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蕊夫人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窗外的阳光如此明亮地照耀在寒景园林木森森的上空这片寒景园的大书房却一片冷然。

    舒真真抱起君玉踉跄地跑了出去她的心里一片慌乱双腿都在颤抖。

    她来到那条青石板铺就的行道上停下刚刚情魔的侍女拔起的那棵小树还扔在那里寒景园里的人群已经全部退去那个石板依旧掀着露出几级窄窄的石梯通往下面。

    舒真真稍微迟疑了一下抱着君玉走了下去。

    走完七八级石梯下面是一条黝黑的通道。舒真真被关在这里好些日子早已习惯了这样的黑暗。

    她往前奔了十几丈远前面是两间石屋舒真真松了口气因为左边的一间石屋大门洞开里面巨大的牛油蜡烛还在燃烧。

    外面虽然是盛夏酷暑这地下的石屋里却非常凉爽正好适合修养。舒真真毫不犹豫地冲了进去。石室里有一张长长的石椅椅上铺着一条薄薄的蜀绣垫子隐隐透出丝丝暖意。

    舒真真将君玉放在石椅上让她侧身躺着。君玉的背心有一片凝固的血迹正是丹巴上人金钹击伤虽当时尚不足以致命但后来再施展“手挥五弦”这套剑法时终于伤及五脏六腑再无活命之理。

    舒真真心里涌起一股巨大的悲伤她默立片刻目光望向面前的石几。

    石几上零散摆放着不少物件这些都是情魔遗留下来的。

    舒真真拿起一块牛角牛角上雕刻有蝎子和四脚怪虫等毒虫图案以及各种各样的毒咒象征符号显然是情魔从不知哪个西域僧手里骗来的。牛角里盛满了各种各样形状古怪的药囊。

    舒真真将这些药丸、药囊一股脑地全部倒在了石桌上粗略分了一下类最后选了两种拿在手上。这两只药丸分别盛在两只碧绿和朱红的瓶子里取出来一看两种药丸绿的晶莹剔透红的色如玛瑙都有着淡淡的香味。

    舒真真反复地闻着这两种药丸比较了很久也拿不定主意。这时君玉的鼻息已经越来越微弱舒真真扶起君玉一咬牙将两颗药物全给她服了下去。

    可是君玉依旧双目紧闭任舒真真怎样大声呼喊都无济于事。舒真真越来越害怕不停地伸手探她的鼻息好在一直还有微弱的呼吸。舒真真稍稍镇定下来打了水来给她擦洗干净面孔整理干净了头。

    这时君玉身上的袍子已经满是血迹又划破了几条口子。舒真真到墙角打开一只木箱木箱散出淡淡的清香里面全是衣服。

    这些衣服都是情魔的情魔爱美到了极点每每外出总带着大批新衣物以便随时更换而只要是穿过一次的衣服就决不会第二次上身不是扔了就是赏赐给了侍女因此箱子里全部是崭新的衣服。

    舒真真挑了一件月白色有着淡蓝花纹的衫子给君玉换上这些事情做完君玉依旧一动不动地闭着眼睛。

    也不知过了几个时辰君玉睁开眼来见舒真真正在往石桌上的盘子里放一些新鲜的瓜果。

    舒真真听得声音转过身来心里一喜眼睛一花差点跌在地上。

    “君玉你可醒过来了。”

    君玉的眼珠转了转露出很淡的笑容舒真真抓住了她的手急忙道:“你觉得怎么样了君玉?”

    君玉看看桌上凌乱的药丸轻声道:“舒姐姐你给我服的是哪一种药?”

    舒真真赶忙将其中的两个小瓶子递了过来:“就是这两种你看……”

    君玉微笑着闭了闭眼睛舒真真心里一沉她已经现君玉的手根本动不了了再看君玉的腿也已经完全麻木了。

    舒真真头上冒出汗来:“君玉这药这药……”

    原来这两种药一种是用捕蝇草的触须提炼的麻醉剂一种是用“鸡血藤”特制的毒药。两种药物混在一起虽然令君玉暂时醒了过来全身却动弹不得了。

    舒真真呆若木鸡地站在那里好半晌突然将手里的两个瓶子扔在地上碧绿的、鲜红的水晶碎片亮晶晶的散在地板上被明亮的蜡烛反射出彩色的光芒煞是夺目。

    君玉看看那样夺目的碎片微笑道:“舒姐姐如果不服这药我可能已经死了现在虽然动弹不得但是我们至少还可以说说话这不是很好么?”

    舒真真呆了片刻哑声道:“我去找个最好的大夫来”。

    君玉摇了摇头:“舒姐姐没用的我最多还能熬三五日天你请谁来都没用了。”

    舒真真看着那张平静之极的脸那张脸上很快闪过一丝悲伤的神情却毫不慌乱依旧微笑端然。

    舒真真心如刀绞她虽然才认识君玉不久可是早已把她当作了自己唯一的亲人此刻眼睁睁地看着君玉就这样躺在那里生命一点一点流失自己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君玉看了看四周“舒姐姐天已经黑了罢?”

    舒真真看看她干裂的嘴唇和白得如透明的纸一样的脸色强笑着点点头拿过一叠鲜红的水蜜桃和西瓜切片这是她趁君玉昏迷期间去外面弄来的。

    君玉这时已将石屋看得比较清楚一些了石屋很大除了两张石椅和一张石几外别无其他物事。石几上的情魔的物事早已被舒真真清理到了左边的角落。右边的角落里却放着不少干粮、清水以及照明用的灯笼和巨大的牛油制成的蜡烛。而左边的角落里还堆着不少稀奇古怪的东西。最奇特的是一件十分古老的长袍这长袍不知是用什么料子制成的也没用衣架居然就能那么立在那里上面还有一顶用金银打造成的金冠起码重达二三十斤。

    君玉笑了:“好家伙这黄金袍子穿在身上可不好受。”

    舒真真苦笑道:“我竟然不知道自己家里还有这种东西。”

    君玉想起丹巴上人对情魔那种恨之入骨的眼神眨眨眼睛:“舒姐姐这个东西大概不是你家里的应该是情魔的这黄金袍子好像是‘护神喇嘛’穿着降神的神袍。”

    情魔也真是厉害看来这些东西肯定是那个木里上师心甘情愿送给她的。否则谁能从“圣宫”带出如许庞大的东西?从那两头皴猊到牛角、古袍以及一些匪夷所思的金刚杵也不知情魔是如何千里迢迢地把这些东西带到这里来的。

    舒真真道:“这里还有好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要不是情魔把我抓住我还不知道寒景园里居然还有这么一层地下室。”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