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威(1)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彭东带了耿克进城以约束一众豪杰。那干人马自然也不是吃素的见耿克到来各自找了借口要和他“讨教、讨教”。耿克的武功在“北方四杰”中是最好的一入军中连败五名好手众人稍微安静暂不敢再生事端。

    谁想半月前突然又来了几位好手其中一人武功特别出众那人态度十分傲慢连姓名也不通报也不立刻就向耿克寻衅滋事只说是希望能在中秋前夕来个军中比武大演习。那伙唯恐天下不乱的大汉自然轰然叫好跟风。耿克原本一再克制可禁不住众人的激将便答应了下来。由于演习的阵仗极大竟然成了军中的一次武艺大较量彭东无力约束怕这拨江湖豪杰生出不测正在忧心之急忽得密报说君玉回来了是以立刻派了范宏回来请君玉。

    范宏心里早已如吃下了一颗定心丸立刻禀报了事由君玉看看午时已过也不多问立刻和范宏快马来到凤凰城。

    守门的老兵见了她喜不自胜的立刻行礼君玉微笑着停下脚步看了看周围的守军依旧是按照特意训练的阵营严谨有加并未受到今夜军中大演习的干扰而有所松懈心里稍觉安慰。

    此时军中大演习即将开始君玉估计耿克还能支撑一段时间交代了范宏几句要他先行赶回自己也不惊动任何人轻装简便地到城里准备随便看看。

    凤凰城本来是个驻军之城商业并不达但是因为是中秋前夕城里也颇有些喜庆气氛。君玉沿着城里慢慢走去到得东边的一条街时突然听得一阵喧哗声。君玉驻足只见前面的一间酒楼外面人声鼎沸其中不少人鼻青脸肿口里正在愤愤大骂。

    君玉走了过去忽然三楼大开的两扇窗户外一个人影横着坠下显然是被人从窗口抛下来的。

    被抛落的那个年轻人眼看就要坠地看他坠落的身形显然毫无武功如果坠地即使不脑浆迸裂也只恐腿断脚残。

    围观众人出一阵惊呼有胆小的甚至吓得闭上了眼睛。众人眼前一花细看时那人竟然被一股大力托起稳稳地站住了。

    那个年轻人鼻子里尚流着血半边脸肿得老高几乎吓晕了过去此刻回过神来现自己居然好端端地站在地上他惊惶地四处张望身边一个蓝衫少年微笑着看着自己:“你何以从三楼掉下?”

    年轻人慌张地摇了摇头鼻血溅到了君玉身上他似乎不敢回答好一会才心有余悸地道:“那里……有几个强人……”

    “你随我上去瞧瞧。”君玉道。

    年轻人不敢拒绝慢慢地跟着君玉走了上去。

    三楼诺大的走廊上空无一人显然那些店小二、跑堂的都已经躲了起来门口碗儿、碟儿摔了一地大堂里桌翻椅斜只有一张桌子尚完好无损。

    君玉走了进去五个人正围坐在那张红色漆木桌上喝酒为的大汉方当壮年紫色脸膛眼睛瞪得铜铃似的盘踞案上大吃大喝其余四人正在一一给他敬酒。除了紫脸大汉外四人皆着凤凰军军服腰前佩着凤凰城军刀。这几人君玉看着都眼生得很想是新加盟凤凰军的。

    这四个穿军服的正是沧州破落武林世家来投奔凤凰寨的而那个紫色脸膛的人叫做郎雄是山东人半路上遇到这四人交手之下四人大败便奉了郎雄为“大哥”。众人来到凤凰城后那四人即刻投奔了凤凰军而郎雄则睥睨众人不愿投靠只说是要和“凤城飞帅”亲自交手后才决定是否值得呆在这里。

    四人进得军中被另外几名好手所败又得耿克压制心里老大不痛快便怂恿尚在凤凰城逗留的郎雄为他们出头今天去争个头彩好让他们也面上增光。郎雄自己本来就在等待这个机会自然不会拒绝一口就答应了下来。郎雄久经江湖也不急着出手想等最恰当的时机群雄戮力混战后方一显身手。

    那四人十分高兴就在中午摆了酒菜为“大哥”壮行。酒过三巡几人忽嫌店中众人吵闹立刻驱赶众人。

    众人见他们穿着军服也不惧怕。坊间都知道凤凰军军纪严明所以刚见到五人行凶时纷纷上前来理论谁想这群人根本不予理睬对众人大打出手。众人无不愤概。那年轻人躲得稍微迟了一步就被郎雄抓住扔了下去。

    此时郎雄估摸着较量的时间差不多了侧了侧身。那四人见状立刻站起来吆喝着正准备簇拥了郎雄出去。

    见到那个鼻青脸肿的年青人又走了进来郎雄瞠目喝道:“呔这小子命大竟然没摔死你。”他骂声未歇忽然看见年轻人身后还有一个人叫道:“又一个不知死活的小子进来了快快滚出去。”

    那四人也都有些微醺了其中一人道:“小子快滚免得大爷也将你从窗口扔下去……”

    年轻人十分害怕地望着君玉直往后退声音有些颤抖:“公子……快走吧……”

    他正在后退的身子突然被一股柔和的力道阻止稳稳地站住了。

    君玉看着他笑笑:“你莫怕刚刚是谁扔你下去的?你可看清楚了?”

    年轻人看了看郎雄郎雄双目一睁年轻人禁若寒蝉不敢开口。

    君玉也看一眼郎雄又回头看着年轻人:“就是此人扔你下去的?”

    年轻人点了点头仍旧不敢做声。

    君玉笑了:“好的他扔你下去你过去打他一耳光两人谁也不亏欠。”

    年轻人哪里敢去摸那老虎屁股呆在原地动也不敢动。

    郎雄心头火起狂笑道:“哪里来的小子如此猖獗只有爷爷打别人耳光哪里论得到别人打你爷爷的耳光还不快滚?稍慢一步爷爷马上将你也扔下去摔你个脑浆迸裂哈哈哈哈……”

    那四人也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般地大笑起来其中一人道:“快滚免得打扰我们兄弟等一会儿我大哥还要去凤凰军中争个第一名的……”

    君玉面色一沉:“你们还记得自己是凤凰军?”

    那人喝得并不太多见到面前的少年也并不如何声色俱厉却是不怒自威心里一寒声音虽大却已经有点中气不足:“要你这乳臭未干的小子多管什么闲事……”“事”字尚未落口四人只觉眼前一花只听得四声清脆的响声四人只觉得面上一阵火辣辣的竟然每人都挨了重重的一耳光。

    那个年轻人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看着自己的手怔。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