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园惊魂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傍晚君玉信步出了客栈往浣花溪郊外走去。

    半个时辰后已来到了舒真真居住的剑庐。君玉隐在一棵树后只听得后山一片打斗之声。君玉悄然看去那个衣冠冢前一片剑光舒真真正被七八名杀手围攻而舒真真所用的剑招正是《手挥五弦》。舒真真上午赌博时恶斗几场又因为最近练功有些走火入魔此刻面对强敌左支右绌早已险象环生。

    “今天就送你这贱人下黄泉和兰茜思做伴!”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嘎嘎地响起一个干瘦老头随手一扬一刀砍来。

    舒真真快得不可思议的一剑刺出:“庞般你这恶鬼还在为朱老贼卖命今日我就杀你替我父母报仇。”

    “嘿如今兰茜思已死拿下你也算对丞相有个交代你就受死吧……”

    随即一把铁蒺藜出分上中下三路直打舒真真的三路大穴。旁边一柄利斧砍来随后两柄明晃晃的长刀一左一右斫向舒真真

    舒真真眼看避无可避那铁蒺藜却突然失去了准头君玉提了“蹑景”寒光一闪杀入阵中连刺几人。

    庞般等人原本占尽优势此刻却见这不知名的少年杀出细看几眼只觉得这少年有点眼熟。

    庞般正是朱丞相的侍卫之一自从得到君玉就是“凤城飞帅”的消息后朱丞相曾给几名心腹卫士看过君玉的画像密令他们一旦遇上务必诛杀此人。庞般看的画像是朱丞相请画师根据自己的描述画下的一见之下他只觉得画中男子太过俊秀如闺中好女。

    朱丞相早年只在千思书院见过君玉一面那时君玉尚年幼到成年后朱丞相再未见过她本人完全凭的是自己多年前的回忆再加上假画师之手又转了个弯因此虽然他请的画师饶是本朝第一流的大家画出的人物也是栩栩如生但是画像毕竟和君玉本人相去甚远。尽管庞般已对那幅画像烂熟于心此刻见到君玉本人和画像完全是两回事哪里认得出来。

    庞般心里盘算手下却不放松饶是如此又有三名杀手倒地。庞般见形势不妙出哨声一众杀手立刻收手进退之间全然训练有素。

    君玉也不追赶赶紧去看舒真真才现舒真真嘴唇紫黑一臂已经肿得老高显然是刚刚中了杀手的剧毒暗器。

    君玉立刻摸出那颗“雪丹丸”给舒真真服了下去。不一会儿舒真真忽然喷出一口黑血面色也由黑转青再转红白。

    君玉见她已无大碍收了手笑道:“好了舒姐姐没事了。”

    舒真真回忆起她刚刚的剑招惊疑地看着她:“君玉你到底是什么人?”

    君玉看看旁边的衣冠冢坦然道:“兰茜思的女儿。”

    舒真真激动难抑地看着君玉那双墨玉般的眼睛半晌才转向那衣冠冢:“兰姐兰姐你可以含笑九泉了。”

    君玉微微一笑两人来到舒真真的院子里点了蜡烛听舒真真讲起了二十年前的往事。

    二十年前传奇人物兰茜思在浣花溪结庐练就那套名震江湖的“手挥五弦”随后仗剑出蜀准备只身闯嵩山少林寺举行的武林大会。途中经过了“寒景园”。

    “寒景园”是蜀中第一名园不知何故江湖上突然传出园中藏有遗失千年的上古名器“东黄钟”。传闻中东黄钟可以开启天界之门足以毁天灭地吞噬诸天得之者即可得天下。

    “寒景园”的主人舒家本来就人丁不旺在遭到数十拨来历不明的江湖人物围攻后两代单传的男人——舒真真的父亲和哥哥皆被杀死只剩下舒真真和母亲逃得性命。

    那天夜晚舒真真和母亲逃出后正好被来园里寻宝的丞相之子朱大公子遇上。他杀了舒真真的母亲正追赶舒真真时被恰巧经过的兰茜思拦下。

    朱大公子虽是相府公子却幼从名师身手极好。可惜他遇到的是兰茜思幸得兰茜思“生平不杀一人”的江湖信念才让他逃得性命。饶是这样兰茜思恨他恶毒追杀一个小女孩子废了他的武功算是小惩大戒。随后兰茜思安顿好舒真真并留给她半部“手挥五弦”让她学习自保。

    嵩山一战兰茜思虽然击败群雄但也身受重伤更未继盟主之位从此飘然不知所踪江湖都传闻她早已重伤而死。舒真真寻她多年不得消息就为她立下衣冠冢在她留下的屋子里苦心练剑多年后剑法大成。

    当年朱大公子受伤并不严重更不足以毙命甚至在相府一众卫士的保护下他还参加了当年在嵩山举行的武林大会。不料武林大会后他回京卧床不起终于病入膏肓朱丞相遍寻名医救治不得这样拖延了大半年朱大公子郁郁而亡。当时朱丞相只得此子虽然朱大公子并非直接死于兰茜思之手而且临终也留下了“不得找兰茜思报仇”的遗言但是朱丞相哪里肯善罢甘休多年来以此为恨遍寻兰茜思不得后曾多次派人到蜀中寻找舒真真的下落。幸得舒真真机灵后来又练成剑法才保得性命。

    自兰茜思失踪、舒真真隐居后“寒景园”已成废园众多江湖人物也没搜查个所以然出来渐渐地关于“东黄钟”的传闻就湮没了下去最近十年被崛起的红枪会占领作为老巢整饬一新。

    谈说之间夜已深去。君玉见她的毒已被完全解了道:“舒姐姐你好好休养几天我还要等一个朋友改日再来看你。”

    舒真真点头:“你先忙你的我们改天寒景园见。”

    五日后孟元敬匆匆赶回。

    此次去青城山他见到朱渝却不见表妹他交出令牌后也无心观摩武林大会待向朱渝打听朱渝只冷冷地说石岚妮人在成都并没和自己一起来青城山因此孟元敬立刻赶回来四处寻找表妹行踪想将其带回江南。

    君玉想起石岚妮上次被拍卖的可怕经历立刻道:“元敬你快去找她她一个人在这陌生之地不要有什么危险才好。”

    孟元敬点头立刻去成都周边寻访表妹君玉自去寒景园寻找舒真真。

    君玉来到寒景园寒景园的大门上铜锁把住叩之也无人应门。君玉跃上墙头放眼望去诺大的寒景园寂静无声周围的参天古木上偶有鸦鹊惊起此后又归于一片寂静。

    君玉跃下墙来走过几座亭台楼阁又穿过一座很有规模的假山前面是一片十分宽阔的空地空地上铺着一大块一大块的特制青石板。这些石板用了一种很特别的青色涂料勾缝所以晃眼看去如一块整体连绵的大石。大堂原本应该很亮堂可是此刻却被一棵三四人合抱的黄桷树完全遮掩得黯淡不已。而大黄桷树四周又有一片小一些的黄桷树林将四周的光线都阻挡了以至于夕阳才慢慢西下这片场地就已经暗沉如夜晚了。

    “哧”的一声一只怪鸟从黄桷树上扑腾着飞向空中君玉停下脚步朗声道“出来吧各位。”

    一阵狂笑声夹带着阵阵暗器破空之声四面八方向君玉袭来。这些有声的暗器之下是无声的“漫天花雨”。

    君玉飞身掠起一纵三丈黄桷树粗大的枝桠在微风里一动不动。

    四面合拢来的二十几名黑衣人各各眼前一花此时斑驳的月光从树叶里照射下来虽是盛夏季节却有种难以言喻的冷清之意。青石板的中央一个少年静静地站着面带微笑。

    为的正是庞般双眼中透出一股极为恶毒而又期待的神情。

    君玉笑了:“庞般你为什么还要来送死?”

    庞般磔磔怪笑:“好一个狂妄小儿较之兰茜思倒真是青出于蓝。”

    君玉淡淡地道:“过奖过奖。”

    庞般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兰茜思既死拿下你小子也算大功一件……”“件”字尚未落下已如一只大鸟般扑来二十多名死士挥剑跟进呈合围之势。

    这二十几名死士面孔甚生想是庞般特意调遣来围剿君玉的生力军。那天他离开剑庐后立刻加紧查询得知那少年正是“凤城飞帅”盘算了准备在丞相面前立一大功。

    七种武器同时攻向君玉一道微微的红光闪过周围的空气突然肃静了起来七声凄厉的嚎叫仿佛同一时刻从喉咙里咕咕出——地上七位死士哀嚎着就地打滚每一位的膝盖骨都被齐齐地削了一块虽无性命之虞却是终生不能用武了。

    余下的十几人视而不见数柄不同的利刃几乎毫无间隙地攻向君玉庞般飞掠几步嘶吼一声掌心突然冒出一阵青烟庞般是著名的用毒高手君玉识得厉害赶紧闭了呼吸也不退后就地直直飞身直斩庞般头顶。庞般急忙撤掌饶是他闪得飞快头上高高的帽子依旧被削去一大块。

    这时君玉再次飞身掠起正好落在庞般身后原本攻向她的七八柄利刃顿时齐齐攻向手忙脚乱的庞般但是庞般也临危不乱就地一滚众人赶紧撤招庞般瞪了眼睛怒吼道:“今天若让那小子跑了大家谁也活不了了。”

    “我不跑各位先喘口气再说。”

    一个闲闲的声音响在背后庞般悚然回头君玉依旧站在那片空地上抬头看看天空那弯崭新的上弦月忽地叹息了一声。

    “如此良辰美景奈何却是杀人天。”一个声音接着这声叹息接洽得天衣无缝就如同一个人出的。

    君玉依旧看着那道上弦月:“朱渝你终于还是来了。”

    月光下朱渝白衣翩然神情倨傲:“不来会会这传说中天下无敌的‘手挥五弦’在下岂非要寝食难安?”

    “公子您……”庞般有些惴惴地道。

    “你们还不退下?”

    庞般低了头和一众死士退后几步却并不离开。

    “还不快滚!”朱渝大喝一声庞般等人只得转身扶起地上哀嚎的死士匆匆离去。

    待得一众人已经走得完全没有踪影了朱渝傲然道:“君玉我们迟早是要公平较量一场的。何不就在此时此地?”

    “今天看来是不行了……”君玉笑道“因为又有其他朋友来招呼我了。”

    朱渝神情微变突然听得一声极为凄厉的惨叫正是庞般手下一名卫士出的紧接着又是几声闷哼他飞身抢上纵出了黄桷树林前面是一条十分宽阔的走道走道两边只有几棵稀稀拉拉的小树。此时月正当头光线十分明亮寒景园的空气中布满了浓浓的血腥味走道两边的草地上横七竖八地倒着十来具尸体一个个脑浆迸裂胸口下陷也看不出死因如何。尤其是那七名受伤在先的虽然脑浆横流却大睁双眼瞳孔透露出无限的惊恐看起来诡异无比。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