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和琳娅的婚事,以及巫女一族的来信

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和琳娅的婚事,以及巫女一族的来信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法拉老头拗不过我们三人的联手,最终在他吹胡子瞪眼的表情中,金色卷轴的名字,还是干脆简介的取了个定位卷轴的说法。

    因为据法拉老头自己说,定位卷轴的原理,简单来说就是通过在第一世界或是第二世界先行设置一个魔法阵,这个魔法阵将和定位卷轴上的魔法阵相关联,等到使用金色卷轴的时候,就会强制穿越世界,回到这个魔法阵上,定位卷轴这个名词,可谓是实至名归。

    当然,虽然道理说的简单,其中包含的魔法知识技巧却高深的很,就比如说这个和金色卷轴——定位卷轴相关联的魔法阵,想要制造出来,至少也得花上一个星期的时间,毕竟涉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和琳娅的婚事,以及巫女一族的来信及到世界与世界之间的对接传送,万一有什么闪失,我的小命可就要玩完了。

    除了这次第三世界的事情以外,我也将精灵族这一趟发生的一切,说了个大概,提到黑龙艾利亚斯剩余的骸骨时,阿卡拉也没什么办法。好的铁匠都去第三世界了,第一第二世界最优秀的铁匠,估计也就穆矮冬瓜那老匹夫。

    看来,只能到第三世界去找人了,正巧可以乘着这一次的顺风车,我该感到高兴吗?

    法拉老头到是对这些骨头很感兴趣,硬是从我这里敲走了一小截肋骨,说是拿回去研究研究,他说的别的话不靠谱,不过这种事情却值得相信,我也就大方的给了他,看他究竟能捣鼓出一些什么玩意。

    老酒鬼的反应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本来以为她听了,怎么也会死皮赖脸的伸手跟我要一截骨头,然后偷偷拿去卖掉,我都已经准备好了台词应付她,目光一扫,却见她依然在死死盯着手中的清神水,仿佛整个会议,她没有听见去一句话。

    这家伙,究竟是怎么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和琳娅的婚事,以及巫女一族的来信了?该不会真的是失恋了吧。

    “对了,吴,干脆连琳娅也带上吧。”正当我以老酒鬼为主角模版,在脑海之中臆想翩翩的构造着她的罗格爱情故事的时候,阿卡拉一句话把我吓的不轻。

    “带上琳娅去那种地方,为什么?”我愣愣的问道。

    “拉斐尔可是在第三世界。”阿卡拉看着我,故弄玄虚,笑而不语的道。

    我立刻反应过来她说的是什么意思了。

    我和琳娅的婚事!

    没错,维拉丝和莎拉都和我举行过婚礼,唯独以妻子自居的琳娅,却一直有实而无名,当然,并不是我不想和她举办一场正式的婚礼,而是琳娅希望有一天,能够在她的奶奶也就是百族公主拉斐尔的主持下,和我完成这个人生唯一一次的神圣仪式。

    我以为,我和琳娅的婚礼还将再拖延个十年八年,直到有一天我下定决心前往第三世界,那时候才能完成,现在却出现了一次提前的好机会。

    不过真的可以吗?琳娅现在的实力那么弱,去第三世界那种地方……

    一时间,我在婚礼的诱惑,以及危险的可能性之间徘徊起来。

    “如果只是担心琳娅的安危,到大可不必,拉斐尔是第三世界的负责人,营地的长老,有她在,再怎么样也不会让自己的孙雯雯到伤害。”

    “阿卡拉奶奶,你到是对拉斐尔奶奶很有信心。”我好奇的看着她。

    “那是当然,拉斐尔的才华不逊色于我,智慧不逊色于我,亲和力更甚于我,实力方面就更不用说了,在她面前,我唯一能自豪的只有预言术了。”阿卡拉微微笑道。

    “如果不是因为拉斐尔拥有着天才般的资质,实在无法舍弃这份才华,再加上大长老的位置历来又预言师担任比较合适,那么,现在的联盟大长老肯定是她,我和凯恩在一旁辅佐,或许又会是一个新的局面了。”

    说道这里,阿卡拉似乎真的在想象着那种情景,稳重如她以及凯恩,也不禁露出神往之色。

    拉斐尔真的有那么出色吗?还有,如果当初这名歌舞双姬,百族公主没有选择离开,而是留在营地担任大长老的话,以她为主,凯恩和阿卡拉为辅,联盟又将变成什么样子?一时之间,我也不禁陷入了美好的沉思之中。

    可惜,这些都只是如果,而且相对于第一第二世界来说,位于抵抗地狱势力最前线的第三世界,更需要一名出色的领导人进行指挥,所以拉斐尔的离去是必然的结果。

    “哦,对了,吴,有句话我可要提醒你。”阿卡拉似乎忽然想起了什么,拍拍我的肩膀,做出一副郑重交代的样子。

    “去到第三世界以后,在拉斐尔的面前,可千万别叫她拉斐尔奶奶。”

    “那应该叫什么?”我微微一愣,不过还算能理解。

    拉斐尔和阿卡拉以及凯恩的年纪大概相差不多,但是别看阿卡拉和凯恩一副老态龙钟的样子,那是因为这两个人不是冒险者,无法抵抗岁月的侵袭,而拉斐尔却是冒险者,而且还是超级强者,就算和阿卡拉一般的年纪,容貌上,大概也就相当于三十岁左右,叫她***话的确有点欠妥。

    “拉斐尔大人……或者拉斐尔姐姐。”阿卡拉和凯恩似乎想起了什么,忍耐不住的流露出带有缅怀之色的笑容。

    “还是叫拉斐尔大人吧。”

    我擦了擦冷汗,表示后者无法接受,那可是琳娅的奶奶,我叫姐姐算是什么回事?

    “那可就得看拉斐尔的心情了,她想让你叫什么,你可拒绝不了。”阿卡拉笑声不断的摇着头,一副就连我也拿拉斐尔没有丝毫办法的模样。

    “等等,你们几个,别光顾着聊那种事,也稍微考虑一下我的情况怎么样?”在旁边一直积蓄着怒气槽的法拉老头,终于忍不住一拍桌子,大嚷大叫道。

    “你?什么情况?”我们用眼角余光瞄了他一眼,暗道这老头真不识时务,没看见我们三个正聊的开心吗?

    “你这臭小子,还有脸问是什么情况,要是琳娅去的话,就多了一个人对吧,就得多做一张金色卷轴对吧,你说说看着是什么情况!!”法拉老头激动的想要怒掀桌子,好歹记得这里是阿卡拉的家,破坏她的家具可是会吃不了兜着走,这才忍了下来。

    “不就是多做一张金色卷轴吗?”我咳嗽着,装作一副暴发户的样子。

    “没错没错,这点小事都做不了,法师公会就这点本事吗?”凯恩不放过任何打击法拉老头的机会。

    “法拉啊,我相信只要你想做,就一定能做到。”阿卡拉负责励志。

    “你们这几个家伙,今天都商量好了要来对付我是不?做不到,做不到就是做不到,无论如何都做不到!”法拉老头暴走了。

    “唉,是这样吗?那真是太可惜,本来还想将魔法阵系统拿出来分享一下。”我故作惋惜的叹了一口气。

    “什……什么?!”法拉老头一蹦三尺高,两眼放光的盯着我。

    “真的?你这臭小子该不会想忽悠我吧。”

    “那还能骗你不成?”我拍着胸膛保证道。

    魔法阵系统是人妻骑士直接身口相传给我的,想要用文字语言表达出来,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忘记了吗?除了我之外,其实还有一个人会——某手办王。

    菲米娜发明魔法阵系统的本来初衷,本来就是为了广为流传,给那些魔法资质差的人开辟一条变强的另类途径,只不过这个技巧对资质的要求过于高了,导致变成了鸡肋而已,所以说,小亚瑟王应该不会吝啬于将魔法阵系统传出去吧。

    “行,说定了,只要你能将魔法阵系统说出来,我就多做一份,十天,只要给我十天的时间!!”法拉老头咬咬牙,豁出去的说道。

    魔法阵系统,作为圣法之贤菲米娜最著名的发明之一,对于魔法师的吸引力简直就和神器没什么两样,所以我可以理解为什么号称罗格第一吝啬的法拉老头,也愿意用价值十颗完美宝石的定位卷轴来交换。

    再次申明,是定位卷轴,定!位!卷!轴!

    “好吧,就这么说定了。”看法拉老头爽快着急的样子,我忽然觉得这笔交易亏大了,其实还能再敲诈多一些,他肯定也无法拒绝。

    不过事关到我琳娅的婚礼,吃亏就吃亏吧,大事上不能去计较。

    再制造多一份定位卷轴,需要十天的时间,然后魔法阵的布置,又得花个五到十天,这样一算,也就是说我还有超过一个月(?)的休息时间,可以在营地里好好陪一陪妻子女儿们。

    扳着手指头数了数,我立刻眉开眼笑,休息好啊,多点休息时间,说不定就能乘着这个功夫,在和琳娅一起出发去第三世界的时候,给拉斐尔奶……咳咳,拉斐尔大人带上她就快要当曾祖母的好消息。

    如果琳娅能那么容易怀孕上就好了,这大概是比打败三魔神还要困难的事情,我到底是什么回事,竟然比巨龙还要低。

    不自觉的,又想起了那个模糊的梦,我连忙打住,揉了揉眼,将莫名其妙的从里面涌出来的酸楚感揉掉。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眼看该说的也说完了,法拉老头已经露出迫不及待要赶回去开始研究的焦急神色,阿卡拉却又像是才突然想起什么,慢吞吞的说道。

    这样说着,她在修女袍的宽大袖子里面掏了掏,拿出一张工整的信纸,摆到了桌子上。

    “谁的信?”

    这段时间,我并没有忘记勤于给小狐狸写信,偶尔也会给蒂亚写上一封,不好好解释清楚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去鲁高因找她的原因,我们的蒂亚小公主就算脾气再怎么好,估计也会高唱柴刀进行曲了。

    另外就是和恰西来往了几次书信,她的父亲,哈洛加斯数一数二的名铁匠野蛮人拉苏尔,还是老样子的劝恰西放弃铁匠这份工作,安心找个好丈夫过日子,不过有我从中作梗,鼓励恰西走自己想要走的道路,反正是从原来世界东拉西扯上一些典故名句,什么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做人要先面对现实,然后才去勇于追求,天才是由百分之一的美丽梦想和百分之九十九的残酷现实组成,诸如此类,我想恰西一定能大受启发,从而选择继续追逐梦想的足迹前进。

    咳咳,话题扯开了,总而言之,我现在对信是敏感的很,所以一眼就认出来了。

    “嗯,巫女一族的信。”阿卡拉似乎提到了什么奇怪的字眼,我不敢确认的又问了一遍。

    “没有听错,就是巫女一族的,说起来,神诞日的时候,你不是见过她们的公主吗?”阿卡拉笑着问道。

    “这个……啊哈哈哈,勉强算是见过吧。”不知道阿卡拉哪里来的灵通消息,我姑且强颜欢笑,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不见的好。

    “真是位……怎么说呢,有个性的公主,没错吧。”

    “啊哈哈哈,是啊,真……真有个性……”谁能告诉我现在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才好。

    “所以很抱歉,虽然吴你现在是一脸的不想惹麻烦上身的表情,但我还是要告诉你,这份信和那名巫女公主有关。”

    这个世界果然还是毁灭掉算了……

    “是……是什么内容?”定了定神,天性的乐观属性再次发挥作用,我觉得世界还可以拯救一下。

    “你自己看看吧。”

    阿卡拉干脆将信纸摆到我面前,接过来,我快速的掠了一眼。

    大致的内容,开头先是感谢神诞日给大家带来了欢乐,对于一直隐世的巫女一族,也能被允许参与进来,表达了由衷的感谢。

    这不是挺正经的外交辞令吗?究竟是谁写的,看来巫女一族里还是有正常人嘛。

    我接着看下去,信的正文里终于提到了她们的巫女族公主,自从神诞日里现身卖节操……哦不,是英姿飒爽的登场后,就失踪了,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巫女一族怀疑她们的公主还逗留在营地某个地方,所以想请我们帮个忙,如果发现她们的公主的话,务必通知她们一声。

    大概内容就是这样。

    “这个……阿卡拉奶奶你派人去找就是了,如果真的在营地的话,刮地三尺总能找出来对吧。”我摁着太阳穴,大脑开始高速转动着,寻思怎么才能将这个天大的麻烦甩掉。

    “话是这样说,但是那名巫女族的公主也不是庸手,如果刻意想要躲避我们的找寻,也拿她没什么办法。”

    “用预言术跟踪一下如何?”我又想到新的注意。

    “到也不是没有想过,只是巫女一族比较特殊,该怎么解释好呢?尤其是巫女族的公主,职业似乎和供奉神有关,自身具备了一定的神术效果,预言术对她的作用并不是很大。”阿卡拉为难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