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茜思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情魔虽然在笑可是那声音听起来却实在不太像是笑声夹杂着悔恨、怨毒、失望、无奈等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情绪咋一听像是在干嚎可是到后来却又实实在在是在大笑。

    情魔背后的一干女子似乎也从来没见过她这个样子虽面有惊骇之色却很快以种种表情掩饰了过去。情魔却一眼也不看她们笑了好一会儿才停了下来望着君玉——

    “是的这画是我骗来的……也只有兰茜思这样的人才会用这样麻烦的大篆可是小子你以为我就一败涂地了么?哈哈……”

    “我并不这么认为。可是你总该先止住你眉间的血。”

    “小子我喜欢流血关你什么事?”

    情魔突然龇牙咧嘴目眦尽裂从仰天大笑到勃然大怒她的表情转换之快令得众人心中那股诡异的感觉不禁又加深了一些。

    君玉苦笑了一下情魔瞪着她不过这次却笑得不那么诡异了:“小子姐姐给你讲一个故事……”

    “妖婆谁耐烦听你讲什么破事?”朱渝突然大喝一声他早已不耐烦之极此刻见得情魔那故弄玄虚的古怪模样心里不禁有种说不出的厌恶之感。

    两个人影突然窜出两把明晃晃的匕竟然一左一右快捷如风地向朱渝胸口攻去。饶是朱渝反应极快也被生生削去了一幅衣襟。

    “主人要做的事谁敢反对!”

    两柄匕一击不中立刻退了回去正是情魔身边的两名侍女。这群女子在情魔失手后一直没有出声显是平素情魔约束严格。此刻一出手竟然招招杀着功夫十分精妙。

    看着朱渝手忙脚乱的情形情魔又笑了起来这一次居然笑得十分甜蜜。一个满脸皱纹、头全白的老太婆笑得如此“花枝乱颤”众人心里又都是一凛。

    情魔的目光再次扫过众人虽然众人都已知道她的魔功不再可是那眼神却不知怎地依旧给人春水涟漪的感觉。

    “这个故事藏在我心里已经二十几年了。这二十几年来我每一天都想找人倾诉可是却一直找不到倾诉的对象……”

    于是众人都知道情魔的这个故事是非听不可了。一个垂死的老太婆的故事也许会令人十分乏味可要是情魔这种传奇中的传奇却又另当别论了。

    “那一年的八月初八我启程准备赶到嵩山少林寺因为十月初五就是武林大会举行的日子按照规矩主持人应该是上一届的盟主而那一届的盟主正是少林方丈释永大师……”

    众人都知道那一届的武林大会正是传说中最为辉煌的一届也难怪情魔将日期记得那么清楚。

    孟元敬突然道:“少林寺历来都是不接待女宾的你去干什么?”

    情魔瞪他一眼“有兰茜思独闯8oo罗汉阵在先随后她好像又帮了少林寺很大一个忙于情于理论文论武也由不得那些老秃驴不接待女宾了哈哈哈……那些秃驴平素清规戒律多如牛毛此次因为兰茜思而大大破例虽然十分气愤却一个个无可奈何哈哈哈哈……”她原本笑得十分痛快可是转瞬间又想起什么似的瞪着孟元敬神情变得十分不悦“姐姐最讨厌被别人打断话头了。没礼貌的臭小子。”

    情魔鸡皮鹤、满脸皱纹却一口一个自称姐姐而且毫不忸怩自然之至。君玉轻笑了一声忽然觉眼前这个曾让人闻风丧胆的女人实在是有趣得紧。

    情魔瞪她一眼:“小子你又在笑些什么?”

    “我不叫小子我的名字叫做君玉如果姐姐乐意可以叫我的名字。”

    君玉这声“姐姐”也叫得自然之至情魔正要怒又似乎觉得这声“姐姐”很合自己心意终于移开了目光继续道:“……那时兰茜思的声名正如日中天大有问鼎盟主之势我很不服气因为就在半年之前我曾用情魔功击退过她和石大名的联手我心想她可以做到的我自然也可以做到千百年来武林中还从来不曾出过女盟主要是我做了第一个哈哈……”

    众人都已经知道她口中的“击败过兰茜思”是怎么回事朱渝大不以为然冷哼了一声“你只能说自己击败过石大名恐怕不能说你击败过兰茜思吧?”

    情魔恼怒之至她身边的两个女子又做势而起情魔一挥手两人安静了下来。情魔却也并不辩驳也不去理睬朱渝继续道:“五天后我已经到了河南省境内路经王屋山脚下时突然看到一个年青人急匆匆的从对面的山路走来。要是平素我根本瞄都不会瞄一眼这种人可是那天他恰巧和我擦身而过居然连看都没看我一眼……”

    情魔平素自负美貌无双而且二十年前正是她容颜正盛之时裙下之臣成千上万可是现在一个陌生的青年男子自她身边走过却并不望上一眼这在情魔看来真是咄咄怪事。

    她当时眼珠一转叫住了那小伙子。小伙子走得十分迅疾突然听得有人连声叫自己急忙回头差点摔了一跤:“这位姑娘你可是在叫我么?”

    那小伙子的狼狈模样令情魔差点笑出声来但就在这时她也看清楚了小伙子的面容不禁心里一窒这些年来她不知见过多少美男子无论是俊俏的、英武的风流的还是健壮的、成熟的……可是那些人统统加起来也远远不如眼前这个一身猎户装束、风尘仆仆的男子。

    情魔向来自负容貌天下第一可是此时此刻心里却有种非常奇怪的自惭形秽——一个自负貌美无双的女子突然觉得自己的容貌大大不如一个陌生男子那样的感觉实在是说不出的奇怪。

    男子虽然神情焦虑但是眉梢眼角流露出的那种纯良忠厚饶是情魔平生阅人无数也不禁觉得心里砰砰直跳。

    那男子见她久不做声行了一礼转身要走直到这时也没多瞧她几眼甚至根本连她是男是女都不关心。

    情魔见他走出两三丈远了突然清醒过来纵身跃了上去那男子虽然行动迅捷但是显然并不怎么会武功是以情魔很快就到了他面前。

    男子的神情也并不惊讶只是又行了一礼:“姑娘可有事情?”

    情魔这时已经看出了这年青人心中有事情用了一个她自以为最妩媚的笑容才开口:“小兄弟这么急着赶路是不是有什么要事啊?”

    那青年人想必从不习惯作伪道:“我要去找兰姐。”

    说这话的时候眉宇间大有凄苦之色。

    情魔心中一动咯咯笑了起来“兰姐?你可是要去找兰茜思?”

    天下姓兰的自然不少可是那时随便一个武林中人被问起姓“兰”的女子恐怕最先想到的就是“兰茜思”。那男子却显然并非江湖中人听得情魔说出“兰姐”的名字哪里还有丝毫怀疑高兴得几乎跳了起来向情魔深深地鞠了一躬:“真是太好了姑娘你认得兰姐?能告诉我她的下落么?”

    情魔是何许人也见男子那种由凄苦到欢欣的神情立刻意识到他对兰茜思有一种不一般的情愫于是笑眯眯地道“小兄弟你赶去喝喜酒的么?”

    男子愣了半晌语声微颤:“甚么……你说甚么喜酒?……”

    “兰茜思九月初九就要嫁人了难道你的兰姐没有告诉你?”

    男子神情激动满脸通红突然提高了声音:“兰姐要嫁人?她怎么可以嫁人?”

    情魔愈加证实了自己的判断这个千里迢迢赶来的美少年显然暗恋着兰茜思被暗恋的对象忽然要结婚那自然是对暗恋者最大的打击。

    男子的表情充满了彷徨、愤怒、无依和疑问盯着情魔半晌突然道:“我不相信你一定在撒谎。”

    男子的表情越痛苦情魔的笑容就越灿烂:“小兄弟姐姐怎么会骗你?这个东西你可认得?”

    情魔递过来的是一枝翠绿色的钗男子接过钗看了一眼不自由主泪如泉涌。

    这支钗正是喜马拉雅山顶那场大战石大名突然退却兰茜思独战八大门派受了重伤后掉到地上的。

    情魔一路尾随兰茜思才拾得这件东西。这支钗用一种非常罕见的青竹削成呈现出碧玉一般的温润色彩末端还镶嵌着两颗小小的珍珠。钗并不是什么值钱之物但十分精美情魔见了爱不释手是以一直带在身上。

    一般来说暗恋者对自己暗恋的对象的装束举止自然会观察细微情魔想到这钗立刻就拿了出来。

    过得半晌男子依旧语声哽咽道:“这钗是我送给兰姐的。兰姐她……兰姐她……”连说了好几个“兰姐她”就说不下去了。

    “兰茜思知道你在找她么?”

    “兰姐不知道。她叫我不要去找她我怕她……她见了我会生气的。”

    “既然怕她生气那你还找她干吗?”

    “我只想远远地看一眼她就走。”

    “你找了她多久了?”

    “快一年半了。”

    那男子的口音中夹杂不少西南边陲的土语想他不远千里人海茫茫地追逐也不知要找到何时。更奇的是他根本不敢让对方知道他在寻找。

    那时距离兰茜思和石大名决裂已经有半年之久两人自然不会再在九月初九结什么婚。男子哪里知道情魔是在信口胡扯以为是兰茜思将这钗送给了情魔心里气苦却又说不出话来。

    情魔看众人不以为然的目光大声道:“你们以为我是在骗他是吧?告诉你们那年的九月初九的确是兰茜思和石大名早前定下的婚期在九月初九那天也确实举行了一场婚礼……只是婚礼上新娘变成了另外一个女人一个贱人……”

    众人都明白她口中的“贱人”是谁孟元敬怒道:“你……你可不要胡说八道。”

    “嘿嘿臭小子这个世界上最贱的女人没错就是你那号称武林第一美女的舅妈方格格。”

    情魔的笑容突然变得说不出的轻蔑和冷漠。看样子她和兰茜思的过节不小可是她提起兰茜思时并无辱骂之语甚至深带敬意。可是提到方格格时却是毫不留情的街巷女人的那种辱骂。也不知她到底和方格格有什么深仇大恨竟至于此。

    孟元敬自小蒙舅舅抚养长大虽然和舅妈并不亲近但是一直对她十分尊敬现听得情魔一口一个“贱人”神色难免非常尴尬。

    君玉微叹一声:“情魔那些陈年往事不提也罢。你的故事就到此为止吧。”

    情魔尚未开口忽听得朱渝冷笑两声:“那些什么个狗屁大侠往往沽名钓誉他们背后的故事不光彩的多了去了。既然有人怕触痛某些伪君子的伤疤那老美女你还是别讲的好。”

    情魔大笑三声瞪着朱渝:“你这臭小子倒还有点意思可是你叫‘美女’就可以了那‘老’字还是省了吧。”

    孟元敬听得这话满面怒容却又被朱渝挤兑得作不得指着情魔大声道:“你说你……我倒要听听你和我舅母到底有什么过节……”

    情魔冷笑一声继续道:“方格格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呢?她出自世代显赫的‘爱莲山庄’少时即有艳名。当朝老昏君还是太子的时候曾到江南微服私访慕名去过‘爱莲山庄’并御赐给她们一幅对联上联是‘爱莲佳丽姐翩翩’下联是‘山庄风华妹格格’横批则是‘绝色双娇’。因为这对联那些无行阿谀的浪子立刻尊奉她为‘武林第一美女’。哼她也配得上这个称号?江湖中比她美丽的人不知有多少……”

    方格格出身高贵有她那出身的没她那容貌有她那容貌的没她那出身情魔向来以“武林第一美女”自居但在江湖上却是声名狼藉是以白白将这个“第一”的头衔让方格格占了去她虽然十分不服气也无可奈何。

    众人见她如此年纪如此景况之下依然对“第一美人”的头衔如此耿耿于怀不禁哑然失笑。一个女人竟然看重自己的容貌到如此地步。

    “这个女人最厉害之处还在于她那特有的武器——那就是装楚楚可怜。她年龄比兰茜思大个子比兰茜思高可是她却叫兰茜思姐姐。而可怜的兰茜思当然就义不容辞地为她出生入死。她的眼睛凝视男人时总是水汪汪的又凄迷又朦胧像受惊的小兔子等待着男人的呵护与怜惜……”情魔突地做了个媚眼“当然她的那种姿态是不会作给我看的。”

    “兰茜思出道不久就认识了方格格那时她的家族正面临一场大劫兰茜思设法帮她化解了这个劫难从此两人成为朋友。几年后方格格的姐姐方翩翩又惹出了一场极大的麻烦那个对头的来历实在太大方格格就再去请兰茜思帮忙。各位那时兰茜思的声名早已如日中天她的未婚夫的声名也并不比她小功夫也并不比她差当然你们都猜到了那就是当时的一代大侠石大名。

    “也就是那次石大名认识了方格格。兰茜思和石大名联手当然很快就解决了方家的危难。这事当时轰动武林我自然也知道得很清楚……这事过去三个月后方格格突然秘密来到情魔宫要我给她做一件事情。我尽管自认功夫不错可是也万万不愿去招惹兰茜思再加上我平素十分讨厌这个女人所以一口就拒绝了。可是当听完她要我做的是什么事情后我立刻就答应了。哈哈这样一个公认的玉洁冰清的名门淑女竟然要我去对付她最要好的朋友兰茜思因为她看上了好朋友的未婚夫……”

    情魔的目光转向君玉笑得非常得意“兰茜思自负武功卓绝才智无双可是她挑男人、交朋友的目光都实在不怎么样啊。”

    君玉没有开口想起在“千思书院”推广武学的梅眉她正是母亲的挚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