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烦恼着的老酒鬼

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烦恼着的老酒鬼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烦恼着的老酒鬼

    刚才那应该是老酒鬼的身影没错,好不容易逮住她,可不能轻易放过。派

    我让琳娅和小幽灵先回家,立刻就朝身影追了上去。

    没走多远,前面的身影一顿,停了下来,回过头,显然是发现了在后面的我这个鬼祟跟踪者。

    “怎么又是你这个小子啊,说,鬼鬼祟祟跟在后面想做什么?”

    坐在高高的树杈上面,居高临下的等待着我靠近的老酒鬼,不耐烦的翘起二郎腿,晃了晃手中的酒壶,醉醺醺瞪眼道。

    “这条路还是你开的不成?我乐意走你管得着么,凭什么说我跟踪你。”我吹着口哨,若无其事的口胡道。

    “没事就快点回家喝奶去,本卡夏大人忙着呢,少在一旁晃悠。”罢了罢手,老酒鬼一跳而起,做状走人。

    “等等,你这家伙,刚才的会议为什么不到场。”我连忙出言制止,想就这样开溜,可没那么容易。

    “根本就和我没什么关系吧,那种会议。”闻言无奈的转过身来,老酒鬼懒洋洋的打着哈欠,一副不屑的样子。

    “话虽然是这样说,的确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虽然很想反驳,但是无论如何,我都找不到一丁点和老酒鬼有关的会议内容,这家伙,简直就是多余的存在,阿卡拉真的不考虑将她弄到造纸厂去当保安吗?至少也能防一防某只红白巫女……也不行,以这两人的负无穷节操,说不定反而会串通起来。

    我摇了摇头,甩去心里逐渐想远了的念头。

    “至少身为已经死在沙滩上的前浪,也给我说说吧,第三世界的事情。”

    “第三世界……有什么好说的,以你小子现在的实力,只要不是倒霉碰上了三魔神四魔王那种等级的高手,遇到其他世界之力境界的敌人,想从它们手中逃脱也没什么大问题,除非你自己蠢的跑到敌人堆里去送死,那又另说了。”

    眼看被缠住一时走不开了,老酒鬼干脆重新坐下,晃着两条腿在树上自饮自酌起来。

    “嗯?不对劲,你这老女人,可不像是会夸人的家伙,该不会是有什么阴谋吧。”按照正常剧本的话,被别人这样说我会很高兴,可惜对方是老酒鬼,只能让我更加警惕起来。

    “哼哼哼,你猜呢?”暧昧不明的笑了几声,对方露出狡猾的笑容,似乎乐得见到我警惕不安的模样。

    “你以为我会上当?不说算了,就把你刚才的话也当做是放屁,我自有我的生存之道。(派)”我翻着白眼,坚决不咬老酒鬼抛下的鱼饵。

    “真是个无趣的小子,最近越来越没有作弄的价值了。”百无聊赖的嘀咕了一句,老酒鬼的神色稍微正了正。

    “听好了,本大人可只说这一遍,第一,刚才已经说了,只要不是遇上三魔神四魔王那个等级的敌人,无论是你的布偶熊变身的瞬移,还是面具狼的速度,即使不敌,想要逃跑也不是什么难事。”

    “是地狱格斗熊和妖月狼巫!”我怒吼掀桌,这老酒鬼想做什么,妄图给我的变身定义新的外号吗?想的到美。

    “万一遇到四魔王和三魔神呢?该怎么逃生?”

    想了想,虽然认为这种事情完全不可能会发生,哪怕是自己的准悲剧帝光环和吸引麻烦的体质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会碰到这些存在,但是在好奇心的驱动之下,我还是想看看老酒鬼会给出什么样的答案。

    “简单。”老酒鬼一拍掌心。

    “简单?”

    “没错,简单到了极点,立刻变身布偶熊。”

    “都说了是地狱格斗熊,然后呢?”

    “你那不是随身携带木牌子吗?立刻在上面写着自己的名字,然后让对方看。”

    “哦哦哦?是什么奇怪的诅咒吗?这样做就能吓跑对方吗?究竟有什么作用?”我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惊叹连连道。

    “用处可大了。”老酒鬼爽朗笑着朝我竖起了大拇指。

    “可以拜托对方在干掉你之后将木牌插在上面,如果敌人大发慈悲的话,说不定会答应,这样做至少可以有一丝的机会,在临终之前获得块墓碑。”

    “你这是在耍我吗?”我怒然勃起,捡起地上的几颗石头扔了上去。

    “是你这小子自找的,关我什么事。”老酒鬼偏偏头,扭扭腰,屁股没有挪动一丝一毫,就轻松的躲开了石头攻击,一脸的蔑视笑容。

    “遇到四魔王和三魔神,你凭现在的你,想要从它们手中逃脱?除非是它们懒得杀你,不然的话,你根本没有任何一丝生还的可能性,知道不?”

    “三魔神就罢了,四魔王也是世界之力境界的强者吧,为什么遇到其他世界之力境界的强者可以逃跑,它们就不行呢?”虽然心里相信老酒鬼的话,但我还是忍不住找理由反驳道。

    “那你怎么不想想,为什么那么多世界之力境界的高手,唯独那几个才拥有真正的魔王之称呢?”老酒鬼反问道。派

    “那个……是因为它们比其他的恶魔都要强,不是吗?”我不大确定的说道。

    “没错,就是这个道理,地狱里头,拳头大就是硬道理,不需要其他理由。”

    出乎意料的,我竟然完全猜中了。

    “但是,你知道为什么她们会比其他恶魔要强大吗?”

    “这个……”面对老酒鬼一个又一个的问题,我可是绞尽了脑汁。

    “因为它们的境界比较高吧,或许都达到了世界之力境界巅峰,临近吞噬世界之力境界了,所以就算是三魔神,也不能轻易对付它们。”

    “这次你只说对了一半。”老酒鬼轻摇着指头。

    “的确它们的境界高没错,至于是不是都达到了世界之力巅峰境界,我也不清楚,只是,地狱里头,也不仅仅只有它们四个达到这个境界吧,所以说这个原因不完全对。”

    “那究竟还有什么?”我傻傻的问道。

    “你是装傻还是真傻,原因在你自己身上找不就行了?”老酒鬼和我打哑谜似的说话绕起了圈圈。

    “我身上?”

    “领域巅峰的强者也不少吧,为什么偏偏就你能够自称世界之力以下无敌?”

    “呃……自身的能力,领域的属性,还有武帝剑,大概就是这些吧。”我思索着应道。

    “这不就对了吗?它们之所以能号称四大魔王,而不是别人,也是有着其他恶魔所不具备的力量。”

    “到底是什么力量?”

    “谎言之王贝利尔,折磨女王安达利尔,罪恶之王阿兹莫丹,以及痛苦之王督瑞尔,光是从它们的称呼,就可以看出一些端倪了吧,她们的力量分别代表着七宗罪,在地狱里面,是独一无二的属性。”

    “七宗罪……不是才四个……哦,我记起来了,另外三个被我们干掉了。”就在老酒鬼准备翻白眼的时候,我总算是从储存量可怜且乱成一团大脑里面,回忆起了每个暗黑大陆人都知道的历史。

    另外三位魔王,都在刚刚入侵那会被人类英雄给圈圈叉叉了,其中一位悲剧魔王,用它的死铸造了圣七英雄之一格瑞斯华尔德的传说,以及他的最强技的辉煌。

    “只是几千年过去,就没有新的候补魔王出现吗?”

    “哼,算你小子还有点脑筋,这也正是我们联盟一直担心的事情,按道理来说,那三位魔王被干掉了,数千年下来,应该会出现新的接班者,只是这些年来一直没有看到踪影,有可能是它们的老大贝利尔,又在玩什么花招。”老酒鬼哼哼唧唧着道,随即想起什么,猛然一惊。

    “这个话题就到此为止,本大人可没闲工夫给你这个小鬼讲故事,只要你跑出营地乱逛,也不可能会遇到四魔王三魔神,到是不用担心,唯独第二点,必须要记清楚,它最有可能会让你这傻小子傻乎乎的跑去送死,死到临头还不知道是什么回事。”

    虽然对老酒鬼的话不以为然,我还是露出了洗耳恭听状,毕竟这些经验十分难得,除了老酒鬼,第一第二世界的其他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知道,呃……加仑老头除外,或许红b也要算上一个。

    “你这傻小子,似乎很喜欢钻到大量的怪物群里捞经验,没错吧。”

    “这个……有时候会,为了快速升级嘛。”我讪笑道。

    “第三世界可别这样送死了,懂吗?”

    “为什么?”

    “你这家伙啊,还真是学什么忘什么,忘记势的存在了吗?第三世界的怪物可是实体,不是什么投影分身,哪怕它们再弱,一旦大量聚集的话,也能形成势的效果,所以,除非你突破到了世界之力境界,否则的话,一个人单独行动时,千万别招惹数量在一千以上的怪物群,知道吗?”

    “了解。”

    我肃然记下,老酒鬼不说的话,我还真忘记了势这个东西。

    “要说的就是那么多了。”

    “哦哦,不管怎么说,还是谢了。”

    “谢什么谢,太客气了。”

    “哪里哪里,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有礼貌,知恩图报。”

    “我们是什么关系,这种小事真的不用谢。”

    “不不不,一定要谢的。”

    “好吧,那我就却之不恭了,劳烦一千金币教导费。”

    我:“……”

    糟糕,被这老女人牵着鼻子走了。

    “啊,差点被就被你忽悠过去,偏离话题了。”我故作一声惊喊,顺便就将刚才的事给一笔带过了。

    “说,到底是怎么回事,阿卡拉奶奶在会议里的时候也说了,最近你这家伙,完全不管事了对吧。”

    “谁说的,阿卡拉绝对是冤枉我了。”老酒鬼换上了一副大义凛然之色。

    “我可是有在好好教导手下们,让她们自己学会自己解决所有事情。”

    “这不就是堂而皇之的偷懒吗混蛋!”

    “有什么不好,她们也该是时候学会独立了,不能老是依赖我对吧。”老酒鬼将挖着耳朵的手指放到眼前一吹,道。

    “依赖和职责,这完全就是两回事吧,要是她们能处理所有的事情,还要你来干嘛?”我怒掀心灵的茶几,愤然吼道。

    “这不是很好吗?所谓的领导者,就是要充分发挥属下的能力,然后坐享其成,不劳而获,这个世界就是那么的黑暗啊。”

    “虽然话是这样说没错,但是我觉得至少在成为最高领导者之前,你还是将这种不负责任的话藏的心底比较好。”

    “我可是很诚实的,有什么说什么。”

    “一点都看不出来,你的诚实都塞到耳朵里去了吗?”我指着老酒鬼挖耳朵的动作调侃道。

    “放心吧,还有很多。”

    “很多的只有耳屎吧,诚实早就被挖空了吧!!”

    我气喘吁吁的喷出几口粗气,随即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好吧,工作上的事情我就不说了,反正阿卡拉奶奶迟早会收拾你,现在,给我说说你和莎尔娜姐姐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上次不是已经说了吗?”

    “完全不够,给我说详细点,包括你现在的丧家之犬模样!”我指着她憔悴的,完全失去了以往身为罗格第一恶棍,第一无赖的风采的神色,大声质问道。

    “上次已经说了,是因为祖传的长枪被人偷了。”

    “胡说八道,上次明明说的是斗篷!”

    “呃……所以说,其实祖传的斗篷和长枪都被偷了。”

    “祖传长枪个屁,长枪不是你自己胡乱做出来的吗?”

    “你不懂,我已经往里面注入了祖先遗留的意志。”

    “你只是将你带给祖先的耻辱注入进去了对吧,我说的没错吧!”

    “啊啊啊,烦死了,你这臭小子,本卡夏大人的事情你少理,别太自不量力了,这根本不是你能帮得上忙的事情。”

    不耐烦之下,老酒鬼终于也稍微透露出了一点点信息,但是,也仅有这么一点了。

    w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