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绝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道:“前几天七王爷来找过我。”

    君玉笑了笑:“他今天也来找过我汪均这等人都能投奔他帐下此人想必也有过人之处。”

    孟元敬沉默了一下忽道:“这一别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了。”

    君玉笑道:“那可说不定了你如果开赴东南前线剿倭寇要想再见面还真是不容易。”

    孟元敬痴痴地看着她的笑脸忽地叹息了一声:“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啊。”

    孟元敬本来是个生性十分豪爽之人此刻声音里竟有无限的离愁别绪君玉心里也觉淡淡的怅然微笑着沉默了。

    “二位好兴致竟然在这里欣赏斜阳。”一个懒洋洋中透出习惯性的讥诮的声音在二人背后响起。

    君玉也不回头除了朱渝谁还会有这种声调。

    孟元敬更是对他没什么好脸色漠然着当他不存在。

    夕阳将并坐一起的二人的身影拉得长长的显得无限亲密。朱渝盯着这双长长的影子忽觉得万分刺眼冷冷地道:“江湖传言你二人双剑合壁天下无敌朱渝今天来领教领教。”

    孟元敬此时哪里有心思和他较量君玉淡淡地道:“你几时也听起了什么江湖传言?”

    朱渝见二人均是同样神情本已刺目之极这话听得更是刺心冷笑道:“嘿嘿我曾亲眼目睹双剑的威力莫非你二人真认为天下无敌我不配和你们较量?”

    孟元敬本就心烦听他一再胡搅蛮缠不由得火起腾地站了起来:“你要较量就较量也不用什么双剑合壁你先赢得了我再说。”

    朱渝更不搭话竟然立刻抽出“照胆”就向孟元敬攻去。

    “蹑景”出微微的红光两把宝剑一碰各自荡了开去。孟元敬急忙跳出圈子朱渝哪里肯收手又举剑攻来孟元敬也自恼怒反守为攻。

    朱渝冷笑道:“今天我倒要看看你这个什么武状元到底有何真本事。”

    他自从听了朱四槐“兰茜思只有女儿没有儿子”这话这些天来心里郁闷堆积又看到两人神情如此默契更加怒从心起竟然一剑狠似一剑。

    此刻太阳已经完全沉了下去想到君玉明早就要离开再无叙话之时孟元敬虽然十分厌恶他但也不愿在这个关键时刻和他做无谓的缠斗两人功夫在伯仲之间此刻他心里大急只想赶快脱身剑法便有了破绽。

    朱渝觑了个漏缺一剑向君玉刺来大声道:“君玉你们两个从小就是一伙的何不一起上让我领教领教你们那什么‘手挥五弦’……”

    这一招用了十成的功力攻来朱渝的目的就是要迫君玉出手君玉当然明白他的用意虽然极不愿意和他动手无奈这招威力实在过大由不得她多想“追飞”出鞘瞬间“蹑景”和“追飞”各自在满天的彩霞中划出一道微弱的黄、红色彩朱渝退后一步脸色大变“照胆”忽然以迅雷之势刺向孟元敬。

    本来一招逼退朱渝后君玉已经收剑孟元敬心里想着其他事情更是无心再战无奈朱渝这一剑的度委实太快君、孟二人几次对敌后早已有了相当默契不加思索之下双剑挥出晚霞中一道鲜血突然洒落。

    朱渝的雪白衣衫被“追飞”划破了一道长长的口子君玉本就不欲和他硬拼下手自然有所保留这伤也不过是一点小小的皮外伤此刻晚霞在天君玉现朱渝的目光竟然充满了怨愤和一些说不清楚的可怕的东西。

    饶是她一向大胆镇静也呆了呆。

    “哈哈哈……”朱渝狂笑着远去手臂上的鲜血染红了一截白色的袖子。

    孟元敬看着他充满怨恨的背影远去一时之间也作声不得。

    君玉心里暗自叹息了一声她虽素来不喜朱渝此人有时甚至还有点憎恶他但是今天出现这个局面也实非所愿。

    孟元敬看看她君玉意兴阑珊地看看西边的晚霞两人告辞各自向相反方向而去。

    回到凤凰寨已近中秋。

    北方的天空已经溯风凛冽充满寒意风沙也日渐多了起来。就在上个月异军突起的赤金族大军和朝廷大军在龙城和狼居胥山三次会战三次大战朝廷折损近1o万大军在赤金族铁骑之下狼居胥城的守军望风披靡。朝廷紧急派遣东南一带著名将领许衡增援许衡一直在东南一带抗击倭寇此次北上倭寇再告猖獗。而山东、河北、河南一带连年大旱朝廷赈灾不力自四月初开始的饥民暴动迅扩大到现在已逾十万之众朝廷认为流民暴动的灾害更大过于边境的危急再次派遣汤震一部大军赶赴前线镇压。

    寨门一开早有赵曼青和林薇等一干女子迎了上来。众人进得寨门看见寨中树上挂满灯笼彩带小孩子们嘻嘻哈哈地跑来跑去十分兴高采烈显是为明日的中秋做足了功夫。

    寨中大小头目早已等候多时君玉立刻带了莫非嫣、卢凌等人去议事厅。此去几近半年寨中大小头目有很多要事汇报君玉一刻也不耽误召集众人马上议事。

    朝廷议和之后胡军并未退却千里。东方炯的情报集团给出的军情显示狼居胥山会战后赤金族野心大大膨胀最近更是厉兵秣马大有再次问鼎凤凰城之势。君玉丝毫不敢疏忽立即着手加强防守措施。而白如晖的商业情报集团收获则要大得多除了越窑的买卖外另外的盐运和铁矿石交易也做到了西南边境。

    四大头目中唯一缺席的是耿克。君玉回寨中耿克决不可能无重大缘故缺席果然众人议事刚末原凤凰寨的老头目——现任凤凰军教头之一的范宏突然回到山寨。

    范宏见到君玉立刻松了口气的样子道“寨主回来了彭将军请您马上去凤凰城。”

    连续三次大胜胡族和赤金族大军后凤凰军威名更盛近半年来北方黑白两道不少好手闻风陆续前来投靠凤凰寨。由于君玉早有令凤凰寨并不接纳各方好汉而是要他们加入凤凰军真正挥所长抵御外侮所以留守山寨的耿克便负责将众人全部推荐到了凤凰军中。

    这些人原本是慕“凤城飞帅”的大名而来几个月下来人影都没见到一个其中有几名好手原本在江湖上就是有些名气的现在到了军中虽然自恃武功但是苦于暂无战事无法施展身手一个个自感屈才更不要说他们渴望已久的战功赫赫、封妻荫子了。

    这些平素乏人约束的黑白两道人物闲下来便几翻和军中众教头交手过招一众原凤凰寨的老头目功夫虽然不错但是年龄已大自然不敌几翻下来那几个人各自有了一大堆追随者便飘飘然更加得意起来谁都不放在眼里平常喝酒滋事成了常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