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六头水怪的隐忍

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六头水怪的隐忍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阿姆露迪娜岂能容忍六头水怪逃走?别说她不愿意,四只鬼狼也同样不愿意,天底下哪有那么好的事情,跑上门来踢招牌,发现踢不动,拍拍屁股就想走人?

    不过,这只六头水怪还真有几手,本来以为它这庞大而又泡在沼泽之中的躯体,在逃跑的时候会很吃力,没想到,它一动作,就来了个一鸣惊人,技惊四座。

    只见忽地,一道庞大黑影从沼泽之中窜出,飞溅起漫天遮眼的泥浆,这道巨大黑影,就如同高高跃出海面的海豚一样,弯曲着身体,飞起百米的高空,然后高高坠落,等掉落在地时,已经远去差不多有千米。

    轰隆一声砸地,烟尘四滚,地上很快又变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六头水怪的隐忍成了一潭沼泽,六头水怪的身影没入其中,久久没有出现,正当大家疑惑的时候,数百米开外的森林突然一沉,慢慢变成一潭沼泽,六头水怪的脑袋从中浮出,回头瞟了一眼,露出一丝戏涛的目光。

    仿佛在说,你们来追我呀,追得到的话,就来追我呀。

    顿时,我似乎听到了好几声理智线断裂的声音,有旁边的小雪,有怀里的小亚瑟王,还有或许地上的阿姆露迪娜以及四只鬼狼。

    这只六头水怪,也算是奇葩了,原本或许还有一丝逃生的机会,可是竟然在逃跑的过程中,还不忘记犯贱回过头来挑衅众人,也不看看这些人是不是你能惹的。

    这可比在战壕里掏出怀表打开用幸福的目光看着里面漂亮未婚妻的照片时说出“等这场战斗结束以后我就要回老家结婚”比这更加严重的死亡flag啊。

    不过这家伙的确有嚣张的资本,竟然能够将森林当成是海洋一般任意的跳跃驰骋。

    四只鬼狼和阿姆露迪娜的脸色我不大清楚,因为是背对着,反正,她一声不吭的带着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六头水怪的隐忍四只鬼狼,以最快速度追了上去。

    在不经意间,手中的骑士长枪已经收了回去,改成双手握盾的形态。

    我顿时就打了一个冷战。

    一千多米的距离对于一人四狼来说也不过是眨几下眼的事情,很快就追上了六头水怪,见势不妙,六头水怪连忙又沉入了沼泽里。

    然后,阿姆露迪娜高高举起盾牌往沼泽一砸。

    “轰”一声巨响,没有丝毫悬念,里面的沼泥全部被这一记盾牌给砸起,露出一个大坑,可是坑里面却已经没有了六头水怪的身影,唯独有一条地下通道通向其他方向,里面在还在不断的冒出沼泥。

    “在那边。”顺着通道方向一看阿姆露迪娜立刻追了上去,打算料敌先机。

    果然,前方的森林突然下沉,逐渐变成沼泽,阿姆露迪娜一马当先,高高举起盾牌就砸了下去。

    恰在这时六头水怪的一个脑袋从里面探出来。

    我:“……”不知道大家看过没有,从下水道出口探出一个脑袋,而刚刚好下水道的铁盖子,此时正从天而降。

    结果是就是啪咚一声,六头水怪还没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就被当头棒喝,整个脑袋都被拍扁了好几分,鲜血飞溅的沉了下去。

    还好它有六个脑袋,一个被砸傻了还有另外五个可以思考,于是六头水怪果断鱼跃起来,向远处蹦去。

    它这一跳,可把早有准备的四只鬼狼乐坏了,你说这时候,面对一头傻乎乎跳上半空的靶子,要做什么?当然是大炮打飞机了。

    一个急刹车,四肢撑地,威力巨大的光烈怒破击自小二它们嘴里酝酿着,然后笔直轰出,四道雪白光柱,准确无误的落到还在半空的六头水怪身上,发生爆炸。

    祸不单行的六头水怪悲鸣一声,真就如同失事冒烟坠落的飞机一样,半空笔直坠落,狠狠摔在地上。

    随后,阿姆露迪娜又是赶到,举起盾牌,娄么看都有点像打地鼠游戏,只不过这只地鼠还会飞。

    这次六头水怪学乖了,不敢再走空中路线,而是老老实实钻起地来,从这里钻到那里,从那里又钻向另外一处,也不敢走直线,生怕被阿姆露迪娜识破,再来个当头盾喝,很是风骚的在地下走起了s行路线。

    不得不说,六头水怪这一招很凑效,虽然不知道它的钻地要消耗多少力气,但总体消耗,绝对不会比阿姆露迪娜要将每一个沼泽清理,以逼迫出六头水怪huā的力气多。

    长久下去,迟早还是会被耗尽力气,让六头水怪逃脱。

    阿姆露迪娜和鬼狼们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只是没有想到更好的办法以前,也无济于事。

    形势一下子陷入僵局之中,重复的枯燥,似乎让这场战斗变得没有任何吸引力了。

    但是,我们却更加紧张起来。

    现在的僵局,正酝酿着下一个爆发点,阿姆露迪娜已经知道攻击六头水蛇的机会,变得来之不易,所以,下一次交锋,她肯定会倾尽全力,一击必杀,不然,恐怕就再难以找到下下一次机会了。

    事情果然如我们所料,没让我们等多久,一次偶然的机会,阿姆露迪娜也算是瞎猫撞上死老鼠了,在想到应对的办法以前,不知道为什么,沉在地底下的六头水怪,就没头没脑的从她前面不远出现。

    就是现在!!

    阿姆露迪娜的本能反应快过了思维,下意识的高高跃了起来,手中的金色塔盾爆发出神圣光芒。

    圣骑士的五阶技能,神圣之盾,让阿姆露迪娜手中的盾牌,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半透明光盾,中间浮现出耀眼的圣十字,显得高贵,圣洁。

    意识到这或许是最后一次机会,阿姆露迪娜怒吼着,倾尽全力的将手中散发着神圣光芒的盾牌,狠狠朝六头水怪的脑袋砸了下去,包含着极为恐怖力量的盾牌,正中了措不及防的敌人。

    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沉闷声响,先是头顶上那一双坚硬的角,被盾牌的力量硬生生折断,没有丝毫停顿,盾牌最后笔直砸在了毫无防备的脑袋上。

    鲜血四溅开来,整个沼泽地都下起了一片血雨,巨大的神圣之盾,狠狠镶嵌入了六头水怪的其中一个脑袋之中,还是不断陷入,从头颅里传来破裂的声响。

    啪啦一声,伴随着清脆碎裂声响,阿姆露迪娜手中的金色级塔盾,竟然硬生生的破碎了。

    塔盾,虽然防御不是最高,却是盾牌类里面耐久最高的盾牌,而且阿姆露迪娜手中这面还是金色等级,另外,还加持了神圣之盾的效果,变得更加坚固。

    竟然在一击之下,破碎了。

    实在让人难以想象,这一击包含着多么强大的力量,哪怕是普通的领域级高手全力一击,也未必能够将一面加持了神圣之盾的金色级塔盾给打碎吧。

    在达到了领域级一击的破坏力下,六头水怪的脑袋被硬生生砸凹下去,和另外五个正常的脑袋相比,足足扁了一半,整体的形状和肉饼都没有太大区别,已经没办法认出这是一个脑袋了。

    六头水怪发出至今为止最为凄厉的悲鸣,疼的直打滚,其余五个脑袋一缩,就想跑人。

    “没那么容易!”阿姆露迪娜大喝了一声,手中换了另外一面塔盾。

    就在这时,她的身后窜出四道身影,是小二它们,在关键时刻,突然发出四道光烈怒破击,狠狠击向沼泽之中,伴随着四声剧烈的爆炸,六头水怪的躯体再次被炸了出来。

    如此简单的默契,它们和阿姆露迪娜,还是能做到的,这的确是最后一次进攻,最后一搏了,小二它们迄今为止,也使用了不少光烈怒破击,神色已经疲惫。

    “啊啊啊啊啊一!!”

    阿姆露迪娜怎么能辜负四位战友的努力,高举着散发出神圣光芒的塔盾,再次朝六头水怪的其余脑袋砸去。

    俗话说的好,狗急也会跳墙,被砸碎了一个脑袋,又逃无可逃的六头水怪,终于凶性大发,剩余的五双幽绿灯笼眼,恶狠狠盯着凶手阿姆露迪娜,或是张大嘴巴,撕咬过去,或者是口吐绿色的毒液能量炮,轰击过去。

    然而,不要命的何止是六头水怪一个,阿姆露迪娜也是同样,面对着飞扑过来的脑袋,她高举着盾牌,熟练的飞舞起来,笨重的盾牌到了它手中,就犹如舞女的缎带一样轻灵。

    六头水怪的脑袋,来一个,砸一个,来两个,砸一双,面对充满毒素的绿色能量炮,她竟然不躲不闪,硬生生的承受下来,专注盾牌砸头一百年。

    一下子,场面变得让人目瞪口呆起来,阿姆露迪娜和六头水怪,俨然变成了拳击台上,两个拳击手面对面站着,疯狂向对方出拳,放弃了一切的防御和躲闪,看谁先倒下的残酷一幕。

    六头水怪的强烈毒素,腐蚀着阿姆露迪娜的铠甲和娇躯,而阿姆露迪娜的盾牌,也砸的六头水怪头破血流,没有一个头是完好的。

    或许有人会奇怪,六头水怪为什么要傻呼呼的凑上头去让阿姆露迪娜砸,直接远距离喷毒液不更好吗?这个道理很算单,要是六头蛇怪不将脑袋扑上去,阿姆露迪娜就会随着移动,到时候,它的毒液难以命中阿姆露迪娜,阿姆露迪娜却能够追上它的脑袋乱砸一通,这岂不是更加吃亏?

    而对于阿姆露迪娜来说,这也是有利的局面,因为六头蛇怪主动将脑袋凑上来让她砸,她就不需要浪费多余的体力去追击,可以集中精力,站稳脚跟,控制力道,将每一击的伤害最大化。

    说不上谁占了便宜,这种局势,这些因素都已经变得苍白无力,考验的唯独只有双方的体力,生命,斗志,以及意志力。

    伴随着连续不断的沉闷声响,阿姆露迪娜手中的盾牌,换了一面又一面,地上的毒液,也积累成了一个小湖,淹没至阿姆露迪娜的腰间,时时刻刻对她造成伤害。

    而反观六头水怪,以及没有一个脑袋完好,其中有两个,已经变得和第一个脑袋那般,完全血肉模糊成了一团肉饼,失去了战斗能力。

    阿姆露迪娜只要能拖延长一点时间,形势就会对她更有利,因为弃头水怪的脑袋,多破坏一个,它的战斗力就会减少好几成。

    敲响这场斗志,斗勇,斗狠,热血沸腾,血肉飞溅,残酷无比的战斗 最后的结束铃声的,是六头水蛇高高昂起的最后一个血肉模糊的脑袋,在半空停顿数秒,突然猛地一个苍鹰扑兔,张大破碎的嘴巴向阿姆露迪娜咬去。

    这时候,阿姆露迪娜已经累的抬不起双手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的攻击袭来。

    然而就在这时,扑到半空的脑袋,却噗通一声,失去了力量,一头栽到在地再也没有动弹。

    ……,赢了?

    阿姆露迪娜摇摇晃晃的支撑着身体,看着倒在周围的六个水缸大小

    的血肉模糊脑袋,鲜血已经铺满了整个沼泽甚至她身下的墨绿色毒液潭,也被鲜血染成暗红一片。

    没想到竟然真的赢了本来还以为还以为已经坚持不住了,要完蛋了没想到…

    没想到自己竟然能够拼到这种程度。

    就连阿姆露迪娜自己也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真的能将六头水蛇干掉,这对她来说,完全是属于突破界限的超常级发挥。

    这一下这一下亲王殿下…应该会对我刮目相看不会……不会责备我无能了……了吧。

    手中盾牌,噗咚一声掉了下去,阿姆露迪娜摇晃着从毒液潭里迈出脚步,并随手从物品栏里掏出好解毒药剂不断喝下。

    得快点离开这些毒液才行,不然的话,可真的要完婆了,六头水怪的毒素,可不是普通的解毒药剂能够压制住。

    在天空之城上,看到阿姆露迪娜安全的走出了毒液潭,身体再也坚持不住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呈大字型躺下,也不禁跟着欢呼起来。

    好样的,阿姆露迪娜,虽然战术鲁莽了一些,不过凭着坚定的意志,还是顺利的干掉了六头水蛇,完成了我们觉得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然后,就在我们弹冠相庆的时候,异变突生。

    一道疾速的黑影,突然钻出,袭向躺在地上的阿姆露迪娜,将她死死咬住,在半空甩了几下,狠狠甩飞出去。

    谁也没能反应过来,一个个的动作僵硬在半空。

    “小二,快救人。”我本能的大吼出来。

    话刚刚落音,四道身影已经飞窜了出去,将半空坠落,已经失去意识的阿姆露迪娜接住,高高一抛。

    “小雪!”不用多说,背后充当着柔软靠枕的小雪,已经跳了下去,将阿姆露迪娜接在背上,半空虚踏,一个灵巧的调头倒了回来。

    “还好没什么大碍。”

    取下阿姆露迪娜的头盔,在她虚弱苍白的脸蛋上拍了拍,我顿时松了一口气。

    只是受创太重,昏迷过去而已。

    保险起见,我还是给阿姆露迪娜又喂了一瓶融解药剂(解毒药水),接着给她灌了好几瓶生命药水,然后拿去圣言之书,重拾山寨牧师的行业,给她施展了几个治疗术。

    “咳咳,这样应该行了。”完成这一切后,我尴尬的咳嗽几声,立刻转过身去。

    这个该怎么说呢,不会怪我吧,阿姆露迪娜,我也是不小心看到的,这真的是意外。

    站在毒液潭中和六头水怪硬拼硬的阿姆露迪娜,身上的骑士铠甲,耐久度已经清零了,被毒液腐蚀了一大片,露出里面的白色紧身里衬,而紧身里衬也被腐蚀了不少。

    所以说咳咳咳,也就是说,那个那个淡蓝色的蕾丝亵衣,露出来了,还有大片大片的雪白肌肤还有还有胸前那一双丰满诱人的**,也似琵琶半遮脸的露出了小半,微颤颤的抖动着,如同布丁一样展示着完美的弹性,让人看了眼睛不知道该往哪放好。

    咳咳咳,总而言之,还是先让我们来关注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吧相对于阿姆露迪娜娇小的身体来说,那分量不菲的高耸胸部错了混蛋,是刚才的偷袭者才对!

    目光遥遥望下去,我们一眼就看见了那道还在向四只鬼狼张牙舞爪的黑影,是六头水怪的一个巨大脑袋。

    不对啊,它的六个脑袋,不是已经全部给阿姆露迪娜砸的稀巴烂了吗?哪里来的脑袋?

    再仔细一看,我才发现,这个脑袋比起另外六个,小了很多,下面的脖子,与其说是脖子,倒不如更像是尾巴形状。

    没错,这是六头水怪的尾巴!

    因为六头水怪几次从沼泽里现身,它的模样我找就记住了,一下子认出了这是它的尾巴部分才对。

    没想到没想到尾巴上竟然也长了一个脑袋,或许应该称它七头水怪才对。

    更没想到,这只六头水怪竟然如此隐忍,直到这时才将它的杀手锏拿出来。

    就连我也忍不住要佩服它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