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美男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君玉忽觉背心传来一股柔和的力道立刻缓过气来回头拓桑一只手放在她的背心满脸焦虑:“君玉你怎么样了?”

    君玉道:“是‘夺命情魔音’?”

    拓桑点了点头。

    这时孟元敬和朱渝也清醒了过来各自拾起地上的长剑均挥汗如雨直如刚从水中捞起来的一般。

    明月的微光里方才艳冶无双的女人眉间喷出一股细细的血泉满头乌丝瞬间惨白如霜根根蓬松竖立女人猛地跃起厮声道:“哪里来的妖僧小秃驴……”

    众人才觉刚才的一切并不是幻觉可是眼睁睁地看着一位绝代尤物瞬间变成这个样子心里都觉得诡异莫名。

    “情魔原来是你!”朱渝失声道“我只当是江湖传闻原来真有其人。”

    “怎么见到姐姐很高兴吗?”情魔的声音立刻如银铃一般眉梢眼角间霎时充满了笑意这一笑她满头的白似乎变成了金黄唇如樱桃、面如桃花、眉如远山、眼如春波整个人身上似乎裹了一层不可方物的艳光目光摄过朱渝脸上又转到孟元敬脸上。

    两人不禁心里一震齐齐后退了一步。

    情魔对两人的举动似乎感到十分满意她的笑声更轻目光益加妩媚了起来忽地转到拓桑身上却见得这个麻衣如雪的少年僧人完全如身处无人之境只是焦虑地望着身边披头散、满脸血污的蓝袍少年。

    情魔已经是花甲开外的女人了因为早年练就这“夺命情魔音”得以维系这永远青春的容颜可是魔功一破真气立散容颜瞬间苍老此时此刻她对拓桑真是恨之入骨她原本银铃般的声音也变得谙哑而怨毒:“小和尚我要抽你的筋剥你的皮把你的肋骨一根根拆下来喂狗……”

    “省省吧情魔你的‘夺命琴音’已经被破了。”朱渝冷笑一声“此功一破你已无以仗恃一走出这寒景园的大门你的无数仇家才真要把你抽筋剥皮。”

    “哈哈哈……”情魔狂笑起来“那些鼠辈何所惧。四十年来我这夺命情魔音下不知丧生过多少英雄豪杰甚至得道高僧、百岁喇嘛、深宫太监没有一个能够避开这种魔音……只要是男人无不喜新厌旧哪怕是农家田舍翁多收了七八斗麦子都想另娶一房这就是天下男人的共同缺点我利用男人的这个缺点明了这套功夫三十年来无往不利!想当年武当、少林、丐帮、爱莲山庄等八大门派全体出动在喜马拉雅山顶围攻兰茜思和石大名当时一代大侠石大名对兰茜思是何等的情深意重可是也照样着了我的道儿被琴音击中就此抛下兰茜思随了‘爱莲山庄’的美女方格格一度春风。兰茜思独自和八大门派苦战三天三夜虽然得胜却身受重伤深以为恨从此两人分道扬镳……哈哈哈哈……世人都道兰茜思武功天下第一、智计绝世无双可叹她却怎揣测得了男人的心思?最终还不是落得个黯然退隐、埋骨他乡的下场!她哪里是天下第一我情魔才是天下第一……哈哈哈……”说到高兴处不禁眉飞色舞起来逐渐黯淡的面容仿佛回复了一丝往日的颜色。

    这是孟元敬第一次听得人谈起兰茜思和石大名的关系他向前一步怒喝道:“你这恶毒妖妇竟然用如此卑鄙的手段害我舅舅难怪他半生郁郁寡欢……”

    “哈哈臭小子原来你是石大名的外甥?”情魔仔细打量他好几眼笑得更加妩媚了“难怪你也和你舅舅一样沉迷魔音之中……姐姐告诉你一个秘密姐姐这套功夫对于那些真正坚贞不渝的男子来说是一点用处也没有的。如果你的眼里心里潜意识里都只有一个人那姐姐就丝毫奈何不了你可是这样的男人天下哪里能找到?你看……”

    她瞟了眼朱渝眼神又变得媚惑而妖娆起来“你和这个美少年刚刚不就差点送命了?是不是想起了你们无数的相好都不如姐姐我漂亮?……”

    “你这个丑恶的妖婆……”朱渝瘸着腿后退了两步厌恶地白了她一眼。

    “你这贼小子敢说我丑?”情魔尖叫一声一阵风吹起了她的几缕白她正要跃起恰好看见了这几缕白眼神突然变得无比惊惶无比恶毒直直地望向那破了自己魔功的罪魁祸。

    可是那罪魁祸依然灵魂出窍似的只是盯着身边那个满脸血污的垂死少年。

    情魔一怔嘶声道:“我纵横江湖半生‘夺命琴音’从来不曾失手小和尚你你怎么能够避开?”

    拓桑一直焦虑地看着君玉似乎充耳不闻情魔大怒大喝一声:“小和尚你……”

    拓桑这才回过头来平静地看着她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只是突然听见她在叹息。她一叹息我就只看到她一个人再也看不见也听不到其他人和声音了。”

    情魔怔怔地站在原地四周一片寂静连众人的呼吸声都清晰可闻。

    孟元敬和朱渝一时看看君玉一时看看拓桑一时看看情魔心里各自茫然。

    顺着拓桑的目光情魔看到一双墨玉一样的眼睛少年那满是血污的面孔竟然如此粲然生辉情魔突觉自己身处一片林间花海四周落英缤纷连空气都清芬了起来。

    情魔情不自禁地后退一步刚才那妩媚的颜色一下变得灰白银铃般的声音瞬间变得苍老而暗哑:“你你是什么人?你是君生?”

    孟元敬和朱渝都从来没有听说过“君生”这个名字君玉抬起了头望着情魔没有开口。

    情魔狂笑一声从怀里摸出一幅画来展开如真人般长短画纸微微黄显是已经有了一段岁月。众人望去画中人是一个猎户装束的青年男子男子眼神中透出安详温柔的光芒嘴角忠厚纯良的笑意生动之极。此人站在一棵巨大的柏树旁边身形微侧似乎正要从画里走出来一般。

    孟元敬、朱渝均心中一震众人惊讶的并非是做画者那生气勃勃的笔调而是那画中装束普通之极的男子那震撼人心的相貌。

    孟、朱二人又一起望向君玉连拓桑也不由自主地看看画中人又看了好几眼君玉除了装束不同咋一看竟是君玉不知何时生生走进了画里可仔细一看又觉得君玉和画中男子有极大的区别但是其间区别究竟在哪里却谁都说不上来。

    君玉正盯着那画情魔突然将画卷了起来君玉抬起头目光正巧和她相对情魔的声音又急又快像某种小动物突然被勒住了脖子:

    “天啦那是兰茜思的眼睛……兰茜思的眼睛加上君生的容貌……我要杀了你这孽……孽……小子……”

    她狠狠地盯着君玉在那样奇特的目光下原本的咒骂怎么也骂不出口生生换成了“小子”二字。

    话音未落一双尖尖的指甲径直向君玉的双眼抓来。拓桑反手一掌只听得君玉低声道:“手下留情。”

    情魔的武功精华全部集中在“情魔音”上此刻魔功被破全身功力已经所剩无几她后退两步仍然恶狠狠地盯着君玉。

    君玉迎着她的目光轻声道:“情魔这幅画不是你的吧。”

    “你看那画的右下角有一个很小的大篆‘兰’字那是我母亲的标志。”

    众人当时惊讶于画中男子的相貌都没见到那个兰字。

    情魔愣了一下突然大笑了起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