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魔(2)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那灯笼的光芒已经微弱得几至熄灭天色却微微明亮了起来刚才那两头“皴猊”的一扑虽然未能伤到君玉但是此刻她的脸色却苍白得出奇。

    君玉一直斜斜地靠着那棵小树在微明的晨光中拓桑现那棵小树的树皮居然变成了一片暗红他赶紧伸出手去想扶她君玉摇摇头微微斜了斜身子不经意地遮住了那片血迹。

    那两头皴猊原是丹巴上人所在的西域著名教派的圣宫“智慧殿”的守护门神只有木里上师一个人懂得驱使情魔好不容易才从木里上师手里得来这一路行来两头大畜不知杀伤了多少江湖好汉情魔携了此物真是如虎添翼大有上“爱莲山庄”挑战之意现在眼睁睁地看着那两头皴猊跑远再也唤不回来她心中对拓桑实在已经恨到了极点。

    情魔死死地盯着拓桑惨笑道:“你这个天杀的妖和尚破我魔音毁我容颜现在又赶跑了我的神兽你……”情魔的嗓音越来越古怪怨毒中充满了疑惧“你到底是什么人?”

    “人”字刚一落口情魔狂笑一声顷刻间寂静的林间突然响起一声凄惨之极的女子的悲呼。这个声音并不大甚至十分嘶哑听来犹如从地狱里出一般撕心裂肺想是声音的主人不知受了多少折磨多少摧残。

    “岚妮!”孟元敬惊叫一声。

    林间一群人四面围拢来为的那人正是江之林他肥肉颤动目光游移神情得意之至。他转身向情魔行礼原本的满脸得意之情突然变得像见了鬼似的飞地行了礼赶紧移开了目光。

    情魔魔音被破后容颜回复成了一个花甲开外的老太婆的本来模样这原本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可江之林作为她的裙下之臣多年倾慕于她的如花容颜如今见得这等模样不禁心下大骇。

    情魔冷哼一声江之林想必平素非常惧怕情魔不敢多说一字低了头立在一边。

    在他的旁边一名男子手持一柄闪烁着寒光的小刀正抵在石岚妮的脖子上。

    此刻天色已经大亮了起来石岚妮头纠结面色如土憔悴得早已没了人样。她低垂着头也不看任何人神情呆滞目光散乱。

    孟元敬又急又怒怒喝一声扑了上去。

    忽听得石岚妮一声惨叫孟元敬生生停下脚步那小刀已经刺进石岚妮的脖子寸许殷红的鲜血顺着她的脖子流了下来一滴泪水从她低垂的面上滑落到地上溅起一片小小的尘土顷刻间归于平静。

    情魔咯咯笑了起来:“臭小子你再往前一步你表妹立刻就会香消玉陨。”

    孟元敬怒不可遏的转过头看着朱渝:“岚妮不是和你在一起的么?怎么会这样?”

    朱渝束手无策地站在那里他见孟元敬责问无言以对。石岚妮早前确实曾和他在一起但是5天前两人已经分开他甚至派了两名相府的卫士送她回去谁想竟然落到了情魔手里。

    君玉缓缓站了起来沉声道:“情魔你要怎样才肯放人?”

    情魔盯着那双墨玉般的眼睛长长地叹息了一声似乎有点失神好一会儿才咯咯笑道:“放人?哈哈我为什么要放人?我还要等方格格亲自来看看这样美妙的时刻……”

    说话间忽听得那押着石岚妮的男子一声闷哼一片叶子击中了他的手臂那柄小刀一下掉到了地上。

    旁边孟元敬和朱渝一左一右快步抢上江之林反应极快扯了石岚妮转身往后就退立刻三名持长剑的女子和五名劲装男子围了上来截住了孟、朱二人。

    很快围上来的人越来越多众人早已知道情魔并不纯粹是在“讲故事”而是在拖延时间等待援手但是当年的那段公案实在牵涉太广所以明知有诈也顾不得了。

    这时君玉也早已抢了上去很快击退了身边的几人冲孟元敬大喊一声:“你们还不快追?”

    情魔心中的怨毒是如此深刻如果这次石岚妮救不回来那么等待她的将是更加无休无止的凌辱和折磨恐怕要直到她的生命结束。

    但是重重包围之下孟、朱二人一时之间哪里冲得出去君玉抽出长剑“追飞”在初升的朝阳下闪烁着微微的红光。

    拓桑失声道:“君玉不可。”

    他知道君玉已经受了重伤再运功施展这套剑法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君玉却充耳不闻提了一口气掠起丈余。

    当“追飞”遇上“蹑景”。

    一道红光忽地往下冲去血痕立刻湿了一片土地。

    围攻的人被冲破一道缺口君玉厉声道:“元敬再迟就来不及了。”

    孟元敬看她一眼来不及多说纵身跃出了包围圈直往树林追去前方江之林的身影早已消失在了那片茂盛的黄桷树林里孟元敬的身影也很快跟着没去。

    而朱渝那边又有几人闷哼着倒下开了一道豁口那些倒下的人伤口处无不有一片树叶情魔疑惧地盯着拓桑她早知道一干人等中拓桑功夫最好却没想到能高到这个地步。

    朱渝提起照胆往前奔了丈余突然回过头来嘶声道:“君玉你若不死后会有期。”

    然后远远地奔了去。

    君玉松了口气撤了长剑静静地站在那里。

    此刻朝阳已经从林间升起万道霞光从黄桷树巴掌大的树叶里渗透下来洒在君玉的脸上给她脸上蒙上了一层异样的光辉疾风骤雨般围拢上来的刀枪剑戟们情不自禁地停下脚步一起望着这个天神也似的少年。

    晨风微起露珠在林中草间滚动群鸟出清脆的鸣叫扑簌簌地飞过头顶。灿烂的朝霞里情魔惨叫一声捂住了自己的面孔。

    三十几名劲装黑衣人中有十几名男子他们也许曾经是名门之后也或许曾经雄霸一方但是自从他们臣服于情魔石榴裙下时他们早已忘了自己是谁了。此刻众人见到曾经的心中女神忽然变成了一个鸡皮鹤的老太婆不禁面面相觑。

    情魔松开手凄厉地道:“快滚你们快滚……快情魔再也用不着使唤你们这群公狗了……快滚滚……”

    她龇牙咧嘴形象十分可怖那些面面相觑的男子一个个往后退去很快走了个七七八八。

    情魔转过头瞪着拓桑如果目光能杀人的话拓桑不知已经死了多少次了。

    她咬紧牙关握着手中的小琴一步一步走向拓桑才走出几步只听得一片此起彼伏的惨呼竟然是刚刚退去的那群男子所出的。

    十几名红衣宽袍的教徒已经龙卷风一般围拢来。为的正是丹巴上人。

    一见拓桑十几名西域僧一起恭敬行礼丹巴上人道:“‘博克多’待我们拿下这个妖婆就可以找到那东西了。”

    情魔怒极返身快捷无伦地举起手中的小琴向丹巴上人胸口击去丹巴上人金钹一迎情魔一击不中小琴坠地情魔惨笑一声丹巴上人的金钹正击中她的心口。情魔倒在地上喷出一口血来就此气绝身亡。

    丹巴上人大笑一声蹲下身子在情魔身上搜出一干事物看了看喜形于色的收入了自己囊中。

    那个曾两次出手教训朱渝的女子平素最得情魔信任又伤心又愤怒抢上一步也顾不得去扶情魔的尸举刀便向丹巴上人砍去。

    丹巴上人金钹击出女子哪里是对手眼看就要身受重伤。可也绝不后退忽听得拓桑道:“上人住手。”

    丹巴上人生生收了金钹不解地望着拓桑。

    丹巴上人不敢违逆却转向情魔的一干侍女“这些孽障都去罢”。丹巴上人一挥手两只金钹飞出其中一只正擦中一名女子的脑袋左边脑袋当即掉下了半个女孩子哼都没哼一声就倒了下去脑浆溅出老远。

    另外一只正飞向右边的一个女孩子一股大力迫来女孩子早已吓得魂飞魄散眼前忽然一亮金钹已到了拓桑手里。

    “上人你这是干什么?”拓桑怒喝一声。

    丹巴上人想必是第一次见到拓桑这样的神情满面惶恐地退了下去。退了几步忽然看见不远处的地上一把寒光闪烁的古剑眼睛一下亮了起来。

    自从那群教徒出现后拓桑没再看过君玉一眼此刻顺着丹巴上人的目光望去刚才天神般笔直站立的少年不知什么时候又斜斜靠在了一棵很大的树上。那树的苍老的树皮和君玉右边的袍子上都凝结了一片暗红的血迹。君玉双目紧闭竟连自己的长剑坠地都毫无知觉。

    拓桑冲了过去扶起她惶然大叫了一声。

    君玉慢慢睁开眼睛看了看场中那些女子低声道:“让她们走吧。”

    拓桑向一众西域僧高声道:“你们立刻退出寒景园。不得拦截所有离开寒景园的人等。”

    丹巴上人嘀咕几声虽心有不甘却不敢违抗转身带领一众僧人离开了。

    这些女子一直奉情魔为尊完全凭情魔的命令行事目睹情魔死去也不知道是为情魔悲哀还是为自己可怜一个个神情木然不知何去何从。那个十分忠于情魔的女子挥挥手和身边的另外三名女子抬了情魔的尸体转身就走。

    眼看那位女子就要走过身边君玉叹息一声嘴巴微张却气若游丝不出声音来。忽觉得背心涌起一股温暖之气君玉强提了口气道:“这位姐姐留步在下有个不情之请。”

    那女子停了下来双目含泪望着君玉。

    君玉道:“舒真真这寒景园的主人也在你们手里罢?”

    那女子迟疑了一下往后奔了大约三丈远正是刚才情魔站过的地方。女子停下忽然将行道旁的一颗小树连根拔起露出一块石板来。女子在石板上重重叩了三下石板立刻从下面被掀开似乎是一扇活动的石门两个女子押着一个身材瘦小的女人走了出来。被押着的女人果然是舒真真。

    “舒姐姐。”君玉轻喊一声。舒真真目光转动却开不得口来看样子是被点了穴道。

    两个女子松开手来那忠于情魔的女子拉过舒真真在她肩上推拿了几下给她解开了穴道。

    君玉道:“谢谢。”

    那女子也不回答看看静静默立一旁的拓桑心中愤恨却知自己不是对手抬了情魔加快脚步走了。

    君玉望着她们的背影叹息道:“你们的仇家实在太多了最好就近埋葬了情魔从此海角天涯过另一种崭新的生活。”

    那女子回头看她一眼没有做声一声令下众人飞快远去了。

    君玉看看身边的拓桑笑了:“多次援手无以为谢呵。”

    拓桑别过脸去没有开口也没有松开抵着她背心的右手。

    君玉平静地道:“还劳烦拓桑先行离开我和舒姐姐有要事商量真是抱歉。”

    舒真真看到君玉眼神一转明白了她的意思立刻点了点头:“寒景园有些事情不足为外人道我要和君玉慢慢商议大师请。”

    拓桑慢慢地撤了掌力沉默片刻一转身身影很快没入了林中。

    方才杀气腾腾的黄桷树林变得如此安静阳光下各种鸟鸣声甚至露珠在草尖、叶上来回滚动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君玉的身子一个踉跄舒真真飞快地伸出手去君玉的身子几乎全部靠在了她的身上。刚才她靠了拓桑输入的真气勉强支撑了片刻众人一走她心里一松再也支撑不住嘴角边又浸出血来。

    “君玉”舒真真这才现君玉伤得如此严重急得声音都颤抖了起来她虽然被琴魔囚禁了几天不过情魔只封了她的穴道倒没有令她受什么折磨功力也尚在。她立即双掌扶在君玉背心对方竟然毫无反应。君玉摇了摇头:“舒姐姐别费心了我们……先找个安静的地方再说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