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 里世界

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 里世界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 里世界这里……是哪里?

    迷糊的睁开双眼,视线被一片白蒙蒙的雾气笼罩着。

    这种情形何曾熟悉,一定又是咸鱼剑那家伙擅自把我拉进这里来玩捉迷藏吧。

    等等,也就是说我没有死,没有被艾利亚斯占据身体?

    虽然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是咸鱼剑,或者是其他什么人救了自己,这些现在可以暂时放在一边,等会或是醒过来后自然会知道,最重要的是,我没有死,这就已经够了。

    心里不能自抑的瞎激动了吼吼了好一会,我才冷静下来。

    不好,那家伙现在一定是躲在迷雾里,偷偷看着我乱激动一把的失态样子,可不能被它抓住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 里世界更多的把柄。

    我暗暗警惕着那边咸鱼剑的阴谋,逐渐从死而复生的激动中冷静下来。

    还是先离开这片迷雾,将捉弄人的咸鱼剑揪出来再说。

    这样想着,我试图迈出脚步。

    咦?

    不对劲,我的身体呢?

    我这才发现,在这片迷雾笼罩的梦空间里,自己是呈现虚无的意识形态,根本就没有实体,更无所谓迈出脚步这种事情了。

    这样说或许难以理解,以前被咸鱼剑拉到梦中的时候,也是意识形态,但是这个意识形态,却凝聚成了实体,也就是说,能在自己的梦里活蹦乱跳。

    而现在则像是上帝视角,或者更简单点形容,比如说看电影,或者偷窥别人做梦一样,自己无法在里面做任何事情,甚至连声音都无法发出,只能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看着这一片梦。

    这种模式不对劲啊,莫非是入梦的姿势不对,导致出现异常状况?咸鱼剑是怎么搞的,连这点事情都做不好。

    我一个劲的埋怨起来,却没什么办法,咸鱼剑不知道发现情况没有,迟迟不肯现身,莫非是想看到我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 里世界一脸无奈为难的样子?

    话说登出按键在哪里?我该不会误入了某个奇怪的塔游戏之中了吧?

    百无聊赖的等了一会,还是没有任何的动静,我这才开始不安起来,不对劲,如果是开玩笑的话,那么咸鱼剑也应该适可而止,到此为止了。

    莫非……这不是那家伙捣鼓出来的,而是另外一种可能性,说不定我其实已经被艾利亚斯给干掉了,现在灵魂上了天堂之类的?

    我越想越不对劲,很快就熄灭了【这又是咸鱼剑的玩笑】这种轻松心态,开始认真对待起来。

    首先要做的事情,是要先将周围的环境弄清楚,好知道自己究竟在哪里,话说回来,都是一片朦胧的迷雾,又是旁观者角度不能动弹,我弄清楚个鬼啊,谁知道视角后面是不是有丧尸正在慢慢接近,谁知道十米外是不是有只上帝蹲在那里便秘。

    虽然狠狠吐槽了一记,但是抱着反正做了也不会有什么损失的心态,我还真的开始聚精会神的盯起了这片迷雾,仿佛盯着盯着自己就能盯出一双钛合金狗眼(配红外线版),能够穿透眼前的迷雾,看到上帝那张便秘的老脸。

    结果,奇迹还真出现了。

    随着用心仔细,迷雾逐渐稀薄起来,这个世界,也逐渐开始清晰,活了过来。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惊讶莫名。

    搞的就好像这是自己的记忆片段,随着认真仔细的回忆,而逐渐记起来,在自己眼前播放出来的样子,真的假的,本德鲁伊竟然还有这种凶残的能力?

    有了这个新发现,我更加鼓足精神,开始认真仔细的打量起这片迷雾。

    渐渐的,周围的迷雾似活了一般开始涌动起来,原本仿佛是黑白无声电影的世界,在万籁寂静之中,逐渐的出现了丝丝声音。

    我侧耳聆听着,那是细微的,但充满了庄严神圣感的旋律,仿佛是天堂的钟声,圣洁,庄重,宏伟,古老,嘹亮,细腻,感人,让人忍不住要流出感动的泪水,顶礼膜拜。

    眼前仿佛活了过来,拥有生命的迷雾,也正在散发出神秘的味道,似乎想告诉我,它并非只是一团迷雾那么简单。

    在不断的倾注细心,逐渐感受到这片迷雾的真实以及神秘感的时候,毫无来由的,我的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或者是说被注入这样一段信息。

    这片迷雾……带着创世之初的味道,是存在于这个世界……最古老神圣的气息……

    我:“……”

    开什么玩笑,这种俗气的设定,莫非是和艾利亚斯一战消耗精神力太多了,导致脑海里老是出现奇奇怪怪的念头?

    最令我无法淡定的是,耳中不断回荡的庄严神圣的旋律,以及这片散发出古老气息的迷雾,竟然有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

    虽然是意识形态,没有身体可言,但是我却能感觉到,不知不觉中,眼睛的泪腺不受控制,脸庞已然变得湿润一片。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我到底是……不对,我是吴凡,来自地球的穿越者,暗黑大陆人类联盟的伪救世主,人称后宫长老的德鲁伊吴凡!

    差点迷失了自己,我吓出一身的冷汗,心里恨不得立刻逃离这片让人沉沦迷失的世界。

    但是,从灵魂之中涌出来的那股不似作假的强烈熟悉感,却又让我忍耐不住好奇心,想要继续探知之下,将这片世界彻底弄清楚,给自己内心的彷徨不安一个解释。

    这种想法,促使着我不断认真仔细的向深处挖掘探索,就好像是要一点一点的将埋藏在地下,装着什么重要东西的宝箱挖出来。

    先是宝箱的一角……然后是盖子……挖出了一半……直至将整个宝箱都挖了出来。

    踏在最后一步,我压制住内心的恐惧和不安,毅然的将盖子打开。

    刹那间,迷雾翻滚,变得更加稀薄,隐隐约约能透过看到点什么,耳中那庄严神圣的旋律,也不再是忽远忽近,飘渺不定,而是就像是不远处一座钟塔发出,如此清晰真实,如此浩大震撼。

    简单来说,眼中的这片世界已经完全活过来了,再也感觉不到一丝梦的飘渺虚幻。

    稀疏的迷雾之中,我隐约看到了一道模糊黑影。

    看不清楚长得是什么模样,只能估摸猜出是小孩一样大小身形,双手抱膝蹲坐在地,脑袋深深埋入膝盖之中,一副被同伴欺负排斥孤立之后,躲在角落里哭泣的小孩模样,散发出浓重的孤独和可怜气息。

    就这样默默的蹲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也没有发现我的存在,似乎陷入了深深的孤独沉眠之中一般,已经这样蹲了几千年,几万年。

    这家伙真是史上最强的家里蹲!我这样吐槽了一句。

    不过为什么这里会出现这样一个小孩,究竟代表着什么?

    我继续瞪大眼睛,集中注意力,想要透过迷雾,看清楚小孩的模样,可是,似乎这片奇怪而神秘的世界,清晰程度也就是av品质,到此为止了,无论我再怎么集中精神,眼前的雾还是那么薄,耳边的钟声,还是没有变得更加靠近和清晰。

    努力尝试了各种做法,各种打开姿势,我终于放弃了,瞪大眼睛看着迷雾中的模糊小孩人影,如果可以说话的话,我早就大呼小叫,将那个疑似万年家里蹲的小家伙叫醒了。

    这样过了不知多久,就连我也受到对面的影响,眼皮开始打磕起来的时候。

    “你果然在这里。”

    突然,一把洪亮而柔和的声音响起,不断回荡在这个世界之中,当时差点就把我给吓尿了。

    比如说在公司里偷看h动画,在最精彩的时刻,突然一个激动,不小心将耳机线扯了下来,结果被封印许久的喇叭君火力全开,然后受到万众瞩目,这种感觉不知道其他人尝试过没有,反正可以拿来形容我现在的惊吓状态。

    暴……暴露了?

    我急急忙忙的想找个洞穴钻进去躲起来,可是这该死的旁观者视觉,却让我无法在这个世界里哪怕发出一声惊叫。

    等等,旁观者视觉?按道理来说,虽然我无法干扰这个世界,但是对方也不可能发现我,这样的话,莫非对方并不是和我说话?

    我冷静下来一想,果然如此,这道声音似乎是冲着迷雾之中的小孩而去,只见那个蹲了不知几万年的万年家里蹲小孩,终于缓缓地从膝盖里将头抬起来,愣愣注视着前方。

    并未答话。

    而刚才出声的人,也沉默了下来。

    这个人是谁,明明看不到它的身影,却拥有可怕的存在感,当它的声音出现一刹那,这个世界的每一寸空间,都充斥着它的存在感,就仿佛……就仿佛在刹那间化身成为它身体的一部分似的。

    声音又是如此的洪亮,威仪,浩瀚,包容,听不出男女,因为早已经超脱了性别的范畴,而是一种仿佛代表着世间所有,天与地,生与死,永恒和毁灭的伟大。

    怎么可能有这种人存在,我到底是来到哪里了?

    我现在的感觉,就好像穿越到了侏罗纪,见识到了这个时代的霸主——霸王龙一样,内心充满了惊恐不安。

    不过,如此可怕的人,竟然似乎也没有发现我的存在,这让我安心了不少。

    还是说,这本来就是一段影片,或者是一段记忆之类的东西,这种可能性更大,否则,我完全无法相信能够散发出如此恐怖存在感,仅仅是声音就有如此宏大威严的人,会发现不了我这只小虫子在偷窥着它的对话。

    总而言之,现在还是听天由命吧。

    我暂时冷静下来,继续看着对面的小孩身影。

    又是沉默了好一会儿,终于,小孩说话了。

    “我……能问一个问题吗?”

    声音带着满满的稚气,却拥有和这股稚气不相符的孤独和成熟感,甚至有一种苍老的疲惫,同样的,这道稚气声音,竟然也和刚才那道声音一样,充满了伟大的气息。

    这么小的小鬼,而且还是万年家里蹲,竟然也是可怕的强者吗?我又是吓了一跳,亏自己刚才还十分失礼的猛地一个劲的盯着它看,要是被发现的话,恐怕立刻就会被轰成渣渣吧。

    另外一道声音沉默下来,似乎默许了小孩的提问。

    “我,为什么要被创造出来?”小孩带着迷茫的语气,这样问了一句。

    虽然很想吐槽这个问题中二感满满,你就老老实实的问为什么要生下我呗,为什么非得用【创造】这个字眼,但是声音包含的一种强烈孤独,却让我无法言语。

    并且不知为什么,就仿佛触动了心灵一样,产生了强烈的共鸣感。

    我,为什么要被创造出来?

    不对不对,我可不能被这家伙影响了,也变得中二起来。

    反应过来,我连忙摇头,将内心的共鸣感抹杀,惊出了冷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