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摸摸头

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摸摸头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啊,你最近这几天都没有出现吧,说,又跑哪去了?”

    我将调皮的蹦到自己头上,像拔草一样胡乱扯着头发的小亚瑟王捧到手心,用手指捅了捅她的小小脸蛋。

    “本昂没有去哪里哒,没有哒。”小亚瑟王眼睛咕噜转了一圈,连忙摇头。

    嗯?一副很可疑的模样。

    本来只是随口问问,没想到竟然让小亚瑟王露出这样的慌张掩饰表情,我心里的名侦探之火一下子就熊熊燃烧起来了。

    “让我想想看。”无视小亚瑟王朝我瞪眼,我擅自发动了脑补max技能。

    “捡了路边奇怪的东西吃把肚子给吃坏了在床上躺了好几天?”

    话刚落音,额头就中剑了,好吧,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摸摸头不是这样么?那么换一个,捂着喷出细细血泉的额头,我继续脑补。

    “被别人当成玩偶收拾起来锁在柜子里?”

    噗咻,额头又中了一剑,如果松手的话,一左一右两道喷出的血丝就会像额头上长的弯弯触角一样,那美星人意味十足。

    “那我……”

    “呜礼之徒哒,笨蛋坐骑哒,不许再猜了哒,一个都没有猜中哒。”

    小亚瑟王终于想起了要打断我的胡思乱想,话说回来,她真的以为我是在正经八百的猜测了吗?这小不点也太相信人了吧,噗噗。

    “好,那你就自己说说看吧,省的我胡乱猜测是不?”我露出亲切的笑容,就像朋友之间见面打招呼问对方吃饭了没,故作自然的随口问道。

    “本昂素……不对哒,乃素坐骑哒,本昂素主人哒,为什么主人去哪里要向坐骑汇报哒,怎么想都没有道理哒。”小不点王张牙舞爪,怒掀茶几。

    切,反应过来了么?我暗暗啧了一口,明明差点就要成功诱供了。

    “这样么,那我就当做这几天都没来看我,是你一点都不关心我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摸摸头咯。”我开玩笑道。

    没想到话刚刚说完,小亚瑟王就泪眼汪汪起来,一副很委屈,很愤怒的神色直直瞪着我。

    “亲王殿下,您误会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阿姆露迪娜的身影出现在门口,似乎听到我了我刚才的话,连忙进来解释道。

    “是你啊,阿姆露迪娜,快进来坐坐吧。”难得看到阿姆露迪娜穿着骑士铠甲以外的一身简装,比起平时英姿飒爽,认真严谨的女骑士,多了一股日常的随和之美,我招着手示意她进来。

    “很抱歉,亲王殿下,本来应该早点来探望您才对。”阿姆露迪娜笔直着腰杆走近几步,然后单膝跪下,虽然是一身简装但还是原来的骑士风格啊。

    “不用这样,这里也没有外人,来,坐下再说吧。”

    这位一本正经的让人无法适从的女骑士,这才站起来,朝我和小亚瑟王微微弯腰,然后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两手置于腿上,腰依然挺的笔直,中规中矩的坐姿,就仿佛是模子里印出来的一样完美。

    带给我的压力相当大。

    “对了,你刚才说那话是什么意思。”回过神来,接到刚才的话题,我好奇问道。

    “是的,亲王殿下,请允许我的无礼直言,其实事情并非如殿下想的那样,亚瑟王陛下并非不关心您,而是……”

    “不许说哒,不许乃说哒,阿姆露迪娜,这种笨蛋坐骑,就让他笨死算了哒,本昂也就不用整天受气了哒。”

    小亚瑟王朝阿姆露迪娜挥舞着小手,急忙打算,然后哼哒一声,将头重重撇过去,闹别扭的样子十分可爱。

    “亚瑟王殿下,哪怕是被赐予死罪,也请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和亲王殿下解释清楚,如果能用我的微薄生命,换取两位大人的和解。”

    我:“……”

    那个……阿姆露迪娜,你是不是误会点什么了,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怎么可能真的认为小亚瑟王不关心自己呢?虽说这种玩笑的确很无聊,但是麻烦您的思考方式也稍微灵活一点好么?

    你看,就连小亚瑟王也无语了。

    在阿姆露迪娜该说是单纯还是认真或者是古板的性格震撼下,我和小亚瑟王一时都无言语对,任由着她将实情说了出来。

    原来,当日和艾利亚斯一战以后,擅自跑出去不知道干了些什么的小亚瑟王,就被死狗背了回来,以昏迷过去的姿态。

    并且这一晕迷,也丝毫不逊色于我,足足躺了好几天,直到今天才苏醒过来,第一时间就过来找我了。

    难怪阿姆露迪娜要急着解释,难怪小亚瑟王哪怕知道我是在作弄她,也气的泪眼汪汪,原来如此,如果是这样的话,说出那种玩笑话的我还真的是过分到极点了。

    “那个……咳咳,抱歉了,小家伙。”我不好意思的挠着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能让小亚瑟王气消。

    “哼哒,这次绝对不会原谅乃这笨蛋无礼没良心的坐骑哒。”小亚瑟王在我的手心上坐着,双手抱胸,将屁股一转,背对着我,不鸟我。

    “不要这样说嘛,我已经知道错了。”我开始耍赖。

    “笨蛋坐骑从来就素知错不改哒。”小亚瑟王气呼呼回了一句,呃,还真无法反驳。

    “没办法了,为了道歉,就来玩你最喜欢玩的游戏吧。”我只好祭出绝招了。

    “素什么游戏哒?”

    小家伙的话里带着迷茫,好像在说,我怎么就想不起来自己喜欢过玩什么游戏了?

    “蹭蹭啊。”我一脸不好好意的笑容,没有等小亚瑟王反应过来,就将脸蹭过去。

    “小家伙,小不点,亚瑟王大人,伟大的王,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的无知如何?”一边用脸不断蹭着小亚瑟王,我一边要挟性质的问道。

    “呜哒,坐骑油乎乎的大脸蹭上来了,蹭上来了哒,本昂才不要,才不喜欢被这样蹭,快点走开哒,笨蛋坐骑,呜礼之徒哒,臭烘烘的大嘴也凑过来了哒,好恶心哒,谁来救救本昂哒。”

    小亚瑟王立刻悲鸣起来,被我蹭的头晕转向,两眼冒着圈圈,但还是坚持不肯说出原谅我的话。

    “好吧,那么换另外一个游戏吧。”

    眼看a计划失败,我果断放弃,实施了b计划。

    从物品栏里取出一根早就准备好的狗尾巴草,不断在小亚瑟王的腰间肚子上腋窝下以及脖子处挠着。

    “哈哈哈哈~~~不要……不要哒……哈哈哈~~哈哈~~~不要哒……本昂投降哒~~原谅乃……原谅乃就素了哒,哈哈哈~~~~~”

    小亚瑟王被挠的在地上转来转去,四肢不断挥舞,想要拨开在她身上挠着的狗尾巴草,可是最后都以失败告终,笑的快要喘不过气来了,最后不得不举手投降。

    “哈哈哈哈,早认输不就好了?本德鲁伊对方你的办法,还有一百个没使出来呢。”眼看暗黑大陆第一王竟然向自己投降,我顿时得意忘形起来。

    结果低头一看,就看到了浑身冒着黑色气息,沉默的对着我高高举起胜利之剑的小亚瑟王……

    “对……对不起,我错了。”

    片刻之后,捂着全身弥补的针孔伤口,我奄奄一息的倒在床上,吐出最后一口灵魂。

    “两位大人的关系……还真是要好的让人羡慕。”

    就算阿姆露迪娜再怎么性格古板死脑筋,也看出来了端倪,此时不由自主的感叹道。

    “就是这么回事吧。”盘腿坐起,将还在气呼呼不肯理我的小亚瑟王抱在怀里,我颇为自得的嘿嘿一笑。

    “对了,阿姆露迪娜,上一次的战斗,真是多亏你了。”我突然想起什么,朝阿姆露迪娜点头致谢。

    “哪哪哪……哪里的话,明明我什么都没有做,都是殿下和女王陛下的功劳。”阿姆露迪娜急忙的摇着头,摇摆着手,全力否定着。

    “不是帮忙疏散了居民吗?”

    “这……这都只不过是小事而已,是殿下冒着生命危险打败了黑龙艾利亚斯,不但如此,还救了玛德雅部落,殿下才是这次事件的真正功臣,英雄。”

    阿姆露迪娜涨红着俏脸,低下头去,轻声却坚定无比的说道。

    “但是对我来说,就是大事。”我也是不容置疑。

    “的确,我和阿尔托莉雅两个都有一份功劳,这个我不否认,但是,如果不是你及时疏散了居民,我们两个就不能安心下来和艾利亚斯战斗,不是吗?”

    “殿下……殿下太夸张了,疏散居民这种工作,谁都能做到。”阿姆露迪娜的俏脸越来越红,头越来越低,完全就像是经不起夸的单纯可爱的小女孩,和原来那个英姿飒爽的女骑士风格,恰恰相反,让原本打算真心实意夸奖她一次的我,心中多了一丝作弄之意。

    “但却是你做的,而且比谁都完成的更加出色,不是吗?”

    “这……这……”阿姆露迪娜悲鸣起来,低下头去,脸蛋似乎开始在冒烟了。

    “一场战斗,固然敌我双方的实力很重要,士气也很重要,但是后勤也同样重要,作为一名骑士,王城护卫队的大队长,你该不会是想要否认这句话吧。”

    “不……我完全赞同,后勤的确是战场上最重要的要素之一。”

    在我有技巧的刻意反问下,阿姆露迪娜不得不发出似乎在自己夸自己一样的声音,这种事实更加让她羞臊。

    “还有在玛德雅聚落的时候,也是多亏了你才打败了来袭的魔兽,我一个人的话,绝对会手忙脚乱,所以说,你是这次事件的大功臣,我说错了吗?”

    “呜~~~”

    阿姆露迪娜再次害羞的发出一声悲鸣,明明知道不该这么想,但是那娇躯颤抖,眼睛湿润,满脸通红的模样,真的……真的很像是一只宠物啊混蛋。

    “啊啊啊——对了!”

    我忽然察觉到,继续作弄下去的话,可能会玩火**,于是连忙转移话题,想到了什么的一拍掌心。

    “还记得吗?阿姆露迪娜,上次不是和你说过会好好奖励你吗?”

    我突然想起来了,在拉鲁拉小镇的时候,的确是和阿姆露迪娜这样说过,正好也可以拿来转移话题。

    “咦……咦咦,殿下的确是这样说过没错。”阿姆露迪娜也反应过来了,她的记忆明显是比我好,不用稍加回忆就肯定的点了点头。

    但是随即反应过来,这样说岂不是好像在讨要奖励一样吗?于是连忙摇头:“不过这只是属下应尽的本分,而且……而且还出现了牺牲,已是戴罪之身,何言奖励?”

    想起拉鲁拉防御之战,心里默默的保证过要让士兵们毫发无伤,却还是因为自己的无能,而出现了伤亡,阿姆露迪娜不由的黯然。

    “阿姆露迪娜,请堂堂正正的抬起头来,你已经做的很出色了。”见阿姆露迪娜还在为这件事而自责,我不由的苦笑起来。

    虽然士兵出现伤亡,的确是让人伤心的事情,但是拉鲁拉小镇保卫战那样的,多达数万名战斗和敌人交织混乱的大型战斗,除非是拥有完全辗压对方的实力,不然,哪怕是军神在世,也不可能做到毫发无伤。

    想要变得更加强大,就得有付出,有牺牲,这样的事情的确很无奈,很痛苦,但却是不可避免的事实,除非是巨龙或是天使那种天生的强者,不然的话,又有哪一个强者,不是从尸山血海,九死一生的残酷战场之中走出来的?

    “阿姆露迪娜,听好了,我认为一名骑士呢……”顿了顿,我酝酿着台词说道。

    “一名真正的骑士,首先应该做到的是从不否认自己的责任,也从不否认自身的荣耀,从不否认自己的过失,也从不否认应得的功劳,只有做到坦诚的面对自己,才能够去坦诚的面对其他人,由此而忠诚,正直,公正,严明。”

    “坦诚的……面对自己……”阿姆露迪娜低头喃喃的重复着我说的话,好一会儿,抬起头,眼睛闪烁着亮光。

    “我知道了,殿下,殿下的教诲,阿姆露迪娜将永生永世,铭记于心!”

    “嗯……也不用那么夸张,当成我的随口之言就好了。”我不好意思的哈哈笑道。

    是我的错觉吗?阿姆露迪娜望过来的眼神中的尊敬仰慕,似乎比以往更加强烈了,甚至……甚至有一股让我微微发悸的狂热感觉?

    我心里不禁冒出一股罪恶感,感觉自己好像在利用阿姆露迪娜的单纯正直的性格,以及对自己的完全信任和尊敬仰慕之心,而不负责任的将一些毫无根据的话灌输到她的脑子里,擅自给她以后的人生道路增添一些无责任路标或者是路段说明。

    如果这些话是正确的,可以让她过于古板正直拘礼的性格舒缓一些,这样还好,可以称之为教诲,如果是错误的话,那完全就是在误导甚至是洗脑了。

    想到这里,我重重的咳嗽几声,绝对以后在阿姆露迪娜面前,还是尽量谨慎发言吧,不要一时冲动兴起,又给她增添无谓的人生教条。

    “咳咳咳,所以说,回到刚才的话题,阿姆露迪娜,你自己说说看吧,该怎么奖励你才好。”

    “咦,我……我……这个……”

    阿姆露迪娜刚想说不敢居功,当不得奖励,但是想起殿下才刚刚说过的话,立刻又把话吞了下去,支吾起来。

    “请……请殿下随意奖励就行了。”想了许久,还真没有过这样的经历的阿姆露迪娜,只能无奈将球重新传回给我。

    “嗯哼,你认为我是一个随随意意奖励下属的人吗?”

    “不……不敢,当然不是!”

    阿姆露迪娜一听,连忙从椅子上站起来,再次单膝跪了下去。

    “我也想成为一名贤明的殿下,尊重下属的意愿,奖励她们想要的东西,不是两全其美的事情吗?”我忍住笑声,果断将球又传了出去。

    “但是……但是属下并没有……并没有特别想要的东西。”依然跪在地上的阿姆露迪娜,低着头小声嘀咕道。

    “不用着急,再仔细想想看,只要是人,怎么都不可能完全没有想要实现的东西吧。”我不慌不忙道。

    于是,阿姆露迪娜竟然真的开始冥思苦想起来,还真有趣,哪怕是将这样的问题抛给维拉丝,她恐怕也会害羞的说“希望小凡和小丝再生多几个宝宝(维拉丝养的那些小羊)”这样的愿望。

    我饶有兴趣的观察着阿姆露迪娜的表情,哪怕是期间感到了被冷落的小亚瑟王,用刚才我作弄她的狗尾巴草挠我的鼻孔,也强忍着没有理会。

    结果,还真没枉费我的仔细,阿姆露迪娜的表情太有趣了,先是仔细考虑,然后突然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刷一下通红起来,连忙拼命摇着头,似乎想要将这种想法甩出脑外。

    片刻之后,她的俏脸再次一红,又拼命摇起了头。

    片刻之后,她的……

    片刻之后……

    我说,这也太萌了点吧,她究竟想到了什么愿望,看样子,是在被同一个想法而不断困扰着吗?

    好一会儿,维持着满脸通红状的阿姆露迪娜,似乎终于下定决心了,微颤颤的抬起头看了我一眼,但是立刻又低了下去。

    “怎么样,想好了吗?”

    “殿下,我我……我想……想……已经想好了……好了。”阿姆露迪娜的声音,颤的都快要跑调了,与此同时俏脸也更加羞红起来。

    这……她究竟想要什么啊?

    看到阿姆露迪娜的样子,我也不禁提心吊胆起来,生怕她提出我无法实现的愿望。

    “那个……究竟是什么,说出来吧。”我咽了一口口水,小心翼翼的问道。

    “摸摸头~~”宛如灰尘粒一般微小的声音,从阿姆露迪娜口中发出。

    “什么?”哪怕是本德鲁伊的敏锐听觉,也完全没有听清楚。

    “摸~~摸摸头~~”

    声音似乎大了一分,但也就是两个灰尘粒的大小,还是完全无法听清楚。

    我还想继续追问是什么话,但是看到阿姆露迪娜的双眼已经渗出了羞耻泪光,立刻就打住了,不知所措的挠起了头。

    阿姆露迪娜似乎也知道自己的话太小声了,根本就不是其他人能够挺清楚的程度,咬了咬唇口,忍住内心的强烈羞耻,宛如婴儿咿呀一样,断断续续的继续道。

    “摸……摸……么么(估计是咬到舌头了)……摸摸摸……摸么(舌头再次中枪)……摸摸头!”

    “……”

    我脸上的表情,恐怕已经不需要用语言去描述了吧。

    “不不不……不要误会,殿下,不是这样的!!”抬起头,看到了我脸上的表情,阿姆露迪娜又是拼命的将头和手都摇了起来,从眼眶之中溢出的羞耻泪光四溅飞散,晶莹剔透,宛如在空中洒下一把把水晶沫。

    究竟是,还是不是,你到是说啊。

    我也快要哭了,阿姆露迪娜,不要这样考验我的心脏承受能力好不好。

    “那个……这个……其实是这样的,是有原因的,殿下还记得上一次,在玛德雅聚落吗?”阿姆露迪娜好不容易找回一点冷静,这样说道。

    “呃……记得,当然记得。”

    “也……也就是说,那一次……那一次,在战斗结束以后,殿下……殿下不是摸……摸么……摸了头吗?这样对……对属下的……”

    虽然有点口齿不清兼咬舌头,不过我还是听懂了阿姆露迪娜的话,再次点了点头。

    的确,那一次情不自禁的把阿姆露迪娜当成宠物,伸出手去摸了她的头,当时反应过来,还以为自己要完蛋了,竟然这样侮辱阿姆露迪娜身为骑士的尊严荣耀,没想到竟然被原谅了,让我大感阿姆露迪娜的宽宏大量。

    只是,这时候提起这件事,又是想做什么,难道是想旧事重提,借着这个话题和我秋后算账?

    想到这里,我不由的战栗起来,万一阿姆露迪娜忽然站起来,拔剑相向,我该怎么办才好?

    “殿下当时……当时……摸了……摸了头……我……属下……我当时……立……立刻就……下意识避开……避开了……很……很遗憾……不……不对!不是这样的!不是很遗憾,是感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