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轰杀——六头水怪!

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轰杀——六头水怪!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阿姆露迪娜,去吧,拿起这把剑,挥舞着它,将敌人的头颅全部砍下来,用它的鲜血,将你失去的尊严和荣耀赎回,然后,将头颅献给我,抵消你所犯下的错误。

    我静静的看着阿姆露迪娜,问道。

    “我问你,阿姆露迪娜,你可愿意?”

    沉默着,好一会儿,阿姆露迪娜的铠甲微微颤抖,她低下头,轻声地,动情地,无比坚定的说道。

    “是的,我的殿下。”

    头盔底下,看不见她的表情,但是一滴晶莹泪水,顺着下巴滴落了下来。

    不再迷茫,不再失落绝望的阿姆露迪娜,用一种钢铁般坚硬的气势,站起来,微微一跃,握着武帝剑的剑柄,将其单手抓了起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轰杀——六头水怪!来。

    我:“……”

    竟然如此轻易的举起来武帝剑,果然,能够做出那种盾牌攻击的人,力气怎么可能会小呢?

    足足有阿姆露迪娜十倍大小的巨剑,被她高高举于头顶,气势凛然,杀伐,极具视觉冲击的效果。

    地上面的六头水怪,似乎也感受到了点什么,一个个脑袋从沼泽里探出来,高高抬起,紧盯着天空之城的方向,幽绿的眼珠子散发出警惕目光。

    我看了看,它的脑袋已经恢复了许多,虽然还是被砸扁的大饼形状,恶心可怜了那么点,但似乎已经可以用来战斗了。

    目光盯着天空之城,它的六个脑袋突然凑在一起,大嘴齐张,从里面散发出油绿色的波动。

    哦,打算先发制人吗?这家伙还真不傻。

    可惜,遇上了错误的人。

    对于六头水怪的攻击,我丝毫不担心,不说现在小亚瑟王的魔法阵,让我轻松了很多,有更多的余裕来防御,就眼前的阿姆露迪娜,以她的骑士尊严起誓,也不会再让六头水怪攻击天空之城。

    拥有武帝剑的阿姆露迪娜,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轰杀——六头水怪!要是还对付不了六头水怪,那她真的可以去自裁了,我就打个比方,如果一个普通小孩,能够使用这把武帝剑,能够在六头水怪攻击之前挥下武帝剑,那也必定能够斩杀六头水怪。

    因为武帝剑本身所蕴含的力量,哪怕只能发挥出十分之一,就已经高于六头水怪很多,甚至是领域级高手,被一剑斩杀也不是什么奇怪稀罕的事情。

    “休想!”

    阿姆露迪娜冰冷的声线传来,眼睛一花,她那美丽轻灵的身姿,已经携带着巨大武帝剑,高高跃起,迎面向六头水怪跳了下去。

    六头水怪一看,顿时乐了,你这不是送上门来吗?

    它加紧催动嘴里的绿色毒液能量,最后,六个脑袋一起喷出水缸粗的巨大绿色能量炮,这六道能量炮融合在一起,变成一道直径更加巨大,威力也更加庞大的超级巨大绿色能量炮。

    正是第一次用来攻击天空之城的招式,不过这一次看似威力更大,显然,何止是阿姆露迪娜欲杀它而后快,它对阿姆露迪娜的怨念,也着实不小。

    面对着如同巨浪一样扑过来的巨大能量炮,阿姆露迪娜的没有露出一丝慌张的神色,目光平静的看着对方的绝招降临,只做了一个动作——将武帝剑侧着举起,然后像是任其做自由落体运动般,缓缓的挥下。

    虽然喝了一瓶体力药剂,但只是最小型,药效最微的,相对于阿姆露迪娜的伪领域巅峰实力来说,所补充的能量,也只不过是勉强让她释放出伪领域而已。

    和以一战?为何如此自信?

    因为,手中这把巨剑。

    因为,从巨剑上传来的,它从未如此近距离感受过的恐怖澎湃力量。

    更是因为,它是亲王殿下赐予的,哪怕只是一把废铜烂铁,也足以让阿姆露迪娜不要命的爆发出百分之二百的力量。

    武帝剑挥落的缓慢,刚刚到一半时,巨大澎湃的绿色能量炮就已经强横冲上来,似乎要将阿姆露迪娜瞬间淹没。

    但是,在碰到阿姆露迪娜之前,它首先要过挡在前面的武帝剑这一关。

    巨剑和巨大能量炮碰撞。

    谁都会以为,接下来将会产生激烈的交锋,夺目的光芒,震耳欲聋的爆炸。

    但是没有。

    撞击在武帝剑剑刃上的绿色能量炮,无声无息的被切成了两半,从阿姆露迪娜身边擦过。

    没有激烈的火花四迸,也没有剧烈的爆炸,这种景象,就如同一根毛发,轻轻吹拂在绝世名剑的剑刃之上,无声无息断开。

    绝世名剑静止不动,而动着的毛发,却被切成了两半,这一静一动之间,更显示出了剑的锋利。

    现在的阿姆露迪娜,也是这样的心情。

    她只是将巨剑竖直在面前,没有感受到绿色能量炮的巨大冲击力,也没感受到切开绿色能量炮的阻力。

    仅仅是维持着这样握住武帝剑,所需的力气,除此之外,再无一毫。

    换言之,武帝剑替持它的有者,完全挡住了这一记由伪领域巅峰级高手全力释放的能量炮,而且,像切西瓜一样那么轻松悠闲,在绿色能量炮的持续冲击下,剑身连抖一下都懒得。

    可以看到,对面的六头水怪,在发现这一幕时,六双灯笼大的眼睛都快瞪出来了,里面写满了不信。

    不可能,对手明明是和自己同一个等级的,就算用不知道什么手段,恢复了全盛状态实力,也不可能如此轻松的用一把剑挡住自己最强大的攻击。

    显然,六头水蛇现在还没有意识到,挡住它攻击的不是阿姆露迪娜,而是她手中的巨剑。

    正是因为这样的错误,让六头水怪做出了更愚蠢的决定。

    它觉得阿姆露迪娜现在绝对是打肿脸充胖子,强撑着,于是将吃奶的力气都憋出来,将绿色能量炮的威力,再次增大了一分。

    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六头水怪估计现在就是这么个心理。

    当然,结果可想而知,对面的阿姆露迪娜,依然巍然不动。

    就好比拿起比刚才要大块一点的豆腐,砸在铁板上,就算你拿起十块百块,豆腐依然是豆腐,钢铁也还是钢铁,本质上的区别,并非量大可以取胜,除非能将一百块豆腐,压成一块,这样还靠谱些。

    可惜,六头水怪要是有这能力,它还用得着跟库巴怪兽称兄道弟?早就屁颠屁颠去拍四魔王的马屁了。

    再看看阿姆露迪娜,她明显可以感受到眼前的绿色能量炮,威力更大了一分,可是手中的武帝剑却依然坚挺,如果将它人性化的话,说不定还会吹着口哨,抽出一只手拿起梳子,给自己梳梳头发什么的。

    这……这究竟是什么剑?

    虽然能够从上面感受到澎湃的力量,但是武帝剑的表现,还是将阿姆露迪娜吓一大跳。

    与此同时,心里产生了极大的好奇。

    这种好奇心,驱使着她见刚才没有完全的动作,也就是做到一半的举剑挥落,继续完成。

    于是,她手腕上用了一点力,以肩膀的支点,笔直的双臂带动着武帝剑,划落下去。

    伴随着剑尖挥起的白光,嗤啦一声,六头水怪的绿色能量炮,就像是劣质布料遇上了锋利剪刀一样,轻而易举的被从中间剪开。

    武帝剑划过的光轨,化作一道弧形的能量斩,如入无人之境的将绿色能量炮从中间撕裂开来,笔直朝六头水怪划落。

    这一下,就算六头水怪再怎么蠢,也应该醒悟过来了。

    带着那把巨剑过来的阿姆露迪娜,分明就是得到超人变身器的普通人类,要来消灭自己这只龙套杂兵小怪兽了。

    它哪里还敢和这道将自己的绝招势如破竹般粉碎的能量斩较劲,绿色能量炮一个终止,然后挥动着六个脑袋,闪到一边,完全没有用自己皮粗肉糙的身体,去体验一下这道能量斩的威力的想法。

    但是就算这样,从生死中锻炼出来的第六感依然在发出警报,似乎光是闪身躲过这道能量斩,还不算安全,最好……最好离的远远的。

    幸好阿姆露迪娜挥动武帝剑的力量并不大,能量斩也是慢吞吞的前进,就好像失去了人生目标的大叔,一路打着哈欠划落下去。

    这让六头水怪有充足的时间准备,它一个高高腾空跃起,跳出了千米开外处,才敢回过头,眼睛紧紧盯着那道尚未落地的慢悠悠能量斩。

    数秒的时间,对它来说仿佛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终于,能量斩掉落在地……请允许用掉落这个词,因为速度太慢了,要是非得厚着脸皮用冲击或者坠落等等修饰,恐怕天底下所有的能量斩都会因此而蒙羞。

    但是,就是这道数米长,慢吞吞,看起来有气无力的能量弧,在落地的一瞬间,绽放出白芒。

    “轰——————!!”

    在全神观望着的阿姆露迪娜和六头水怪目瞪口呆的样子中,大地上升起了一道巨大的幕帘!

    由轰炸起来的泥土所组成,数百米高,千米长的大地幕帘。

    尘土泥块四溅,一些砸落在远在千米之外的六头水怪的脑袋上,它还恍然不觉,只是呆呆的,呆呆的看着那边。

    尘埃落幕,六头水怪刚才所在的位置上,多出了一条千米长,深不见底的鸿沟。

    可想而知,如果六头水怪刚才只是侧身闪开这道能量斩的话,下场究竟会变成怎么样,最好的结果,也是随着刚才那道升起的幕帘,被轰上半空,摔的个七晕八素。

    想到这里,六头水怪打了一个寒颤,本来就是冷血动物,身上竟然流还窜起了一股寒冷之意,心有余悸之中,又带着庞大的恐惧。

    而作为当事人的阿姆露迪娜,她心中的惊讶甚至更甚于六头水怪。

    只……只不过是随手一挥,就造成了这种,哪怕是自己的盾牌全力一击怕才能勉强制造出来的威力。

    要是更大力一分呢?要是倾尽全力挥斩下去呢?

    这片大地,会不会因为自己的一击而断裂?

    第一次,阿姆露迪娜感受到了只有达到某种境界,那种弹指之间,就能破坏一个城市,摧毁一片森林,甚至将陆地斩断,将海洋撕裂的境界。

    如此的强者,才能感受得到的生命如蝼蚁,天空大地也不过是玩具的高处不胜寒。

    这把剑究竟是何方神圣,亲王殿下究竟把一把怎么样恐怖的武器,交到了自己手上,阿姆露迪娜甚至带着恐惧的目光,看着手中的武帝剑,如果不是因为亲王殿下交给她的,恐怕她已经忍不住像握着蛇蝎一样连忙松开手扔掉。

    从这里就可以看出一个人的秉性,有人得到了自己控制不住的力量,欣喜若狂,变得肆无忌惮,最终毁灭了自己,而有些人得到这样的力量,却最先考虑到的是自己是否能够控制,这股力量,会不会给自己和其他人带来灾难。

    阿姆露迪娜不愧是雅兰德兰所看重,并着重培养的天才,无论内心如何震惊,她还是很快的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冷静下来,仔细的思考着一切。

    想的越多,她内心的感动就越深。

    为了自己……亲王殿下竟然将这么重要的剑,借给了自己。

    一开始还误会殿下的惩罚内容,是让自己是送死,这么想的自己,还真是罪该万死。

    阿姆露迪娜的眼睛又忍不住酸楚起来,算一算,自己多少年没哭过了,没想到这一哭,就像决堤了一样,在亲王殿下面前,好几次的,总是忍不住……就像个小孩子一样,真是奇怪,殿下明明比自己还小,为什么……为什么老是受到他的照顾和包容呢?

    明明是想在亲王殿下面前,展示自己的才华,为了不被心中尊敬仰慕的殿下小看,什么时候……竟然变成了一个爱撒娇的孩子般,开始心安理得的接受殿下的仁慈和宽容?

    这样的自己,还真是太幼稚了,但是……如果能被殿下摸着头夸奖的话……等等,自己在想什么啊,这种害羞的事情怎么可以接受,自从4岁开始,自己立志成为一名优秀的骑士以后,就连父亲母亲也没有允许过了。

    阿姆露迪娜的脑袋严重发热中,晕乎乎的,她连忙摇了摇头,将里面的杂乱念头,以及眼眶里的泪水都甩了出去。

    重新定了定神,她的目光一凝,锁定对面惶恐不安的六头水怪身上。

    有着这把剑,自己没理由会输!亲王殿下,请稍等片刻,很快,我就会拎着六头水怪的头颅献予您。

    感觉到被目光锁定,六头水怪打了一个激灵,也从呆愣害怕中回过神来,见目光的主人,正是阿姆露迪娜,不由吓的魂飞魄散。

    或者理解成,它被阿姆露迪娜手中的巨剑,给吓的魂飞魄散也可以,到了现在,如果还看不出是那把巨剑在作怪,那六头水怪也白长六个脑袋了。

    于是,六头水怪果断的潜入沼泽。

    阿姆露迪娜连忙追了上去。对着沼泽轻轻把武帝剑一挥。

    顿时间,沼泽变成了大坑,丝毫不比她的盾牌技击威力差,最重要的是,阿姆露迪娜没有浪费丝毫的力量,消耗的只是武帝剑的能量。

    以激活后的武帝剑,本身所蕴含着的接近世界之力强者全力一击的能量,只是这样挥动的话,就算来上几千几万次也没什么问题。

    当然,或许还得考虑一下附近的森林,毕竟精灵热爱着森林,信仰着森林女神。

    阿姆露迪娜有着这样的顾忌,再加上不是很习惯突然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害怕控制不住,所以使用的很小心,挥剑的时候总是轻手轻脚,像对待陶瓷一样。

    这也导致,六头水怪侥幸的又活多了一段时间。

    但是它高兴不了多久,随着阿姆露迪娜对武帝剑的力量越发了解, 运用的越来越纯熟,她迟早会发挥出她所能发挥的全部力量,届时,砍六头水怪个七零八落,绝对不在话下。

    六头水怪也察觉到了,阿姆露迪娜的攻击威慑力越来越大,它有心想逃,可是阿姆露迪娜直至今没有对它做出形成威胁的攻击,就是为了封锁这片区域,不知不觉间,接近方圆十里的范围,被阿姆露迪娜用剑划了一个大圈圈,用宽大于十米,深不见底的鸿沟,完全将这里围了起来。

    这样一来,六头水怪就无法钻地钻过去,而用鱼跃的方式……当然可以跳过这道鸿沟,但是你就天真的以为对方看着你跳起来,成为一个绝佳的靶子,傻乎乎的什么都不会做?

    到时候一剑挥过来,直接就是对半分开。

    于是,六头水怪思来想去,最后都回到了原地,那就是,这片土地已经成了一个无形的牢笼,将自己困在里面,逃脱不得,阿姆露迪娜就像是屠夫,正在外面磨着刀,等刀磨利了,就该是宰它的时候了。

    无论怎么反抗,面对那把恐怖的巨剑,自己都只有一个死字。

    唯一的一丝希望,就只有祈祷能绕过那把巨剑,将巨剑的主人,现在并不算什么威胁的阿姆露迪娜给干掉,这样一来不但能够逃生,还能入手一把神兵利器,到时候,森林深处那个家伙还不是……哼哼。

    强烈的求生欲以及险中求富贵的贪欲,让六头水怪顿时热血沸腾起来,再看那把巨剑,也不是那么害怕了。

    只要……只要能绕过巨剑的正面,和它的主人短兵相接的话,就有希望!

    六头水怪这样想着,默默的潜入沼泽之中,那一双双灯笼大的巨目,在潜入沼泽的瞬间,闪过凌厉歹毒之色。

    阿姆露迪娜似乎察觉到了点什么,本来追击着六头水怪的脚步,突然停住,原地站立,斜斜握着巨剑,竟然把双眼合上了。

    顿时,原本喧嚣的战场,突然之间就安静下来,唯有萧萧的烈风不断刮过,卷起尘埃,给战场平添了几分肃杀之意。

    从极静,到极动,仅仅发生在一眨眼之间,阿姆露迪娜脚下的大地,突然之间崩塌,一个巨大的蛟头张牙舞爪,狰狞的从她身后出现,张大巨嘴咬下去。

    果然,还是要将目标放到武帝剑的主人阿姆露迪娜身上吗?也只有这样做,它才能获得一线生机,在武帝剑面前,六头水怪毫无胜算。

    天空之城上面,我嗯嗯的点着头。

    连我这样的笨蛋都……不对,等等,刚才那段cut掉,重来。

    一阵东风吹来,大浪淘沙,惊涛拍岸,我轻轻的摇着羽扇,摸着已经开始发白的山羊胡,站在船头,看着滚滚东逝的江水,对天地而惆怅。

    我这样的天才——诸葛吴凡想到了,阿姆露迪娜能否能想到呢?我陷入了深思之中,丝毫不理会肩膀上的小亚瑟王,不知道为什么朝我投过来鄙视的目光。

    话说别随便偷窥别人的心理或是擅自从对方的表情上读取内心啊混蛋!

    阿姆露迪娜刚才的举动,就已经证明了,她已经识破了六头水怪的想法,不,或者说,她这样做,就是为了逼迫六头水怪,让它产生这样的想法。

    就好像用一个杯子罩住,在某处钻一个小孔,就算知道是陷阱,里面的蚂蚁也只能从这里钻出来,才有逃生的机会。

    无疑,六头水怪就是那只蚂蚁,阿姆露迪娜,就是主动制造这样的小孔,等着六头水怪自己送上门来的杯子主人。

    只是,究竟是主人蓄势已久的手指头,摁死蚂蚁,还是蚂蚁反咬一口,这个还不好说,毕竟六头水怪是伪领域巅峰高手,在武帝剑面前它是一只蚂蚁没错,但如果阿姆露迪娜也将它当成是一只蚂蚁轻视的话,那结果可就难说了。

    在我的目光注视中,面对六头水怪的背后袭击,阿姆露迪娜的眼睛并未睁开,甚至没有转过身去面对,只是轻轻武帝剑向身后一挥。

    剑光闪过,六头水怪的脑袋,连着脖子像豆腐一样被切断,水缸大的头颅轰然掉落在地,喷洒着鲜血,尚带着一丝生命残壳的不断打滚,嚎叫,场面看起来十分凄厉残忍。

    但是,不足为奇,第一个脑袋是诱饵,傻子都能想到,只要能干掉阿姆露迪娜,抢到武帝剑,就算六个脑袋统统被砍掉了,只剩下尾巴那个,对六头水怪来说也绝对是一本万利的生意。

    第二第三个头颅,跟着暴起,朝阿姆露迪娜咬去。

    两道闪过闪过,六个喷洒着鲜血的头颅,再次高高飞起。

    只不过这一次,阿姆露迪娜必须挪动身体,武帝剑太大巨大了,虽然以她的力量挥动起来不算吃力,但体积也是个阻碍,导致阿姆露迪娜不得不增加身体运动的幅度。

    这样一来,刚才以静制动的气场,就乱了,六头水怪牺牲了三个脑袋,并没有白费功夫,乘着这一瞬间,其余三个脑袋纷纷钻出,朝阿姆露迪娜猛地扑过去。

    但是,杀手锏却是在阿姆露迪娜脚下。

    一个尖尖的脑袋突然后发制人,从阿姆露迪娜脚下钻出,张开狰狞大嘴,先于其他三个脑袋咬向阿姆露迪娜的脚下。

    如果阿姆露迪娜将注意力落到脚下的杀手锏上,那么其余三个脑袋就能偷袭成功,如果阿姆露迪娜顾着周围三个脑袋,那么脚下就会先一步受袭,导致她失去平衡,后果更加严重。

    以阿姆露迪娜现在的身体状况,只要给她狠狠一击,就能够打倒。

    不得不说,六头水怪打的好算盘。

    可是……阿姆露迪娜真的如此轻易能够对付吗?

    我咧开了嘴巴。

    因为看到了,其实在察觉到最后的攻击来临之前,阿姆露迪娜的握剑姿势,就微妙的产生了变化。

    原本双手握着巨大的剑柄,变成了一手单握剑身,另外一手手肘压在上面。

    或许这样的动作让人很难理解她要做什么,但是仔细想想,只要将巨剑,当成是一面盾牌看的话,就很容易能够弄懂,哦,原来这是握盾牌的一种标准姿势啊。

    于是,你就知道阿姆露迪娜想做什么了。

    在六头水怪覆盖天空大地的全方位攻击中,阿姆露迪娜,重重的将武帝剑的剑身砸在地面。

    “轰轰————————!!!”

    战斗开始以来,最强烈的一击出现了,无法很好的用语言描述这一击的威力,只知道,在这场战斗过后的数年时间,这里变成了一个方圆十多里,深不见底的美丽蓝色湖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