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江湖往事之凤城飞帅 > 第一章 不是朋友就是敌人

第一章 不是朋友就是敌人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千思书院。

    隆冬的一场大雪方停放眼望去漫山遍野一片茫茫的白高大的松柏上挂满了厚厚的冰凌。

    千思书院地处三省深山交界处原本寂寂无名却因了一代大儒祝连生而闻名天下。祝连生虽名满天下却并不出世只在“千思书院”讲学授课。

    “千思书院”具有半民半官的性质里面有近千学生皆为全国各地学生中的菁英书院实行“山长负责制”祝连生为山长下面还有副山长、助教、讲书、监院、事、斋长、堂长、管干等人员。每个学生的吃、住、助学金、笔墨费均由书院供给。

    “千思书院”和其它书院最大的区别在于这里不仅讲学也授武盛世健体乱世防身一日三思自省其身这是祝连生的教育理想。

    书院分为上学和小学上学是14岁以上的青年小学是14岁以下的少年。

    书院教师众多每七天讲一次课其它时间学生以自学为主自学中有什么问题随时可以咨询教师或者学生间互相讨论。学生们必须把自己每天的读书情况记录在“功课簿”上祝先生和几位助教会定期抽查。此外书院每年举行一次考较每三年举行一次大考以大考决定学生是否可以升入上学。

    祝先生和助教一般只在上学院上课而小学由众多讲书先生主讲。

    书院里有一个很大的广场广场的三面是高大的松柏而另一面则为夏季才会盛放的各种藤花植物。

    这天的早课刚过小学的孩子们就进入了习武时间。孩子们完成了这堂课的基本内容后教头看看距离晌午还有一段时间。天气又寒冷就吩咐孩子们就地解散、自由活动。

    一听得解散的号令一帮十来岁的孩子立即欢呼雀跃着跑开各自玩耍。

    “孟元敬昨天的雪仗还没分出胜负今天继续……”一个十一二岁的衣饰华贵的少年大模大样地走了过来簇拥在他身边的是十来个同龄的孩子。一众孩子听得他开口立刻跟着吆喝了起来“孟元敬你还敢不敢比?”

    “比就比谁还怕你朱渝不成?”这个叫作“孟元敬”的孩子跟粉妆玉琢的朱渝一般年龄剑眉星目骨骼清朗。

    朱渝斜眼看看孟元敬身边的几个伙伴用手一一指了过去:“孙嘉、秦小楼……今天要让你们见识见识本公子的厉害你们就一起上吧。”

    孙嘉是个大个子男孩秦小楼则眉清目秀两人早已对朱渝的挑衅和趾高气扬极为不满孙嘉瞪了他立刻道:“比就比……”

    话音未落忽然眼前一花一块雪团已经在他的脑门上砸开了花随即是朱渝的哈哈大笑声原来朱渝已经先下手为强了。

    孙嘉大怒立刻俯身抓了雪快很快几十个孩子就在书院宽阔无比的广场上追逐了起来。

    孟元敬抓了一大团雪捏得紧紧的瞄准正在奔跑的朱渝扬手扔了出去。可是朱渝跑得极快一下躲了开去眼看这团雪就要击中一个迎面而来的小小少年。

    孟元敬来不及叫他躲开忽见那小小少年扬手接住了那块雪团微笑着往他的方向看来。

    玩耍的孩子不知什么时候全部停了下来都一眨不眨地看着雪地上那个一身蓝袍满面微笑的翩翩小少年。

    少年神采秀异珠明玉润一双墨玉一般的眼睛粲然生辉。

    明明是一片寒冷的冰雪世界一众孩子却忽然觉得周围有了明媚的阳光天地间的花儿“哗啦”一声齐齐地开放在了眼前。

    朱渝呆呆地看着那神仙一般的小小少年手里的雪团掉到地上也不知道。他张了张嘴巴正要开口孟元敬已经跑了上去笑嘻嘻地看着那少年异常热情的招呼道:“你叫什么名字?欢迎你来。我叫孟元敬你可以叫我元敬。”

    “君玉我叫君玉!”少年微笑如春风吹过湖面从此就和这个一脸友善的男孩子成为了最要好的朋友。

    也就是从那一刻起朱渝忽然无比的憎恨孟元敬也憎厌那小小少年。

    因为这个陌生少年的到来雪仗不知不觉停了下来孩子们都拥簇着跑了过来好奇地打量着他七嘴八舌地道:

    “你几岁啦?”

    “你是从哪里来的?”

    “你们那儿下雪吗?”

    “你也到书院学习的吗?”

    “你念书念到哪里了?”

    ………………………………

    “我十岁了。我们那儿不下雪。”君玉不慌不忙地一一回答微笑的目光看向每一个人一回头忽然看见一双目光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

    君玉冲那双冷冷的目光友好一笑那冷冷的目光一瞪立刻移开去。孟元敬大声道:“这小子叫朱渝很可恶的君玉你不要理睬他。”

    朱渝怒视他一眼立刻就要挥拳相向一个大个子忽然上气不接下气地向他跑来低声道:“公子那把古弓找到了。”

    朱渝满脸狂喜再也顾不得孟元敬立刻从大个子手里接过那张很小的古弓却脚步一晃看得出那古弓虽然很小却十分沉重。他伸手拉了拉倒也并不怎么费力就拉开了。

    这时天空中一群雪鸟飞过。这种雪鸟经常在雪后低低的飞来飞去。朱渝张弓小箭“嗖”地一声飞出一只雪鸟应声落在地上他身边的十几个孩子立刻欢呼起来。

    朱渝得意洋洋地大笑一声看向孟元敬:“你来。”

    孟元敬哼一声快走几步上前也张弓搭箭“嗖”地一声小箭飞出也掉下一只来。

    孩子们轮番上阵不过再也无人能拉开古弓。孙嘉能拉开却又没能射下鸟儿。

    除了君玉众人都已经试过眉清目秀的秦小楼好奇地道:“君玉你要不要试试?”

    孟元敬笑嘻嘻地道:“君玉刚来的不用试了。”

    朱渝也冷冷看君玉一眼他已经快十二岁了因为先前听得君玉说自己十岁便大模大样地道:“小鬼头就不用试了。”

    君玉微笑起来也不言语走了过去抓起了那张弓虽然十分费力却也拉开了。

    众人见她拉开弓都有点意外君玉看了看天空微笑道:“我射这鸟儿的三片羽毛下来……”

    “来”字刚一出口小箭已飞出孩子们抬了头天空中有雪白的羽毛缓缓飘下不多不少正是三片而那只受惊的雪鸟早已吓得飞出去老远。

    四周爆出一阵猛烈的欢呼声朱渝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还没开口忽然听得一声暴喝“是哪个混小子偷了古弓?”

    孩子们大惊失色立刻四散逃窜。君玉回头只见一个身材高大头散乱的壮汉大步追了过来。孟元敬已跑出老远见君玉没动立刻又跑回几步想拉了她一起逃跑。这时那壮汉已经到了君玉身边孟元敬见状再也不敢往前呆呆地杵在原地。

    壮汉先拿起扔在地上的小弓抬起头来孟元敬和一众悄悄躲藏在大松树背后的少年无不心惊胆战都为君玉捏了一把冷汗。

    壮汉怒目金刚般的眼神忽然接触到这陌生的小小少年一脸的微笑满面的怒色不由得缓和下去高声道:“孩子是你拿了这小弓么?”

    他声音如雷震耳欲聋君玉却依旧满面的微笑摇摇头:“先生不是我。但是我刚刚也用了这古弓。”

    壮汉看这孩子镇定自若的笑容愣了一下才道:“好的我相信你是个好孩子。”

    “谢谢先生。”

    壮汉一走刚刚四散逃窜的孩子立刻围了过来。

    孟元敬拍拍心口。君玉笑道:“跑啥呢?”

    “那是兵器室的管理教头脾气可暴躁了他的绰号就叫做‘魔鬼’要是被他抓住大伙偷拿古弓玩耍一定会被胖揍一顿的。君玉魔鬼这人最是不分青红皂白他居然没揍你真是奇怪。”

    君玉微笑道:“我看这位先生挺好的怎会不分青红皂白揍我?”

    “嘿他这种野蛮人也配称先生么?”

    “他是书院的教头怎么就不是先生呢?”

    朱渝冷笑一声:“小子今天算你走运。以后可能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

    说完扬长而去。

    他走出几步看到自己的一众伙伴还拥着君玉七嘴八舌的不由得大怒:“你们还不快滚?”

    十几个孩子似乎不敢抗命立刻追了上去。

    君玉看着他们走远有些好奇的问孟元敬:“朱渝是什么人怎么这么嚣张?”

    眉清目秀的秦小楼赶紧道:“他爹是当朝丞相他在这里念书书僮都带了八个很多人成为他的跟班他们整天耀武扬威的欺负其他同学。嘻嘻不过有一次他去偷拿一把古刀被魔鬼抓住虽然没有打他却狠狠地骂了他一顿。”

    大个子孙嘉瓮声瓮气地道“我可讨厌这小子了君玉你不要理睬他他会欺负你的。”

    君玉微笑着没有开口。孟元敬以为她是害怕笑了起来:“君玉你不用怕我们都会帮你的。”

    “谢谢你们。”

    “没关系我们都是你的朋友嘛。”

    一众孩子散去后孟元敬拍拍胸口:“好饿走君玉我们去吃饭吧。”

    君玉点点头几个孩子一起来到了书院的大食堂。朱渝已经换了一身朱帛领子的雪白丝绸袍子腰带上系着一块剔透的红色玉佩正端了饭菜往这边的桌子走来。

    朱渝得意洋洋的拔拉一口饭菜又吐出来“呸只有猪才会吃这种东西真不明白祝先生为什么不让我家的厨子来照顾我真倒霉……”

    “要做公子哥儿就滚回你的丞相府呆着你爹是丞相你可不是丞相少在这里臭显摆”孟元敬厌恶地白他一眼小小声嘀咕道。

    朱渝瞪他一眼孟元敬正要和他对瞪君玉拉他一下:“元敬快去吃饭好饿。”

    众人端了饭菜在一张长条的桌子边坐下边吃边聊。

    “君玉你箭法好厉害以前学过的么?”

    “我父亲是猎人他的箭法才高明呢。都是他教我的。”

    “你父亲是猎人?哈哈就是那种很穷的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山野樵夫?”一个充满嘲笑的声音飘了过来朱渝上下打量一眼君玉的略微有些旧的蓝色袍子“小叫化你若肯当本公子的跟班本公子立刻赏你几套新衣裳怎么样?”

    孟元敬大怒握着拳头站了起来君玉赶紧拉住了他:“元敬吃饭”。

    朱渝见那小小少年居然毫不理睬没事人一样的继续吃饭粉妆玉琢的脸儿一红用手在桌子上重重一拍君玉忽然抬起头来冷冷的看他一眼。

    自从这小少年出现后对任何人都是满面的微笑朱渝第一次见他的目光变得又愤怒又冰冷不由得收回了拍桌子的手。

    “君玉……”

    一个端庄的中年妇女快步往食堂走来见了君玉仿佛松了口气的样子神情又慈爱又欢喜:“君玉你说到外面走走我还以为你迷路了呢。”

    这位中年妇女是祝先生的妻子名叫梅眉也是书院的习武教师之一。君玉正是她今天才带回来的一位故人的遗孤。

    朱渝见得师娘前来不敢再多说什么又瞪了君玉一眼赶紧和几个跟班一起溜了。

    君玉向她行了一礼微笑道:“师娘我不会迷路的元敬他们带我来食堂吃饭呢。”

    “哦是这样啊。”梅眉淡淡地看一眼孟元敬和其他几个孩子“从今以后君玉就和你们一起上学。你们要互相照应。”

    “真的吗?太好了。”孟元敬高兴得站了起来君玉看看他也兴高采烈起来。

    君玉已经随梅眉走了出去。孟元敬本想跟去但见师娘没有开口只好停下。君玉回头看他一脸郁闷的站在那里冲他做了个鬼脸。孟元敬一下高兴起来再看时梅眉已经加快了脚步君玉也小跑着追了上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