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威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你们四人先挨这一耳光是因为你们身为凤凰军恃强凌弱扰民安宁视人命如儿戏大大违背军纪此是小惩大戒。”

    “你……你是……”四人呆在原地哪里还敢再出声抗辩。

    郎雄站了起来冷笑道:“今天某家遇到练家子了阁下是何方高人?”

    君玉坐了下来看着那个仍旧目瞪口呆的年轻人:“此人扔你下楼你打他一耳光并不为过快去。”

    那年轻人刚刚莫名其妙地飞快地打了那四个壮汉各一耳光正在骇异听得君玉催促不加思索地一耳光就向郎雄打去。

    饶是郎雄身形极快却觉得腿间一麻躲闪不及那年轻人的一掌已经结结实实地打在了他的脸上。

    年轻人毫无武功这一掌虽然重却对郎雄毫无损。但郎雄哪里吃过这种大亏狂笑一声一双肉掌挟了雷霆之势竟是用了十成的功力向君玉攻来。

    君玉“追飞”剑柄一横郎雄连退三步才停下脚步嘴角浸出一丝血迹厮声道:“小子你到底是谁?俺是八十老娘倒绷孩儿今天阴沟里翻船了。”

    “丑八怪你也别气馁了比你厉害千百倍的人也不知有多少栽在这‘小子’手里……”一阵冷笑声中一个白衣玉佩的公子翩然进来。

    那四人早已呆在一边此时惊异地看看君玉又看看郎雄:“莫非……莫非……”

    “莫非什么?你们也是瞎了狗眼凤城飞帅在此你们还敢如此放肆?”白衣公子冷冷地道“你等还不回军营莫非想在这里受重罚?”

    四人看了君玉一眼见君玉没有开口呆在原地一步也不敢动。

    君玉点了点头:“你们立刻回到军中不得耽误。”

    四人立时转身就走。

    那年轻人受了场惊吓又莫明其妙地打了那几个凶徒几耳光此刻才回过神来倒头便拜:“多谢飞帅相救之恩。”

    君玉立时扶起他肃然道:“不必言谢乱军扰民在下原本该向你们赔罪的。”

    年轻人怔了一下依旧喜滋滋地拜谢而去。

    郎雄站在那里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君玉道:“打人本不该打脸。但是你仗了武功只凭一时好恶如此欺侮一个手无寸铁的陌生人大大有违江湖道义你服不服气?”

    郎雄的紫色脸膛红了又黄黄了又紫掉转了头悻悻离去。

    君玉见那掌柜的在门口探头探脑立刻摸出一锭银子放在桌上作为赔偿那掌柜的喜笑颜开立刻领了银子下楼。

    一时间大堂里只剩下一堆摔碎的碗儿、碟儿。

    君玉苦笑着看看对面一直盯着自己的白衣玉佩的贵公子:“朱渝果然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朱渝没有开口盯着她半晌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好一个威震胡汉的‘凤城飞帅’!可是如果这个万人崇拜的偶像有轰然倒塌的那一天当会是如何光景?”

    君玉迎着他的目光微微一笑:“你放心如果是真正的万人崇拜那就断然不会轰然倒塌的。”

    朱渝冷笑着慢慢地走了出去。

    第二章

    往日空旷的阅兵大校场上早已人山人海宽阔的阅兵台此刻彩绸高悬变成了杀气腾腾的较量场。

    较量从午时开始新加盟的各路好手纷纷上台或挑战几大领军头目或互相挑战。到夕阳开始西下时那些武功稍弱者早已败下阵来只剩下几名最强手的较量。

    耿克由于前段时间力压群雄就成为了那几名获胜好手的重点挑战对象。

    连败五名挑战者后耿克站定台上扫视四周众人慑服于他的高技艺场中有片刻的安宁。

    耿克心里暗自松了口气刚要退下突然场下一人旱地拔葱跃了上来。这个年轻人虎背熊腰胡子拉碴落地轻敏如狸猫。刚一站定耿克就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耿克认出此人正是不久前来到凤凰城却又坚决不肯透露姓名的傲慢大汉。耿克暗自心惊却镇定地道:“朋友贵姓?”

    那年轻人大笑胡子拉碴的脸上露出一双十分机敏的眼睛:“先打了再说。”

    言毕拔出一把长剑攻了过来剑尖挽起一朵剑花挟着风雨之势耿克使的是一柄特制的双刃长刀这刀已经跟随了他十余年。一招兵器交碰两人都后退了一步。耿克的长刀立时折了道口子。

    彭东坐在台下的观光席上见耿克连败几名好手暗自希望就此收场不要多生事端谁想竟然冒出一个陌生人彭东武艺虽不怎么样但也看出那陌生人手中的利剑实是锋利无比一招就斫了耿克的利刃。如果耿克此番落败就再无慑服群雄之人若是趁机闹起事来就不好收拾。他急盼君玉到来不知已经引颈观望了多少次也没见着君玉的身影心里焦急在凳子上坐下又站起。

    由于新加盟的各路大豪不服约束才有了今天这次较技见得这个陌生人如此声势立刻趁机轰然叫好。

    这些人加盟“凤凰军”数月以来均从未见过“凤城飞帅”本人加上目睹坐镇的主将彭东也不过尔尔其中很多人不禁大为疑心是不是真有“凤城飞帅”其人或者根本就是言过其实。

    加上一些大豪羡妒原凤凰寨几大老寨主的武艺虽然远不如己却因为早前的赫赫军功各自镇守一方这些人不甘人下因此越来越不服气所以一再生事。其中不乏野心勃勃者想趁乱捞取功名地位更是暗中挑拨里间因此凤凰城原来的部将和新加盟的部将竟隐隐分成了两派。旧部自是盼望着耿克完胜好稳定局面;而新兵见那长须男子武艺如此出众则无不为他大声喝采指望他拿下耿克自己一众人等也好就中取利。

    一个凤凰城老兵见耿克危险不禁急得重重跺了跺脚忽地现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一看之下吃了一惊正要行礼君玉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声张。

    君玉仔细看台上那年轻人此人虽然毛浓密遮挡了大半张脸孔不大容易瞧得清楚真实面容但是看他的眉目却依稀有些熟悉。君玉所见之人和事物均是过目不忘可是一时之间却想不起此人究竟是谁。

    耿克第一招就受挫也激了少年心性。耿克是“北方四杰”中武功最强者也是最年轻的一个平素颇为自负现在干脆扔了缺口的长刀毫无惧色徒手去接那陌生人的利剑。那陌生人也不肯占他这个便宜将利剑扔在一边也和他徒手相博。如此三十招下来耿克已然完全处于下风那长须男子大喝一声一掌击向耿克颈项耿克腾身一跃险险避开收了招式沉声道:“阁下好功夫耿克认输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