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茜思(2)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孟元敬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得知君玉到“爱莲山庄”看石岚妮后方格格的态度后他也猜到舅母和兰茜思之间必然有非同寻常的关系可是却没有料到事情竟然不堪到这等地步。

    他偷偷看了眼君玉见君玉微闭着眼睛赶紧移开了目光。

    朱渝瞄他一眼大笑了起来“嘿嘿老美女兰茜思固然没眼光你可藏着那美少年的画像二十几年啊。”

    情魔这次居然不再瞪他点了点头面上闪过一抹绯红“这个消息令我振奋不已想想看世人心目中鸽子般温柔、冰雪般洁净的美女居然来求我这声名狼藉的女人去暗算她最要好的朋友——我永远也忘不了方格格说出那番话时的目光那一刻我突然觉得自己的情魔宫变成了圣地声名狼藉的情魔变成了圣女哈哈……”

    那次情魔的出手自然大获全胜喜马拉雅山一战兰茜思虽然没有如方格格之愿死在喜马拉雅山可是却就此和石大名决裂各奔东西。

    “那场大战……那场大战……”情魔顿了顿突地叹息了一声闭上了眼睛“那实在是我生平见过的最残酷的大战被背叛的兰茜思身上染满了鲜血也不知是她自己的还是别人的……冰雪上、空气中到处都是血腥味兰茜思的脚步那么踉跄最后她甚至连剑都举不起来了每走一步都会拖下老长的一片血迹可是尽管这样依旧让她离开了喜马拉雅山顶因为那时已经没有人还能支撑着出手制止她了……百战不殆的兰茜思也只有她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高手……”

    情魔闭着眼睛久久没有睁开“我知道这可能是我唯一一次‘战胜’兰茜思我也将之视为自己生平最得意的事可是很快我就现这场胜利其实是我生平犯下的两大错误之一……”

    第十一章

    上弦月已经越来越黯淡情魔身边的几个灯笼也越来越黯黯得侍女手中的匕似乎都没什么光泽了。

    可是情魔原本喑哑的声音却逐渐清脆了起来似乎有种动人心魄的说不出的魔力。

    众人都沉默着经历了大半夜的恶斗又听了这样一个长长的故事大家不知是疲倦了还是在等待下文有些人眼睛都有点眯缝了起来。

    缘分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情魔风流淫荡声名狼藉从来都视男人为玩物和利用工具可是对于这个陌路相逢的年青人却很有点“一见钟情”的感觉。

    当时那男子已经到了河南境内而不久后在嵩山少林寺就有2o年一度的武林大会。这些日子河南境内来来往往的江湖中人特别多那男子随便打听一下就能知道武林大会只要上了嵩山要见到兰茜思就易如反掌了。

    情魔一直将喜马拉雅山一战视为自己生平最大的一场胜利可是现在却悔恨不迭她想要是没有那次兰、石决裂九月初九的这场婚礼自然可以令这个男子知难而退。

    兰茜思早已和石大名决裂自然不会再有什么婚礼要是让这男子找到了兰茜思自己要想再见他一面可谓“难如登天”。

    情魔深知自己的魔功对女子并无多大作用她对自己的其他几门绝技虽然也很有自信可是单凭这些要和兰茜思较量却无异是蚍蜉撼大树。

    因此她一转念立刻有了决定——千方百计阻止这个男子见到兰茜思。

    那年轻人哪里料到她的心思瞬间百转千回拿着那支钗怔怔地看了半天突然将身上所有的物事都摸了出来其间有一些散碎的银子。他将碎银全部清理了出来递给情魔:“姑娘你把这支钗给我好么?”

    这些碎银在情魔看来跟垃圾差不多但是她的目光却很快被这堆事务里的一幅很小的折叠的画纸吸引了。

    她一把抓了过来展开才现那幅画有真人大小画纸是一种非常特别的薄纸这纸是西南边陲的土人用一种特殊的树叶制成的柔韧性非常强不易磨损。

    画中人正是那男子情魔看看画又抬头看看面前的男子八面玲珑如情魔此刻心里却一片空白张着嘴巴一时说不出话来。画中男子笑容宁静面前的男子一脸焦虑虽然是两种极端的表情可是两种表情带给人的都是完全越了想象的美感。

    情魔的手垂了下来用双手蒙住了面孔心里那种自惭形秽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她心里长叹一声:“天下竟然有这般人才。”恍惚中不止是心里叹息而且喃喃自语了起来。

    男子一直盯着手里的钗半晌突然抬起头来语声微颤:“你你这钗是哪里来的?”

    情魔心里一震刚刚她骗那男子说是兰茜思送自己的男子似乎也完全相信了现在她也不知道哪里出了差错令得那男子突然变得这般模样。

    “兰姐……兰姐受伤了她在哪里?”男子的声音颤抖得厉害竟比先前听得兰茜思要嫁人时候的泪如泉涌更加悲切、焦急说到最后一个字时几乎是喊出来的。

    饶是情魔平素舌灿莲花此刻也张口结舌好一会才道:“小兄弟何……出此言?”

    男子指着钗上的一个红点道:“这钗上有血迹那一定是兰姐受伤的缘故……要不是兰姐受伤这钗怎么会到你手里?”

    情魔接过钗这个淡淡的很小的暗色红点在一颗小珠子的下面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情魔以为那是青竹本身的花纹却没料到那是兰茜思受伤后不慎滴落到上面的一滴血浸染了青竹就此和钗的青色融为一体。

    “快说兰姐在哪里?”男子一反手飞快地抓住了情魔。

    男子的言行举止一直彬彬有礼这也是情魔第一次在一个陌生人面前毫无防备此刻被男子抓个正着倒也不慌乱虚晃两招就脱身开去。

    这男子虽然行动快捷力气甚大可是只会一点粗浅的武功出手的招数正是兰茜思那派的武功显然是从兰茜思那里学来的。

    男子自看到钗上的血迹后已经明白情魔一直在欺骗自己。他自知不是情魔的对手却并不慌乱刚刚颤抖的声音也镇定了下来盯着她平静地道:“你说你是兰姐的朋友?”

    情魔想要摇头不知怎地却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男子突然笑了起来笑声里充满了怨恨和悲哀“兰姐有一个好朋友这个朋友非常聪明非常漂亮那就是你了?!”

    情魔当然知道“那个非常聪明非常漂亮的朋友”并不是自己可听得如此的一个男子口中称赞自己“聪明漂亮”不禁心里一喜。

    “就是你这个‘好朋友’百般设计陷害兰姐前年弄瞎了她的眼睛……这钗上的血迹……你又害死了她你……你这个魔鬼……”男子突然扑了过来他明知不是情魔的对手可是此刻想必是抱了必死的决心这一扑的威力极大情魔竟然招架不住好在她轻功极佳猛地跃起丈余才落到地上。

    男子又纵身追了过来情魔一掌挥出男子并不躲闪胸前中了一掌吐出一口血来。而情魔的肩上却也着了一掌。这一掌虽然伤不了情魔可是却也令得受伤处隐隐一阵生疼。

    男子连嘴角的血迹也不擦一下竟然不管不顾地又攻了过来势如疯虎。情魔不欲伤他性命可是看他疯狂的模样十分可怕情魔娇笑一声道“姐姐不陪你玩了”抄了那幅画就远去了。

    男子哪里追赶得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情魔远去。

    情魔奔了七八里路回头那男子早已没了踪影。她在路边的一棵树边停下又展开画卷仔细地看了一遍。第一次看的时候她只惊诧于画中人的相貌此刻细看才现画的右下角有两个小楷:君生。而落款是一个大篆的“兰”字。原来那男子的名字叫做“君生”这画当然就是兰茜思为他画的。

    她心里有个很大的疑惑:方格格来找自己对付兰茜思是今年年初的事情何以那男子竟说“那个朋友”前年曾经弄瞎兰茜思的眼睛?

    兰茜思双目失明的消息若在武林中传开自然是一件大事更奇的是这事江湖上竟然没有丝毫传闻。想必兰茜思的失明并没有经历很长一段时间。

    这个“漂亮的朋友”难道和方格格是同一人?

    像兰茜思这等本领的人若不是最亲近的朋友设计陷害又怎么能令得她双目失明?也正是兰茜思这种人被朋友陷害了自然也不会声张开来。

    方格格被尊为“武林第一美女”如今又即将和名满天下的一代大侠石大名结婚可谓占尽了世间所有的好事。情魔心里对方格格的讨厌和嫉恨已经到达顶点因此每听得这世人心目中的“完美女神”多一宗恶行心里的畅快就加多一分。

    此刻她心里越想越得意不禁“咯咯”娇笑了起来:“哈哈方格格在你的婚礼上看我情魔会送你一份怎样的厚礼。”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