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江湖往事之凤城飞帅 > 第三章 不是朋友就是敌人(3)

第三章 不是朋友就是敌人(3)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君玉双眼光很小的时候母亲跟她讲众多名将的故事最为推崇的就是吴起。这话正是她母亲多次感叹过的因此君玉印象极为深刻。来书院时她随身带的几本书里就有那本1o篇的《吴子兵法》不知已被她翻来覆去读了多少遍了也不知曾多少次梦想得到散佚已久的全本今天终于得偿所愿她上前双手接过书手都有点儿颤抖。

    下课后朱渝忿忿不平地在广场上堵住了君玉:“弄影先生不知怎么会听你那翻歪论《史记》都记载了吴起杀妻求将你也能篡改妄语……”

    “我妈妈说史书也是人写的谁能保证没有偏见和失误?”

    “你妈妈说什么都是你妈妈说你的死鬼妈妈不知道你寄人篱下白吃白住像个小叫化一样吧……”

    看君玉气得脸色白朱渝哈哈大笑着正要扬长而去忽听得一声“渝儿……”

    君玉看过去广场的对面祝先生亲自陪同一个身形肥胖的老人往这边走来。

    朱渝大喜跑上前去:“爹您来啦……”

    这时君玉才知道这个胖老头就是当朝丞相。

    朱丞相的大儿子早丧年近半百才得朱渝因此朱渝虽系小妾所出却自幼集万般宠爱于一身。嫡子死后不到一年他的元配悲伤过度也过世了朱渝的母亲立刻母凭子贵扶正朱渝在丞相府的地位更加尊贵。朱丞相虽疼爱他却并不刻意娇纵从小请了名师悉心栽培他文才武略无不高出同龄公子大截所以朱渝小小年纪便自视甚高!

    “这两个孩子是?”朱丞相上下打量着孟元敬和君玉。他看他们时就完全没有看朱渝的那种慈祥的眼光了。

    “孟元敬石大名的外甥;君玉书院的学生他们和朱渝是同学……”

    “石大名?当今武林盟主石大名?”朱丞相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孟元敬。

    祝先生点点头看向两个孩子:“对了元敬你舅舅给你带来了一件礼物……”

    孟元敬接过那份礼物看了君玉一眼两人立刻鞠躬告辞了。

    孟元敬拿着自己的包裹没精打采的:“我舅舅怎么没来啊?”

    孟元敬自幼丧父从小得到舅舅无微不至的关心在他心中舅舅完全如父亲一般这是他来书院的第一次大考很多同学的父亲长辈都来了舅舅却没有来因此心中不禁有点儿失望。

    君玉笑着安慰他:“也没有人来看我啊。”

    孟元敬还是闷闷不乐的:“我得回去练习一下明天早上我来叫你。”

    君玉也赶紧回到自己的小屋准备明日上午的策论。

    今天是策论考试由弄影公子主考。

    君玉和孟元敬匆匆往学堂走去朱渝带着他的几个跟随从对面走来。

    快到学堂门前他们碰上了弄影公子。

    “先生好!”三个孩子毕恭毕敬地鞠躬。

    弄影公子像往常一样淡淡地点了点头他看看君玉冷漠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笑意拿出一只非常精细的毛笔递了过来:“君玉给你。”

    朱渝冷笑一声想说什么但终于还是没敢大步走进了教室。孟元敬也在前面走了弄影公子对君玉有好脸色并不代表对他也会青睐事实上他几乎从来没在课堂外单独见过弄影公子有什么笑脸。

    君玉接过毛笔向弄影公子深深鞠了一躬她的毛笔已经用得很秃了就连梅眉都没注意到的事弄影公子却注意到了。几乎第一眼见到弄影公子君玉就从他冷冷的面上看到了一丝非常慈善的温暖。

    一个时辰后策论的试卷已经全部被收了上去立即弄影公子和一众老师包括祝先生都亲自上阵开始了紧张的阅卷工作要在晚饭前公布成绩。

    当天傍晚君玉和孟元敬狼吞虎咽地吃了晚饭匆匆来到学堂。朱渝从他们身边走过居然一句讥讽的话也没说甚至有点目不斜视他的神情可一点也不轻松因为他的丞相父亲已经在祝先生的陪同下远远地往这边走来。

    弄影公子端坐讲台一位老师正在往台上贴一张红榜。他还没贴好一众少年已经拥了上去。看见君玉进来弄影公子对她笑了笑那边秦小楼已经大声念了出来“君玉第一名……我就知道会这样……”

    君玉似乎松了口气朱渝从人群中挤出来不看任何人转身走了出去。孟元敬的名字在第四位上他的最强项是武艺所以对这个结果似乎也很满意咧嘴向君玉笑了笑。君玉抬头看去排在第二位的是朱渝。

    祝先生和朱丞相已经过来了一众孩子议论着快快散了开去。

    见到朱丞相一众先生齐施礼弄影公子只侧了侧身并不招呼收拾了东西转身离去。看着他的背影远去朱丞相若有所思地望着祝先生:“贵书院真是卧虎藏龙前科探花郎花弄影竟然在这里做了先生。”

    祝先生笑笑没有说什么朱丞相的目光已经转到了台上的红榜上目中神色一动立刻又恢复了平静:“花弄影评的第一名?那个叫做君玉的孩子?”

    “所有试卷都是由五位先生过目一起评审通过的。”祝先生平静地说。

    朱丞相不再说什么又意味深长地看了看弄影公子离去的方向彼时弄影公子的身影已经看不见了。

    第二天的武艺考较分五轮进行。第一轮是拳脚功夫比试;第二轮是马术;第三轮是射击;第四轮是大刀第五轮是剑术。每人可以参加前四项比赛任意获胜三项即可以进入第五轮比赛。君玉和孟元敬、朱渝都是四场连胜晋级再加上孙嘉第五轮比赛只剩下了四人。

    按照书院的传统这个项目是抽签对决。

    抽签的结果是君玉对朱渝孟元敬对孙嘉。

    君玉和朱渝先上场。

    为求公平和安全考较时所有兵器都是统一使用此刻他们手中的都是极为寻常的铁剑。两人剑尖一点互相行了一个同门的礼仪。两人对视一眼谁也没开口两柄剑同时刺出一时之间剑光闪烁忽快忽慢。五十招后朱渝剑尖反挑斜斜刺出君玉纵身避开反手一横架住了朱渝地的长剑身形转动快攻出朱渝来不及躲闪剑尖已经直指朱渝胸口。

    朱渝脸色惨白飞快地看一眼看台上满脸失望和怒气的朱丞相君玉微微一笑收回了长剑。

    君玉刚刚转过身子身后一阵风起朱渝竟然一剑刺向她的肩膀众人大惊失色转瞬之间君玉的左肩被划破一道口子同时她已经回身以快得不可思议的一招反手刺中了朱渝的手臂。

    一声暴喝君玉的脉门已经被纵身扑下台的朱丞相扣住“臭小子兰茜思是你什么人?快说?你这招‘手挥五弦’是从哪里学来的?”

    朱丞相声色俱厉一掌扬起君玉对答稍有不慎只恐立刻就会被毙于掌下。就连朱渝也似乎忘记了自己手臂的血迹和疼痛惊恐万状地看着父亲。

    君玉脉门被朱丞相扣住一动也不能动她的肩头鲜血直流却傲然道“她是我母亲。”

    朱丞相冷笑一声:“杀子之仇不共戴天快说兰茜思在哪里?不然我就杀了这个孽种……”

    “谁也不能在千思书院杀人。”弄影公子大喝一声出手如风竟然一把将君玉拉了过来。弄影公子是书院的策论先生只授文不教武这还是学生第一次看到他出手。

    朱丞相身边的两个亲随侧身跃起眼看就是一场恶战。

    梅眉盯着朱丞相沉声道:“丞相兰茜思早已去世朱大公子也已过世多年冤家宜解不宜结。”

    “兰茜思已经死了?”朱丞相怔住十几年前兰茜思打伤了他当时唯一的儿子虽然儿子不是直接死于她之手却因此郁郁卧病在床不到一年就死了。这十几年来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如何手仞仇人原来兰茜思早已死了。

    他似乎这才想起了朱渝转头两位先生已经在给朱渝包扎伤口形势虽然凶险但是他和君玉都只受了点皮外伤并不碍事。

    “丞相兰茜思和朱大公子都已过世希望你放过这个孩子。”祝先生终于开口了刚刚情势突变他都愣在了一边。一年多前妻子带回这个孩子只说是故人之子因幼年失祜寄养书院。妻子早年游历江湖认识祝先生后归隐对于她的过去她从来不提祝先生也从来不问。他虽然不知道兰茜思和朱大公子之间的恩怨但是也决不允许君玉就这样命丧当场。

    朱丞相恶毒地盯着君玉:“既然兰茜思已经死了我可以放过这孽种但是他必须离开书院今生今世再也不许出现在我的面前。”

    “学生的去留自有书院作主。”弄影公子冷冷地道。

    “那你们就等着书院关门好了。”朱丞相冷笑一声亲手拉了朱渝“渝儿走。”

    “丞相……”祝先生追了上去。

    一众先生面面相觑只好散去。

    梅眉已经为君玉包扎好了伤口关切地道:“君玉很疼么?”

    君玉摇摇头迟疑道:“我妈妈和朱大公子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

    “意外那是一个意外……”梅眉显然无意多谈这个话题。

    弄影先生见君玉满脸的疑惑和惊惶微笑着安慰她:“君玉这点伤很快就会好的。你什么都别担心好好呆在书院就是了朱丞相虽然生气还不至于跟一个孩子过不去……”

    他看看跑过来满脸惊惶望着君玉的孟元敬道:“你陪君玉先回去。”

    孟元敬立刻扶了君玉走了。

    五天过去君玉的伤口已经完全无碍了课余时间她依旧和孟元敬、孙嘉、秦小楼等人练习谈笑生气勃勃。

    梅眉松了口气这样的年龄很多事情容易风平浪静。

    那天晚课结束孟元敬收拾书本手里突然多了一张纸条。君玉冲他眨眨眼似乎叫他不要作声然后快步走了。

    当天凌晨看看周围的同学已经熟睡孟元敬悄悄起身往后山而去君玉在字条里约他在后山见面。

    很黯淡的月光下他看见君玉提着一个包袱不禁大吃一惊轻声道:“君玉你干什么?”

    君玉低声道:“我马上就要离开了你保重。”

    “师娘知道吗?”元敬慌忙地看着她“祝先生名望那么大朱丞相不会为难他吧……”

    “我若不走朱丞相决不会放过书院的。”

    祝先生名满天下却被一些朝廷中人屡次弹劾认为其在深山聚众讲“伪学”收“伪徒”要朝廷提防其“作孽”。因为如此祝先生的著作曾被朝廷下令禁止但是不到半年又撤销了禁令。千思书院在这样的世道能够得以保全除了它地处深山与世隔绝外更重要的是朱丞相的公子在这里求学。书院的主要收入在于山下的“学田”收入。这些学田是政府拨下的由附近的农民租种尽管书院的各项开支都十分简朴但是由于生员众多常常捉襟见肘。祝先生曾几次向官府申请补助但是都不得其果直到朱丞相慕名将自己的儿子送到书院立刻为书院划拨了千亩良田。

    君玉有点不安地拉了拉头上的顶巾:“你看他将朱渝都带走了我要继续留下不知会给祝先生增加多少麻烦祝先生铁骨铮铮怎能因为我受人挟制……”

    孟元敬担忧地看着她“你能去哪里呢?”

    “总有地方可去的。”君玉勉强笑了笑拎了包袱包袱里除了两套衣服就是梅眉送她的那把“蹑景”。她想起梅眉告诉她的话“今后你要完全依靠自己长大成*人。”

    孟元敬还要说什么君玉冲他挥挥手大步离开了。

    “保重君玉!”他追上一步这是他第一次面临离别怔怔地站在黑夜里眼泪掉了下来。

    君玉没有回答也没有回头加快脚步飞奔起来。很快地身子就完全消失在了远方的黑夜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