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魔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这条路上罕有行人此刻方当正午天气阴沉沉的情魔笑了好一会儿又记起那个叫做君生的男子来。

    情魔回奔到刚才之处那男子却已不见了踪影。这个地方只有两条岔路情魔毫不犹豫地朝其中一条追去。

    不一会儿果然见到前面一个摇摇晃晃的身影却不是君生是谁。

    君生虽然中了一掌但是情魔并无意取他性命是以伤得并不严重可是从他踉跄的步子来看竟似伤得不轻的样子显是急怒攻心伤心欲绝之故。

    情魔心里一喜一般人处于这种状态的时候正是情魔音最易挥功效的时候只需要少少的功力就能达到最佳的效果。要知道运用情魔音十分耗费真气如果不是面临强敌情魔一般很少运用这门功夫。

    对付君生情魔自然不需费什么力气她随手摘了一片树叶吹奏了起来。这曲子是情魔音中的入门功夫虽不能伤人却最能迷惑人心。

    琴音远远地传了出去可前面的君生竟似完全充耳不闻连踉跄的脚步都没改变一下依旧自顾往前奔去。情魔一曲吹完君生已经奔出老远。

    情魔大吃一惊自从她的情魔功大成以来这种情况还是次遇到。她又惊又怕哪里肯就此罢休当即取了自己特制的琴施展起生平绝学非要君生入彀不可。

    情魔使用的琴和一般的琴很有点不同这是一种用特制沉香木做成的琴比一般的琴小得多便于随身携带。

    情魔的琴越弹越急前面的君生却越奔越快这时情魔早已激起好胜之心施展起全身绝学等她一曲完毕整个人已经大汗淋漓而前面的君生却早已奔得没了踪影。

    琴魔扔了琴失望和恐惧让她忽然觉得疲倦不堪前面的树林里一阵风起受惊的群鸟怪叫着飞过情魔依旧没有注意呆呆地站在原地直到一柄利剑刺向她的背心。

    情魔回过神来饶是她反应极快这剑也斜斜刺中了她的腰顿时血流如注。

    “嘿嘿传说中的情魔也不过尔尔。”

    这时情魔才现自己已经被四个劲装的蒙面人包围了。这四个人都戴着一种特制的耳套此刻一击得手立刻将耳套扯了下来。

    情魔的仇家自然不少这四人想必已经不知跟踪了她多少时日虽然出手狠辣招招致命却故意使用了很多门功夫叫人辨不出本身的门派武功来。

    “哎你们倒会拣好时机。”情魔长长地叹息了一声声音里不胜凄怆。这样的容颜配上这样凄怆的叹息再加上她腰间的血迹真是任你铁石心肠也不得不退却。

    为的那人冷笑道:“情魔你也别再做戏了你三天之内再不能运用你的魔功了今天你是逃不了了。哈哈那小子真是帮了我们的大忙。那小子也不知中了什么邪整个人跟木偶一般哪里听得到你的情魔音你是俏媚眼做给瞎子看了。”

    情魔闭上了眼睛又长长地叹息了一声忽然轻轻笑了起来。这笑声是如此轻柔如此妩媚四人不由自主后退了一步。情魔的笑声更轻也更柔了她幽幽地道:“除了方格格谁还能驱使浪子剑客汪浩为她卖命?!”

    孟元敬听得“汪浩”二字心里一震。汪浩正是汪均的父亲。他偷偷看一眼君玉现君玉依旧闭着眼睛似乎睡着了一般。

    情魔那种幽幽的声音隔了二十二年传来依旧是全然的凄楚和悲怆竟直如身处当时之境。

    情魔仗了情魔功横行江湖可是这次魔音却莫名其妙地在君生面前失效甚至因之而元气大损。偏偏在这个时候强敌环伺身受重伤她也明白在魔音无法挥的情况下尽管自己容颜如花可是面对这批方格格的极度崇拜者那是什么法子也想不出来的。平生第一次情魔尝到了“恐惧”的滋味。

    那人突然被喝破了来历不禁后退了一步干脆扯下了蒙面正是浪子剑客汪浩。

    情魔笑了起来:“对付声名狼藉的情魔一代剑客施以偷袭似乎是合情合理的对不对?只要今天杀了我你不但可以扬名江湖而且可以赢得美人心真是一举两得。哎怕只怕情魔身上这样肮脏的鲜血污了英雄的宝剑惶恐之至啊。”

    汪浩的脸上红一阵又白一阵冷笑两声直往后退了好几步。

    另外三人见得汪浩后退其中一个人向另外两人使了个眼色“情魔任你花言巧语今天也是你恶贯满盈的日子了……”

    三人会意立刻攻了上来情魔笑了一声抄起地上的小琴众人只听得“叮咚”之声不绝于耳情魔竟然不顾身受重伤提了最后一口气催了魔音的**部分。

    三人耳套已经落地哪里抵挡得住很快陷入迷乱状态情魔直如砍瓜切菜般结果了三人可是自己全身真气也完全散去到得最后一招时情魔已瘫在地上琴弦已完全折断再也不出任何声音来。

    她想起还有一个敌人汪浩知道自己今天绝无幸免可是她勉力环顾四周却现汪浩早已没有了踪影。

    此战后情魔整整卧床两年几至瘫痪幸得一名医救治方才能够重新站起来不得不从此隐退江湖修炼了1o余年方才恢复往日的功夫。但是凭一己之力她依旧无法上“爱莲山庄”报仇所以又用了十余年的时间广收门徒集聚势力。

    林间露水深浓众人已经精疲力竭孟元敬背心被铁钩刮破衣服撕得一条一条的早已难辨颜色。

    朱渝中了丹巴上人一金钹又被一教徒的法杖扫中右腿一瘸一拐披头散模样甚是狼狈。

    孟元敬飞快地看了一眼君玉现她虽然也披头散、满脸血污却决不似自己和朱渝一般狼狈不堪相反的更显得端方高华、明媚皎洁。

    君玉依旧微微闭着眼睛朱渝冷笑了一声孟元敬赶紧收回了目光只觉得脸上一阵滚烫。他对舅舅舅母一直如父母般尊敬现听得朱渝冷笑只觉得有条鞭子火辣辣地一直往自己脸上抽打。

    “方格格你的好日子不多了哈哈。”

    情魔的笑声又凄厉又绵长积攒了二十几年的怨毒简直如鬼哭狼嚎一般听得人毛骨悚然。

    此时的情魔已经完全陷入了疯狂状态:“这些年我的魔功更加精进不知多少英雄豪杰倒在我的魔音之下甚至圣宫‘智慧殿’的木里长老都把自己的那对门神送给了我……”

    一直沉默着的拓桑突然开口平静地道:“木里上师失去‘智慧殿’的守门神后第二天就坐化了。”

    情魔冷笑道:“多害死一个也不多。妖僧你是来替木里报仇的了?”

    拓桑的声音依旧平静如水:“你错了他不是你害的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选择和行为付出代价木里付出的代价就是坐化。那是他自己的选择。”

    情魔怔了片刻。

    一直闭着眼睛的君玉慢慢地睁开了眼睛:“江之林是你的人吧。”

    情魔点了点头笑容瞬间变得妩媚妖艳:“石大小姐被拍卖的场景很好玩吧?欺侮、蹂躏、糟践、堕落……这些都是石家丫头应该为她们的母亲所偿还的孽债。哈哈哈……”她怒视着君玉“原来正是你这小子捣乱破坏我的好事。”

    “我”字尚未落口情魔口里突然出一声怪啸指着君玉做了个奇怪的手势众人心里一震那两头一直门神样立在她身边的皴猊像风一样直接往君玉扑了过来。

    “马蛤格哈嘛呜啦恰巴萨姆斯丁亚”拓桑一开口那两头来势汹汹的皴猊突地俯下身子。

    “马蛤格哈嘛呜啦恰巴萨姆斯丁亚……马蛤格哈嘛呜啦恰巴萨姆斯丁亚”拓桑提高声音连念了几句两头大畜的金黄的长毛都竖了起来浑身抖忽然出一声可怖的长啸一阵旋风般卷起惊天动地的风声远远奔了出去。

    情魔嘴里也出好几声奇怪的号令好像是指挥两只大畜的可那两只大畜早已奔得没有了踪影。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