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 世界第一的抖M侍女

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 世界第一的抖M侍女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阿尔托莉雅的声音才刚刚消失没多久,大老远就能看到的滚滚尘埃,又袭了过来。

    哦哦,卡露洁还真是高效率,不愧是双胞胎妹妹,捕捉姐姐的成功率比正常人要高个50%。

    我才刚刚来得及感叹出来,那道尘埃就冲了上来,在我面前停下来,伴随着嗤嗤嗤嗤的刹车声,在地上留下一条数十米长的痕迹,卡露洁才停下来,在我面前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大概也只有如此不争气的姐姐,才能让一直以阿尔托莉雅为榜样,沉着冷静自信正直的妹妹,露出这副狼狈模样。

    “抱……抱歉……殿下,我来迟了,这大笨蛋姐姐,别的不会,逃跑的本事到是学了十足。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 世界第一的抖m侍女”

    “不……哪里,辛苦你了才对。”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能一个劲的擦着额头上的汗水苦笑。

    “那么,姐姐就在这里,请殿下随便怎么处置都行。”微微一吸,将狼狈的样子掩饰起来,卡露洁把肩上扛着的某一团【扭动不明物体】,递给了我。

    “这……”我目瞪口呆,下意识接过来,结果正对上黄段子侍女一双杀气腾腾的眸子,吓的差点脱手,连忙又手忙脚乱的抱回来。

    这……这也太可怜一点了吧。

    难怪我第一眼没敢认出来,你看,黄段子侍女被一圈又一圈的紧密捆缚着,浑身没有留下任何的缝隙,一直到脖子处,从后面看起来,真的就像是一条扭动的毛毛虫。

    然后嘴巴又被布条绑起来,只能发出呜呜声音。

    就算是对待杀人犯也没必要绑的那么牢实吧,我瞠目结舌,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才好。

    不过想想黄段子侍女以前对付妹妹的恶劣手段,我又觉得她现在是恶有恶报了。

    “咳咳,总之洁露卡我就收下了,你先回去照顾阿尔托莉雅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 世界第一的抖m侍女吧,没有你在身边监视着,我怕她又会偷偷勉强自己,去处理族务。”

    “殿下请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女王陛下,不会让她勉强自己。”听我这样一说,卡露洁想了想,这样的可能性还真的很大,于是立刻肃然行礼,就打算回去了。

    “辛苦你了,阿尔托莉雅休息下去后,你也记得多休息……嗯,这是命令,身为骑士的你,应该会绝对遵守对吧。”

    “是……是的,殿下。”

    高露洁妹妹一惊,然后有点小心虚的低下头,就仿佛做了什么坏事被当场抓住了般,看来,如果没有我后面那句话,她还真打算继续勉强自己。

    主人是这样,侍女也是这样,一个不小心就会乱来,我无奈的摇着头,目送卡露洁的身影离去。

    接下来……

    看了看被我摆放在树下的黄段子侍女,我走了上去,蹲在她面前,在她带着满满羞耻感的泪眼充盈的眼眸瞪视中,很是欣赏的左右看了好几眼,一副要将她现在屈辱的目光深深印刻到脑海之中的模样。

    事实上,我的确是在这么做,和这笨蛋抖m侍女玩羞耻play什么的,一直是我人生最大的乐趣之一。

    好一会儿,我才帮她松开嘴上的布条。

    “笨蛋,色狼,禽兽,捆缚魔,斗篷色情男,变态鬼畜公爵,被一千亿匹马踹死算了。”刚刚松开,这笨蛋侍女就迫不及待的嘀咕起来。

    “又不是我将你绑起来的。”我好笑的捅了捅这笨蛋侍女因为生气而微微鼓起来的柔软脸颊。“是你把我的情报出卖给了那个笨蛋卡露洁对吧,真是难以自信,一个连贴身侍女都能出卖的家伙,真的还能称之为禽兽亲王吗?”

    “总觉得你这说法有问题。”对于黄段子侍女敏锐的判断力,我表示佩服,不愧是搞情报的,但是接下来的话我却无法认同。

    “为什么身为贴身侍女的你,将主人我的情报如此理直气壮的出卖掉以后,还能说出这种话来。”

    “禽兽公爵被侍女出卖是日常剧情。”洁露卡毫不犹豫的这样回答道。

    “别给我的宝贵日常生活安排上禽兽公爵的剧本啊混蛋!”

    我生气的捏着她的脸蛋,像对待小幽灵一样不断的搓揉,接着想起了什么东西,手中的动作不由自主停下,盯着黄段子侍女,发出一连串不怀好意的笑声。

    “说起来,禽兽公爵被侍女出卖的剧情,一般都是为了接下来展开的羞耻游戏做准备吧,一般都是会失败,被禽兽公爵抓了起来各种调教对吧。”

    “不愧是殿下,相当的了解剧情走向啊,”

    “嗯哼,那是当然,怎么说我也是……咳咳,等……等等,别误会,我只是为了寻找小茉莉的破绽才勉强自己去看的!”

    好险,差点就被这心思险恶的侍女给套出话来了,不过是不是已经太迟了?

    见洁露卡一副笑而不语的样子,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正所谓是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顺着这股本能,我就欺身压了上去,在咫尺的距离中,轻轻捏住了她的精致雪白下巴。

    “好吧,既然你说到这个份上了,好像不按照剧情走下去,有点对不起小茉莉的样子,对吧。”

    “你……你这笨蛋亲王,想要做什么?”

    洁露卡立刻就慌张起来,泪眼汪汪的求饶木阳子,将她天生胆小的性格暴露无遗。

    还好我和她已经是多年(?)的补魔主侍关系了,不然以她的重度男性恐惧症,恐怕我这一靠近,就要立刻暴走,穿上朝阳之露套装挣开束缚然后挥舞着巨剑将我拍成烂泥了。

    另外要补充说明的是,因为对于卡露洁的人品的绝对相信,她说了要将姐姐绑着压过来谢罪,就一定会绑起来(只是我还是没有预料会是这样严实的捆绑),绝对不可能是其他手段。

    所以,在刚才阿尔托莉雅离去的时候,我就跑到了这附近唯一一处尚且较为完整的树林里头,避免等会黄段子侍女被绑着压过来的可怜样子被其他人看到,怎么样,这种细心的温柔的体贴,像我这样的主人,真的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了。

    绝对不是因为承受不了其他精灵的杀气腾腾目光才跑开的。

    “还能做什么,这不是你最喜欢做的事情吗?你这抖m侍女。”不断把揉捏洁露卡的下巴,我露出戏谑笑容。

    “才才才……才不是,怎么可能喜欢,这种事情!!”这笨蛋侍女发出尖细的惊叫,泪眼汪汪的怒视着我。

    “这种事情?你指的是哪种事情?我没听明白,能告诉我吗?”我故作迷茫。

    洁露卡发出一声悲鸣,在这种绝对的劣势下,哪怕她再怎么伶牙俐齿,再怎么演技高超,也无济于事了。

    “既然你不肯说的话,那我就按照我的意思,做你最喜欢做的事情咯。”

    见黄段子侍女哑口无言的模样,我暗地里偷笑,你也有今天,让你这笨蛋侍女平时嚣张,让你这笨蛋侍女平时不把主人我放在眼里,怎么样,知道迟早是要还的了吧。

    “……”

    这侍女,大概是已经十分清楚我现在玩的就是对话式的羞耻play了,干脆就不吭声,想让我一个唱独角戏。

    女侠好手段,但这毫无作用。

    我为她准备的大餐,可不仅仅是这种程度的羞耻play。

    见洁露卡不说话,我也没有继续调戏下去,应该说,没有继续用语言调戏下去,而是凑了上去,轻轻吻住她的樱唇。

    “呜呜~~”发出一声低鸣,全身被捆缚着无法动弹,下巴也被我捏着,所以这笨蛋侍女唯一能做的抵抗,就是仅仅抿着嘴唇,不让最关键的地方被我攻陷下来。

    我不着急,在她的香唇上轻轻吸吮舔舐,稍作停留,便滑至白皙细腻的脸蛋上,然后是紫色深幽的水汪汪眸子,洁白额头,乃至丝绸一样的发丝。

    像小狗一样不断在上面吻过,舔过,每一寸都是让人如此着迷,深幽醉人的郁金香味道,让我的呼吸变得慢慢急促起来,贪婪的想要将这笨蛋侍女身上散发出的每一丝体香都吸入起来。

    最后来到耳边,轻轻含着那尖细而敏感的精灵耳朵。

    “笨蛋侍女,你现在可是一动也动不了,可以任我为所欲为。”低沉嘶哑的声音,不理会主人的意愿,缓缓注入了洁露卡耳中。

    “无论对你做什么都可以,都不能反抗,无论怎么做都没问题,你说说看,是不是要乘着现在,做一些平时没办法做,你绝对不肯答应的姿势呢,比如说……”

    我极尽所能的在洁露卡耳边,说出一些光是听着就能感到羞耻的事情,尤其是禽兽公爵系列里的黑暗羞耻paly调教,相信作为禽兽公爵的忠实书迷的黄段子侍女,应该比我更加清楚,更加了解我所提到的每一种方法。

    结果,效果拔群。

    “才才才……才不会上……上当……中……中你这笨蛋亲王的当……绝对……绝对不会屈服……像……像主人这样的笨蛋……干脆……干脆被……被一百……一百匹马踹死……被……被避孕药……”

    在我一边在洁露卡耳边喃喃着注入话语的时候,这笨蛋侍女也极力抵抗起来,但是很显然,她的话听起来,更像是一种无力的反抗,最后变成了低声饮泣。

    我见好就收,再次吻上她的樱唇。

    几乎是刚刚唇合,这胆小笨蛋抖m侍女,就立刻迫不及待的将香舌伸了上来,纠缠在一起。

    许久,唇分,轻轻挑弄着一根连接彼此嘴唇,散发出**光泽的晶莹丝线,用食指卷起,然后递到洁露卡的嘴前。

    洁露卡乖巧的张唇,将食指含了进去,认真仔细的吸吮起来,那双被湿润雾气笼罩着的紫色眸子,越发的晶莹和朦胧,变的完全无法自拔。

    “不要……不要欺负我……”低低的,发出温顺如同小猫一样而又楚楚可怜的求饶。

    “主人……主人要我做什么都可以……我可以做很多很多事情……所以……不要欺负我……不要欺负我好吗?”

    “真的做什么都可以?”

    “嗯!真的真的,只要不欺负我~~”洁露卡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

    指尖轻轻一划,束缚着胸部的捆缚被解开,一对高耸的酥胸立刻迫不及待的钻了出来,如同布丁一样微颤颤抖动着,在上下的束缚绳索紧勒下,显得更加高耸挺拔。

    “真的……做什么都不要紧?”隔着衣服,在那高耸的酥胸上轻轻揉着,我继续附着她的耳边,低声问道。

    “不……不要紧……主人……只要主人喜欢……不要欺负……欺负人……”笨蛋侍女一边说着,一边发出不可抑制的娇喘,紧紧是这种程度就已经不行了吗?果然是超级抖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