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会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二天君玉走出客栈忽然听得大街上人声喧哗紧接着她看到孟元敬走了进来。

    “君玉祝先生的族人全部被赦免释放了……”

    “真的吗?”

    君玉眉色稍展孟元敬点点头:“真的他们全被释放并且返还了家财。”

    君玉靠在门口松了口气忽见一匹瘦马往客栈方向跑来正是小帅昨日她悲伤迷心将小帅忘在扬州府正想去寻小帅却已被人送回。送马的人已经走了只见小帅的背上缚着一支新开的腊梅她取下一看腊梅上还有一张小小的纸条:

    君玉对不起!

    正是朱渝的笔迹。

    她叹息一声:“这次多亏了朱渝帮忙啊。”

    “朱渝这小子总算做了一件大好事!”

    孟元敬见君玉虽然眉色舒展了一些但是因为悲伤过度精神很差不无担忧地道:“君玉你没事吧?”

    君玉摇摇头。

    “五月蜀中青城派有场武林大会举行盟主选举。我舅舅派我把盟主令交给他们。”

    君玉勉强笑笑:“哦?元敬莫非也想去争个盟主?”

    “我可没这个闲功夫。”孟元敬看着她对这儿时的伙伴有些依依不舍:“君玉反正现在休战你没什么事情心情也不好不如我们一起去蜀中游玩一趟好不好?”

    君玉想想立刻答应下来:“好的我们一起去游玩一趟也无妨。明日就走吧我也不想在这里多呆了。”

    孟元敬见她答应大喜过望:“一路上我们谈谈说说也就不寂寞了。今晚你就到我家里去住明日好一同启程。”

    自从君玉来到扬州孟元敬已经多次邀请她去自己家里住君玉想着诸多不便就推辞了如今听他又热情相邀不好再推辞只好答应下来。

    二人立刻结帐出门。走了一程来到郊外一座庄园庄园不大远远看去有很多参天古木。

    孟元敬迎了君玉往里走园中花木繁茂榕树亭亭如盖美丽非凡。君玉不禁赞道:“元敬你这园子倒快活似神仙!”

    “看你喜欢我就放心了我知你习惯独居已经给你安排好了一座小小的院子倒还投你的性情!”

    孟元敬父亲早逝赖舅舅抚养长大母亲常年吃斋念佛每年大半时间都住庙里礼佛上月他母亲又去了寺里诺大的家中只得他和一个老管家以及几名家仆同住。母亲在家时还有两个丫头伺候母亲去寺里两个丫头也跟去侍奉因此整个院子显得异常冷清。

    已是掌灯十分孟元敬亲自带了君玉来到为她准备好的别院这座小小的别院只有两间屋子中间有一片不大的花坊周围花木扶苏情致幽雅。

    君玉十分满意孟元敬见她脸上终于有了点笑意道:“君玉你精神不好先去歇着吧。”

    “多谢元敬。”

    弯弯的月亮正上树梢推开窗子四周花木的芬芳传来。

    有敲门声君玉开了院门孟元敬笑道:“没有打扰你休息吧君玉?”

    君玉摇摇头孟元敬拿起桌上的一本书:“君玉你还是保持着书院里的习惯啊!”

    “习惯一旦养成了也是很难改掉的……”孟元敬没有开口似乎没有听见她在说什么盈盈的烛光下君玉双眸如星珠明玉润光耀屋宇孟元敬怔怔地看着她半晌竟然呆了。

    “元敬……”

    孟元敬猛地惊醒脸上一红强笑一声:“我困了告辞了……”也不等君玉回答转身就大步离开了。

    君玉疑惑地摇摇头也不去管他径自关了院门。君玉从小学的东西做的事情都是男子该做的而且从十岁起就开始着男装多年下来言谈举止早已没有丝毫女子之态而且与人交往总是保持着恰当的距离所以从来也不曾担心自己会有被识破的一天。想起刚刚孟元敬的举动也不由得心里一凛打定主意今后更是要小心行事。

    第二天一早两人启程一路上孟元敬稍有些不自在。出门不久路过一条小街一路上他见沿途有经过的女子无不倾慕地打量君玉心道君玉生就这模样也无怪男女见了都惊讶心里便慢慢有些释然了。

    快马行过半月沿途许多逃荒的灾民细问之下才知道黄河泛滥淹没了周围几十个县朝廷拨的赈灾粮款被层层克扣灾民根本活不下去送儿卖女四处逃难。

    沿途都是这种惨景君玉和孟元敬看得有心无力也无心观赏什么风景只是沿途继续赶路。

    越近蜀中君玉越加沉默心里有一种极端难以描述的激动和不安。过了秦岭穿过重重大山孟元敬不禁道:“真是蜀道难啊。”

    君玉笑了笑点了点头。

    一路上有不少武林中人经过有的步履匆匆有的踌躇满志显然都是往青城山的武林大会而去的。

    路上逃难的景象在四川境内结束两人到达成都时方才五月初一。

    这是孟元敬第一次见到蜀中的风情人物此际百花潭万朵芙蓉盛开空气里都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花粉味道。

    广袤的成都平原上四处是麦子收割后的田垄稻田里稻谷开始吐穗扬花树木葱茏菜园青青。

    孟元敬突然有点奇怪的看着君玉“你说话的口音……”很早他就现君玉的口音里有些微的西南腔今天才现竟然是蜀中乡音。

    君玉笑了:“我母亲就是土生土长的蜀中人在峨眉山上学艺多年。”“你母亲是峨嵋派的?”对于那富有传奇色彩的兰茜思孟元敬也一直很好奇。

    “我母亲少时在峨眉山上跟随一个奇人学艺跟峨嵋派倒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兰茜思自幼被遗弃终生不知父母是谁被峨眉山上一个隐居的女子收养16岁就出江湖不到18岁已经名满天下。

    此刻距离武林大会尚有半月成都距离青城山只有一百多里两人也不急着赶路就在青羊宫附近找了家小小的客栈住了下来。

    昨夜的一场大雨让沉闷的空气变得清新起来四处都是湿润的微风而那些被雨洗过的树木叶子更加油绿亮。

    两人信步往前面的浣花溪走去雨后新晴的浣花溪水流淙淙清澈无比沿岸绿树新花群鸟乱飞越往前走树木生长得越加茂盛。

    此时太阳已经升到中空前面突然传来一种很奇特的乐器之声。

    君玉识得这是一种用“硬头簧”的竹叶所做的口哨她小时候听母亲吹过也见母亲用这种竹叶做过那种简易的“乐器”。

    两人循声而去树林深处有两间房子红砖碧瓦周围芳草萋萋苦蒿杂生金黄的太阳花正在粲然怒放。

    屋子里没有人那奇怪的声音是从房后出的。

    君玉轻轻往前走房后的山丘上有一棵巨大的梧桐树树边赫然立着一个衣冠冢坟前烟雾缭绕摆着几样祭品果脯。

    一个女子坐在坟前这奇怪的乐声正是女子出的。

    似乎感觉到背后有人女子遽然回头约莫三十五六岁年龄见是两个小伙子语气中微有怒意:“二位到此有何贵干?”

    “我们是游客无意中闯到这里打搅到你很是抱歉。”孟元敬赶紧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