小幽灵的恶劣关系,以后想不被这样骂都难。

    “呜呜呜呜礼之徒哒!本昂现在要好好调教乃这个坐骑哒。”“区区一个手办,竟然还想调教本德鲁伊,有意思,想干架吗?”

    我看着小亚瑟王,露出高昂的斗志。

    咦,话说回来,不觉得刚才的最后一句台词,有点眼熟吗?

    给人好像是刚刚发生过类似的一幕,既视感十足,百分之百立起某种nag的熟悉印象。

    不管它了,先来尝尝我这招新鲜出炉的老山龙刃愤怒之猛犸灭绝光速拳!!

    “嘿哒。”

    小亚瑟王的胜利之剑也在同时划起了一道炫目白光。

    顿时,1小小的秘密基地变得刀光剑影,不断传出砸落杂碎的响声……………,

    “咦咦失,不好了喵,表哥被暗杀了喵!!”菲妮从外面回来,刚刚进入秘密嫉妒,就被里面的凌乱情形吓坏了,犹如十二级台风刮过般,秘密基地已经连一件完好无损的器具都找不到了。

    尤其是当看到她的表哥,正烦着白眼,口吐白沫,脑袋还在不断【喷着喷泉】,身体正面朝下扑倒在地,呈大字型躺倒在血泊之中的时候,菲妮更是发出一声尖叫。

    “怎么……

    怎么会这样喵,明明只是刚出去了一会……

    究竟是谁那么狠心……………,把表哥给刺杀了喵。”

    喃喃着,菲妮跪在尸体旁边,不断推动着对方体温犹在的身体,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咦?

    突然之间,菲妮发现了犯罪线索,不,应该说,是她的表哥,给她留下的最后线索。

    在沾满了凝固血液的右手食指旁边,用鲜血在地上写了一个模糊不清的【王】字。

    “原来如此,我懂了,表哥,你临死前想要告诉我的东西,错不了喵,这绝对是魔王的阴谋,是魔王刺杀了表哥喵!!”

    “魔王你妹啊!”

    我忍无可忍的诈尸挺起,一记二爷友情破颜斩将菲妮拍飞。

    “亏你跟印度阿三学了那么久的搞笑艺人功夫,一点长进的水平都没有,这种正常人的思考回路,是搞笑艺人的天敌知道吗?”

    “说的好。”不知何时,奥玛斯出现的门口,一脸的激动。

    “这句话,道出了搞笑艺人的灵魂。”以找到了同志般的热切态度,奥玛斯抓着我的手,不断上下摇晃。

    “多谢夸奖。”

    “怎么样,不考虑一下入行?”“抱歉,还是免了。”我不动声色的将手抽回来,以免握久了粘上*喱味。

    “真是太遗憾了。”

    奥玛斯一脸的悲痛,仿制高笑艺人界损失了一名领袖。

    “话说回来,你来干嘛?”我一边寻找着刚才那场凶杀案的罪魁祸首,一边随口问道。

    “听士兵说有个穿着过时斗篷的家伙在这里英雄救美,所以过来看看。”“你还真是闲啊。”我的嘴角不由自主抽搐起来。

    “哪里,每天都要跑上跑下。”

    “这还真是辛苦了,请好好做好负责人的工作吧。

    ”我点点头,看来这印度阿三还是有在好好为联盟做事。

    “为了寻找搞笑的灵感,还真是辛苦。”奥玛斯掏出手帕,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我:“……”

    前言撤回,果然还是向阿卡拉建议换人吧,然后把这死印度阿三潜到恒河里去。

    ………,………,………,………,………,………,……………………,………,………,………,………,………,…………………,……………………,………,………,…………………………………,

    端午节快到了,嗯唔,又看了一遍舌尖上的中国,于是果断网购了。

    :千万别网购粽子。(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