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份被疑(1)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促使君玉做出提前离开的决定是在收到东方炯出的最新情报之后。当天晚上信鸽传来消息报告寨中生了一件大事。原来自年初大风口一役凤凰寨名声大炽各方豪杰来投寨中精兵立刻扩充。可是这些八方来投之士不少是漠北一带的绿林和黑道人物。这些人自恃武功谁也不服气谁也不听从集中训练的教官的安排各自为阵甚至到凤凰城中喝酒闹事、打架斗殴已经生多起恶**件。

    越窑瓷器交易已经完全敲定君玉再也无心逗留卢凌和白如晖也早已拜访了江南一些较大的客商安排好了一切于是君玉决定明天立刻启程回寨。

    她早已和汪均等人辞了行也给孟元敬捎了消息。一切准备停当已是中午。小二忽报汪均来访。

    汪均一向直率此刻的神情却有点犹豫君玉有些意外汪均低声道:“有个人想见君公子一面不知公子意下如何?”

    君玉笑道:“既是汪兄的朋友不妨请进一叙。”

    汪均大喜也不回话立刻出门跑下楼去。片刻之后汪均带了一个锦衣的青年男子进来。男子见了君玉表情十分惊异。

    汪均见他惊异的样子赶紧道:“七王爷这位就是凤城飞帅君玉。”

    七王爷回过神来大大地行了一礼:“久仰‘凤城飞帅’大名竟是如此一位翩翩佳公子。小王生平所见之人加起来也不及飞帅的一半风采今日得见高贤足慰平生。”

    君玉淡淡一笑回礼:“不知七王爷有何贵干?”

    七王爷细细地看她好几眼道:“小王生平喜欢结交英雄豪杰得知飞帅现身江南特上门拜访还望不曾打扰公子清闲。”

    君玉微微一笑这七王爷如此礼贤下士必然是有所图谋所以也不开口向他望去果然七王爷叹了口气皱了眉头:“现在山东、河北等地蝗灾、旱灾严重近年庄稼颗粒无收饥民流离盗贼四起几股反贼声势尤盛而边境上赤金族和胡王大军虎视耽耽再加上东南沿海又有倭寇骚扰真是内忧外患不堪其虞朝廷中文官爱钱武官怕死真有事情了也指望不上他们……”

    君玉早已听出他着意接纳的意图来了只觉意兴阑珊朝廷中也不是无人可用但是朱丞相权顷朝野排除异己想孟元敬何等出色之人也终落得身贬庶人身处草莽。

    她不由得仔细地打量了一回这个七王爷也难得在一般酒池肉林的皇家子弟中还有如此清醒之人连汪均这样的好汉也被其网络帐下这人想必也有些过人之处。

    七王爷是诸皇子中最尚武的一个曾经在边境战争中立过一些战功被封为天下兵马大元帅。但是其实过半兵权是被朱丞相的嫡系把持的。当今皇上已经卧床一段时间尚未立下太子;朱丞相和三皇子过从甚密因此七王爷一直在暗中扶植势力尤其是希望在军中扶持自己的势力。去年他和朱丞相都派出亲信笼络彭东却现君玉才是真正的主事者。

    七王爷道:“现在朱丞相在朝中大权独揽并掌握了过半兵权但是在对胡族和赤金族的战争中却是屡战屡败‘凤城飞帅’统领的凤凰军威名赫赫按照目前的军功君公子若肯为朝廷所用实是国家之大幸。君公子若同意小王会立刻上报朝廷让你得到应有的嘉奖和军功而非让彭东那种庸才白白领受了一切……”

    “君某生性懒散不愿为了官名约束自己王爷好意心领了。”

    七王爷看君玉语音平淡却是态度坚决又道:“听说孟将军和公子是知交好友年初的决战孟将军为汤震掣肘打压我已禀明朝廷让孟将军官复原职到东南前线剿灭倭寇。”

    君玉喜道:“能启用孟将军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七王爷立刻道:“若能再得公子这般人才岂非更是国家之福。”

    君玉笑了起来:“我在凤凰寨散漫怪了还请王爷恕罪。”

    七王爷不便再说什么站起来大笑道:“人各有志无论如何能识得公子如此人物亦是人生一件幸事。今天冒昧打扰还望后会有期。”言毕告辞而去。

    汪钧走在了后面低声道:“君公子汪钧多有得罪”。

    君玉笑笑正色道:“汪兄切莫如此我看当今朝廷也只得这位七王爷尚自清醒而且对内外的形势有一定的判断对朱丞相也多少是个牵制。当今文官武官基本分为两派攀附者非七王爷便是朱丞相很少有能够独立为官为人为事的所以我无意为官更无意卷入这些政治纠纷里。”汪钧虽然和君玉认识不久但是几次交往下来对她大为折服出面为七王爷邀请她原本也是碍于七王爷情面推辞不得见君玉并不责怪才松了口气。

    七王爷走后君玉和莫非嫣又外出了一趟返回客栈已是黄昏十分老远地就见到一个人在门口踱来踱去却正是孟元敬。

    原来孟元敬一接到君玉明天就要离开的消息马上就从家里赶来了。他心想这一走再见不知是何夕而君玉恰恰又离开了所以他一直等在客栈门口白如晖等请他进去等也不听只是一直心烦意乱地在门口徘徊。

    见得君玉孟元敬大喜迎了上来却期期艾艾不知说什么好一会儿才道:“君玉出去走走罢?。”

    君玉不知他有何要事却也欣然答应了。

    两人走了一程已到了一片小小的树林边周围有几棵参天古木。一路上孟元敬支吾着想说什么却总是开不了口。

    自从蜀中归来后君玉察觉他的态度多多少少总是有点异样孟元敬是她少时最重要的朋友两人几番共度难关是以决不希望因为一些无谓的猜忌而产生隔阂她想叫住孟元敬孟元敬却神不守舍地走出老远了。

    孟元敬走了好一会儿回头现君玉已经在身后的一棵银杏树边坐下了立刻尴尬地转身回来也在君玉身边坐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