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文字狱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这天君玉正在凤凰城里训练新兵一骑快马忽然奔入城中到得马匹禁止通行的场地马上的人迟疑一下还是停了下来。

    君玉循声望去只见那人拿着军中极少数人才能拥有的通行关牒正大模大样地看着自己。

    君玉十分意外:“朱渝你怎么来了?”

    朱渝冷冷道:“我来看看大名鼎鼎的‘凤城飞帅’到底是何方神圣不想却是故人!”

    君玉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你看到了吧看够没有?”

    朱渝盯着她盯着那双光彩流动的明眸忽然怪笑一声:“君玉你尽管在此得意洋洋你可知道你那师娘已经被关在扬州监狱里……”

    “你说什么?”君玉上前一步“祝先生和师娘怎么了?又是你父亲干的好事?”

    朱渝冷笑一声“这次可不是我父亲是御史查出千思书院那群书生结党议事妄想清流干政力主对胡族作战犯下文字狱皇上大怒下令捉拿的。”

    君玉无暇细问朱渝大笑着已经远去了。

    君玉想起弄影公子早年因为家族的文字狱黯然归隐文字狱这种案件往往牵涉九族并非只有三几个人可以干脆劫牢救了去。动辄几百上千人成囚如果不是皇帝开口赦免基本上没有任何营救的希望!但是抓人一般都是皇帝下的旨意要是他赦免则间接承认自己错了这些昏君为了维护自己的所谓权威是不会承认自己的错误的!

    她也无暇多想当即交代好凤凰城里的事宜连夜启程下江南。

    快马加鞭赶到扬州已是正月。

    君玉寻了当地最大的一家“涟漪客栈”定好房间坐下小二冲了茶来是芬芳碧绿的龙井。细致的景德镇陶瓷杯子里雾气缥缈茶叶栩栩如生犹如兰花初绽碧汁晶莹令人赏心悦目。君玉喝了一口茶香袭人馥郁若兰满口生津。凤凰寨虽然产茶却绝无如此佳品无非是一些普通的茶叶多卖与游牧民族因为他们以肉食为主要多喝茶才能帮助消化。一路行来但见江南繁华若锦君玉不禁感叹无怪乎关外的游牧民族始终虎视耽耽着这片锦绣河山!

    她心绪烦乱也无心细品正欲起身外出打探消息忽然现大堂里的客人纷纷往外走。君玉四周一看周围的茶客居然很快走得一个不剩。接着一个人走了进来在她对面坐下:“相请不如偶遇一起喝一杯如何?”

    一招手小二已经送上一坛上好的竹叶青!然后退下诺大的茶坊只剩下二人。

    君玉看着此人每次见到此人几乎都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

    来人倒了两杯酒自己喝了一杯叹息一声:“既生君玉又何生朱渝!”

    君玉不语也喝了自己那杯。

    朱渝连喝三杯斜着眼睛看她一眼忽然想起在千思书院第一次见到君玉时的情景!那是一个冬日的上午他看着那个雪地上的翩翩小少年第一次强烈地想去招呼一个陌生人迫切地想和如此美好的一个人成为朋友!可是孟元敬已然先跑了上去那个小少年也就此和孟元敬成为了最要好的朋友。也就是从那一刻开始他突然非常憎恨孟元敬也憎恨那个小小少年!

    那时他们都还是少年自负是精英中的精英全才中的天才可是这个神仙般的少年出现了于是众人就什么都不是了!

    ……………………………………

    朱渝沉默半晌从回忆中清醒过来缓缓道:“你知不知道?我从小就很恨你!在你出现之前我无论做什么都是第一;可是你一出现无论什么我都要落在你的后面——这让我父亲很失望觉得我是个没用的废物……”

    有一句话他没有说出来“甚至你并不肯成为我的朋友!”

    君玉突然明白为什么多年后第一次见面他就要和自己内力相搏了她不禁道:“至少你功夫比我好!”

    那是她出道多年第一次身受重伤差点因此送了性命虽然有朱刚偷袭那一掌但是比拼之下她已知道自己终究逊了朱渝一筹。

    “那当然!”朱渝傲然道“为此我下了很多功夫!”

    外面天色已经黑尽君玉起身朱渝举起杯子又喝了一口:“你要去牢里看祝先生?”

    君玉又坐下:“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朱渝也曾在千思书院求学而且他若肯出力那才是营救祝先生的最好人选。

    这是朱渝第一次看见从小敌视的人如此殷殷的目光不知怎地那目光竟让他胸口一窒过了好一会儿才道:“这是你求我的?无所不能的君玉也有求人的时候?”

    君玉点了点头朱渝的心里突然浮起一种又奇怪又陌生的感觉他盯着那双明亮若星的眼睛低声道:“我答应因为是你求我的!记住你欠了我一个情!”

    “是的我欠你一个情!”君玉微微一笑“我会记得的!”

    朱渝不敢看她的笑容跃身而起径直往前面飞奔起来。

    君玉起身几个起落追上了他。

    扬州监狱。

    扬州知府本来已经睡下突然被师爷叫醒师爷附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他脸色一变赶紧迎了出来:“朱公子!”

    朱渝摆摆手:“大人不必多礼我此次前来是想见见祝先生!”

    扬州知府是朱丞相一手提拔的人现在丞相府的公子亲临怎敢怠慢立刻吩咐侍卫点了灯笼他亲自带路直往监狱而去。

    一路上他问道:“丞相大人派您来的么?”

    朱渝不耐烦地道:“这个不劳你费心。”

    知府不敢再开口众人很快到了监狱里。

    祝先生和梅眉被单独关在两间隔壁的囚室而他的家眷族人则分别被关在了十几间大牢房里。

    看守开了门知府一挥手看守都退了出去他自己也退了出去。

    朱渝站着没动君玉也不管他赶紧上前。

    “祝先生、师娘!”她轻叫一声声音哽咽了。

    “君玉竟然真是君玉!”祝先生的头已经全部花白瘦削的脸上露出惊喜的微笑。

    “君玉……”梅眉神色黯然头凌乱微弱的声音满是不相信的狂喜。她从牢里伸出手君玉心头一恸跪下去握住了那双干枯的手!

    “这些年都没有你的消息我不知多么担忧现在看你已平安长大我就算死了也放心了!”梅眉叹息一声有种如释重负的轻松和喜悦。

    “我会设法救你们的。”君玉轻声道。

    梅眉似乎已经并不太关心自己是否能被救出去了她紧紧抓住君玉的手:“我到泉下见了你母亲会很开心的……”

    祝先生笑笑摇摇头眼中有一种对飞来横祸的无奈和认命:“君玉前朝和本朝不知多少人因为文字狱被株连九族要设法营救谈何容易你也别费那个心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