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 升级版的某凡不科学嘴炮

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 升级版的某凡不科学嘴炮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凡,你在说什么?我没听明白。”大概是话题切换的太快了,阿尔托莉雅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金色呆毛一翘一翘的,表示迷糊。

    “听洁露卡说,你这些天几乎都没睡吧,白天忙着重建工作,晚上又得处理国事。”

    我这话一说,耳尖的卡露洁不知道什么已经来到后面,一个劲的猛点头,看来,对于阿尔托莉雅的过分的努力,她也一直担忧不已,只可惜身为侍女,再加上一板一眼的正经性格和阿尔托莉雅学了个足,导致嘴炮技能呈灰色,还处于未学状态,无法说服阿尔托莉雅,所以只能暗地里干着急。

    现在妹妹的心里一定是在想,姐姐那个大笨蛋,总算是做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 升级版的某凡不科学嘴炮了一件身为侍女的本分事,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其实还可以通过亲王殿下来劝服陛下。

    于是,卡露洁在此顿悟了曲线救国的技能,并且瞬间满级。

    “可是……这是怎么回事,要回去的明明是凡才对吧,凡的身体还没有恢复才对吧。”阿尔托莉雅显然还是没转过弯来,或许说是心理完全无法接受。

    在她的想法里,丈夫是抱病而来,身体虚弱,甚至可能还忍受着那一战留下来的伤痛,自己应该快点将战后的损失情况告诉他,让他好安心回去休息养病。

    怎么突然就反过来,变成自己要回去了?这无论如何都说不通吧,怎么能让病人留下来,身为王的自己,却扔下工作回去休息,这种完全忤逆常识的事情,莫非是自己太勉强了,疲惫的导致出现幻听了?

    “阿~尔~托~莉~雅~听~到~没~有~快~点~回~去~休~息~”

    看到吾王很傻很可爱的露出呆愣模样,额头上的金色呆毛因为大脑解答不能而像是程序故障的发动机一样,十分夸张的如同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 升级版的某凡不科学嘴炮直升机螺旋桨般高速旋转起来,都快要在地上凭刮起一阵风浪了,我强忍住伸手去摁住她转个不停的金色呆毛,或者将这么呆呆可爱的吾王搂如怀里的冲动,拉高声音,一字一句,清晰无比的对她重复道。

    “不,凡,这一定是有哪里搞错了,应该回去的是你才对。”

    “不不不,阿尔托莉雅,你才搞错了,应该是你回去才对。”我针锋相对,寸步不让的说道。

    “无论怎么想,我也无法理解现在的凡心里在想些什么,为什么会这样说。”阿尔托莉雅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不急,不理解的话我可以慢慢解释,不是有句俗话说理解从沟通开始吗?”见阿尔托莉雅成功的被绕晕了头,我开始施展三寸不烂之舌,虽然在小幽灵那里屡战屡败,不过对付正直耿直的阿尔托莉雅应该没大问题。

    “首先分析一下我们各自的情况,先是我吧,的确,和艾利亚斯战斗之后,我现在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精神比较虚弱,头偶尔会晕乎乎的,是这样没错吧。”

    “大致是这样没错,但是有鉴于凡总是喜欢勉强自己,所以情况应该比这严重很多对吧。”

    阿尔托莉雅虽然是一根筋,但可绝对不傻,怎么可能会乖乖按着我的节奏走,自然是会提出她自己的想法。

    “好吧……的确是有那么一点点,呃,头疼欲裂的感觉,不过休息了那么多天,这种疼痛已经完全在冒险者可以忍受的范围之内。”

    知道自己被黄段子侍女给卖主求荣了,精神衰竭的后遗症阿尔托莉雅心里十分清楚,我也只能咬咬牙,为自己争取最大限度的有利条件。

    然后不等阿尔托莉雅说话,立刻接着道。

    “现在,来说说阿尔托莉雅你,自重建工作正式展开,到现在已经不下于十天了,对吧。”

    阿尔托莉雅老实可爱的点了点头。

    “重建工作之前,就已经因为艾利亚斯一战而产生了大量的工作,并且还要经常过来照顾我,所以,其实时间应该从和艾利亚斯的战斗结束以后开始……不,甚至应该从和艾利亚斯战斗一开始的时候算起才对。”

    我继续说道,哼哼哼,怎么样,阿尔托莉雅,那个毫无节操可言的黄段子侍女,可不仅仅是向你卖主求荣而已,你的情报,她也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我。

    不愧是情报头子,双面间谍玩起来毫无压力,真让人生气,回去以后要好好欺负她一顿吧。

    “这个……怎么能这样计算?”

    原本没什么,结果经我一分析,情况似乎就变得严峻起来,你看就连卡露洁的脸色,忽然之间都惨白惨白起来。

    阿尔托莉雅现在的表情,就好像是我活生生的将一阵微风说成是世界末日到来。

    “不这样算还这么算?”我不理会阿尔托莉雅的抗议眼神,继续道。

    “和艾利亚斯一战,虽然你的体力消耗没我那么严重,但也不可忽略,然后呢,在战斗结束以后,身体已经疲惫的情况下,从那时候开始,到现在为止,阿尔托莉雅,你自己算算一共只睡了多少个小时?”

    “这……这我怎么记得了?”阿尔托莉雅小声嘀咕道,多少那难掩的慌张神色,分明就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真是难得一见,吾王也有耍赖的时候,这样的阿尔托莉雅更加惹人喜欢。

    “陛下,从那时候开始到现在,您一共睡了大概十五个小时不到。”

    结果,阿尔托莉雅完全忘记了身边还有一名贴身侍女的存在,清楚的记录着她的作息情况,在【姐妹一心】的卖主技能攻势下,阿尔托莉雅挫败的低下了头。

    “所以,阿尔托莉雅,你现在清楚了?唯独你,现在没有资格说我不爱惜自己,或者说我的身体如何虚弱,应该回去休息。”

    “但是这些都是身为王的我的职责所在,义不容辞,就算再怎么辛苦也要做。”阿尔托莉雅表示不服。

    “嗯,这句话一点也没错,所以,我现在也是在履行我的职责。”我就知道阿尔托莉雅会这么说,早早挖好坑等她跳进来了。

    拍拍胸口,自豪的将下巴一仰:“履行身为丈夫的职责,同时也是权力,身为你的丈夫,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妻子这样不顾身体疲惫,没日没夜的工作呢?”

    “这是特殊情况。”

    “的确是特殊情况,如果只有阿尔托莉雅你一个的话,即使再怎么辛苦,再怎么劳累,身为王的职责所在,也必须坚持下去,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但是……”

    将阿尔托莉雅的一双温软小手紧紧握住,我认真的看着她。

    “但是现在和以前不同,我在你的身边,可以和你一起分担。”

    “虽然凡这样说,我……我很开心,但是……但是还是不行,凡现在的身体状况……”

    阿尔托莉雅的脸蛋似乎有些微微泛红,但态度还是很坚决,乃至额头上的金色呆毛,像是钢铁一般笔直竖立着,以显示主人内心绝不屈服于嘴炮之下的强大意志。

    “所以我刚才也说了,现在唯独阿尔托莉雅你没有这个资格这样说哦。”

    我连忙插嘴,这个话题可不能让阿尔托莉雅发挥下去,不然只会让她心里越发坚定的留下来,让我回去休息。

    “好吧,你看这样如何,我精神虚弱,阿尔托莉雅你休息严重不足,也就是说,我们的情况都差不多,打平了,现在站在了同一个起跑线上。”

    “不可能站在一个起跑线上吧,凡又想骗我了,精神衰竭的后遗症可要严重多了。”阿尔托莉雅抗议。

    “但是我已经休息了那么久,而且,我的精神恢复速度,可比普通人快很多很多。”

    “真的吗?”

    “还有骗你不成,你想想看,上次和痛苦蠕虫哈里路的战斗里受的伤,不是说要大半年才能恢复吗?结果我也只是用了一半的时间不到,还有以前也是,换言之,我的恢复速度在大家的意料之外,不能用正常的情况看待。”

    “嗯,凡的恢复能力的确惊人……”阿尔托莉雅一想,也无法否认的点了点头,不过……好像总觉得哪里不对劲的样子,好像哪里疏漏了,被凡刻意掩盖了的样子。

    阿尔托莉雅暂时没有想到的,疏漏的地方是,某人以前受的伤,大多都是身体上的伤害或者是体力透支,而这一次是精神衰竭,两者完全无法并为一谈,不具备参考条件。

    “所以我刚才的说法,应该没什么意见了吧。”

    “这个……”

    “然后呢,既然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也就无所谓谁该先去休息的问题,我们两个轮流负担起重建的工作如何?”不给阿尔托莉雅太多思考的机会,我继续说道。

    “我是丈夫,阿尔托莉雅是妻子,身为丈夫应该身先力行才对,这可是人族里面的常识,不然的话,是会被别然嘲笑懦夫的,阿尔托莉雅,你不想让我受到这样的嘲笑,对吧。”

    “不对,凡,这样的大男人主义我不认同,我是精灵族的王,所以应该由我先来才对。”

    “我也是精灵族的亲王,丈夫保护妻子的职责,加上身为亲王殿下的职责,明显要大于你。”这明显就是诡辩了。

    “我也是凡的妻子,妻子照顾丈夫的职责,加上身为精灵族的王,一点也不会逊色凡才对。”

    啊啊,果然被以同样的手段反驳了,我就说嘛,太天真的手段可对付不了吾王陛下。

    “这样下去可不行,谁也说服不了谁。”我叹一口气,眼珠子咕噜转了几圈,忽然一拍手心,做出想到什么好办法的模样。

    “只能这样了,猜拳决定吧。”

    “猜拳……好吧。”阿尔托莉雅犹豫了一下,点头答应了。

    其实对于冒险者来说,猜拳并不是一个很好,很公平的决定方式,因为这种办法十分依赖瞬间的反应能力,比如说一个是伪领域高手,另外一个是菜鸟,那么哪怕两人同时出拳,伪领域高手也能在决定胜负的瞬间,以更加强大的动态视力和反应能力,判断出对方要出什么,从而轻松应对。

    不过到了我和阿尔托莉雅这个等级,差距到不是那么明显了。

    我会这样选,当然是有理由的,这源于神诞日的时候发现的一个有趣现象,只要知道这一点,并且阿尔托莉雅自己没有察觉到,那么,和阿尔托莉雅猜拳就永远都不会输,哪怕是我这样完全无法相信运气存在的准悲剧帝。

    这个现象就是,如果阿尔托莉雅想出剪刀,那么在她决定好的时候,额头上的金色呆毛就会向左偏,拳头的话会微微翘起,布的话则是向右偏。

    我只能说,这根金色呆毛真的是萌爆了。

    一脸挫败的看着她出的拳头,以及我出的布,阿尔托莉雅呆了起来。

    “不行,凡的精神那么虚弱,绝对不能留在这里,应该好好休息,就算是失信,我也不会同意。”

    结果阿尔托莉雅当场就耍赖了,这种作风,还真有小亚瑟王的一丝暴君风范。

    “真拿你没办法我。”我叹了一口气,在阿尔托莉雅疑惑的目光注视中回过头,左右看了看。

    “卡露洁,往右边站一点点,对,再移一点点,好,就是这样,然后,麻烦你转过身去。”

    虽然一头雾水,但卡露洁还是照着我的命令做了。

    然后,我转回去,重新面对着阿尔托莉雅,在她还是困惑的状态中,忽然飞快的上前一步,将她搂在怀里,在额头上轻轻吻了一口。

    让卡露洁挪动,就是为了卡视野,要是让其他精灵看到我这样**裸的日西,恐怕就得和明天的太阳说拜拜了。

    “很好,这样一来就行了。”

    “这是……这是……”

    阿尔托莉雅摸着额头,脸色泛红,结结巴巴的看着我。

    “补充能量啊,如果是阿尔托莉雅,亲一口就能够精神饱满的工作一整天哦。”

    “凡……真是太狡猾了……”阿尔托莉雅愣愣的看着我一会,轻声嘀咕着道,坚持的目光终于松动下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