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 每个悲剧后面都有一个无良老师

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 每个悲剧后面都有一个无良老师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好吧,其实我是听士兵说了,猜到是你,过来确认一下而已。”见我一脸的“是不是要先将这家伙捆成粽子沉到双子海底”的犹豫神色,奥玛斯顿时端正了自己的态度。

    “然后呢?”我翻了一个白眼,心里暗暗可惜的切一声,只要这家伙再迟上几秒,我说不得就会动手了。

    “难得凡长老愿意打理联盟事务……”“等等,你这句话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叫难得,说的好像我一直在偷懒似的。”对于印度阿三的不谨慎用词,我没办法一笑了之,打断问道。

    “凡长老当然没偷懒,比卡夏和法拉长老好多了。”奥玛斯竖起大拇指称赞道。

    “嗯,这样还差不多。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 每个悲剧后面都有一个无良老师”我满足了。

    咦,等等,这句话好像有那里不对劲吧,老酒鬼和法拉老头那两个家伙,不但没有帮忙阿卡拉和凯恩打理联盟事务,反而一个酗酒,一个玩爆炸,如果打分的话,两个人的管理分数绝对是负数无误。

    比这两个人好多了的我,究竟是负数,还是正数,或者刚好取二者之平衡?这印度阿三真的是在夸我吗?

    “所以说,我是过来给长老您汇报一下处理结果,事情就是这样。”奥玛斯连忙大声说道,几乎是用吼的。

    那副焦急的表情,就好像在说“啊,不好,这笨蛋快要察觉了,我得弄点大动静打断他的思路才行”。

    “好吧,结果如何?”

    我觉得以我联盟长老的高贵冷艳身份,实在不合适和这种又黑又瘦天天用泥巴洗澡脑子里只想着怎么劝诱别人做搞笑艺人的家伙一般见识,于是忍了下来,咬牙切齿,一字一句问道。

    “喝醉的野蛮人关个半个月,如何?”大概是看出了我的理智线已经绷到几点,奥玛斯立刻换上一副公事公办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 每个悲剧后面都有一个无良老师的表情。

    “二十天。”

    我比出三根指头哦,不对,是两根,有些家伙就会起鼻,乘我一时的计算失误,立刻就迫不及待的在背后大喊“数学帝”我觉得这样是不对的行为,你想想看,五根手指情同兄弟,偶尔情不自禁的多伸出一根,也是情理之中,不信的话可以试试笔直伸出四根指头,唯独将尾指屈起来,你就知道你的尾指和无名指有多么的哥们了。

    “这多出来的五天不大好解释吧。”奥玛斯有些为难。

    “你可以告诉他,在关押二十天,和关押十五天,然后将他的所作所为告诉碧丝的粉丝们,这两者之间,如何选择,我也不是蛮不讲理的人,对吧。”“是的,是的,凡长老秉公处理,让人信服。”奥玛斯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为了区区五天牢刑而选择第二个选项的人,上辈子绝对是折翼天使。

    “还有就是那些士兵的问题。”说到正经事上,奥玛斯的口气也多少变得心虚起来了。

    “怎么,终于知道心虚了?现在库拉斯特的人们,知道你是搞笑艺人的多一点,还是知道你是联盟负责人的人多一点,你自己说说看吧。”我瞥了他一眼。

    “这个我觉得让大家快乐起来也很重要。”奥玛斯额头的汗水更多了。

    “快乐是建立在安稳上的,士兵若是全都这副德性,大家能笑起来吗?”“只是极个别而已,艾席拉管理还是挺严格的”印度阿三的声音越来越低。

    “艾席拉是管理铁狼佣兵队的,负责对外防御和佣兵管理,维护治安的士兵这一块,还是得你这个负责人亲自过问才行啊。”我头疼的摁了摁额头,这印度阿三,竟然将所有事情都扔给了下面的人去做,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说起艾席拉的话,还记得吗?那个身材火爆,偏偏又是一身比基尼打扮,脖子上挂了一条蟒蛇的超牲感火辣美女,因为印象太深刻了,所以哪怕有好长一点时间没见,也依然记得。

    “我错了,我以后会好好管理士兵队伍的作风。”奥玛斯终于像斗败的公鸡一样,老老实实低下头。

    “所以凡长老,打个商量行不,这次的事就不必鼻烦阿卡拉大长老知道了。”果然,奥玛斯道出了这次来的真正目的。

    说来说去,我还是怕我向阿卡拉告状,这家伙,也就阿卡拉和凯恩能够让他服服帖帖。

    “嗯,这个嘛……”我做沉思状。

    究竟要不要放过印度阿三呢?想当年刚来到库拉斯特,他可是没少在传送阵使用权的考验上刁难我,而且还开了不少的劣质玩笑。

    想着想着,我莫名就生出了一股悲天悯人的思想,觉得这样的不正之风,一定要通报批评才行。

    “等等,凡长老,有话好说。”奥玛斯看出了我的想法,连忙凑上来,神色躲闪的看了一眼门外,回过头,压低声音。

    “入会费打妾折怎么样?”“揍你哦老头。”到现在还不忘记劝诱我加入那个什么奇怪组织么?

    “由本人亲笔撰写,还未出版的【搞笑艺人是怎么炼成的】的书一套。,

    “当厕纸还嫌搁屁股。”我冷颜道。

    “菲妮使用卷。”“等等,为什么是我喵?”菲妮觉得这一次她不能当做没听到,连忙插话进来。

    “闭嘴,我们不是师生吗?学生听老师的,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奥玛斯气的用法杖敲着她。

    “我觉得老师应该爱护学生,不是使唤学生。”菲妮悲鸣的抱着头,不肯认输的顶嘴道。

    “天真,到现在居然还有人相信这种单纯的师生关系吗?菲妮哟,让为师来教你最后一课吧。”奥玛斯深沉的将法杖一顿。

    “所谓的老师啊,就是在无聊的时候,以作弄调戏学生为乐的恶魔。”“咦咦咦?!!”

    菲妮发出一声惊天悲鸣,仿佛今天才知道社会有多么的黑暗一般,用楚楚可怜的目光看着我,那双会说话似的水汪汪眼睛,仿佛在说,表哥,告诉我,不是这样的,奥玛斯老师是在作弄我,是这样对吧。

    虽然明知道奥玛斯又在戏弄菲妮,但是这一刻,我真的如同膝盖中箭般,深深的弯腰蹲下,单膝跪地,艰难支撑着颤抖的身躯,发出痛苦的喘息。

    没办法反驳,回忆自己的亲身经历,我完全没办法反驳奥玛斯这句话。

    “虽然没办法反驳,但是我拒绝。”显然,菲妮使用卷什么的,完全无法打动我。

    “为什么,我这学生,对你们血气方刚,精力旺盛的男人而言,可是各种方面上的用处。”奥玛斯露出一副杀手锏被轻松化解的震惊表情。

    我:“……”为什么要特地腔调【血气方刚,精力旺盛】这几个字眼,你究竟想让别人怎么去使用菲妮,这样的老师真的没问题吗?

    我突然觉得遇上的是老酒鬼和腿毛仙人,真是太好了,没看到吗?菲妮已经在害怕的颤颤发抖了。

    “好吧,姑且放下你那些无节操的言论不说,我给你个拒绝的理由。”咳嗽几声,我指了指菲妮。

    “需要做一个实验吗?你站在那边,然后菲妮站在我们中间,我们两个同时向菲妮招手,看她会选择走向哪一边?”“哪一边都不好啦,究竟把我当成什么了喵,总感觉你们说来说去,其实就是想作弄我喵。”菲妮大声抗议道。

    “原来如此,竟然忘记了你和菲妮的主从关系,我输了。”奥玛斯露出衡量之色,然后爽快的认输了。

    “才不是主从关系喵,是表哥和表妹的关系喵!对吧,是这样吧,表哥喵,你一直把我当成表妹而不是佣人,一定是这样喵。”菲妮泪眼汪汪的看着我。

    娄:“……”

    “为为什么不说话喵?”菲妮惊恐中。

    “其实……”

    我一脸沉重肃然的斟酌着用词,就好像要告诉自己养育了二十年的女儿,其实你不是我亲生的,是从砍竹子的时候,从竹子里蹦出来的。

    “其实他才是你的表哥。”

    一不小心入戏了,我随便指着旁边的奥玛斯,对菲妮说道。

    “咦咦咦咦?!!”菲妮震惊的看着奥玛斯。

    “事实就是这样,你看,这是你母亲留下来的血书,让我好好照顾你,给你嫁个好人家。”奥玛斯适时将一张古旧的羊皮纸递了过去。

    “我我竟然是”菲妮颤颤发抖的接过羊皮纸一看。

    上面的标题赫然是《养猪和接种注意事项》。

    “欺欺负人,人家明明是明明是那么相信表哥的!”数秒之后,菲妮泪奔而去。

    “火候欠缺啊。”

    “是啊,作为杂技演员的话一流,搞笑艺人却只能一直担当被欺负的角色。”我和奥玛斯目送着菲妮的身影,感叹道。

    “好吧,我也知道你要负责法师塔的工作,还有库拉斯特的防御魔法阵,的确忙不过来,这次就和阿卡拉报告了。”

    回过神,我稍稍将神色一正。

    “但是,请把运作搞笑艺人的时间,悄微挤出一点管理士兵吧。”“要从这里挤时间吗?”奥玛斯一脸的艰难决定。

    “大不了少睡一个小时。”

    “随便你吧……祝你身体健康。”

    “从迫害者的你口中听到这种祝福还真是没办法开心起来。”“总比迫害库拉斯特的人民要强。”

    片刻之后,奥玛斯离去,这件事也就这么告一段落了,那一小队士兵,在商量下受到了扣半个月薪水的惩罚,对于他们来说也不轻了,希望引以为戒吧。

    接下来是嗯,得想想怎么样把伤心离去的菲妮给找回来。

    我去,奥玛斯这混蛋,该不会是知道如此,才拉我下水一起作弄菲妮,然后顺便把我也坑了一把吧。

    我突然想到这个可能性,不由的流下悔恨的泪水,可恶,自己还是太年轻了。

    等找到菲妮以后,已经是差不多傍晚了。

    “咳咳,我亲爱的表妹哟,怎么样,有帮你最喜欢的表哥打听到什么消息吗?”

    虽然被我拉了回来,菲妮还是气鼓鼓着脸颊,湿润而燃着怒火的眼睛一眨不眨盯着我。

    “哼,不知道表哥在说什么喵。”菲妮将脸一撇。

    “不要这样,我和奥玛斯也是为了锻炼你才这样做。”

    “我才不要被把表妹当成佣人的表哥锻炼喵。”菲妮干脆转过身去,背对着我。

    “你在说什么啊难道你认为表哥我真的是这种人?”我表现的痛心疾首。

    “好好回忆一下吧,我什么时候将你当过佣人,你可是我永远的表妹啊。”

    菲妮歪着头想了想,然后用更加确认的愤怒神色看着我。

    糟…糟糕,怎么让菲妮去回忆以前的事情,我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好吧,大不了这栏等这次的事情完了之后,我抽出一天时间,尽表哥的义务陪你,随便你想怎么样都行。”我豁出去了。

    “三天喵。”菲妮比出三根手指,忖价还价道。

    “三天就三天。”我点着头,贪心是吧和本长老忖价还价是吧,太嫩了,我可没说就陪你一个,到时候把维拉丝她们也一起带上,还有碧丝欧娜,哼哼哼。

    愚蠢的伪娘哟。

    “真的?表哥万岁喵~~”大概是没想到一直欺负她的我,突然变得那么好说话了菲妮愣了愣,突然欢呼的跳起来然后张开双臂朝我抱上来。

    我漠无表情的侧身一闪,冷眼看着她抱向身后的墙壁“表哥还是和以前一样毫不留情喵。”

    捂着通红的额头,菲妮一脸怨念的看着我。

    “情报,情报。”我敲了敲桌子,看了一眼外面。

    小不点王怎么还没有回来,虽说对她没有什么不放心的,接近领域的实力,在库拉斯特完全横着走,没人能够威胁到她。

    但是突然离开那么久没有回来,心里还是很不安,就如同父母,明知道自己的孩子很安全,却因为没有亲眼看到,总是担心不已。

    “表哥,你在听我说话没有喵?”回过神,发现菲妮正一脸委屈的看着我。

    是你让娄打听消息的,如今却心不在焉的,究竟还要不要听啊。

    “抱歉抱歉,说吧,我听着。”我连忙回过神,做出倾听状。

    “我呢,出去转了一圈,和不少同行交流了消息喵。”菲妮得意一笑,润了润喉咙,开始进入状态。

    “经过打听呢,最近只有一个人去过精灵族的玛德雅聚落那边喵。”“只有一个?你确认吗?会不会有些流浪者在外未回,你没有打听到。”我皱了皱眉头。

    “表哥放心喵,消息绝对可靠,错不了喵,我们流浪者,有自己一套特殊的联络方式,就算在外的流浪者,也能知道最近的状况。”菲妮很有信心的拍着胸膛保证道。

    “有那么厉害?”我突然觉得,拜托菲妮打听消息绝对是个正确的选择。

    “一般一般喵。”

    菲妮得意而又偏偏想要谦虚一下,罢了罢手,不好意思的捂着泛红俏脸,然后,脸色迅速的闪过一丝无奈。

    “这是因为大家都看不起我们流浪者,所以不得已,只能自己团结起来了喵。”

    “这个嘛”我微微苦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好。

    虽然我不会看不起流浪者,但的确是没有太多的好感,总感觉像是一群不务正业的大叔,联盟可没少为这些家伙头疼过。

    “只有一个人去过玛德雅聚落的话,那个人怎么说?”察觉到菲妮正用【啊,表哥,该不会你也看不起我们流浪者喵】的怀疑神色看着我,我连忙转到正题。

    “没有喵。”菲妮摇了摇头。

    “没有什么?”

    “他发现了那片迷雾,但是没有贸然闯进去喵。”“你确认他没有骗你?”“表哥,你果然还是不愿意相信我们流浪者喵,我们流浪者啊,对自己人也是有节操的喵!”菲妮不乐意的瞪着我。

    仅仅是对自己人吗?我翻了一个白眼。

    不过,我这个还在努力积攒节操填补瓶子裂缝的人,也没资格去说别人就是了。

    “你的意思,也就是说这次的事情和流浪者无关,那个零件,并不是你们拿走的咯?”

    “大概就是这个意思。”菲妮点了点头。

    “真不知道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呆愣片刻,我苦笑的摇起了头。

    好消息是可以排除掉联盟这边,专注于精灵族那些旅人,吟游诗人之类的家伙,而不算好的消息,那则是因为期待落空了,本来还想着能依靠菲妮的人脉,在联盟流浪者这边一口气找到线索,追回零件。

    “但是表哥喵,我还打听到一个不知道有没有用的消息喵。”就在我失望的时候,菲妮突然说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