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心薄幸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快到青羊宫时君玉忽然见到前面一个人影一闪却是一个西域僧。她心里一动立刻追了上去那西域僧越奔越快正是往昭觉寺方向而去。

    君玉不紧不慢地跟在他后面不一会儿那西域僧已经到了昭觉寺附近的小山上。这时对面忽然走出另一个十分高大的僧人正是丹巴上人看样子他早已等在这里。

    那西域僧见到丹巴上人立刻停了下来摸出一样东西恭恭敬敬地递了过去:“这是从秘道里找到的。”

    君玉藏身在一棵大树下也看不清楚那是什么东西只听丹巴上人哼了一声似乎颇为失望。

    那僧人低声道:“博克多已经静坐三天了现在出来没有?”

    丹巴上人点了点头转身就往山坡下的别院禅房走去。

    这别院正是昭觉寺招待外来贵宾的地方拓桑来到蜀中正是下榻这里。

    此刻太阳正中要做梁上君子也颇为不易好在周围树木繁茂幽深寂静没有什么来往僧众君玉跃身上了一棵巨大的黄桷树繁茂的枝叶立刻将她的身形完全隐藏了起来。

    从黄桷树上居高临下望去别院的禅房里满是黄衣僧君玉早前见过的一干面孔全在里面而那群红衣僧却一个也没见到上位端坐之人正是拓桑。

    一干和尚均神情肃穆忽听门吱的一声推开丹巴上人和那个西域僧走了进来。

    丹巴上人向拓桑行了一礼退后两步拿出了那样东西展开依稀正是那喜马拉雅王子的壁画拓刻。

    丹巴上人道:“博克多王子的壁画在此他身上的钥匙也已经被取走了佛牙自然应该在那个密室里我认为我们还应该再去找一下若是让拉汗教的人先找到……”

    “不用找了已经没有佛牙了。”拓桑道。

    “那地图?”

    “在我出了密室后立刻就毁掉了。”

    丹巴上人自从见到君玉好端端地从秘道里出来后心里一直隐隐猜测是因为佛牙的缘故但是却不肯死心存了万一的希望趁拓桑在禅房静坐的三天里又回到密室仔细查探自然是一无所获。丹巴上人盯着他神色有些惶恐又有些愤怒:“博克多您毁了佛牙?为了那少年?”

    拓桑平静地点了点头。

    一干西域僧皆面露惊惶之色君玉曾和他们多次交手从来不曾见到他们这种如大祸临头般的神情自己心里也十分紧张。

    君玉虽然对他们的教务了解不深但是也知道近年来他们和“拉汗教”分歧颇大冲突有越来越激烈的趋势。“拉汗教”跟他们原本是同一教派后来分化出去逐渐分庭抗礼。和中原那干豪杰的寻宝心理不同两教进入寒景园完全是为了争夺“佛牙”。现在佛牙被毁不知又会掀起什么腥风血雨。

    有好一段时间的沉默丹巴上人的额头隐隐浸出汗来:“这次拉汗教的使者也出动了我们又失去了佛牙……拉汗教早就在找我们的把柄……”

    拓桑立刻站了起来:“事情紧急大家即刻启程回宫后我自会交代。”

    一干西域僧鱼贯经过君玉隐身的那棵大树行动十分迅捷。君玉一动不动地隐身在树梢的浓密枝叶里见拓桑经过时忽然停下脚步静立了一会儿身形一晃已经远去了。君玉跃下树来一干人等早已无影无踪。

    第十六章

    君玉来到浣花客栈只见孟元敬正站在门口不知已经张望了多久。见了君玉他立刻喜不自禁地迎了上来。

    君玉道:“岚妮她们呢?”

    孟元敬神情有点尴尬:“爱莲山庄有事她们几天前就动身了。”舅母虽然如此说但是他知道舅母不愿见到君玉所以提前动身了。

    君玉笑道:“劳你久等。我们也立刻启程吧。”

    孟元敬早已收拾好了一切连君玉留在客栈的爱马“小帅”都早已叫人刷洗得干干净净。二人立刻上路一路上孟元敬的情绪十分低落快走出成都地界孟元敬才闷闷地道:“君玉我们就快不同路了。”

    君玉笑了:“谁说我们不同路我还要再去一趟江南。”当下将卢凌和越窑的谈判简单讲了一下。

    孟元敬一直以为她会直接回凤凰寨现听得君玉如此说不禁喜上眉梢。这些天来他一直闷闷不乐此刻得知君玉还要再下江南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来只觉得四肢百骸一阵舒畅惆怅尽扫。

    孟元敬心情大好二人一路快马回的时候可比来时快多了不到二十天马入扬州。

    孟元敬自然极力邀请君玉去他家里君玉想着诸多不便借口卢凌等人已在“涟漪客栈”等候婉拒了他的好意答应他改日再登门拜访。

    ………………………………………………………………

    “爱莲山庄”大门紧闭孟元敬敲了好一会儿门门才匆匆打开一个侍女探出头来见了他面露喜色:“少爷快请进。”

    孟元敬来到客厅只见方格格独自坐在客厅的檀香木椅上面上有一层深深的悲伤之意。孟元敬知道这些年来舅舅和舅母之间的关系并不如江湖上形容的郎才女貌、神仙眷侣。此刻见到舅母这等模样心里也有点恻然低声问道:“舅舅怎么样了?”

    方格格摇了摇头冷然道:“你舅舅已经闭关。家里无论出了什么事情他也不会知道。”

    孟元敬摇了摇头:“岚妮还好吧?”

    “她现在是闭门不出。”方格格面上的笑容十分惨淡:“经历了这样两次惊吓我们真是对不起她。”方格格又叹息了一声声音十分疲倦:“你去看看她吧。”

    孟元敬走出客厅刚穿过外面的花园忽见一个人影从树后闪过来正是石虹妮她笑着冲孟元敬招招手:“哥这边。”

    石虹妮娇憨地吐吐舌头神情十分苦恼:“姐姐和母亲最近都不怎么开口父亲又闭关家里冷清清的我都快闷死了。”

    “你姐姐在哪里?”

    “在房间里一步也不肯出来。也不肯见任何人。”

    孟元敬走了来到石岚妮的房间敲了敲门只听石岚妮冷冷的声音道:“别来烦我。”

    孟元敬大声道:“是我。”

    房间里静默了片刻只听得石岚妮轻声道:“哥君公子可脱险了?”

    孟元敬道:“君玉很好你放心。”

    里面又变得寂静无声孟元敬苦笑了一下对石虹妮道:“你要好好照顾你姐姐。别乱跑。”

    石虹妮噘了嘴巴眉毛皱成了一团:“真不知这样的日子要到何时。对了汪均哥哥家里送来请柬两天后有荷花大会你去不去啊?”

    孟元敬点了点头石虹妮十分高兴地做了个鬼脸“我也要去。”孟元敬本想阻止她但想到她小小年纪家里经历这许多事情整天生活得压抑而沉闷心里不忍只好点了点头。

    ………………………………………………………………

    君玉到得“涟漪客栈”早有莫非嫣以及卢凌和白如晖带着几个兄弟迎了上来。莫非嫣常驻凤凰寨协助赵曼青主管寨中事务平常极少的外出交易也只限于北方几省的盐、茶等交易。

    此刻君玉见了她不禁喜出望外道:“非嫣你怎么来了?”

    莫非嫣嫣然一笑:“你忘了我是江南人?我可是在越窑边上长大的哦。卢大哥叫我随同前来看看质量我也就大言不惭地来滥竽充数了。”

    此次和越窑的交易数量甚巨多达2o万件瓷器。越窑自古以来是进贡的上品凤凰寨在和一群波斯商人的茶叶交易后这群实力雄厚的波斯商人下了订单要求收购一批越窑走海路远销伊朗、月食、波斯湾等地。

    这是八大越窑第一次和凤凰寨做生意由于订单巨大而且交货方式出现严重分歧所以迟迟未能签订合同。在僵持的这些日子里他们已经派人打听了凤凰寨的背景八大联盟心下早已有了决定现在见到君玉亲来更无异议尽管他们认为交货方式有点难度但是也同意了凤凰寨提出的条件双方很快达成一致意见缔结了合约。

    由于当天有一批瓷器出炉众人第一次亲历如此精美的瓷器出炉一个个惊叹不已。众人回到客栈已是黄昏十分了。

    上到二楼客房只见君玉等人的房间门口站着八名士兵还摆放着许多箱笼。众人见了这情景都有点意外。这时隔壁房里走出两名武官见了君玉其中一名立刻大笑着迎上来:“君公子你好。”

    此人竟是汤震军中的大将苏赫察曾和君玉有过一面之缘。

    君玉回礼道:“苏将军久违了。有何要事?”

    “无事无事只是叙旧而已。”

    君玉看看旁边那些箱笼知道苏赫察并不纯粹是为了“叙旧”而已。果然苏赫察立刻道:“汤元帅得知公子南下已在帅府备下水酒还请君公子明日赏光前来。”

    汤镇是朱丞相派系的红人年初议和之后更被封为“威武大元帅”。

    君玉肃然道:“君某本山野之民不敢叨扰汤元帅的家宴还请二位谅解。”她看了看那些箱笼:“无功不受禄还劳烦苏将军将这些东西物归原主。”

    苏赫察看她态度坚决不能再劝挥挥手一众士兵抬起了箱笼快步走下楼去。

    众人刚吃过晚饭楼下又报有访客说是汪均来访。

    汪均坐下拿出一张请柬要君玉去“陋居”欣赏荷花。“陋居”的荷花、“爱莲山庄”的梅花并称江南二景都是鼎鼎大名的此时方7月初正是荷花盛放的大好季节。每年的这几天汪家都要大开庭园遍请亲友、世交和江南名门前来赏花。

    君玉笑了:“汪兄家里这场盛会君玉再忙也会来叨扰的。但是由于我们和越窑定下的货物最终走海路第一批货物已经启程我明天要去港口确认了相关事宜可能会晚一点到。”

    “好我就等着你好了。”

    汪家著名的荷塘足足有1oo亩周围是参天的树木东边一角砌了朱红栏杆远远望去真是“遮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从五天前开始稍远的观光客人已经陆续抵达而从今天早上开始近郊的故交也已经陆续抵达了。

    已近中午汪均不知已经在大门口张望了几回依旧没有君玉的踪影。孟元敬也早到了和一般老友叙话半晌见汪均这个样子不禁问道:“汪均你干吗呢?君玉一诺千金说来就一定会来的。”

    汪均尚未答话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哈哈大笑孟元敬皱了眉头那嚣张而来的人可不正是朱渝?汪均乍一见到这不之客愣了一下。朱渝不以为意大摇大摆地径直走了进去一副彻底的目中无人。

    此时夕阳方斜空气里吹拂的风开始凉爽起来在荷塘和松林相交的青石小桥上突然走来一位穿蓝袍子的少年。

    孟元敬笑着喊了声“君玉”刹那间荷塘周围的林间、路上突然涌出了无数女子看样子除了前来赏花的江南佳丽连四大家族的女性都出动了。

    原来这些江南名媛从爱游玩的石虹妮口里得知“凤城飞帅”大名盛名很快传遍江南闺阁是以各地女子趁着汪家的荷花大会竟然倾巢出动为的就是一睹这位传说中的“凤城飞帅”之“真容”。

    孟元敬一见这等阵势也不禁怔了而汪均更不知道自家的这次赏花大会竟然汇聚了如许之众的佳丽名媛自他记事以来“陋居”的花会从来不曾有过如此多女性环顾四周他居然现自己的母亲和祖母也全体出动了惊讶之下甚至忘记了前去招呼君玉。

    君玉这些年来早已见惯了这种阵仗自是不已为意微笑的目光投向一群一群的女子走了十几步忽地看见左边路上一位头花白的老奶奶和几位年长的妇女不禁笑着停下了脚步冲这几位较为高龄的女子深深鞠了一躬。

    老奶奶虽然头花白精神却十分矍铄大声笑道:“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老身竟然是做梦也想不到世间竟然有如此神仙样的少年。”

    汪均上前一步恭敬地点了点头目光转向君玉:“这是我祖母和母亲……”

    君玉和一众年长的女性见过礼抬起头四周已经围满了女孩子。她微微一笑目光所及处女孩子们有的红了脸有的低下了头偷笑有的三五成群围在一起窃窃私语。

    一个大胆的小女孩子上前几步将手里的花儿递了过来怯生生道:“哥哥给你。”

    君玉虽然男装多年但是听得别人叫自己“哥哥”还是头一遭不禁大乐接了花儿笑着轻轻拍了拍小女孩的脸儿。其他女孩子见了竟纷纷将手里的花朵抛了过来洒了君玉一身。

    君玉随着孟元敬、汪均等人好不容易穿过重重人群来到特意为赏荷搭设的精致荷亭刚一坐下一个红衣少女奔了过来模样娇憨正是石虹妮。

    君玉见只她一人却不见石岚妮的踪影心里喟叹了一声低声道:“你姐姐可好?”

    石虹妮扁了扁嘴巴几乎要哭出来的样子“我姐姐很惦记你可是她不愿意出门。”

    君玉尚未回答忽听得一阵十分嚣张的大笑声传来正是朱渝。他也不和任何人打招呼只是冷冷地看了一眼君玉依旧是那种冷淡而嘲讽的微笑:“你来附庸风雅庆贺自己没死在蜀中?”

    石虹妮恨恨地看了他一眼石岚妮回家这些天朱渝从来不曾前去探望。她知道姐姐在等着这个人可是这人却一副没事人的样子想必早已将姐姐忘到九霄云外了。

    朱渝完全目无旁人的样子石虹妮恨恨地拉了孟元敬:“哥我讨厌这里我们去那边。”

    孟元敬看看君玉君玉点了点头。

    汪均十分恼怒想怎样又不好怎样只得由他。其他人也十分没兴转眼之间荷亭里只剩下了君玉和朱渝二人。

    朱渝冷冷地看她几眼突然道:“我最讨厌你这种人了无能谁到了你面前就会不由自主地黯然失色有时我真的十分不想看到你。”

    君玉苦笑了一下:“每次见到朱公子也并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事情。”

    她看看石虹妮恨恨远去的背影叹息了一声:“朱渝你总该去看看岚妮的。”

    “哈”朱渝怪笑一声:“君大公子有怜香惜玉之心我朱渝可从不单恋一枝花。”

    君玉沉声道:“无论如何她曾和你蜀中同行难道你就没有一点责任?。”

    “我有什么必要回答你这个问题?”朱渝翻了翻白眼“你若喜欢我可以把她让给你。”

    这一瞬间君玉只觉得眼前之人又和小时候一样讨厌莫名如果说少时的朱渝因为恶作剧尚可以被原谅可现在这个男人简直令人憎恶。

    尽管这一丝嫌恶的表情只是一闪而过朱渝也清楚地看到了他忿忿地冷笑道:“我父亲、方格格哪一个不是你母亲的大对头?可你搭救了你的仇人后还惦记不休……你知不知道你这圣人模样令我十分讨厌……”

    君玉截口道:“你和石岚妮并不是我的仇人。我母亲早已长眠所有的往事也早已烟消云散。”

    朱渝顿了好一会儿才冷笑道:“你知不知道你这种高高在上的姿态常常让我抓狂?”

    君玉沉默了。

    朱渝有些揶揄地笑了:“你看你就是这样。大名鼎鼎的凤城飞帅一诺千金的凤凰寨主天下女子的梦中情人对任何人都可以毫无理由地伸出援手‘宁可天下人负我切莫我负天下人’——你已经不是人是神了你知道吗?你比孟元敬更让我厌恶。我常常在想这样的万人偶像会不会有轰然倒塌的一天……”

    君玉也冷笑一声:“可是你指责我的这些就足以为你的负心薄幸开脱么?”

    “女人如衣服谁叫她们痴缠不休。”

    君玉厉声道:“难道你就可以因为她们的痴情而随意践踏折辱?”

    朱渝一时之间张口结舌只觉无言以对冷笑几声拂袖而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