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江湖往事之凤城飞帅 > 第三十章 双娇绝色

第三十章 双娇绝色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君玉也不开口打搅他石大名好一会才抬起头看着她瞬间目光如炬却很快黯淡了“你母亲是怎么去世的?”

    “生病了没治好!”君玉平静地道。母亲在当地深受邻里尊敬生病的时候当地名医均主动前来诊治但也不过是尽人事而知天命丝毫也没能挽留母亲早衰的生命。

    “你父亲可健在?”

    “我父亲是一名猎人比我母亲更早过世一年。”

    君玉坦然地看着他自己的父亲是一名普通的猎人记忆里父亲相貌堂堂对母亲体贴入微言听计从对自己慈爱非常!母亲正是因为父亲早逝悲伤过度加重病情从此一病不起的。

    石大名看了好几眼她手中的“追飞”:“这把剑你是和元敬交换的吧?”

    君玉点点头:“正是我用‘蹑景’和他交换的。”

    石大名长叹一声忆起当年自己用“蹑景”和兰茜思交换“追飞”时兰茜思曾半认真半开玩笑地说:“当这把剑再回到你手中的时候就是我们陌路相向之时!”

    还剑之日即为诀别之时一语成谶几翻轮回没想到的是这把剑不是兰茜思还给了自己而是孟元敬作为礼物将之和最要好的朋友做了交换!

    石大名第一次面露笑容:“2o几年前的武林大会兰茜思击败各派掌门名动天下……”他的眼神里突然闪过一丝说不清楚的情绪似激动似愧疚“可惜她终究没得到盟主之位……一别许多年竟已天人永隔……”

    当年兰茜思仗剑走天涯从江南的武林世家到天山隐居的剑客从北方的豪侠到塞外的奇人她无一不循迹前去挑战经历大小百余战从无败绩在她23岁那年甚至只身闯过8oo罗汉阵上少林寺挑战当时的达摩院座“无为”大师。在她25岁那年她融合百家武功自创了一套崭新的剑术名叫“手挥五弦”。

    那时距离“武林盟主”的大会只剩不到两年这个女子丝毫也不掩饰自己的野心竟然一心想做“武林盟主!”江湖中人谁也不容一个女子如此嚣张一时间兰茜思“恶名昭彰”天下人皆欲杀之!

    尽管她在那一次的武林大会上力挫群雄终因负伤远走隐居西南边陲郁郁终生在三十几岁的鼎盛之年就与世长辞!

    石大名陷入沉思之中良久抬起头现君玉正看着自己他心里一凛这双酷似兰茜思的眼睛竟然和兰茜思的目光完全不同。兰茜思的目光再如何风采出众、锋芒毕露毕竟也是一个女孩子的眼神而眼下这双目光却全然地内敛坚韧、平静无波!

    君玉向他一礼:“石大侠告辞了!”

    石大名点点头君玉大步往山下走去。

    从爱莲山庄被“请”出来后这三天里君玉忙于和孟元敬四处设法营救祝先生夫妇无暇多想母亲的过去。这天她正在约定的地点等朱渝突然手一抖手里的茶杯一歪茶水泼到了桌子上。君玉心中一凛突然有了种不祥的阴影。

    有人走了进来君玉认出此人是扬州知府的侍卫。那个侍卫神色慌乱:“朱公子在知府衙门等你!”

    君玉心中一沉飞身跃出挥了马鞭小帅直奔扬州府。

    知府衙门。

    君玉冲进大门门里停着两具盖着白布的尸体。

    君玉眼前一黑身子晃了晃揭开白布扑到了梅眉身上。梅眉双眼紧闭嘴唇黑胸口早已冰冷旁边的祝先生也一样显然是被毒死的!

    知府伏在地上瑟瑟抖:“是京城来的钦差亲自下的命令……下官不敢抗命……与下官无关啊……”

    “快滚!”朱渝大喝一声知府爬起来两股颤颤跑了几步又跌倒赶紧爬起来又跑了。

    “我没有亲人了我再没有任何亲人了……”君玉抱起梅眉已经冰凉的身子嘴角渗出细细的血迹。

    朱渝呆在那里:“都怪我我父亲察觉我的行动后就先下手了我早该想到他会这样的我……我……”

    君玉似乎没有听见她抱起梅眉走了几步又回头看看尚躺在地上的祝先生朱渝正要伸手去抱见了她的目光心里一寒缩回了手。

    一辆马车停在门口似乎是早已安排好的。

    君玉抱起梅眉放在马车上又回头抱起祝先生跨过门槛君玉踉跄几步摔倒在地上。她爬起来再次抱起祝先生放在了马车上。

    她上马一挥鞭子马车得得地远去了在门外正等着赶来打听消息的孟元敬。见了君玉的脸色心里一沉纵身跃上了马车。

    朱渝站在门口茫然地看着马车消失的方向冬日的下午天色已经黯沉得厉害!

    马车在一座小山的坡脚停下君玉抱了梅眉往山上而去在一棵巨大的梧桐树下停下孟元敬则抱了祝先生。在他们身后跟着一脸茫然的朱渝。

    君玉拿剑掘起土来。孟元敬赶紧帮忙朱渝迟疑着也加入进来。

    半个时辰后一个宽大的坟墓已经挖好。

    君玉抱起梅眉仔细看了几眼放了下去。孟元敬也将祝先生的尸体放了下去。

    土一层一层落下两人的身子一点一点湮没君玉看着梅眉惨白的脸想起她来老家接自己想起她给自己缝被划破了的袍子心里一恸土竟然洒不下去。

    孟元敬上前一步用最后一抔泥土彻底覆盖住了梅眉的脸庞。

    君玉倒退一步跌坐在地上一言不。

    孟元敬朝君玉看去只见君玉静静地坐在山坡上脸上有一种刻骨的悲凉。这是孟元敬第一次看到君玉脸上出现这样的神情这一瞬间他突然有种特别奇异的感觉觉得面前的君玉是如此陌生跟自己以前认识的那个美少年完全不同。至于究竟有什么不同自己却偏偏一点也说不上来。

    朱渝靠在一棵柏树上一向嚣张的脸上泊了一层深思之色只是怔怔地看着君玉悲凉的神情。

    好一会君玉起身大步往山下走去。孟元敬看了朱渝一眼跟了上去。

    朱渝依旧呆在原地对着君玉的背影轻声道:我多次想和你成为朋友可是每次我们都处于这样敌对的场景……君玉的脚步更加快了也不知有没有听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